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神清必灭烛】

2019-07-18 23:0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浪迹天涯 阅读:798

【神清必灭烛】

文:浪迹天涯

虚幻/魅惑/把苍穹/刺了一个洞/硬生生撑开了/真善务实的大动脉/血液里被注入/注入魅惑谎缪的病毒/让各种污浊腥味

在一副骚动腐臭的屈体里/燃爆沸腾/喧嚣着/幻化成一朵朵噬血的小花/敷粘着开往清山绿水之处的小船/幻想着一场大哙哚呓的盛宴/无需霜月日光的轮换/瞬间可让山河大地/一片腥红恶臭/过后/只剩下犁铧翻起的黑土地上/那裸露在外的粼粼白骨

/以及回荡在虚空中/那哀怨的尖叫/披着华袍的骷髅/肆意的撕掉伪装地面具/瞪着腥红的眼睛狞笑着收割/收割着每一个个堕落虚伪的灵魂/是的/除了它有这个资本/有这个实力之外/又有谁/能有操控欲望和贪腐的能力/可见/华袍之下/满是噬血的虱子

人,一旦踏入俗世,就已死去(灵魂已死)。因为,之前,曾以一颗朦懂之心窥世求智(校园),之后(尘世),只有自己的影子和一地鸡毛相伴。余生尽在模仿和苟且中度过。日复日,年复年的机械运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都在装腔作势中伪造。人,一生中,都是在亲朋好友以及家人的眼光中奔波,都是为了金钱,为了物质基础的提升而活。

金钱,谁不爱它?金钱,如血液,它是串联整个社会运转的润滑剂,加速着生活进化的速度。它可以让一个人从赤贫到物丰食足,也就无可避免的发生阶级分化这一怪象。

当分化到固化时,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人口流动性下降、产能过剩、经济增速缓慢,增量占总量的比重越来越低,经济增长的特征就会愈加明显的放慢甚至停怠。此时,人与人的等级就会越明现,贫富关系的纽带就会被割裂,这是无法避免的一个恶性毒瘤。

当一个时代,人们以金钱和物质,在定义人的价值和等级地同时,也在消费和购买力上确定一个人所在的环境,以及受教育地程度作为区别时,收入,会让分化更加抽象化。从历史看,战争或动乱,是洗牌重来最有效的方式。相反,和平则可导致收入分化并走向极端的主因。因为和平,意味着“游戏”可以一直玩下去,直玩到赢家通吃为止,这就是导致平衡倾斜和人关系割裂的主因。

战争,意味着洗牌,基尼系数变小。因此,和平与战争(动荡),会相互交替,这或许就是因果吧。因为过度的不平等,就会出现人与人较低的交际和互动性甚至仇视,越不平等,其父母亲属的地位,就会决定一个人的经济收入及生活条件好坏。当一个群体达到强烈的分裂,包括严重的贫富差别,穷和富之间,精英与低劣的差别,种族的差别,男女的差别,移民等等问题的差别就会越来越严重。如何改变,就会成了迫在眉睫急待解决的事情!

所以,不能纵容金钱至上的歪理,因为当等级极端固化时,秩序就会错乱,被压榨者为了谋生就会反抗。这时候,所谓的虚伪的文明和正义,就显的毫无意义,甚至凶残(因为人要吃饭要生存,就会抛弃一切束缚)。那时,文明和正义,就是赤裸裸的谎言和无用地野蛮,这样就会出现恶性或无法无天,甚至不择手段的抱复和掠夺。纠因。皆是占有者和生产者之间的斗争。千百年来,每一次不均衡的危机,都在实事求是的证明着这一不可逆转的事实。

介此,别抹黑,别侮辱,别打压,而要让大众了解真相,从历史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中,了解人类生活的初衷,要让每个行业,都能为人们带来自信和骄傲地幸福感才是王道,而不是不断的加速阶级的固化和强者高高在上地优越感。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瞧不起劳动者!更没资格侮辱普通劳动者!当一个所谓的‘’体面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对普通劳动者的轻视甚至蔑视,都会在一个圈子里一点带面地形成一种不良的风气而流转,在这种不良的气氛被无限扩大后,只会造成人际关系的割裂,加速阶层间的矛盾和动乱。

高昂的物价,过度的奢华,都在驱赶走使人们幸福的自然之光。

奢侈虚幻的城市,让人实在感觉不到幸福和成就感,过度膨胀的物欲横流,让人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怀念曾经“灭烛怜光满”的情绪。过度的劳作,让好多年轻力壮的人悴死,却唤不起强压者心中的震动。

在这虚幻的时代,农村里的烛光死去了,城里的月光也死去了,走在无所不亮的白花花地炽灯照亮的街道上,再也唤不起人们那美好的共同记忆了。甚至人们已忽略了,忽略了月光存在的意义了!流水中,我只好放一盏水灯,召唤我那漂泊的魂魄,好让“它”回归人间,与我共度这月缺月满。好让我记忆起我在这所谓的人间里曾经有过的记忆,用我炸满胸腔的热血,来祭奠这寰宇间漂荡游走的烈鬼英魂。

生何眷?死何恋?随点一支烛火,乘一木片当舟,逐流在清澈的河水之上,摇摇晃晃,漂漂浮浮,在宁静空寂的山川中远去寻魂伴魄远离尘嚣。

或许这才体验到是最真实的“灭烛怜光满”的地方。两岸,没有现代的气息,只有河流上那一点烛光渐行渐远,遗憾的是,这样的“满”,这样的“光”,是很难,很难长久地!

