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07主动和陌生人打招呼

2019-11-13 17: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91

2807-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星期三小雨5℃~3℃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147

外婆七点半就过来了。

外婆看到门口鞋架上放着的准备扔垃圾说:“这是什么呀,好像是一本书嘛?”

拿出来一看确实是一本书,是一本《小学教程全解》,书的封面干干净净,好像书从来没有摸过,翻开书里面和新书一样,书的每一页一尘不染,更用不着说书上一道题也没有做,就像一本刚刚买回来的书。

外婆过来就开始忙早饭。

七点四十分外婆轻轻地在喊:“庆兔兔,要起来了,今天要开始上学了。”

外婆去卫生间洗衣服,昨天庆兔兔放假穿的棉袄,衣裤都堆放洗衣机里,还有庆小兔的换洗衣服,外婆要用毛刷衣领净把污垢刷干净。

外婆从卫生间里出来,外婆发现庆兔兔还坐在床上。

外婆说:“庆兔兔,已经不早了,再耽误一会上学就会迟到了。”

这时候妈妈从屋里出来,妈妈还没有走到卫生间,就听见庆小兔哭着喊妈妈。

外婆过去说:“妈妈在洗脸刷牙。”

庆小兔哭着要妈妈。

外婆说:“今天哥哥报名上学哟。”

庆小兔哭声反而越发高涨起来。

我说:“我们起来看火车。”

外婆悄悄地说:“妈妈在家里。”

庆小兔火车也不要了,庆小兔就是要妈妈一个人。

外婆说:“我们小九是不是要喝奶呀?”

庆小兔就是要妈妈来。

我和外婆只好无奈地退了出来。

早上庆小兔很少大哭大闹,不知道是心灵反应,还是妈妈起来把庆小兔惊醒了。

庆小兔就一个劲地说:“妈妈来,我要妈妈。”

已经七点钟了,庆兔兔还坐在屋里看书。

外婆说:“庆兔兔,起来就赶快刷牙洗脸了,看书什么时候不能看呀,你起来就这样慢慢的,你今天要开始上学了。”

妈妈刷完牙洗完脸,庆兔兔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妈妈进到房间,庆小兔才停止哭声,庆小兔要喝奶。

外婆问:“庆兔兔,你吃不吃饺子呀?”

庆兔兔拿了一罐《好粥道》,庆兔兔说:“外婆,帮我热一下。”。

我把《小学教程全解》让庆兔兔看。

我问:“庆兔兔,你这本书怎么不要了。”

庆兔兔说:“妈妈说要扔的。”

我把书掀开让庆兔兔看。

我说:“你看这本书一道题都没有做,你看这本书就是二年级的书,怎么能够扔了呢?”

庆兔兔说:“是妈妈说要扔的。”

我不明白花几十块钱买的辅导书,一次没有看就马上扔掉,如果庆兔兔已经不是二年级了,把书扔掉情有可原,现在庆兔兔还在上二年级,却要提前把书清理掉。

我把书留下来,我准备把书放在姨妈家,我想是不是能够给庆小兔做一个准备,也许这本书能够给庆小兔带来一些有用的信息,退一万步说,假设庆小兔也不喜欢这本书,我也要等庆小兔上三年级再把书送人,实在没有人要再扔也不迟。

妈妈给庆兔兔买了无数的卡片,庆兔兔可能四分之一都没有看过,我把家里各种各样的卡片都带到姨妈家,我准备为庆小兔的学习做准备。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就一直在哭,妈妈坐在床上看着庆小兔在哭。

我偷偷地站在门口往屋里看。

外婆连忙过来说:“妈妈在家里,我们不要过去,妈妈会不高兴的。”

庆小兔终于从屋里出来了,外婆倒水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拿着一节充电电池来了。

庆小兔说:“要充电。”

前几天我给几节充电电池充电,庆小兔就在跟前看着我在操作,庆小兔竟然知道什么样的电池是充电电池,这一节电池还不知道庆小兔是在哪里翻出来的。

我把充电器拿来,我要庆小兔把电池给我,我把充电电池塞进电池槽里。

庆小兔把电池拿出来说:“小九弄。”

庆小兔把电池往充电器里塞,电池卡在边沿上,我帮着庆小兔把电池按了进去。

庆小兔马上把电池又拿出来,庆小兔说:“小九放。”

庆小兔还是把电池放进充电器里,庆小兔拿着充电器的电源插头说:“充电,插。”

我的电脑桌子上的多联插座不在了。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了?”

