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同床异梦

2019-12-23 11:3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感谢共产dang 阅读:404

同床异梦

在三人同行的队伍里,领头的"肥头大耳"是黄员外。黄员外在心里嘀咕着:“如果不是为了我儿子参加县试,老子才不会请你这个贪小便宜的师爷喝酒、吃饭”。

倪师爷:“ 人们都说黄员外小气,我看黄员外也不是很小气。花钱请我喝酒、吃饭还特意在怡红院叫了‘服务员’,我一定要好好的享受享受”。黄小龙想:“ 我爹也真是的,他是具体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我啊,我这么好的才学通过了乡试,现在参加县试,通过县试应该不是问题,为什么还要托关系,找了县衙的倪师爷。难道倪师爷出面的成功率就多一些吗?”

倪师爷在回客栈的一路上还时不时地,瞟着眼色咪咪地偷看着,前面那个穿着不知是束身旗袍,还是瘦身旗袍的“服务员”。

黄员外内心着急着:“我可是花钱在怡红院将你雇来的,晚饭的时候你可得将倪师爷的酒陪好啊”!

服务员”:“我还以为是大活呢!没想到是个小气鬼,既然在鸨妈那将我雇出来了,还讨价还价说只是陪喝酒。局部服务,局部价格”。

躺在床上的倪师爷翻来覆去,脑海的上空盘旋着“服务员”那苗条到凹凸有致的身材,被旗袍裹得紧紧地身体, 修长到白皙的美腿。半露着的酥胸........想的倪师爷心里就像猫抓似的。嘴里的口水不住的咕噜咕噜的往下咽子。

席间“服务员”千娇百媚的销魂地笑,和在她上楼梯后强调似的打招呼:“师爷,好好休息。我就睡在你们房间的隔壁”的话让人琢磨不透。难道她是想叫我晚上过去?我可是在县衙办公的师爷呀,我若这样的过去,我身边躺着黄员外父子会怎么想啊?

难道是黄员外故意安排的,‘服务员’一个人睡在隔壁,他们父子俩和我睡一张床。刹那间,倪师爷又觉得这推测不恰当,因为员外在柜台特意点了三间房间,是柜台无奈地说只有两间房间的。黄员外说:“如果倪师爷夜里有需要的话,可以出来嘛!”这句话似乎有着心照不宣的意思。黄小龙居然睡得这么香,他是没有把自己这个师爷当做一回事,还是有意装睡给倪师爷的夜里的“活动”行方便。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呼噜声震天动地。

倪师爷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蹑手蹑脚的双手摆成个“一”字就和走钢丝那样走到门边,开门的刹那间黄员外起身问道:“倪师爷,有事啊?开门”。倪师爷被这话问的一愣,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后被发现的反应。

“晚上吃的菜太咸了,我出去想喝点水,顺便再去小个便”。原本毫无争议的回答,但是从倪师爷的嘴里说出来就那么的变扭。

“屏风后面有恭桶,您在恭桶里方便吧”。黄员外的话刚说出口就后悔。

约莫一个时辰后,倪师爷再次开门的声音使得黄小龙在睡梦中醒来。倪师爷无奈地将旧谎重复后,连忙补了一句:“走廊里有灯光,我不习惯。我去吹灯”。

“这是客栈走到哪必须得点灯,否则免得人家出去摔倒了”,黄小龙。

倪师爷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回到了床上。

不知不觉的天明了。倪师爷有口无心的问候一句:“不知为何黄员外昨夜到到深夜还未入眠”?

黄员外也笑着回一句:“那请问一下倪师爷又是为何昨天晚上彻夜未入眠”?

他们两个停顿片刻,笑着异口同声地说:“床太硬!床太硬!”倪师爷陪同黄氏父子两一道去了考场,和那些熟悉的考官们一 一打招呼后迫不及待的跑着回了客栈。只是昨天那个“服务员”还在房间里睡大觉。倪师爷壮着胆子推开了房门,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你昨天晚上怎么没过来呀?”

倪师爷连忙打招呼:“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可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县衙里办事的师爷”。

当天下午黄昏时分,黄员外独自一人来到客栈收拾行李。并且和倪师爷打招呼说:“犬子的考试已经结束了,我和犬子就先回去了。客栈的费用我已经付完了。昨夜我们影响了倪师爷的休息,要么倪师爷再留宿一晚,将昨夜的遗憾给补上”。

“既然黄员外这样说,我也不好推脱,我就再留一夜”倪师爷

黄员外父子俩在路上的对话:“爹,我吃昨天晚上菜没感觉有多咸啊”?

“倪师爷心里想的,难道你还不清楚,他真的是觉得菜咸了要喝水、真的去上茅房?他是牵挂着隔壁住的那个.......”

“但是那到下半夜他怎么睡着了?”黄小龙

“你还以为是他自己睡着的,是我趁他坐在恭桶上做样子的时候,在他茶里面放了安眠药,我的睡眠不好,带来的安眠药也派上用场了”。

“那个服务员不是您花钱雇出来的吗”?黄小龙

“我雇‘服务员’来是陪他喝酒,没有别的服务,如果要加服务是需要另外加钱的”。黄员外接着说:“ 我本来睡眠就不好,被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搞得更是睡不着,我牵挂着是你第二天的考试,着急的睡不着。他就不一样了,是我们俩和他睡着一张床,他才..........”

“昨夜客栈的房间真的是不够”?黄小龙问道

“我儿怎么会问这话啊?你说呢”?黄员外哈哈大笑地说。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