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51画太阳

2019-12-29 14:4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304

2851-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星期五多云转晴天26℃~12℃客厅早晨温度17℃ PM2.5-55

今天是清明节,妈妈今天不上班,妈妈今天睡了一个懒觉,庆小兔一样也没有起来。

电话铃声响了,是庆兔兔问妈妈作业的事情,妈妈起来了,庆小兔只是翻了一个身。

妈妈八点半去姨妈家给庆兔兔辅导功课,我们打开《迪士尼神奇英语》。

庆小兔很自觉,电视刚刚出现片尾,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拿起一支铅笔说:“画画。”

纸到处都是,茶几上就好几张白纸,反正庆小兔画完一张,茶几上马上就会有新的白纸铺上。

庆小兔的铅笔在飞舞。

庆小兔说:“画画。”

庆小兔的铅笔在转圈。

庆小兔说:“画圆圈。”

铅笔沿着一条直线下来。

庆小兔说:“画直线。”

庆小兔的铅笔一个大圆弧画下来,线条尾部又转了一个圆圈。

外婆问:“小九,你这是画的什么呀?”

庆小兔说:“鱼,大鱼。”

外婆说:“你画一个太阳。”

庆小兔马上画了一个圆圈,庆小兔在太阳旁边画了三条直线,庆小兔又用笔在太阳一圈胡乱地点了几下。

庆小兔说:“画完了。”

外婆说:“你怎么就画了那么几条线呀?”

我说:“是太阳光芒。”

外婆说:“对,是太阳光芒,太阳光芒怎么就画那么一点呀。”

庆小兔嘴里说着:“太阳光芒,太阳光芒。”

庆小兔的笔在太阳的周围又画了几笔。

庆小兔说:“外公画。”

我给庆小兔画了一个蘑菇,庆小兔马上就明白我画的是什么。

庆小兔说:“蘑菇。”

庆小兔喊外婆看蘑菇。

外婆说:“我们小九会不会画蘑菇呀?”

庆小兔说:“小九会。”

庆小兔的铅笔沿着画纸上飞舞起来,庆小兔画了一个只有他自己认识的蘑菇。

庆小兔说:“蘑菇,大蘑菇。”

庆小兔要我画一条鱼,我给庆小兔画了一条鱼。

庆小兔说:“外公画金鱼。”

画金鱼我还是有一点力不从心,我只是一个比葫芦画瓢的人,没有摹本我就是一个睁眼瞎,我照着样子画,我的画还能骗过一些不懂画的人,最起码我的画的虎,不至于别人看了说是一只猫,我的画给孩子看还是绰绰有余。

我画了一条金鱼,我怎么看都觉得四不像,可是庆小兔却兴奋地说:“金鱼。”

我又画了一条金鱼,我还是觉得我的鱼还是不能给庆小兔看。

我跟外婆说:“看来这几天我要重新温习一下画画了,我的画拿不出手,我的画就可能误人子弟了,而且是误了庆小兔的前程。”

我把玩具箱子打开,我又想不起来我是想找什么玩具了。我看见玩具箱里有几辆大汽车,我问庆小兔要不要,我把汽车拿出来,庆小兔又把汽车放回玩具箱里。

庆小兔突然发现了车库,庆小兔马上把车库拿了起来。

庆小兔说:“带车库。”

下楼刚刚站在马路上,东方高高的太阳迎面扑来,庆小兔用手放在额头上挡住刺眼的阳光。

庆小兔说:“太阳好亮。”

我说:“你不要看着那边。”

庆小兔说:“去姨妈家。”

我说:“外婆还没有下来,我们先在楼下玩一会。”

当我们回头的时候,发现双胞胎姐妹刚刚从前边出来。

我没有记性,小孩子一天一个样,从那个门洞里出来的双胞胎肯定就是我们的邻居。

小姑娘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剪着齐肩的短发头,两个人的脸蛋胖嘟嘟的。

双胞胎丁丁骑着三轮车,双胞胎当当推着滑板车在后边。

我说:“庆小兔,你看那边是谁呀?两个小姐姐丁丁当当。”

庆小兔马上举着小汽车跑了过去,庆小兔走到骑三轮车的丁丁跟前,庆小兔就像手托着一个果盘一样,丁丁扭过头没有看着庆小兔。庆小兔又往当当跟前走去,同样当当也给庆小兔一个闭门羹,当当推着滑板车就转到一旁去。

