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善变”的父亲

2019-08-12 21:0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梦回故乡 阅读:136

一直想写写我的父亲,却不知从何处下笔,记忆中的父亲有很多的面孔,坏脾气的、抠门的、善解人意的、狠心的、慈爱的……有时真的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于是写写停停,反反复复,搁置了许久,再次提笔时,终于想好不如就写写父亲的“善变”吧。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一辈子只会和土地打交道的农民。

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并不好,他时常板着个脸,每天干完农活回家也从来不会陪我玩,偶尔在家修理农具,父亲会让我帮忙拿个钳子什么的,记得有一次,我没有找到他要的工具,便问他放在哪里的,他立刻凶凶的吼我:“在我手上,你自己不会找找吗?这么大的人了,养你一点用处也没用!”,虽然事后,母亲看我委屈,哄我说那天因为父亲干活太累了、心情不好,所以才乱发脾气的,让我别跟他计较,但是从那以后,我就认定了父亲是个不讲道理、脾气火爆、令人又怕又恨的人。

父亲不仅脾气臭,还很抠门,村里的伙伴们跟着父母到场镇赶集,总会尝到一些“甜头”,父母会给买个棒棒糖、油粑粑什么的当零嘴,或是买些气球之类小玩意儿,再或者是女孩儿喜欢的花头绳等等,可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福气,一次也没有,每次跟着父母上集市,都是买完父母所需的物品就回家,虽然看着集市上同龄孩子手上的好玩的、好吃的,我也羡慕得要命,很想自己也能拥有哪怕是小小的一件,可是我却连“想要”二字都不敢说出口,因为父亲早有严令:女孩子家家的不能贪吃贪玩,以免长大了养成好吃懒做的坏习气,所以,我的童年,几乎没有零食、没有玩具,这里说几乎,是因为印象中父亲曾为我做过一个木制的滚轮玩具,但却没有花钱为我买过玩具。

不过,虽然童年记忆里的父亲,脾气臭又抠门,但是也有一些可爱之处,为了挣钱维持生计,父亲偶尔会帮附近村的农户耕地、盖房,给人帮工的时候,有的雇主家会给父亲几块糕点、或是一个苹果、一根香蕉,不管离家多远,父亲都会将这些好吃的揣回家来一起分享,说是分享但每次都是父母吃上一小块儿,其余大部分进了我的肚子,只有在这时,我才能微微感受到父亲的慈爱。

以上的记忆大都来自小学及以前,初中开始,我便在镇上读住校,周末放假才得以回家,摆脱了父亲的黑脸和严苛教育,住校生活让我感受到了别样的自由,因此,实在不能理解同寝室同学因为想家而哭鼻子的行为。

读住校后,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学校有蒸炉,米饭可以自己蒸,下饭菜则需要去食堂买,也有一些同学为了省钱,每周从家里带来一饭盒咸菜用来拌饭吃,我因为“挑嘴”不吃咸菜,所以父亲给了我2块5毛钱,作为一周的生活费,虽然不多,但是头一次开始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零花钱,所以格外爱惜、很舍不得花,记得当时食堂素菜的价格是5毛/份,荤菜是1.5元/份,站在食堂打菜窗口钱,攥着口袋里的2块多钱,心里盘算着得用五天呢,荤菜肯定是买不起的,于是便买了一份5毛的素菜,中午就菜的汤汁拌饭吃了,把菜留起来用另外的饭盅装起来,留着晚上拌饭吃。这样吃了两天,父亲来学校看我,寝室的同学们看我节俭得要命,便和父亲说,你家幺妹节俭得很,打一顿菜都要留作两顿吃。

或许父亲听了有些受触动,觉得我在学校吃得不好,后来家里每次买了肉,总会炒上一饭盒给我送到学校来,而关于“送菜”,印象中最深的一次,是一个冬日的早晨,大约7点多,天刚蒙蒙亮,我们刚起床到操场跑步,便见父亲站在校门口,早操结束后保安通知我到门卫室,父亲见了我,便小心翼翼拉开外套,从怀里摸出一个黄色的塑料饭盒,嘴里叮嘱着:“你妈天没亮就起来做了,可要趁热吃啊!”,然后转头就离开了。我有点吃惊,没想到父亲会这么早来给我送菜,为了这份菜,母亲天没亮就起床准备, 这么冷的天,父亲一个人摸黑走了半个多小时的泥泞小路,抱着带有父亲体温的饭盒,我的手里到心里全都暖了起来,打开饭盒,是青笋炒肉,莴苣的清香混合着肉香,馋得我直咽口水,正准备转身离去,保安叔叔又念叨着说了一句:“你父亲来得挺早哟,我还没起床,就见窗外有人晃悠,一问才知道是学生家长”,听完这话,我终于忍不住鼻子一酸,强忍着眼泪,小声地“哦”了一声,快步跑出了门卫室,生怕被保安大叔看出端倪。

