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764庆小兔夜里和姨妈睡

2019-09-28 10: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331

2764-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星期二阴天转小雨5℃~0℃客厅早晨温度16℃ PM2.5-330

雾霾并没有恐高症,雾霾已经高居三百以上,雾霾还在节节升高。

五点半听见庆小兔在哭,外婆连忙披着衣服起来。

外婆说:“外婆给我们小九冲牛奶。”

外婆很快从厨房出来,原来姨妈已经给庆小兔冲了牛奶。

庆小兔一个劲地在喊:“妈妈,妈妈。”

庆兔兔突然夜里发现妈妈不在跟前,庆小兔在想妈妈,姨妈怎么哄也不行。

外婆说:“小九外婆抱好不好。”

庆小兔不哭了,因为外婆经常中午陪着庆小兔睡觉。

一会庆小兔又哭了起来,庆小兔牛奶喝完了,外婆又给庆小兔补充了一些牛奶。

庆小兔嘴含着奶嘴,庆小兔睡着了,外婆想把奶瓶拿开,庆小兔马上就用手拽住奶瓶。外婆又不敢松开手,外婆害怕奶瓶里的牛奶流到床上了。

八点半外婆问:“要不要把小九叫起来。”

我说:“稍微晚一点,我们不能比爸爸带的时候起的早太多。”

外婆说:“那我不管了,你想让他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来。”

八点五十分我把火火兔打开,九点钟我把窗帘拉开,庆小兔九点十分起来。

庆小兔起来就一直跟着我们学话,我们说什么庆小兔就会跟着说一句。

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

外婆说:“把腰站直。”

庆小兔说:“把腰站直。”

外婆给庆小兔端尿。

外婆说:“我们到卫生间屙巴巴。”

庆小兔说:“卫生间,屙巴巴。”

庆小兔没有屙巴巴。

外婆说:“昨天小九就没有屙巴巴,小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屙巴巴。”

我给庆小兔穿兔子鞋。

庆小兔说:“兔子鞋。”

庆小兔“小白兔,蹦蹦跳。”

外婆说:“我们穿好衣服吃面条。”

庆小兔说:“不吃面条。”

外婆问:“你要吃什么呢?”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我说:“庆小兔在学习呀。”

庆小兔说:“哥哥在上学。”

吃完面条,外婆打开电视,外婆想看自己的电视剧《大江大河》。

庆小兔说:“大熊。”

我说:“庆小兔,我们先让外婆看一会电视好不好。”

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还是说:“大熊。”

最终外婆让步于庆小兔。

一集刚刚在播放片尾曲,庆小兔就下来去关电视机。

外婆说:“小九,你还可以再看一集。”

庆小兔说:“演完了。”

外婆说:“你不看了,外婆还要看呢?”

庆小兔说:“演完了,关了。”

外婆说:“小九,不关,外婆还要看呢?”

庆小兔说:“不看了。”

我说:“你看完了,让外婆看一会好不好?”

庆小兔还是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起身去开电视机,庆小兔马上跑过去说:“我开。”

庆小兔把电视机重新打开。

庆小兔说:“大熊。”

我说:“我们先让外婆看一会好不好?”

庆小兔还是答应让外婆看一集。

我说:“一般的小孩子看电视没头没了,庆小兔却能够控制节奏,庆小兔这有一点难能可贵了。”

洒水车的声音从外边传进来。

庆小兔说:“洒水车。”

当庆小兔跑到窗户跟前,洒水车跑得已经无影无踪。

庆小兔已经能够听声音辨别洒水车救护车消防车了,庆小兔也知道什么样的汽车是垃圾车。

外边又传来洒水车的歌声。

庆小兔喊道:“洒水车。”

我把庆小兔抱到飘窗上,庆小兔看着洒水车从沿江大道上开过去。

庆小兔说:“洒水车,开走了。”

我削了一个苹果,我把苹果切成一片一片的。

庆小兔说:“甜,好甜。”

我问:“真的有那么甜吗?”

