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63庆小兔流口水了

2020-01-08 22:1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05

2863-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星期三多云28℃~16℃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68

庆小兔起来并没有往常一样精神抖擞,庆小兔好像有一点萎靡不振。

外婆用手摸着庆小兔的额头说:“小九是不是发烧呀?”

我用手在庆小兔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我并没有发现庆小兔有发烧的迹象。

早上起来的一顿牛奶庆小兔也没有喝。

外婆让庆小兔吃面条,庆小兔吃面条也就吃了几根。

庆小兔在看电视,外婆给庆小兔喂面条,庆小兔吃还是吃了一些,面条庆小兔还剩下三分之一。

外婆又在说庆小兔是不是发烧了。

我只好去找体温计,耳朵测温计拿出来一看,检测头上边的一个塑料帽没有了。我把额头温度计找出来,额头温度计已经没有了电池。

我又在庆小兔的额头上摸了一下,我握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的手一样是凉的。

我说:“不要紧,可能是庆小兔昨天缺觉了,所以今天还没有完全恢复。”

前两天就发现庆小兔在流口水,庆小兔不时地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指着下巴说:“有水。”

我拿纸巾给庆小兔把下巴擦一下,我并不知道庆小兔是在流口水,一会庆小兔又在说下巴上有水。

有时候庆小兔还会用手拉着领口,庆小兔说:“衣服打湿了,换一件。”

一次两次我并没有引起警觉,次数多了,我这才发现庆小兔有时候下巴下边吊着晶莹的水珠,我这才觉得庆小兔流口水了。

蓝蓝的天上一望无边,没有一朵云彩光临,太阳公公笑盈盈地注视着大地。

这几天庆小兔突然对汽车标识感了兴趣,庆小兔只要在外边,庆小兔就会把每一辆汽车看一遍。

现在马路成了庆小兔的学校,汽车成了庆小兔的课堂,庆小兔每天都在增加认识的汽车标识。

外婆说:“我都不知道,小九怎么这么快就学会了,小九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说:“我现在也记不住了,但是每天看一会电视图片,慢慢地还可以记住几个。”

外婆说:“我现在的记性也不行了,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我说:“年龄大了,是记忆力会逐渐退化,但是你所关心的和我们的不一样,关心的事情人们就容易记住,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就一带而过。汽车标识不要紧,一般的汽车尾部都有中文的名称,庆小兔问的时候,可以绕到车尾看一下。”

在四期门口,一个爷爷奶奶从四期出来,这是外婆小时候一个天井里长大了的小伙伴。

外婆说:“小九,喊爷爷。”

庆小兔头也没有抬一下,庆小兔大声地喊:“爷爷奶奶好!”

外婆惊奇地说:“小九第一次把爷爷奶奶都叫了出来了。”

是的,庆小兔以前都是外婆要叫爷爷,庆小兔就说一声爷爷,外婆要庆小兔喊一声奶奶,庆小兔也就喊一声奶奶,今天庆小兔第一次把爷爷奶奶一起叫了出来。

庆小兔拿着鱼食瓶子站在第一个小桥上,桥下的鱼立刻涌了过来。

这是一个不大的鱼塘,鱼塘里都是十厘米左右的锦鲤,鱼小了,已经不容易引起孩子们的兴趣,庆小兔只是站在桥上看了一会,庆小兔没有把鱼食分发进去。

来到第二个小桥上,第二个小桥下边是一个很大的鱼塘,鱼塘大了,自然鱼也不会小,这里的鱼大的可能会有好几斤重,锦鲤的长度超过四十厘米。

鱼大,鱼多,也就引来无数小朋友的青睐,开始很多小朋友是买了鱼食来喂锦鲤,渐渐地鱼食变成了饼干蛋糕,最后就演变成了馒头。

大部分孩子还是精打细算,一个馒头分几瓣,细水长流一点点地喂鱼。很快鱼塘里就出现比较大的馒头,馒头大经不起鱼多,一块馒头转眼间就被抢食的干干净净。

很快水面出现整个的馒头,接着就是鱼塘里到处都漂浮着白花花的大馒头。

物业每天还要抽人来在鱼塘捞馒头。

鱼塘里的馒头多了,鱼塘的水开始变绿,鱼塘水的营养化,让绿藻迅速地繁殖起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塘说:“鱼看不见了。”

庆小兔沿着鱼塘旁边走,庆小兔还是没有找到鱼的踪迹。

庆小兔举着手说:“鱼死了。”

开始我和外婆以为庆小兔在鱼塘里看到过死鱼。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塘里说:“鱼不见了,鱼死了。”

我这时候才明白庆小兔说鱼塘的鱼看不见了。

外婆用手指着水里说:“小九,你看,这不是鱼吗?”