庆小兔转回来站在三轮车跟前,庆小兔举着一个小汽车让丁丁看,庆小兔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很大,庆小兔吐字也很清楚,但是庆小兔的语言不是一般翻译能够翻译出来的。

丁丁当当还是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继续挥舞着手和她们说一些什么。

双胞胎妈妈说:“这是小九吗?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我说:“我们现在白天一直都在江山锦苑她姨妈家,我们晚上才回来睡觉。”

庆小兔还在跟丁丁当当在夸夸其谈,庆小兔还是举着自己的小汽车让丁丁当当看。

外婆在远处喊:“小九,我们要走了,跟姐姐们再见。”

庆小兔马上就和丁丁当当再见。

双胞胎妈妈说:“丁丁当当,和弟弟再见呀?”

不知道双胞胎是不是和庆小兔再见了,最起码我没有听见他们的说话声音。

外婆说:“她们是不是穿的有一点少?”

我说:“她们穿的正正好,庆小兔反而穿多了。”

外婆说:“小孩子要比大人穿的多。”

我说:“你说反了,孩子应该比大人穿的少,小孩子活动量大,稍微跑几步,小孩子的汗就流了出来,小孩子出汗不会说,小孩子汗湿了也不知道脱衣服。只有不会走路的孩子是比大人穿多一点,因为他们几乎不能运动,一天到晚都是躺在床上或者坐童车里。老年人也不能和小孩子比,年龄大了,身体机能在衰退,走路晃晃悠悠,能够不动就不动,所以我们就不能用我们的感觉来要求孩子。”

外婆负责给庆兔兔庆小兔吃饭穿衣,我不可能一直要求外婆和我的想法一样,但是庆小兔是一天到晚跟着我的,我随时随地可以注意庆小兔是不是热了。我不是等庆小兔出汗了再让庆小兔脱衣服,庆小兔只要在运动,我只要发现庆小兔微微有一点发热的感觉,我就会把庆小兔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现在我经常还要征求庆小兔的意见,实际上庆小兔现在已经知道冷热,庆小兔热了,庆小兔自己会把衣服脱下来,冷了,庆小兔会拿着衣服来找我,因为庆小兔还不会自己穿衣服。

“这是不是老二呀?”这是杨小跳奶奶的说话声音。

杨小跳奶奶手里提着早点,杨小跳奶奶过来给杨小跳一家送早点来了,杨小跳奶奶每天还要给他们送菜来,有时候还要过来帮忙做饭。

“奶奶。”庆小兔一声激扬响亮的喊声,这是庆小兔第一次喊人用那么大的声音。

杨小跳奶奶上楼发现杨小跳不在家里,杨小跳奶奶提着早点又下来,因为杨小跳在琴行打架子鼓,于是杨小跳奶奶和外婆两个人说了一路。

杨小跳已经在琴行门口等着了,杨小跳奶奶把豆浆递给杨小跳,把小包子给了杨小跳爸爸。

杨小跳个子长高了,原来杨小跳个子低,一直是他们一家人的心病,没想到杨小跳不负众望,还是把个子拔高起来。

外婆说:“杨小跳昨天吃牛肉吃多了,杨小跳一顿饭吃了二十几块牛肉,杨小跳今天起来就肚子有一点不舒服。”

我说:“小孩子有时候看到好吃的就忘记了饱肚,作为家长应该适当地告诉孩子一下。好东西是可以补充营养,但是什么东西过度了,就可能走向反面。”

庆兔兔和杨小跳是小时候幼儿园的铁杆朋友,庆小兔虽然知道有一个杨小跳,但是一年年一天天大家都在变化,庆小兔杨小跳也变得生疏了。

今天庆小兔没有坐车,庆小兔一个人绕了那么大一个圈走到姨妈家,庆小兔可能走了七百米的距离。

看见姨妈在整理园子,庆小兔也过去帮着挖土。

姨妈有一点空闲就在整理园子,不断地有快递送来和花草树木有关的物品。姨妈这样做我并不是很赞同,但是我要不会去建议,因为绿地是公共绿地。

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了,到处看不到多少绿色,家里种上一盆绿色植物就是一种享受。

现在的小区就像一个公园,树木草坪有专门的园林公司打理,你确实想种几棵不容易见到的花花草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想改变现状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很可能你受累了,你花了真金白银,你种植的花草树木也不见得能够融入园林设计风格中,有可能让小区原来的景观变得不伦不类,只是你自己觉得是一种享受。