我把庆小兔引到墙边,在离地面不高处有一个电源插座,庆小兔高高兴兴地把插头插了进去。

庆小兔高兴地说:“亮了。”

充电器上边的红色指示灯亮了。

庆小兔趴着地板上,庆小兔拿着水泥罐车,庆小兔用力推着水泥罐车。

水泥罐车一次次地往墙上撞去,水泥罐车被撞翻在地。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水泥罐车会很疼的。”

水泥罐车还是撞在墙壁上,水泥罐车翻滚着躺在地上。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死了。”

我说:“水泥罐车不会轻易死去的,你不要让水泥罐车受伤。”

庆兔兔和妈妈走了。

庆小兔还在让水泥罐车表演车技。

庆小兔拿着水泥罐车过来了,庆小兔拉开抽屉拿胶布。

我问:“你要胶布干什么?”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举起来,庆小兔说:“水泥罐车受伤了。”

庆小兔用手在撕胶布,庆小兔手指头没有那么大的劲,庆小兔要我把胶布撕下来一截,庆小兔把胶布贴在汽车头上。

过年前我们基本上都在姨妈家住,从去年八月份一直到今年二月份,现在出来看见邻居的都是好久不见,于是打招呼聊天拜年的比比皆是。

一个奶奶在和外婆说话,庆小兔从童车里站起来大声地喊:“奶奶,新年好。”

这是庆小兔第一次主动又大声地和陌生人打招呼。

庆小兔进门家就要看卡车挖掘机。

我把电视机打开,庆小兔过来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小九来。”

庆小兔打开电视机的电源开关,庆小兔爬到电视柜上去按启动按钮。

我想起来识字卡片,我把卡片让庆小兔念一遍,庆小兔所有的生字都没有忘记。

十点钟我说:“看完这一集我们就出去玩。”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我背起包包就出发了。

我打开大门,庆小兔抬起车头准备过门槛,我顺手提一下扭扭车的方向盘,庆小兔把我的手打开,庆小兔说:“小九来。”

扭扭车的前轮过了门槛,扭扭车的后轮靠在门槛上,我用脚把扭扭车后轮往前挤一下,庆小兔的扭扭车跨过了门槛。

庆小兔说:“不要外公帮忙。”

庆小兔把扭扭车后轮又退回屋里,庆小兔自己把扭扭车开出了大门外。

去侧门是一个下坡路,我看庆小兔扭扭车迅速往下滑下去,我连忙过去把扭扭车拦了一下。

庆小兔说:“小九自己来。”

庆小兔把扭扭车往后退了几步,庆小兔又开始往侧门跟前滑下去,眼看扭扭车来到侧门跟前,庆小兔的两个脚猛地往地面一蹬,扭扭车吱钮一声就停了下来。

我要庆小兔去学校方向,庆小兔用手指着马路对面长江边。

我说:“今天学校开学了,我们去看看哥哥姐姐上学好不好?”

过了丁字路口,庆小兔突然用手指着地面说:“下雪了”

果真地面上一片斑斑点点的白色,就像大朵的雪花铺满了路面。

可惜这不是雪花,这是园林工人在给树刷石灰遗留下来的,也许是马路上刷标志线撒落地白色颜料。不是一点两点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

我说:“这个不是雪,这个是刷树的石灰。”

庆小兔说:“不是石灰,是下雪。”

既然庆小兔认为是下雪,我也找不到真的雪来比较,只能等待庆小兔看到真正的雪,庆小兔自己去纠正吧。

庆小兔把两条脚放在扭扭车的前边,庆小兔说:“扭扭车走不动了。”

于是我拿出绳子拖着扭扭车前行。

学校虽然开学了,学校的大喇叭也在高声唱歌,操场上还看不到一个学生。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庆小兔说:“挖掘机。”

停放装载机的广场已经停满了汽车,等我们走的跟前,庆小兔兴奋地说:“两个挖掘机。”

是并排停着两辆小型装载机,装载机不是一个厂出品的,两台装载机的装载斗也不一样大。

庆小兔马上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围着装载机一圈圈地转着。

庆小兔站在装载机的装载斗里,庆小兔要我把他抱到驾驶室外边站着。

庆小兔忽然往一旁跑去,庆小兔转了一圈回来说:“怎么没有了?”

庆小兔记得原来装载机停放的位置,庆小兔以为那一台装载机还在那里。

我用手指着说:“那一个挖掘机不是在这里吗?”

庆小兔上下左右看来一会,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它们没有工作。”

我不知道庆小兔这些词语从哪里学来的。

来到学校门口的丁字路口,我说:“我们去看看学校的同学。”

庆小兔却要去胭脂园去玩,过了马路庆小兔却发现学校对面售楼处的小广场。

售楼处在开盘的时候还是经过精心准备的,白天看不出多么显眼,晚上就会灯光灿烂。

大部分装饰都是用发光软管编织的图案。

庆小兔首先发现的就是几个很大的脚印,庆小兔说:“脚印。”

庆小兔沿着脚印走起来,脚印很大,脚印里盘旋的发光灯管并不好走路。

脚印的尽头站着两只梅花鹿,梅花鹿却是实实在在的,可能梅花鹿晚上也会发光,因为梅花鹿脚下可以看得见电线。

一只头上支着鹿角的公鹿,一个稍微矮小一点的是母鹿。两头鹿的前边是四个硕大的蘑菇,可能是疏于管理,四个蘑菇东倒西歪躺在地上,地面上撒着许多砖块瓦砾。

庆小兔是一个热心观众,庆小兔把一个个蘑菇扶正起来。

一个大蘑菇底部粘着一些水泥,蘑菇的下边同样连接在电线,庆小兔怎么扶也不一样站起来,蘑菇很大庆小兔好像有一点力不能及,我找了一块石头垫在下边蘑菇才能站立起来。

庆小兔把散落地上的石块垃圾一个个送到花坛旁边,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有这样的爱心。

