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05挖掘机不好骑

2019-11-10 09:5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93

2805-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一雨夹雪转多云1℃~-1℃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80

昨天晚上的雪子让人兴奋,雪子下的那么大,雪子下的那么密,一会功夫汽车顶棚就变成白花花的一片。

外婆说:“弄不好明天早上起来外边就一片白了。”

早上起来把窗帘拉开,寂静的早晨就和往常一模一样,外边丝毫看不出下过雪的感觉,地上就连一点湿痕也看不见,只是早上的天空阴沉的厉害。

庆小兔在喊外婆,外婆进屋打开窗帘。

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把被子往脖子跟前拢一下说:“不。”

外婆说:“你不是孙悟空吗?”

庆小兔马上两个手伸出被窝外边,庆小兔两个手做起旋转金箍棒的动作。

我说:“孙悟空起来,孙悟空一下子就跳到云上了。”

庆小兔把两个手缩回去。

庆小兔说:“孙悟空在睡觉。”

外婆问:“孙悟空,你不看电视吗?”

庆小兔说:“不看。”

我把电视机打开了。

外婆说:“外公已经把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抬起头看来一眼,庆小兔又把头缩进被窝里。

外婆说:“你要是不看电视,我们就要外公吧电视机关了。”

电视机里传来火车宝宝的开始曲,庆小兔哼着歌曲,庆小兔一咕噜就坐了起来。

给庆小兔擦脸,给庆小兔端尿,给庆小兔兜尿不湿。

外婆这两天经常说:“小九,外婆有一点抱不动了。”

外婆的腰最近又有一点异常了,不过庆小兔确实有一点沉手了。

把庆小兔放在磅秤上,跳动的数字定格在十三点五上。

外婆说:“给小九扣两斤衣服,小九应该是二十五斤没有问题了。”

我问庆小兔:“你要不要鸡蛋呀?”

庆小兔说要,我把鸡蛋塞进庆小兔的手里,庆小兔又把鸡蛋给了我。

余承泽说:“凉了。”

鸡蛋有一点凉了。

我给庆小兔拿来一个包子,庆小兔啃了两口,庆小兔不吃了,这是姨妈生产包子,姨妈的包子没有餐饮店的包子软和,庆小兔可能觉得有一点硬。

我把昨天剩下的半罐《好粥道》热了端给庆小兔,我在庆小兔前边放了一个板凳,我给庆小兔又围了一个兜兜。

庆小兔手里拿着勺子在舀八宝粥,庆小兔的眼睛却看着电视机,庆小兔只是在把勺子放进碗里的时候看一眼碗里的八宝粥,至于是不是勺子舀没有舀到八宝粥,庆小兔并不知道。庆小兔把勺子送到嘴跟前,庆小兔手里的勺子已经侧着身子,庆小兔也不知道,勺子里的八宝粥有一半都流到庆小兔的衣服上,地板上也留下许许多多紫色的印迹。

我只好把勺子拿过来喂庆小兔,平时庆小兔是不让我们帮忙喂饭的,今天庆小兔是一个例外。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外婆还在洗衣服,庆小兔就来到爬行毯跟前。

庆小兔坐在爬行毯上边,庆小兔把鞋脱了下来,庆小兔把自己的鞋端端正正地放在一起。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的脚说:“外公,脱鞋。”

庆小兔拿着汽车在推,庆小兔也要我拿一辆汽车推。庆小兔拿着飞机在转圈,庆小兔也要我拿一架飞机跟着他后边转。

庆小兔突然发现一个章鱼,庆小兔把章鱼拿起了说:“章鱼堡。”

庆小兔在一个玩具盒里发现一个恐龙,庆小兔拿着恐龙向着我扑过来,庆小兔嘴里模仿恐龙的吼叫声,我就装着很害怕的样子。

庆小兔把这个玩具盒从架子上端下了,庆小兔把里面的恐龙一个个拿出来,庆小兔把恐龙排成一排,看了大大小小有十几个。

庆小兔把手指头放进一个霸王龙的嘴里,庆小兔说:“恐龙,咬,疼。”

我说:“恐龙在咬我们庆小兔的手指头呀。”

庆小兔发现一个玩具照相机,是一个很小的玩具照相机,庆小兔拿着照相机,庆小兔眼睛贴近照相机,庆小兔手指头在按照相机上边的快门按钮。

庆小兔嘴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庆小兔把照相机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照。”

