更多精彩

夜鸟唱晚十里坪

2019-07-01 21:4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何方 阅读:920

夜鸟唱晚十里坪

6月26日,因教育扶贫,又一次宿居所包乡镇十里坪。其位于县城西南103千米,山大人稀,属高度贫困的高寒山区。

自夜半起,不知名的夜鸟彻底搅了我的无眠,那有节奏韵律的唱和,似是一对夫妻鸟高傲晚唱,示你一台情深意深、出门劳作的音乐场景。只听雌鸟拖着长声脆叫着: “干活——干活——”,雄鸟低声应答到:“就去—好吧——”,顿后似是双鸟荷锄出门,携手会心一笑:“哦——呵——呵——”。每五分中左右反复一次,直至天明。

听着夜鸟的歌唱,许多有关包镇帮扶的生活片段,在辗转反侧中逐渐清晰。那磅礴的新开岭,那湍急的滔河,那崎岖的山路,那山大人稀零星散落的村庄,那贫瘠土地上的挥汗如雨,那教师一年复一年的披星戴月,那学生上下学几十里的脚板丈量……都如存贮脑中的生活影像,在无月的夜幕上不时播放。宫崎骏说:“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

十里坪,缘于包镇有了恰好的遇见,也让心拉近了这程山水的距离。尽管许多时,这个处在偏远山区重度贫困乡镇,经常在雨中面临很多艰辛追寻,而我手中无伞相送。然,始终觉得,只要走进他们,同甘共淋那一场大雨,守着雨中那些真情交换的片段,就是温暖。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教育扶贫,就是扶知扶志。若说十里坪教育在发展,并成绩斐然,那是用“勤”的汗水、“苦”的坚守而换得的。十里坪镇学校先龙校长,今年换届刚刚上任,他和我谈得更多的是学校发展规划,孩子上学几十里山路的艰辛,对学校质量的担忧。世富副校长勤勉寡言,十几年如一日坚守该校,并带着几门主课,并屡年成绩居县前列。副校长阮艺、办公室主任载舟夫妇从县城来此支教已超两年,还有几十个这样的一群,每人肩上扛着五门以上科目的教师们……

这些名字,亦或耳熟能详,亦或见面才能忆起。虽没表面上声名显赫,风光无限,却用坚守与勤奋笃定了教育的神圣,改变着一茬一茬孩子的命运,无怨无悔的描绘出了十里坪的峰回路转、山河静好、山花烂漫。倘若,生命无法将这群所从事的事业诠释清晰,让人铭记。祈愿,就让他们作一回那程山水中的四季,让山水作证,属于他们自己的风景是每一季无声的美轮美奂。

也许,党对教育扶贫的期许,注定会作为一名教育党员的干部初心,融入时代的滚滚洪流,触及到广大农村的角角落落,实现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用知识改变命运决心希冀。惟愿,还份初心的践行,能让每一干部的心更走近农村,贴近农民。不浮躁于世,不奢华生活,懂得怎样去接纳艰苦,去宽慰心绪,去描绘景致,去感恩幸福,怎样的让人生命不算虚度。

若抛开生活,十里坪的景色还是十分撩人的。新开岭的磅礴绵延,滔河的澄澈欢歌,天空的湛蓝云淡,山林的青葱峥嵘,时刻会撩拨你眼中流漏出莞尔笑意。

置身镇上,时时能够感受到美丽乡村所焕发的生机与活力。错落有致的移民小区,宽阔的休闲广场,平坦的通镇公路,漂亮如花园般的学校,波光粼粼的鱼塘,颇具规模的鹿场,时时向你展示着新时代的乡镇魅力。

从空中俯瞰,十里坪镇恰似一条巨轮。两条东西走向的新开岭山脉,两头拢聚中间开阔,雕琢出山峦起伏的船舷。中间十里狭长的平地,铺陈出天造地设的桃源般的船舱。一级一级河坝拦聚的滔河水,恰好托起这只巨轮山水如画。

曾经,听说十里坪大山中有座黑龙庙,黑龙爷十分灵验,每逢正月十五,吸引着当地群众及四方信徒烧香许愿,黑龙爷总能够保佑他们梦想成真。

说来也挺疑惑,十里坪出人才是远近闻名的,难道黑龙爷——?

在这个夜鸟歌唱的夜晚,有关黑龙爷的传奇再次袭扰心头。听着夜鸟声声,终于有所顿悟,这个山区小镇之所以人才辈出,许是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渝重视教育有关,是教育园了这一方土地群众的梦想。若说真正的黑龙爷,其实,正在这片土地上坚守的先龙校长以及他的同事,还有无数曾经奋斗在这片土地上的教育者,才是真正的黑龙爷。

祈愿,在这个夏天,十里坪的教育如夏花一般盛开。让那夜鸟的鸣声 ,歌唱一场山水希望。

何方,栖居鹿城,现供职县教育督导室。闲时趣文字,执笔为念,沾惹秦岭风骨,凌乱丹水澄心,吟咏生命浅唱。《一人一桥一鹿城》、《雪,流年转身中的一抹涂白》、《闲暇时光书浅读》等几十篇作品,散见于《中国散文网》等多家网站。(QQ高山流水:296967157)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