这个小区的管理有一点特殊,园林绿化没有委托园林公司管理,而是由打扫卫生的爷爷奶奶兼顾。

就是说小区交付以后,小区的绿化生老病死都由老天决定,好在宜昌气候宜人枝繁叶茂,但是除了有树的地方,其他地方就是杂草丛生。

姨妈家靠近院墙最一面有一排灌木丛外,几十平米没有一棵树,有的就是一片荒草。前边是种了十几棵果树,还是六楼已经自己买土,自己买树苗种的。

隔壁的邻居窗户外边更是凄凉一片,就是有一些大楼门口种的树,也都是底层住户自己种的。

没想到姨妈的漂亮的鲜花遭到楼上一户人家频频举报。

物业说:“住户在门口清除杂草,把荒草地变成花园,他们种植的是鲜花果树,他们种的不是蔬菜。”

楼上的那家人理直气壮地说:“楼外的地面是公共财产,任何人不能动用,就是在门口堆垃圾,楼下住户也没有权利动用。”

物业是例行公事上门告知,姨妈听了纸是嫣然一笑。

同样投诉者也和六楼种树的人家大吵一架。

姨妈要庆小兔回来拿盆子,庆小兔却回来找了铲子。

庆小兔拿着铲子说:“有泥巴。”

我把铲子的泥巴清理一下,庆小兔拿起耙子,庆小兔说:“耙子也有泥巴。”

庆小兔又要把另外一个铲子清理干净。

庆小兔拿着铲子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庆小兔说:“没有干净。”

我把铲子放进大勺子里洗干净,庆小兔把铲子耙子都放进大勺子里。

庆小兔把洗完的水倒在地板上,我说:“庆小兔不要把水倒在地板上,这样走在上边会滑倒的。”

我把地板砖上的水擦干。

庆小兔拿着大勺子说:“外公弄。”

我给大勺子里装了水,庆小兔把挖沙工具又洗了一遍。

庆小兔说:“外公倒水。”

我说:“你自己倒。”

庆小兔把大勺子里的水倒进大花盆里。

庆小兔要我把大桶从水池里拿出来。

庆小兔拿着一把玩具勺子,庆小兔把水从水桶里一勺一勺地舀到大勺子里。

庆小兔把一套挖沙工具又清理一遍。

回到客厅里,庆小兔去开书房的门,庆小兔喊:“妈妈,看电视。”

我连忙把指头放在嘴跟前,我示意庆小兔不要找妈妈,我悄悄地说:“不要找妈妈,妈妈不会让你看电视的。”

我去把电视机打开,我把电视的声音调的很小。

妈妈从书房出来去卫生间,庆兔兔跟着出来,庆兔兔看见庆小兔在看电视,庆兔兔拿着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到没有声音了。

我说:“你在做作业,你出来干什么?”

庆兔兔说:“我把声音关小。”

我说:“本来电视的声音已经调的很小了,你这一弄,庆小兔站在跟前也听不见了。”

要吃饭了,庆小兔骑着扭扭车。

庆兔兔从书房里出来,庆小兔用手指着滑板车说:“哥哥骑。”

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就在宽敞的客厅里骑起来。

昨天晚上也是庆兔兔骑滑板车,庆小兔骑扭扭车,庆兔兔喜欢在庆小兔后边撞击扭扭车,两个人都不知道危险性,庆小兔还哈哈大笑。

庆兔兔的滑板车撞到扭扭车后,庆兔兔把滑板车倒在一旁,庆兔兔躺倒在地板上。庆小兔被滑板车撞击以后,庆小兔扭扭车往前滑行一段距离,庆小兔撞在前边的墙上,有时候会撞在竹躺椅上。

庆小兔屁股从扭扭车上抬起来,庆小兔把扭扭车歪倒,庆小兔歪着脑袋,庆小兔挤着眼睛,庆小兔把身体歪倒在一旁,庆小兔也装着出了车祸。

庆兔兔没有用劲地去撞扭扭车,庆小兔也本能地用脚把扭扭车刹住,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举动。

因为扭扭车和滑板车都是十分灵活,两个的滑行速度都很快,经过碰撞的扭扭车滑板车会迅速加速,客厅不是篮球场,屋里到处都是家具,稍微不留神就可能造成危险。

我昨天就告诉了庆兔兔,我说:“你们两个骑车可以,但是你们不能互相碰撞,那样太危险了。”