打扫完战场的庆小兔心安理得,庆小兔用手拍着鹿的背部,庆小兔说:“坐。”

两头鹿为了感谢庆小兔的好心,为这样的小朋友骑在身上感到荣幸。

靠近院墙跟前是一个小小的舞台。舞台上是一个很大的孔雀,庆小兔指着孔雀说:“鸭子。”

我说:“这个不是鸭子,这个是孔雀,你看孔雀开屏,孔雀的尾巴多大呀。”

编织的孔雀往往似像非像,我们成年人是根据孔雀的特征,庆小兔是看孔雀的身体,孔雀的身体确实像一个鸭子。

一个灯管编织的大雨伞,庆小兔右手握住伞把说:“下雨了。”

一只松鼠,一个小熊,这个也是能够发光发热的,不过他们在鹿的跟前,只能甘拜下风,因为他们也太小了。

庆小兔突然发现两棵大树间拉着的绳子,绳子上吊着一排小雨伞,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外公,拿。”

我说:“这是晚上点亮的,这么高谁能拿下来呀?”

庆小兔说:“蝴蝶。”

四只灯管编织的大蝴蝶并排站在灌木丛跟前。

庆小兔两个手握住蝴蝶的翅膀,庆小兔用头去顶蝴蝶的身子,庆小兔挨个和四只蝴蝶亲密接触。

一个小小的售楼处门前小广场,庆小兔一个人就玩了一个小时,我要庆小兔回家,庆小兔还不愿意。

一个人牵着一只小狗往我们回家的方向走去。

我说:“你看,小狗都回家吃饭了,我们也回家吃饭吧。”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往回走,庆小兔发现的一个欧式风车,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风车。”

庆小兔的扭扭车突然停下来,庆小兔在扭扭车下边用手拽电线。

庆小兔说:“电线。”

庆小兔手里是拽着东西,但是我看了又不像电线,很细很细的绿色细丝。

我说:“这个不是电线。”

庆小兔把手突然松开,庆小兔说:“有电。”

我把细丝捡起来看,原来是一个细铁丝彩色绑扎线。

十六点钟听见庆小兔在喊妈妈,外婆进屋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哭着要妈妈来,我也进去说:“外公给你穿衣服好不好。”

庆小兔一样不依不饶,庆小兔的哭声高一声低一声。

外婆说:“外婆抱着睡好不好?”

庆小兔把外婆推开,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要妈妈。

外婆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了,早上起来哭要妈妈,这一会也还是哭着要妈妈,你要哭就让你哭一会。”

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我进屋问:“起来不起来?”

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哭,我还是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一边给庆小兔穿棉袄,我一边往客厅去。

我说:“我们去看卡车。”

庆小兔用手指着床上说:“衣服。”

我说:“衣服拿了。”

外婆也过来帮着给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看电视,我说我们只看一集,庆小兔看完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要吃椪柑,我一边给庆小兔剥椪柑,我一边让庆小兔念卡片,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今天没有教庆小兔认新字。

庆小兔问:“几点了?”

我说:“四点半了。”

庆小兔说:“时间到了。”

我说:“我们马上就要接哥哥放学了。”

庆小兔马上戴帽子准备出发。

学校门口刚刚装了闸机,门卫说,闸机还在调试,以后进出学校就要用门卡了。

用门卡进出学校可以让家长放心,门卡一刷,马上家长的手机里就有了还在进出学校的信息。

当我抱着庆小兔来到教室门口,庆兔兔已经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了,庆兔兔马上进教室背着书包出来了。

庆兔兔从学校出来,妈妈家一楼的小姐姐也同时从学校出来,庆兔兔就没有再跟庆小兔说话,庆兔兔一直跟着小姐姐说话,庆小兔挥舞着两个手喊哥哥,庆兔兔根本就没有听见。

庆小兔开始还喊哥哥,过一会庆小兔把哥哥说成蝈蝈。

小姑娘的奶奶说:“是不是哥哥不理睬你呀,你大声地喊哥哥呀。”

庆小兔还是大声地喊:“蝈蝈,蝈蝈。”

把庆兔兔送到琴行,庆小兔还不想走,庆小兔拐过去在琴行钢琴上按了几下才离开。

听到大门的响声,庆小兔马上跑过去,进来的是姨妈。

庆小兔说:“姨妈,放大毛。”

姨妈说:“姨妈要去接哥哥,姨妈还要放大毛,姨妈没有办法带你出去。”

于是我接过溜大毛的任务,庆小兔跟着姨妈去接庆兔兔。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