我拿起照相机。

庆小兔说:“外公,看洞洞。”

庆小兔知道洞洞就是照相机的视窗。

庆小兔说:“外公按,啪,啪,啪。”

我年轻的时候就买了照相机,我先后买了四部照相机,庆兔兔小时候还是用的是照相机照相,庆小兔的时代都已经用手机拍照了。

但是庆小兔怎么知道照相机是拍照的,没有人告诉庆小兔,庆小兔也没有看见别人在拿照相机在拍照,最大的可能是庆小兔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有人拿着照相机在拍照。

下楼,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辆汽车,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架飞机。

庆小兔说:“外公牵。”

庆小兔把右手的飞机夹在左边的胳膊下边,庆小兔这才伸出手要我牵着。

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臭。”

庆小兔整个路段都用手捂着鼻子。

这一段宽阔的马路上不通汽车,马路两旁没有商店,路上没有小商小贩。马路上干干净净,马路旁人行道上偶尔才会有两个人在走动,马路两旁没有房子,马路两旁就是几个小区的铁栏杆围墙,围墙里就是大树灌木丛和小草。

如果平时晴朗的日子,小区里草坪可能含有湿气发出淡淡的霉味,昨天夜里下了雪子,空气已经被寒冷冻结了,不知道庆小兔是一个什么样的鼻子,庆小兔还是能够闻到臭味。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看挖掘机。”

我让庆小兔看学过的生字,庆小兔装疯卖傻不好好念,庆小兔故意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给庆小兔重新念一遍,庆小兔没有完完全全背出来,也可能确实庆小兔还没有真正的融入学习汉字的气氛中间来。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要看什么,看完那个介绍挖掘机玩具的视频,我又在电视上寻找有关挖掘机的视频。

每看一段视频,庆小兔就会给予评价。

“不好。”

“不要。”

“就这个。”

我泡了一杯茶过来,庆小兔把鼻子凑过来闻了一下说:“好香,茶好香。”

我说:“你闻了知道茶很香呀。”

庆小兔又凑过来闻了一下,庆小兔的鼻子往里吸了两口气说:“茶好香。”

我说:“茶是好东西,等我们庆小兔长大了,庆小兔也开始喝茶。”

这是庆小兔第二次说茶香了。

外婆说:“小九,你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

庆小兔马上就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骑着挖掘机说:“外边。”

昨天庆小兔还不敢自己上挖掘机,今天庆小兔已经知道怎么才能够骑上挖掘机了。庆小兔骑挖掘机不再扶前边的挖臂,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挖掘机的驾驶室,庆小兔一个手扶在挖掘机的座椅上。

庆小兔还是不要我帮忙,庆小兔自己骑着挖掘机出来,

庆小兔想把挖掘机拖到路旁草地里,挖掘机并不是那么好伺候,庆小兔接连拉了好几次,挖掘机还是被小树挂住,我也帮着把挖掘机送进草地,庆小兔还是不要我帮忙。

庆小兔干脆骑着挖掘机往草地里走,庆小兔刚刚把挖掘机的头抬起来,庆小兔的身体往后一仰,挖掘机翻转过来,庆小兔一下子躺在了小路上,我连忙过去把庆小兔扶了起来。

挖掘机没有扭扭车好骑,挖掘机前后两个轮子的间距才三十五厘米,扭扭车却有五十五厘米,挖掘机是抓住挖臂上的把手,挖掘机的把手是在中间轮子之上,就是说,庆小兔握住挖掘机把手,庆小兔的身体重心已经到了挖掘机后轮的外边,这样庆小兔稍微有一点用力,挖掘机就会往后倒去。

还好庆小兔的头没有磕在地上,以前庆兔兔小时候有一次骑挖掘机就往后磕的很重。

庆小兔还是不会怎样才能操纵挖掘机,我告诉庆小兔怎么两个手分别操纵挖掘机的挖臂和挖掘机的挖斗,庆小兔自己亲自操作就麻了爪子了,庆小兔还是用两个手扳着挖斗去挖泥巴。

草坪里的泥巴黏黏糊糊,庆小兔费很大的力气有没有挖起多少泥巴。

庆小兔不挖泥了,庆小兔说:“江边。”

庆小兔并没有马上走,庆小兔用手在挖掘机上擦。

我问:“庆小兔,你在挖掘机上边擦什么呀?”