一条鱼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影像,庆小兔把鱼食撒进鱼塘里,其实今天庆小兔的鱼食很少,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庆小兔准备鱼食。

庆小兔的一个馒头,庆小兔可以给鱼准备一个星期的口粮。

庆小兔来到游乐场,游乐场没有一个小朋友,庆小兔一个人在滑滑梯上上上下下。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庆小兔问:“什么声音呀?”

我人高可以看的远一点,一辆装载机正在隔壁小区在装载建筑垃圾,就是姨妈家那个小区里。

我说:“那里有一台装载机在装建筑垃圾。”

庆小兔马上就沿着小路走过去,两个小区就隔一道墙,一台装载机正在往一辆卡车上装建筑垃圾。

庆小兔说:“挖掘机在工作。”

我说:“这是装载机。”

庆小兔说:“不是装载机,是挖掘机。”

是挖掘机就挖掘机吧,反正都是工程机械,长大了庆小兔会分得清楚谁是谁的。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臭。”

庆小兔紧靠在栏杆在看挖掘机工作。

我说:“臭,你就离远一点。”

庆小兔说:“小九看。”

一般的小区都要收取住户的装修垃圾的费用,但是住户没有地方处理建筑垃圾,一个就是雇人把建筑垃圾运走,一个就是堆在生活垃圾箱旁边,慢慢地让生活垃圾消化掉。

这个小区是有一个专门的建筑垃圾堆放地,小区物业定期雇车雇人把积存的建筑垃圾统一拉走。

我跟外婆说了庆小兔流口水的事情。

外婆说:“可能小九又在长牙了。”

外婆给庆小兔兜了一个很小的兜兜,但是庆小兔不愿意兜这些东西,也可能庆小兔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

外婆蒸了包子,外婆把包子掰扯成小块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包子一边吃一边玩。

我们吃饭的时候,外婆问:“小九,你还吃不吃饭?”

庆小兔说:“不吃饭。”

外婆说:“小九,有肉沫沫汤哟,你喝不喝?”

庆小兔说:“要喝汤。”

我把汤端到茶几上,庆小兔端起碗就喝,可能是庆小兔站在那里,庆小兔碗里的汤洒了一些在衣服上。

庆小兔说:“衣服湿了。”

我接过庆小兔的碗放在茶几上,我拿纸给庆小兔擦拭衣服,我去厨房去拿围兜。

就在这时候,就听见咣铛一声,庆小兔的胳膊把小碗碰到地板上,地板上铺上一层油光光的汤,汤汁上面散落了星星点点的肉沫沫,还有许多紫苏叶。

庆小兔连续踩踏着鞋说:“鞋湿了”

我给庆小兔把鞋面擦了几下,庆小兔又在说鞋湿了,我拿出手绢给庆小兔擦了一下。

庆小兔跑到外婆跟前说:“外婆,我的鞋湿了。”

外婆把庆小兔的鞋脱下来,外婆说:“小九的袜子都湿了。”

庆小兔的鞋面有一些透气的孔,汤汁已经进入了庆小兔的鞋里面。

我午睡,庆小兔跟着外婆出去玩,听见开门的声音。

庆小兔说:“挖掘机没有工作了,塔吊也没有工作了。”

外婆说:“我们去了堆积建筑垃圾的地方,那里的垃圾还没有清理完成。”

给庆小兔睡觉的地方垫了隔尿垫,庆小兔马上爬到隔尿垫上边说:“睡在这个上边。”

我们的枕头比较高,庆小兔一直枕在我们的枕头上睡觉,一旦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就会从枕头上滑下来。

外婆拿出一个草编的小枕头,外婆问:“你要不要这个小枕头?”

庆小兔接过小枕头说:“要。”

庆小兔午睡还是不要我拍,庆小兔也不让我给他唱儿歌,但是我离开了,庆小兔偶尔还会叫一声,我进去稍微安慰一下,庆小兔很快就自己睡着了。

庆小兔自己睡觉已经第四天了,可能以后庆小兔睡觉就再也不用人管了,庆小兔就昨天特殊状况才闹了一会。

庆小兔把小枕头放在大枕头的下边,庆小兔躺下来。

姨爹从武汉回来了,姨爹的进修已经结束,姨妈家不能在再像以前一样是庆小兔一个人的天下,庆小兔的玩具要适当收敛一些。

玩具只要不玩了,就要把玩具收回到玩具箱里,那些绒毛布偶庆小兔最近好像没有再拿着玩了,这些要慢慢地送回庆小兔自己的家里。

庆小兔突然喊了起来,庆小兔昨天睡觉就不安稳,今天又喊了起来。

我拍庆小兔,庆小兔还不愿意,庆小兔闭着眼睛伸出手要我抱,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又睡着了。

好容易把庆小兔放在床上,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又在喊,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又睡着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庆小兔张着嘴在呼气,原来庆小兔的鼻子被鼻巴巴堵住了。

庆小兔昨天就没有流清鼻涕了,可能庆小兔的感冒在慢慢地的转好,但是留在庆小兔鼻孔里的鼻巴巴凝固,妨碍了庆小兔正常呼吸。

庆小兔又在哭,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抱起来才不哭。

外婆开门说:“你还要抱着他呀?”