自从那次“送菜”事件后,我渐渐学会了发现父亲的好,或许是离家时间长了,难得周末放假回家,父亲也不再像以前板着个脸,开始有了笑容,说话也很少用“吼”,语气变得温和起来,偶尔居然也会在周一到周五期间来学校看我,并且带上一些糕点、水果之类的吃食。对于父亲的这些转变,我也曾疑惑,后来母亲告诉我,这些都是她的功劳,因为她时常劝解父亲:你脾气不好,成天老是摆出一副谁欠了你的臭脸,女娃大了,懂事了,你得改改了,不然以后都不敢和你亲近,到时候看你咋办!估计父亲是怕了,所以竟慢慢的改起来自己的性子来,渐渐的,我有了心事也愿意试着和父亲交流,向他寻求帮助。

高三的时候,为了冲刺高考,同学们都在拼命努力,晚自习从三节课加到四节课、甚至五节课,都觉得时间不够用,为了摆脱统一作息的住宿制,更好的利用课余时间复习备考,我向父亲提出申请,能不能帮我在校外租间房,这样,我可以多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复习功课,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曾想到或许会因为增加家庭支出、怀疑我的自律性等原因被拒绝,没想到当我坦诚说出自己的想法后,一向保守和节俭的父亲竟然答应了,连母亲都觉得意外和不可思议。

正当我要为父亲的善解人意感动时,善变的父亲又变回了以前那种冷面孔,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最多养你到18岁,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砸锅卖铁供你读,考不上就自谋生路。”虽然后来我想父亲或许是为了激励我上进才说出这样的话,但在当时,这话对我的激励作用却实在不大,反而增强了我的生存危机意识,更多时候,我都在为高中以后要怎么养活自己担心,于是,在备战高考之余,我很认真地开始思考自己高中毕业后的打算,以致于高考一结束,我就和同班一位要好的女同学一起去了成都一家火锅店打工,我当时想的是,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要紧,在火锅店干了一个多月,我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收到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让我回家,知道家中境况艰难,我将暑期一个多月的挣的人生第一份工资400块钱全数交给了父亲,然后收拾行囊踏上了远方的求学路,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离开家乡,与此同时,父亲也第一次踏上了打工路,种地的微薄收入不足以供养我上大学,父亲决定和同乡一起到天津的建筑工地上打工。

此一别,我和父亲见得更少了,父亲连年在外打工,而我,为了缓解家中的境况,大学期间的每个暑假和寒假都选择了勤工俭学,大约在我大三的时候,因为父亲所在工地不景气,经常没活干,加之对环境的不适应,父亲最终回到了家乡,这时候再见父亲,他明显老了许多,脾气也开始变得缓和,唯一不变的是,他仍不忘絮絮叨叨的叮嘱我“这辈子父母只有这么大的能耐了,你一个人在外,凡事只能靠自己,现在大学生遍地是,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全靠你自己努力了!”。

父亲的话像警钟似的在我的耳边回响,大三开始,我又开始为自己的工作发愁,专科毕业后,很多同学都选择了回家乡,那里有满意的工作和熟悉的环境,可是我却没有选择,父亲的那句“到哪里都得靠自己”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反正都是靠自己,在哪里不是一样,于是我选择留在了学校所在的城市,经过数月的努力与坚持,终于谋得了一份待遇不错且体面的工作,再后来遇见了自己的另一半,结了婚、买了房,算是在这座城市扎根下来。 结婚以后,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回乡的次数越发少了,也曾想邀父母前来同住,却被父母拒绝了,他们生在山村长在山村,早已习惯了那里的一切,我只得每月给他们寄些生活费,利用假期再回乡探望。

见我工作、生活都趋于稳定后,父亲对于我如今的境况才算满意,虽然还是会念叨我工作要努力、持家要勤俭,但语气再不会似从前那般凶了,后来从母亲的话中得知,小时候父亲之所以那般严苛,是为了让我成才,儿时一起长大的伙伴们,有的是在镇上做点小生意糊口、有的常年奔波他们打工, 能够在扎根城市的确实难得,所以在父亲看来,如今的我还算是出息的,至少每逢场镇赶集他走在街上,别人问起家中后人的情况,父亲的脸上是喜悦的,心中是自豪的。

因为满意我的现状,所以,直到现在,父亲都觉得他当初对我的教育方式是成功的,在我做了母亲以后,还时常叮嘱我对孩子的教育必须得严苛、不打不成才,我虽然没有反驳,心里却不敢苟同,我想,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物质的丰盈,教育也是需要“与时俱进”的。

不过,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父亲对我的严苛,确实让我变得更加独立坚强,但也让我的童年少了一些温暖,我这样说,并不是责怪父亲,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渐渐读懂了父亲严苛外表下那颗慈父的心,父亲终究是爱我的,尽管他表达爱的方式不是那么温馨,但是他已竭尽所能。

幼时,因为家境贫寒,父亲没能给我丰富的物质生活,但他教给我的独立与坚强,却伴随着我一路走来,让我克服和战胜了许多的困难挫折,在一次次的磨练中,不断成长、不断进步。

所以,我想我应该感谢父亲的“善变”,正是因为他的“善变”与坚持,才改变了我农村娃的命运。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