庆小兔说:“泥巴,脏。”

我说:“骑一会泥巴就会掉了的。”

庆小兔说:“不,挖掘机脏。”

庆小兔不仅仅把挖掘机的挖斗擦干净,庆小兔把挖掘机的轮子也抠下许多泥巴,庆小兔的手套马上也变成泥巴的颜色。

昨天的雪子让空气变得寒冷,江风吹来冰冷冰冷,出来庆小兔没有戴帽子,庆小兔不时地用手套抚摸自己的耳朵。

江边几乎人迹罕至,庆小兔骑着挖掘机横冲直闯,庆小兔又一次把挖掘机骑翻,庆小兔又倒在地上,这一次庆小兔是躺在草地上。

豆苗家邻居的奶奶走过来。

我说:“庆小兔,喊奶奶。”

庆小兔低下头,庆小兔轻轻地喊了一声奶奶。

奶奶问:“小九,这么冷的天,你还在江边玩呀?”

奶奶没有听见庆小兔在喊。

我说:“庆小兔,你低着头声音又那么小。”

庆小兔把头稍微抬高一点,庆小兔声音放大一点喊奶奶,奶奶还是没有听见。

奶奶要走了,奶奶跟庆小兔挥手再见,庆小兔这才抬起头大声地说:“拜拜。”

奶奶依旧往前走了,庆小兔还使劲地挥动两个手。

庆小兔说:“我喊奶奶了。”

我说:“你那么小的声音,谁可以听见呀。”

庆小兔不想再骑挖掘机,庆小兔说:“回姨妈家。”

庆小兔放下挖掘机,庆小兔就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去开门。

我说:“等一会,外公喝一点水。”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客厅。

外婆说:“厨房里有车厘子。”

庆小兔马上跟着来到厨房。

盘子里放着四颗车厘子,很快四颗车厘子吃完了。

庆小兔说:“还要吃。”

外婆说:“已经吃了。怎么还有吃呀,不吃了。”

庆小兔来到厨房找。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

我问:“怎么就只有四颗车厘子呀?”

外婆说:“四颗还少呀?”

我说:“庆小兔有饱度,四颗是不是少了一点?”

外婆说:“那我不管,车厘子在冰箱里。”

我给庆小兔洗了两颗车厘子。

我说:“我们再吃两颗,我们就不吃了。”

庆小兔接过车厘子点点头。

两颗车厘子下肚,庆小兔骑上扭扭车说:“过马路。”

已经十一点半了,江边更加冷静,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走了一会,庆小兔主动要求回家。

我午睡起来。

外婆说:“小九屙巴巴了。”

我问:“是庆小兔自己说要屙巴巴的吗?”

外婆说:“我看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九的眼睛都有一点红,我问,小九,你是不是屙巴巴了,小九说,没有,我把小九抱到卫生间,小九的巴巴已经屙了出来,我又端了一些巴巴。”

外婆说:“小九今天早上起来比较早,我先上床,过一会我就叫小九过来。”

我拿着汉字卡片让庆小兔念,庆小兔还是仰起头瞎说一通。

我说:“庆小兔,你出去一趟,怎么字也不好好认了。”

我把每一个字都让庆小兔读一遍。

我说:“下午我们就要好好学习了。”

庆小兔点点头。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台上的狗粮。

庆小兔说:“狗粮,大毛吃。”

我说:“大毛在睡觉。”

庆小兔说:“大毛没有睡觉。”

我说:“大毛已经睡着了。”

庆小兔拿着狗粮说:“大毛吃。”

我说:“大毛外婆已经喂过了。”

外婆在喊:“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屋里跑,我还没有来到门口,庆小兔已经把门打开了。

庆小兔进门就说:“我来了。”

庆小兔趴着床边让我脱鞋,庆小兔站在床上脱衣服,庆小兔的唐装盘扣也太难解了,我把庆小兔的袖子往上拉。

外婆说:“你还有一个扣子没有解。”

屋里很暗,庆小兔领口的一颗盘扣没有解,庆小兔的胳膊曲在棉袄袖子里。

这两天庆小兔睡觉迅速多了,很快庆小兔喊:“外公,奶喝完了。”

