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06学的六个字没有忘记

2019-11-10 09:5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04

2806-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星期二多云转小雨4℃~3℃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124

八点钟庆小兔就醒了,庆小兔横躺在床头,庆小兔的头朝外,庆小兔的脚伸到床里。

庆小兔在喊:“脚。”

外婆说:“你的脚怎么了?”

庆小兔说:“脚在外边。”

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把露在外边的脚摆动几下说:“我的脚。”

外婆把被子帮着庆小兔盖在脚上。

火车宝宝播放片头曲音乐,庆小兔才被窝里爬了出来。

庆小兔开门出去,庆小兔要外婆牵着手,我搬着童车出来。

下楼,庆小兔用手指着楼梯说:“外公,楼梯。”

外婆说:“外公知道这是楼梯。”

到了楼梯拐弯处,庆小兔又停下来,庆小兔用手指着下班说:“外公,楼梯。”

黄耀祖的外婆买早点回来了。

黄耀祖外婆说:“小九,这么长时间了没有看见了,你这个娃都长那么大了。”

庆小兔说:“奶奶,早上好。”

黄耀祖外婆说:“早上好,早上好,我们小九这么懂礼貌了。”

黄耀祖外婆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也举起手大声地说道:“拜拜。”

庆小兔路上的话就不断。

“公交车。”

“垃圾箱。”

“垃圾车,臭。”

“出租车。”

“又一辆出租车。”

当我们拐进小区间的大马路上,这里看不到一辆车,这里只能偶尔看见一两个人。

庆小兔在喊:“小鸟。”

接着庆小兔就开始自说自唱了,最近庆小兔经常一个人自娱自乐,庆小兔唱的声音还很大,庆小兔可以一个人唱很长时间,至于庆小兔是在唱什么,庆小兔的唱词我们一句都听不懂,但是庆小兔却一个人兴致勃勃。

我说:“小老鼠,…。”

庆小兔继续在唱自己的主题曲。

我问:“小老鼠,…,下边是什么呀?”

庆小兔的歌声没有停下来。

我问:“鹅鹅鹅,…,后边是什么,白毛浮绿水,…。”

庆小兔还是像没有听见一样。

一直来到姨妈家的门口,庆小兔说:“哥哥上学。”

我说:“哥哥明天就要开学了。”

我们在整理带来的东西。

庆小兔在喊:“外公,看电视。”

我刚刚从屋里出来,庆小兔站在电视柜上边,庆小兔在按电视机上边的按钮。

我在选择庆小兔要看的节目。

外婆说:“我们先认字,认完字了再看电视。”

庆小兔答非所问。

庆小兔说:“不对。”

庆小兔还是要看昨天那个用手推的运沙车,用手去扳动挖斗挖沙的介绍玩具的视频。

演完了,庆小兔说:“我还要看。”

我说:“外公帮你再找几个挖掘机的电视,你先把以前学过的生字认一遍。”

没有想到庆小兔痛痛快快就把六个字都说了出来。

我不停地给庆小兔选视频,庆小兔鉴别以后说:“不对。”

于是我马上又换一个节目。

外婆在厨房说:“现在小九看电视难得伺候了。”

庆小兔继续在说:“不对。”

庆小兔看了一会以后。

我说:“这是最后一集了。”

庆小兔看完就过去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给庆小兔一个包子。

庆小兔在吃包子,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庆小兔用手举着说:“垃圾。”

我没有听清楚庆小兔说的是什么,庆小兔马上就往卫生间跑去。

庆小兔站在便池跟前,庆小兔在把手里的东西往便池里扔。

我说:“庆小兔,你在扔什么呀?”

庆小兔说:“垃圾。”

我说:“垃圾你可以扔进垃圾盘里呀。”

我发现庆小兔没有从卫生间出来,我来到卫生间,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包子在吃,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地面刮水的刮子,庆小兔一个手别别扭扭在地上刮水。

我连忙把刮子从庆小兔手里拿下来。

我说:“你在吃东西,不要呆在卫生间,卫生间多脏呀。”

包子庆小兔吃了三分之二,庆小兔把包子递给我,庆小兔拿起一个橙子要我剥。

我拿了剥橙子皮的小工具去划橙子皮。

庆小兔把橙子要过去说:“小九剥。”

庆小兔用不好小工具剥橙子皮,庆小兔把橙子还给我。

我说:“你要吃东西,我们先把认识的字读一遍。”

庆小兔很快把生字念了一遍。

外婆说:“小九认字没有打啃。”

外婆问:“小九刚刚是认了几个字呀?”

