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游绍兴沈园

2019-10-27 08:4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zbyt 阅读:197

游绍兴沈园

2019.2.15

很多年前我在读那两阕《钗头凤》时,就记住了绍兴有座沈园。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着心境的成熟,对看沈园的念头也强烈起来。这年深秋,踏进沈园,第一眼便看见的是“诗境石”峭然独立。凝视着这块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我奇怪:为何叫诗境而不叫词情?词多抒情,而诗多写景。此处虽然景色秀丽,但感觉绝非诗情画意,毕竟此地是因情因词而为世人所知呀!

站在六朝井亭,透过亭顶望天空。感到有接“天”入“地”的象征意义。立于孤鹤轩,形单影孤,顿觉有如遗世而独立之感。更面对一泓池水,几多残荷,缕缕柳丝,满目萧瑟,我不禁感觉整个园内弥漫了一种淡淡的哀愁,“孤鹤归飞只自伤”,同时我好像听到了词人那声声的哀鸣。

离开孤鹤轩,我驻足在用出土的断砖砌成的诗壁前,细细品读起陆游之《钗头凤》,静静品味着唐婉之《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词中记述了诗人与唐琬的这次相遇,表达了他们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发了诗人怨恨愁苦而难以言状的凄楚之情。

唐琬见此词后,感慨万分,亦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两首不同的词,一首龙飞凤舞,似狂风暴雨,如泣如诉;一首娟丽秀美,似沥沥秋雨,极尽哀愁。读罢,我深深感到了陆游表达的是一种对爱的忏悔,所以才“错,错,错” ,悔不当初;所以才“莫,莫,莫!”,不堪回首。而唐婉反映出的则是一种对爱的无奈,所以才“难!难!难!”,望而兴叹;所以才“瞒!瞒!瞒!”,苦不堪言。

一阙《钗头凤》,可谓写尽千古伤心,道尽了两个人的悲欢离合,相见不相首,相爱不相聚。岁月悠悠,历经八百多年的风雨剥蚀,如今题壁依旧,而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也在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感伤了一年又一年。

每个人的情感里,都会有很多固执的无力改变的东西。流年转换,心却难变,时光流逝,情却坚守。哪怕那朵爱之花终会干枯飘零,却依然痴守,吻着那时的一缕馨香,思念着那时的一寸温度,醉着那时的一抹甜惆。

沈园的燕儿来了又去,沈园的树叶长了又落,。沈园之别后,唐琬那深情的一瞥深深地根植在陆游的心中,任凭时光老去,却永难磨灭。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重游沈园,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第一首诗中回忆沈园相逢之事,悲伤之情充溢楮墨之间。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第二首诗写诗人对爱情的坚贞不渝。

诗人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沈园并留下七绝两首

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园里最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长歌当哭,情何以堪!爱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怀。岁月如水,一去不复返,而沈园,现今却成了绍兴的爱情名园。徘徊于园中,看到许多牵手共游此地的情侣,相依相偎,陶醉在爱情之中。只是不知道一座小小的园子,能否承载起这么多份浓厚的情感?其实山盟海誓也不过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应有着无怨无悔的真心之爱与付出,这才是爱的真谛。我想每个人都期待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能真正读懂自己心灵的人,但在如今社会的浮华与空虚背后,能相信的人到底有几多?一直以来,都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看作是人生最浪漫的幸福,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直成为许多人追求的目标。站在诗壁前的我只有默默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且更要白头到老!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