我拿出奶瓶,庆小兔不声不响地就睡着了。

唐诗轻声地播放着,庆小兔还在睡梦里。

小爱同学慢慢地放大声音,庆小兔只是偶尔动一下。

唐诗开始大声地朗诵,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庆小兔把火火兔抱在怀里,庆小兔要我把小爱同学关了。

庆小兔整整在床上躺了二十分钟。

庆小兔说:“看挖掘机。”

庆小兔起来了,庆小兔看挖掘机玩具的视频。

十七点半我说:“我们去接哥哥。”

庆小兔马上就把电视机关了。

半路上就碰见庆兔兔,庆兔兔正在和姨妈做接龙游戏,就是后边一个人用前边一个人说的单词最后一个字,说出一个新单词来,而且要不能重复以前的说过的单词。

姨妈的这种方法就是反反复复加深印象,让庆兔兔的词汇量一点点增加,有时候庆兔兔接不上来,姨妈就提醒庆兔兔,姨妈有时候还帮着庆兔兔说出一个单词。

庆兔兔去溜大毛,庆小兔也跟着一起出去,庆小兔要姨妈抱。

庆兔兔回来跳绳,庆兔兔跳绳比以前熟练了许多,姨妈说庆兔兔曾经一次跳一百四十个。今天庆兔兔还不能一次连续跳,庆兔兔一分钟只跳了八十六个。

妈妈说:“庆兔兔,你跳绳还不及格。”

妈妈带着庆兔兔去房间里复习英语,庆小兔在找妈妈,庆小兔在找庆兔兔。

姨妈说:“妈妈陪哥哥复习功课,你和姨妈一起踢毽子吧。”

姨妈把毽子踢给庆小兔,庆小兔拿起毽子,庆小兔把毽子抛起来的同时,庆小兔的右脚也抬了起来,毽子飞到哪里庆小兔没有看见,庆小兔转身看着自己的跟前。

庆兔兔继续留在姨妈家。

回到家,庆小兔趴在地上,庆小兔用手推着一辆车子,庆小兔把车子对着一个恐龙在开火。

我问:“庆小兔,你怎么用汽车开火呀?”

庆小兔把车子举起来让我看。

庆小兔说:“这是坦克车,坦克车打恐龙,”

原来这是一辆多筒火箭炮,也可以说是坦克车的一种。

庆小兔说:“恐龙给打死了,坦克车要回家了。”

妈妈给姨妈打电话说:“星期三庆兔兔就要报名上学了,要庆兔兔把书包里的书和作业本清理一下,上学要换新书包了。”

外婆说:“书包还好好的,为什么要换呢?”

妈妈说:“书包旧了就要换。”

外婆问:“是不是老师要换的?”

妈妈说:“老师才不管呢,书包旧了就要换新的。”

庆小兔喊我。

庆小兔说:“外公,看火车。”

我悄悄地说:“妈妈在家里,你去找妈妈去。”

妈妈在上厕所,庆小兔往卫生间跟前走了两步,庆小兔又退了回来,庆小兔又过来要我开电视。电视机庆小兔知道怎么打开,妈妈在家里,庆小兔不敢把电视机打开,庆小兔一直求救于我,我不想碰这个钉子,庆小兔哭了起来。

妈妈问:“小九,你怎么哭了?”

庆小兔没有说话,庆小兔也没有用手指电视机。

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抱了出来。

庆小兔说:“机器人扫地,扫干净。”

屋里的东西太多,扫地机器人的前方困难重重,庆小兔就把挡在扫地机器人前边的东西搬开。

庆小兔搬起一个塑料圆凳,庆小兔没有把圆凳搬开,庆小兔把圆凳扣在扫地机器人上边,扫地机器人一下子失去方向,扫地机器人在圆凳下边转起圆圈来。

庆小兔在踢球,庆小兔把球踢到椪柑盒子跟前,庆小兔把一个脚伸进盒子里。

我说:“庆小兔,这是椪柑,你会把椪柑踩坏的。”

庆小兔没有真的去踩,庆小兔身子一歪,庆小兔在盒子里的脚是悬空的,庆小兔一下子倒向墙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脸颊,庆小兔说:“疼。”

我说:“你用脚去踩椪柑,椪柑一样会疼的。”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