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乡事(连载)——第三章节:柿子情结

2019-12-09 22:4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乡野寒梅 阅读:1231

秋天的日子很美,欢乐很多,叶子很喜欢秋天。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村里的人都很忙碌,但每个人都乐呵呵的,生产队里经常分粮食、蔬菜,家家户户院子的房檐下都挂着玉米串,远远看去,黄灿灿一片,很是耀眼。

这个季节里叶子最喜欢的果实就是——柿子, 村里柿子树很多,每片田间、地头都有几颗柿子树,平缓一点的山坡也有一些,柿子熟透了,如红灯笼一样挂在绿叶间,远远望去,红艳欲滴,惹人喜爱。摘一个下来,捏一捏,软香熟透,闻一闻,甜味入鼻,掰开果肉,轻轻一咬,甜透心底。

叶子家乡的气候 带属于亚热带,四季分明、气候宜人,柿子熟透了,水分多,也很甜,没有生涩的味道。柿子有好几种,圆的、扁的、大的、小的都有,形状不一样,家乡方言都有不同的土名。柿子树有高的,也有矮的,矮一点的树能爬上去摘熟透的柿子,高一点就只能想办法了。

放学路上,叶子和小伙伴一起边走边看旁边坡上的柿子树,发现有早熟的红柿子,就停下来,能摘到的,男生们就爬树去摘,太高了,摘不到,他们就捡起地上的小石头,扔石头打柿子,几个人瞅准一个目标,看谁靶子准,打下来大家一起欢呼,叶子人小,罗文斌常把打下来的柿子放在一块,让叶子和他妹妹拿着,凑够每人一个,大家一起坐在树底下吃,他常说:“叶子最小,应该挑最好的。”刘艳有时不高兴,但她总是打不准,只能由罗文斌分配,叶子吃着甜甜的柿子,觉得那是最好吃的美味。

叶子家门前也有几颗柿子树,如果一看见早熟的柿子,叶子就拿家里的竹竿 拧下来,和弟弟们一起吃。

叶子的干姐姐比叶子大五岁,她上五年级,她家和叶子家隔两道山梁,有时早上来叫叶子一起上学,有时就住在叶子家。有一天放学吃完饭,她领着叶子去拔猪草,就在罗美珍她家下面的地里,那片地中间有一颗很大的柿子树,她们拔了一会儿,就坐在树底下休息。

叶子抬头看见了几个红红的柿子挂在枝头,很馋人,就看着姐姐说:“姐,我想吃柿子,你给我摘一下吧?”叶子的干姐叫“刘欣”,很泼辣,她说:“好,那我上树给你摘吧!”

她三两下爬上树,只有三个柿子她能够着,她摘了一个说:“让我先尝尝吧!”说着就坐在树杆上,掰开吃着。叶子咽下口水,仰着头求她:“姐,下一个给我吃吧?”刘欣没理她,又去摘第二个柿子,摘下来,她说:“这个不好,还是我吃了吧!”叶子站在树下,默默掉泪。

刘欣把第三个柿子也吃了。叶子哭着走了。

走几步,却听见罗文斌在她身后叫她:“我这儿有柿子,给你吃吧!”叶子停住哭声,转过头,罗文斌手上拿着两个红透的柿子,看着她笑,叶子接过柿子,罗文斌大声笑起来,叶子说:“你笑什么?”他说:“你看你都成大花脸了。”叶子擦擦脸,破涕为笑。

那天回家,叶子给妈妈告状,妈妈只对刘欣说:“下次看见软柿子,给叶子摘一个。”刘欣看着叶子,一脸得意,笑着说:“噢!”叶子却心里想:“以后永远都不会吃你摘的柿子!”

许多年后,叶子和嫁到外地的干姐见面,说起小时候的事,笑作一团。

农忙快结束的时候,生产队给每家指分几颗柿子树,各家各户都拿着长长的竹竿去荚柿子,大人们对柿子有好几种用途和储藏办法。一种是用来酿酒,把生柿子剁碎,根据柿子的数量加一些谷糠,放上自制的酒曲,搅拌均匀,密封在大酒缸里,发酵七、八天,等满院子都能闻到隐隐的酒香时,大人们就会架上烧酒锅,锅里倒上水,放上木制的酒颈子,里面装满发酵好的柿子原料,上面再架一口大锅,倒入八分满的凉水,然后在灶膛里燃起大火,开始烧酒。

上面大锅里的水有点温度时,出酒口就开始一点点流出醇香的酒水了,大人们接了,喝一小杯,感觉不错,就加大火势,继续烧,直到最后流出的酒水没酒味时,才熄火,倒出酒糟,再烧下一锅。每逢那家烧酒时,这家院子就很热闹,男人们都来品尝酒劲如何,品着、赞着,好客的女主人就炒几个小菜,大家坐在院子里,聊着天、喝着酒。 酒锅里的热水洗衣服特别干净,同一院子的女人们总会有几个拿着她们家里的床单、衣服,放在大盆子里,倒满热水洗衣服,孩子们在旁边笑闹玩乐,满院子都是热闹的气氛。

当然,这只是好客的主人院子里会有的情景,那些小家子气的女主人家是不会有人多停留的,那年月,大家的生活都不富裕,总会有些吝啬小气的人家。叶子的爸妈向来很大方,时常会热情招待邻里客人。

柿子还可以做出两种好吃的美味,一种是:挑一些皮薄的硬柿子,洗干净,放在谷糠里或温水里,密封几天,再拿出来,颜色变得黄黄的,咬一口,脆生生地甜,特别好吃,那种叫“暖柿子”。每年,叶子姐弟三人都缠着妈妈给他们暖一些,上学时,拿一个,课间肚子饿时美美地吃掉。

还有一种:也是挑一些好一些的柿子,拿一种特制的柿子刀,一圈圈旋掉皮,柿子变成只留着一圈儿螺旋形外皮的样子,把它们拴在一起,串成长长的一串,挂在高高的树上,风吹日晒,冬天寒冷时,再挂上一层霜,收回来,吃在嘴里,那是一种绵绵的甜味,就连柿子皮挂上霜也极好吃,可做柿子饼,也可把柿子皮和红豆放在一起煮熟,蒸柿皮包子,都是叶子最爱吃的,但那种香甜的包子,只有过年时才能吃个够。

还有一种扁圆形的柿子,有一个很奇怪的土名,水分丰富,甜味悠长。那种柿子树很少,叶子家门前有一颗,叶子妈每年连树枝一块折下来,挂在家里火炉上方二楼的房梁上,等到冬天,烟熏火燎,柿子就软了,拨开皮,轻轻一吸,那种烟熏的甜味,简直是无法描述的味道。冬天,坐在火炉边,看着红红的火光,吃几个烟熏软柿子,多年以后,一直是留在叶子记忆里最温暖的镜头。

农家的孩子没有零食,那时,家里只吃两顿饭,早饭都不吃,早上上学时,那些柿饼,或者半块烧馍,就是拿到学校最好的干粮了,肚子也饿得很快,早上到学校是下坡路,跑得很快,放学回家却都是上坡路,走路都没劲了。

在叶子儿时的光阴中,那些软柿子、暖柿子、柿子饼、柿子皮、柿子馍,还有醇香的柿子酒,都是最香甜、最难忘的美好记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