我说:“小九认了六个字,今天就不教庆小兔学新字,今天主要是复习巩固一下,明天再开始学新字。”

庆小兔拿起一个橙子,庆小兔拿着剥橙子的小工具在橙子上边戳,庆小兔不知道怎么用小工具,庆小兔只是一个劲地在橙子上边戳,很快橙子上边出现一个烂遭遭的大洞。

庆小兔来到餐厅,庆小兔用手指着柜子上边说:“我要吃。”

今天我们把妈妈家柜子上的零食整理了一下,我们把很多已经打开,没有吃完用夹夹着的零食都拿了过来。

我把薯片给庆小兔看,庆小兔摆摆手说:“不要。”

我给庆小兔巧克力豆,庆小兔也说不要,我把饼干给庆小兔看,庆小兔一样摆手不要。

庆小兔说:“牛肉干。”

庆小兔葡萄干总是纠正不过来,庆小兔一直在说牛肉干。

我说:“葡萄干。”

庆小兔也跟着说:“葡萄干。”

不知道明天庆小兔会不会改正过来。

庆小兔拿着一把枪来到书房,庆小兔趴在床边说:“脱鞋。”

庆小兔上床后,庆小兔说:“外公,脱鞋。”

庆小兔向着我开枪,我就把身子往一旁偏一下。

庆小兔开枪的声音变了,庆小兔开枪变成嘭嘭了。

庆小兔又在开枪,庆小兔说:“外公,躺下。”

我只好随着枪声倒在被子上。

我把汉字卡片拿来,我说:“我们再把几个字认一下。”

庆小兔又顺利过关。

书架上放着两个空调遥控器,庆小兔看了一眼说:“空调。”

我真的怕庆小兔拿遥控器把空调打开,空调遥控器还是去年夏天用过,庆小兔那时候才一岁半,没有想到庆小兔还记着空调遥控器的模样。

鱼食放在空调遥控器旁边,庆小兔拿起鱼食说:“喂鱼。”

庆小兔站在人字梯上喂鱼,庆小兔转脸看见墙上的电子钟。

庆小兔问:“几点钟了?”

我说:“十点半了。”

庆小兔说:“时间到了。”

外婆问:“什么时间到了。”

庆小兔就不住地说:“时间到了。”

庆小兔从人字梯上下来,庆小兔摆出一副很恐怖的样子,庆小兔快速跑进卧室里,庆小兔从门里探出头来往外看,庆小兔:“我怕。”

我说:“好好的,怕什么怕呀?”

庆小兔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说:“江边去。”

庆小兔看见昨天挖掘机的施工现场,庆小兔把扭扭车调转车头说:“挖掘机。”

昨天庆小兔挖掘机挖过泥土,很快就被打扫卫生的工人清扫干净,外边的河沙庆小兔没有打算去玩,反正庆小兔也骑不好挖掘机,庆小兔也不会操纵挖掘机。

我说:“等天暖和了我们再骑挖掘机。”

庆小兔的扭扭车紧紧地挨着路旁的汽车在走,庆小兔的身体几乎就贴在汽车上。

我说:“庆小兔,你在帮着别人擦汽车呀?”

庆小兔用戴着手套的手摸着汽车,庆小兔说:“汽车,这是轮子。”

我说:“别人看见你挨着汽车,别人会不高兴的。”

江边冷风嗖嗖,江面上雾气还没有散去,人行小道上多远吃那个看见一两个人。

余承泽看见一个小姐姐。

庆小兔朝后边喊着:“姐姐,姐姐。”

小姐姐跑向草地里。

庆小兔把两个手一摆说:“姐姐不见了。”

庆小兔又往后边张望着,姐姐一家人从大树后边走到自行车道上。

庆小兔说:“姐姐在那里。”

庆小兔在喊:“叔叔,阿姨,叔叔阿姨也在那里。”

姐姐已经走了很远,庆小兔的喊声,姐姐的一家人已经听不见了。

庆小兔说:“小狗。”

一只小狗在远处慢慢悠悠地走着,庆小兔马上就跑着迎了上去,等我把扭扭车提起来,庆小兔已经跑出十几米远。

我连忙就追了过去,庆小兔跑到小狗的旁边,小狗并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靠到小狗的跟前,庆小兔伸出手说:“小狗。”

庆小兔的举动还是让我吓一跳,我紧赶几步走到跟前,我说:“庆小兔,不要离小狗太近了。”

小狗的主人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在一旁只是看着,我真的怕小狗过来舔庆小兔一下。

