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父亲做过的香味

2019-11-13 17:4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碧野 阅读:200

一个人静静走在香椿的林间小道,又看见久违的香椿树,它笔直、挺拔,犹如

父亲挺直的脊梁。一排整齐的香椿,我陷入了回忆-----

少年的时光,我放学的路途总喜欢绕道走,我喜欢走水阳江畔的小路,这里环境优雅、

风光美丽。大渡河水汩汩从身边流淌,一望无际的水阳江与天际相连,春天的时光,适

逢油菜花开,油菜花海阳光下金黄闪烁,走过这一片花海,迎面是大堤,大堤周围草木

葱茏,二株香椿傲然挺拔,嫩嫩的香椿芽发出了新枝,红绿相嵌,沁息香椿浓郁的气味,

我想起父亲做过的美味菜肴。

二个姐喜欢吃香椿,有时去学校的路上采撷它,她们采撷到它用像皮圈套上,它们似家

乡那些野菜一般好吃,只是它在树上的菜。看见它们躺在蓝子里,好可爱,好漂亮,似

玩具娃娃一般笑容可掬。

父亲第一次做香椿炒鸡蛋,我很反感香椿的气味,我说味太冲人,一点不合口味,父亲却说,吃二次就好了,我一直持怀疑的态度。那时主要是自己挑食,鸡鸭不吃,只吃瘦肉、鸡汤、鸭

汤。当然香椿难免不合味了,我吃了二次,渐渐那种味变成了香味,那种香息越来越放不开了。父亲以后的日子,只要有香椿卖,每天一碗香椿炒鸡蛋,我乐此不彼。

父亲做的美食太多,一一细说很多,烟熏香肠、腊肉是一道很好吃的家乡菜,父亲做好的腊肉、香肠如遇上阴雨天,父亲用竹竿挂上腊肉和香肠搭在灶台上,烧菜、做饭烟熏它,时间久了腊肉、香肠越香,看见红彤彤的香肠,就想起它的香,可是父亲不让我吃,非要等到一定的时间节点,说时间短暂,腊肉、香肠没有好,我只有忍了那份欲望。

父亲做的美食,过年是一次大放送,一次美美的品尝。我们小镇不管过年和平时都是好客的,过年更是如此,亲朋好友来做客,好菜、好酒都上来。父亲做的查肉,鸡汤、鸭汤、干缸豆烧肉最受欢迎,往往来一次,查肉、鸡汤没了,父亲往往准备二份,过年假如又来客,没菜没汤太没面子。父亲炖鸡汤对我说,一定等鸡炖好才能放盐,可是我一次没实践过。

母亲年轻的时候劳疾成疴,父亲为了迎合母亲的味口,想吃尽量满足,父亲所以学会幹面皮

包饺子、炒面皮、做煎饼,母亲吃的少,都是我们姐弟吃了。

时光荏苒,光阴一箭,美好的韶华青骢一瞬,每次走在香椿的小道上,我踯躅、徘徊,看见

香椿,想起少年时光,想起父亲的美味,那些经年累积的香息,化为强烈的思念,盘桓、萦绕,那些香息看不见、摸不着,时时在流动。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