我以为外婆要我去接庆兔兔放学,我放下庆小兔连忙去客厅看钟,外婆并没有打算去抱庆小兔,庆小兔又大哭起来。

外婆的意思要我不要再抱着庆小兔睡觉了。

我回屋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又不哭了,不过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我说:“我们去接哥哥去。”

庆小兔说:“不去。”

我说:“你不去,外公就一个人去接哥哥放学了。”

庆小兔说:“接哥哥,外公抱。”

我说:“接哥哥怎么抱,那么远,外公也抱不动呀,我们坐车子去接哥哥。”

庆兔兔还是在教室窗户跟前的桌子上做作业。

庆兔兔已经过夏天了,庆兔兔穿着谈绿色的短袖。

一个胖胖的一个女孩站在庆小兔跟前,女孩手里拿着一本书跟庆兔兔说话。

庆兔兔问:“外公带东西没有?”

我说:“一个人一根香蕉。”

学校门口的卖烧饼的车子,空气中弥漫着烤饼的香气。

庆兔兔说:“吃一个烧饼多好呀。”

我说:“回家不是还有吃饭吗?”

庆兔兔说:“又不是天天吃,偶尔吃一次。”

庆兔兔的一个香蕉很快就消失了,庆小兔的一根香蕉几乎没有少多少。

庆兔兔说:“小九,你怎么没有吃呀?你不吃就给哥哥吃。”

庆小兔马上把香蕉往自己的怀里靠了一下。

吃饭的时候,庆兔兔说:“外婆,你以后教我说宜昌人的土话好不好?”

外婆说:“我不会宜昌话,宜昌人问什么事情,宜昌人会说,你嘛什嘛。”

妈妈说:“应该是宜昌人的地方方言。外婆不是宜昌人,外婆是宜都人。”

姨妈说:“庆兔兔,你模仿一下蜥蜴的动作。”

庆兔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庆兔兔嘴里还含着一嘴饭,庆兔兔在模仿蜥蜴爬行的动作。

姨妈说:“庆兔兔模仿动作超级像。”

姨妈说:“庆兔兔,你模仿能力还是很好的。你模仿一下蜥蜴看见人的模样。”

庆兔兔往后退两步,庆兔兔的头来回摆动着,庆兔兔的两个黑眼珠在眼眶里转动着,就像一只蜥蜴在左右瞭望,舌头从庆兔兔的嘴里伸出来,舌头在嘴外边来回晃动着。

庆兔兔往前走了一步,庆兔兔又做了同样的动作,庆兔兔做的神气活现。

姨妈说:“庆兔兔,你学的像极了,不过蜥蜴还有两个手呢?”

庆兔兔两个手掌平翻着,庆兔兔的两个手就像蜥蜴的两个爪子在地面上爬,庆兔兔两个手左右晃动着。

没想到庆兔兔的模仿能力让人刮目相看。

妈妈问:“庆兔兔,你今天是从学校出来就去打架子鼓了。”

庆兔兔说:“是呀。”

妈妈说:“这样你就可以不慌不忙的吃饭了。”

姨妈说:“你只要按计划的做一些事情,你干什么就不会急急忙忙了。”

外婆说:“庆兔兔回来,吃了一根黄瓜,吃了一个鸡蛋,饭倒没有吃多少。”

外婆说:“小九今天睡觉有一点吵,小九的鼻子好像堵了。”

妈妈说:“小九好像有一点微烧,又不是那么烧。”

我说:“那个耳朵温度计上边的塑料帽没有了。”

妈妈说:“是小九玩了,不知道小九扔到哪里了。”

今天回家比较早,很多妈妈家天还没有黑下来。

小区门口往妈妈住的小区的马路和对面的小区马路低一米左右,两边的马路只能走人汽车过不去,这一段马路就成为一个自然停车场,一边一排一辆紧挨着一辆。

于是汽车就成了庆小兔的教科书,妈妈比我们还要现代化一些,很多我们不认识的汽车标识,妈妈都能告诉庆小兔。

回来妈妈给庆小兔测量了耳朵温度。

妈妈说:“小九一个耳朵三十八度,小九有一点微烧。”

外婆给庆小兔拿来了护彤。

妈妈说:“这是草莓味的哟。”

庆小兔乖乖的把护彤喝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