没想到今天又发生同样的事情,只听见砰的一声,庆兔兔的滑板车从侧面撞向扭扭车,还好滑板车没有撞到庆小兔的小腿上。

我都有一点急了,我大声地呵斥着:“庆兔兔,你知道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你稍微偏一点你就会把庆小兔的腿撞断,昨天就跟你说了,你今天为什么还要这样,真的出了事,你不能以我不是有意的来推脱。”

庆小兔上床睡觉了,庆兔兔也结束了今天上午的功课,看见庆兔兔进屋里,我还以为庆兔兔去卫生间。

一会听见屋里传来歌声,接着外婆在喊我,庆兔兔坐在外婆的一旁,外婆手里拿着手机说:“庆兔兔把手机手电筒打开了,庆兔兔也不知道怎么让手机在唱歌,我也不知道这样把它关掉。”

外婆用的是老年手机,我一样不知道怎么弄,我只好把手机关闭重新启动。

庆兔兔拿着一个超级飞侠从屋里出来。

还没有两分钟庆兔兔又开门进去,听见庆小兔在喊哥哥,我连忙进去招呼庆小兔,庆小兔手里拿着水泥罐车喊庆兔兔看。

下午姨妈带着庆兔兔去市里上课了。

庆小兔起来,我就把飘窗的窗帘打开了一些。

庆小兔来到飘窗跟前找汽车,下午的阳光直射进来,庆小兔一个手挡住迎面的阳光,庆小兔眯缝着眼睛说:“阳光太亮了。”

我说:“你就不要看着太阳,你找到汽车就去客厅里玩。”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帘说:“关上。”

其实飘窗靠西面的窗帘并没有拉开,只是下午的阳光确实有一点刺眼,飘窗的的面积太大,就是斜射进来的阳光足以把整个屋子照得亮亮堂堂。

我把窗帘拉起一些,庆小兔还是要关窗帘,我把一面的窗帘拉了起来,庆小兔已经站在阴影中,庆小兔指着飘窗旁边的墙壁,庆小兔说:“这里还有亮。”

我说:“已经照不到太阳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阳光照射的地方说:“这里有太阳。”

我只好把另外一面的窗帘拉起来,就留下一个不宽的缝隙保证屋里的照明。

庆小兔把绒毛狗放在滑板车上,庆小兔推着滑板车说:“开车。”

庆小兔把滑板车退回来,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

庆小兔把绒毛狗放在木马上,庆小兔摇着木马说:“摇啊摇。”

绒毛狗从木马上摇下来,庆小兔把木马扳倒,庆小兔说:“木马坏了,修理。”

庆小兔把木马底板两个大螺母拧下来,木马和底座分了家。

庆小兔提起木马,庆小兔想把木马放到底座上,庆小兔提不动木马,庆小兔也对不准底座上的孔。

庆小兔说:“外公修。”

晚饭今天外婆就煮了一锅稀饭,庆小兔拿着勺子说:“吃面条。”

外婆说:“今天家里没有面条了,明天外婆给你煮明天好不好?”

这是庆小兔第一次主动选择主食。

从小区出来天已经黢黑了,小区门口是一个断头的路,一端迎着金东方中学的大门口的路,另一边就像一个停车场,路边没有路灯,只有零散的住户灯光。

一辆汽车停在路口在下人,一辆汽车停在旁边等着过去,庆小兔就成了看热闹的人。

旁边就是一个地下车库的进出口,一辆汽车亮着车灯转进车库。

庆小兔用手指着进入车库的汽车说:“汽车进车库。”

天黑人多,路上还有汽车,庆小兔人小个子矮,容易被旁边的人和车忽视,我紧紧地跟在庆小兔旁边,我也成了庆小兔的保护神,我也成了庆小兔目标的指示牌。

庆小兔是站在路旁灌木丛旁边,庆小兔只要不离开,庆小兔不会遇上危险。我只要认为危险性很小,我就会让庆小兔随意玩耍。

这时候我听见外婆在喊我,外婆已经走到小区大门的另一侧,外婆的喊声根本就听不清楚。

我只是向着外婆挥挥手,外婆还是一个劲地大声喊着,我要庆小兔离开,庆小兔还在看汽车进出地下车库,我只好眼睛看着庆小兔,我连忙往外婆的方向跨了几步,这时候我才知道,外婆是要我看好庆小兔。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如果是在空旷的广场,我有可能视线短暂的离开庆小兔,这么晚,这么黑,环境那么不好的情况下,我怎么能够掉以轻心呢,反而外婆的大喊大叫会让我分心,会让我视线离开庆小兔。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