庆小兔说:“甜,有一点酸。”

庆小兔的脸上表情马上变成一副被酸过的样子。

庆小兔在拿橙子。

庆小兔说:“橘子。”

我说:“这是橙子。”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说橘子也不为过,因为橙子也是属于柑橘属。”

庆小兔站在外婆的跟前,庆小兔噘着嘴说:“吐。”

外婆把盛橙子的盘子端过来让庆小兔吐,因为盘子里只剩下一片橙子了。

庆小兔把盘子推开,庆小兔把垃圾盘拉过来说:“吐垃圾盘里。”

外婆笑着说:“我们小九真的很认真哟。”

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庆小兔往床上爬。

庆小兔说:“电筒。”

我没有听明白,我疑惑地又重复一句电筒。

庆小兔用手指着床头。

我把自行车车灯拿过来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拿着自行车车灯说:“电筒。”

外婆说:“小九说电筒没有错。”

我说:“没有人跟庆小兔说过手电筒的事情,庆小兔怎么知道这个叫电筒呢,庆小兔着有一点无师自通。”

庆小兔把大绒毛熊放在玩具箱上,庆小兔用手拍拍绒毛熊说:“大熊睡觉了。”

庆小兔又把一个稍微小一点的绒毛熊放在大绒毛熊的身上。

庆小兔说:“它睡觉。”

庆小兔又放上一个绒毛熊。

庆小兔把一个大狗放在床上。

庆小兔说:“狗睡觉。”

庆小兔又把另外两个狗放在旁边。

我的暖脚的暖脚宝是一个猴子,庆小兔把一个猴子放在暖脚宝上。

庆小兔说:“猴子,睡觉。”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说:“出去。”

庆小兔把我的皮鞋举起来递给我说:“外公,鞋,走。”

我原来还以为庆小兔是去球场,庆小兔出来就往侧门走。

出了小区侧门,两排汽车一直排到很远的地方。

庆小兔探出头两边看了一眼说:“汽车。”

我说:“这些汽车没有开不要紧。”

庆小兔这才骑着扭扭车上路。

来到斑马线跟前。

我说:“今天外公要拿扭扭车,我们庆小兔自己过马路。”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牵。”

重度的雾霾让江边变得冷冷清清,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自我欣赏。

庆小兔看见石头说石头,庆小兔看见垃圾说垃圾,庆小兔看见垃圾箱,庆小兔就捡一片树叶扔进去。

最奇怪的是今天庆小兔把麻雀说成天牛,我怎么给庆小兔解释也没有用。

庆小兔说:“屙巴巴。”

我连忙给庆小兔端巴巴,由于突然来的江边,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我给外婆打电话,告诉外婆庆小兔拉巴巴了,等外婆拿着东西过来,庆小兔又说不屙巴巴了。

回来吃饭,吃完饭庆小兔说:“屙巴巴。”

外婆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庆小兔的尿不湿里已经糊满了巴巴。

庆小兔已经午睡了两个小时,我打开火火兔,火火兔的歌声并不能感动庆小兔,庆小兔依旧沉浸在美梦中。

我大声地喊庆小兔,外婆过来抚摸庆小兔的头,庆小兔一样没有醒来。

外婆想把庆小兔扳坐起来,庆小兔哼哼唧唧不愿意起来。

外婆说:“外公已经把大熊调出来了。”

庆小兔这才睁开眼睛,庆小兔转身两个手搂住外婆。

庆小兔说:“抱。”

外婆说:“你不是外婆抱着的吗?”

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非要正面搂住外婆,庆小兔穿衣服要两个人齐心协力才能够完成。

庆小兔把手里的苹果吃完了,庆小兔又拿了一个苹果给我。

庆小兔说:“削。”

今天庆小兔一个人吃了一个半苹果。

十七点十分庆兔兔来了,庆小兔马上跟着庆兔兔一起回家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