大毛每天出来散步都是拴着绳子,这是文明养狗的要求,现在大部分养狗的人都还没有用狗绳拴着的习惯。

庆小兔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庆小兔虽然小心翼翼,但是小狗不是人,万一哪一次小狗发疯,什么意外都可能会发生的。

一只大狗从对面跑了过来,大狗是迎着小狗跑过来的,庆小兔马上就往后退了几步。

大狗拴着绳子,狗主人骑着自行车,狗主人硬把大狗拖开来。

我说:“小狗都回家吃饭了,我们也回家吃饭吧。”

庆小兔这才骑上扭扭车往斑马线方向走。

过来马路就是一个修车铺,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看着人们在洗车。

庆小兔什么都稀奇,庆小兔什么都会停下来看一眼,就是两个人在说话,庆小兔也会停下来看一会。

我催促庆小兔回家,庆小兔终于启动扭扭车。

我往前走了几步,我再回头看,庆小兔不在后边,我喊庆小兔,没有庆小兔的回音,我倒转回来去找,庆小兔的扭扭车从两辆汽车的夹缝里露出来。

庆小兔是沿着一辆辆汽车的缝隙间来回穿梭,安全我还很放心,因为这里只是一个停车场的入口,只有没有汽车进来,没有汽车出去,可以尽情让庆小兔在玩,但是汽车是别人的私有财产,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不舒服。

十二点过了庆小兔才回到家。

外婆在看新闻,庆小兔要看挖掘机。

我说:“吃完饭再看挖掘机。”

于是庆小兔一边吃饭,庆小兔一边看着电视屏幕,今天是正月十五,画面上都是红红火火过大年的欢庆场面。

外婆说:“这样好了,小九吃饭也开始看电视了。”

我说:“很多家庭都是这样,让庆小兔看看新闻,让庆小兔熟悉一下国家大事,也许以后庆小兔会早一点懂得爱国爱人民的。”

午睡起来,听到客厅里播放超级飞侠的声音。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说:“看超级飞侠。”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看超级飞侠了?”

外婆说:“小九要看飞侠,我也不知道超级飞侠在哪里,小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超级飞侠了,小九一眼就看见超级飞侠在哪里。”

庆小兔故意低着头,庆小兔两个眼睛半张开着,庆小兔的眼睛只能看见白色,只是下眼皮附近才能看见一点点黑眼珠。

庆小兔看的是英语版的超级飞侠。

外婆说:“看完这一集,小九就去睡觉了。”

庆小兔关了电视就往屋里跑,庆小兔说:“外婆,小九睡觉了。”

听见庆小兔在喊:“牛奶喝完了。”

我进去拿奶瓶,我刚刚转身出了,庆小兔喊:“外公,睡觉。”

我只好进屋给庆小兔唱儿歌,背唐诗,背乘法口诀,数一到一百的数字。

庆小兔的胳膊不断地出现在被窝外边,把庆小兔的胳膊用被子盖着,庆小兔还睁着眼睛看着我。

整整半个小时,才看见庆小兔一动不动的闭上眼睛。

外婆说:“小九叫机器人扫好地,小九知道把机器人旁边的开关关了。”

我说:“庆小兔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开关扫地机器人了。”

吃完晚饭,姨妈说:“以后庆兔兔早上我给送过马路就让他自己去上学了。”

妈妈说:“庆兔兔上学了,晚上我还要辅导他做作业,庆兔兔晚上就不能住在这里了。”

庆兔兔一个假期都一直跟着姨妈,妈妈就是吃晚饭的时候才能见到庆兔兔。早上妈妈上班的时候,庆小兔还在睡梦中,庆小兔就是吃晚饭的时候和妈妈坐在一起,回到家妈妈总是在忙自己的事情,一直到睡觉才把庆小兔抱进屋。

爸爸走的时候我们回到妈妈家,晚上我们负责照顾庆小兔,白天把庆小兔带到姨妈家,庆兔兔继续跟着姨妈。

白天姨妈带庆兔兔到单位去,姨妈负责庆兔兔的学习辅导,晚上庆兔兔就住在姨妈家。

妈妈突然要庆兔兔回家睡觉,我和外婆一下子不知所措,姨爹在武汉进修,姨妈家就一个人,有庆兔兔在家里多少可以壮一壮胆。庆兔兔的突然回归,外婆只好留下来陪姨妈,我一个人过来照顾庆小兔,早上外婆还要早早地过来带庆小兔去姨妈家。

本来我和外婆两个人可以照顾两个家,现在是我和外婆撕裂成两半,我们两个人都不能互相照应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