刺眼生疼的日光,还是要升起,再纯洁清幽的地方,还是会让现代的奢靡之音浸噬!躲不掉,拒不了!

城市,用大量虚假丑陋的夸张照明,杀死了自然生息的青光,杀死了月光的圆满幽微和“青明”,杀死了黎明破晓之前绚丽蓬勃刺破黑暗的壮观,杀死夕阳西下暮坠之光的灿烂壮丽。

让那些个高高在上,且无所不在的丑恶和灼眼生疼的虚伪无处不在,让人无所适从时。这个浮世时时刻刻都处在喧嚣狂躁中,人性偏激残爆的偏执随时都在上演。如同刺耳的噪音会使人发狂一样,让人心神惶惶错乱。又有谁知道,这种偏执好似熵增般,达到饱和就会爆炸乱了本有的秩序。

若此,光明,道德,就会和黑暗成势不两立的对立局势,浮浅狂躁加杂其中,残酷阴暗乘虚作乱,就算用十二分的光能去照亮,去安抚,去鼓励,也驱赶不走留在大众心灵深处的黑暗阴影和恐慌。

反之,不夜的光明,会使树木花草无眠,使禽鸟昆虫不能睡,使人心人性不能感受到夜幕下的宁静,余而只剩虚无缥缈的狂躁!也改变了自然阴阳伦回的生息常态。因为如此长久,黑暗下宁静的思考没有了,盈缺繁星不能入眸了,许多生命中的诗意遐思也随着消失了。一切善恶美丑,都在这炽光魅惑中赤裸裸的暴露,这着实让人灼眼生疼,入耳心颤,也在很大成度上改变了人们对这个浊世的认识和看法!有时候真的后悔,后悔投胎到了这个瘴气冲天污水遍流的喧嚣浮世!

何时?人们才能重心回眸,重温这“灭烛怜光满”的温馨与宁静,去重心拾回那失去已久的霜白与姣洁,把那布满尘埃和污浊的灵魂!放逐在那霜白的寰宇中,任其敖游与遐思,这样不久拯救的是人心,更是拯救人性的本真与善良!

相反,人!是都是有追求地,不仅追求物质还在追求名欲,但是在追求高档次的生活方式地同时,万不可舍本求末的抛弃真理,甚而和真理对抗,掩盖真理,毁灭真理。甚至无中生有的制造点什么虚幻的事件,来证明自己是什么狗屁“天命”的头街来强治别人为你服务!还拉上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血亲”的“亲戚”撑腰。利用“宗教”来为自己“尊贵”的地位加以攻固;利用说谎来为久远的统治政权而歌功颂德。正是因此,每每给大众灌输一些狗屁逻辑“天道,宿命,隐忍,避讳,畏鬼,敬神”,等等……以便把一切的“真理”(求真务实,)全部抹杀消灭。

如此,人们将永远都不能有正确的“真善和和谐友善的规律”可寻,而完全丧失了自我沉思的主观能动性,余而变成一群大众化的人云亦云地(污合之众),这样的发展和文明,是经不起考验和打击地!所以,以强权独尊的理念和治世思维是不可取地,是很可怕地,只会让一个群体的脊梁弯曲,心性堕落,直至毁灭!

若此,人已实质上和动物没有什么分别了,只能算是能直立行走并且离丛林的动物同类而已。

因为,人是有智慧地。是具有创造性和思维能力的高级生物,这恰恰是人和动物最根本的差别。而不能求索真理和社会共谐的生物,是还停留在“口欲”期的低等生物(与动物无异),是不能拥有作为人的智慧地。

人:“先德而后利,得利而后仁,有仁而后义方为人道!反之,失义而无礼,失礼而生恶,忠信不辨而薄言非语即生乱,而乱为万恶之首矣。

所以,生而为人,只有求真仰真(人道),方可获得自由(德义);只有获得了自由(方可生息久远),只有理性的自由才可能获得爱,获得智慧,获得物质的丰盈与名利的双收!

只有获得理性仁爱和谐生息的规律,方可认知天道循环的不息和智慧与本源。而不是去建立僵死的等级制度,过度强化屈服顺从的律法,去制爆抑恶!若此,恐怕才是真正意义上人性丧失的时候吧!此时,人们就会不惜一切手段蓄意制造恐慌和动乱,使大众生活在苦难和混乱的时代,惶惶不可终日,到此,也就是最不可取和最坏的时代了。

说白了,人!要不断的求真,发现,求索共赢的真理,这才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层次,也是群体生存必须经过的关口。只有能够过得了这个逼仄的关口,历史才可不断的发展和撰写,群体才能有幸福感和成就感,才能有更强大的凝聚力!

若按照什么狗屁的全息(息事宁人,一味的屈服求和)的逻辑规律,是不能发现正确的信仰和价值观,何谈真理?

因此,人亦将不能拥有,拥有善举和处世的常情规律和正确地认知能力,更不能拥有真善美的逻辑思维和智慧。因此,就只能永远都生活在,生活在愚昧残忍和怀念历史的悲愤中,永远经受着黑暗的折磨、苦难和不幸的摧残。

人一旦陷入这种不幸,只有相互伤害,相互打击。而永远都看不到自己对自己制造的黑暗,苦难,不幸的根源是从何而来!这恐怕就是人类最顽固的恶习吧!

若人人都有:灭烛怜光满的情怀,照之染“洁”辉,揽之“霜”盈手,观之星光闪的遐思光阴,就会让渗入血夜与浸入灵魂里的污浊秽气,都在这洁净宁静的月光中得以洗涤而神清魂明!

QQ:2651794183(郧宁康)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