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追你到天涯

2020-01-08 22: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1125

九十年代,阿杰读高三时,借宿在玉儿家,那时的玉儿读初三。阿杰家在农村,家境贫寒,眼睛虽然近视,却配不起便宜的眼镜,吃不起学校的食堂,一日三餐就在玉儿家自己做,除了白水面条就是面疙瘩,个子虽然高挑,浮面虽然白晰,脸上却呈现菜色,明显的营养不良;而玉儿家可不一样,街面上有门脸,平日经营百货和油坊,算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玉儿的父母忙着打理生意,顾不了玉儿的学习,遇到不懂的,玉儿就请教阿杰。阿杰的成绩在年级中属于佼佼者,指导玉儿那是绰绰有余,玉儿由羡慕到崇拜,以至于把阿杰奉为心中的男神,渐渐地有些离不开阿杰了。即便没有了问题,玉儿也会想法设法缠着阿杰问东问西,这时的阿杰才留意起玉儿来,一直觉得玉儿是个小姑娘,不知不觉早已出落的花儿一样,都是青春年少,哪经不起日日耳鬓厮磨,两人相恋到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

两人的恋情还是被玉儿的母亲撞破了,开始限制起玉儿的行动,再不允许她向阿杰请教任何学习上的问题。可这时的玉儿已经回不了头了,她的母亲起初是哄,哄不了就打,玉儿的头发都被揪落了一地就是不讨饶,最后把玉儿关起来,学也不让上了。阿杰心疼,求着玉儿的母亲说:“让玉儿上学吧,我保证以后不再跟她往来。”“穷的就剩渣了,还赖哈莫想吃天鹅肉,想疯了”,玉儿的母亲恶毒地骂着。阿杰自知再不搬出去,玉儿便没自由之日。玉儿母亲棒打鸳鸯,两个人就这么分开了。可是处于热恋中的男女往往是不顾一切的,一个海誓山盟非你不娶,一个海枯石烂非你不嫁,彼此只能偷偷去对方的学校见个面。有一次两人正手拉手散着步被玉儿的母亲逮个正着,她的母亲气急败坏地对玉儿说:“除非我死了,才能随你的心。”玉儿说:“妈,就依你说的,你活着我不嫁。”此后,两个人再没有见过面。一晃七年过去了,本硕连读的阿杰都毕业了。他本可以留在大都市,可心中记挂玉儿还是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可这时的玉儿已经不知所踪。

原来,玉儿考上大学后,阿杰也曾去她的学校找过,学校的回复是人退学了。玉儿的父母心里明白是玉儿还怨恨他们,不想跟家里联系罢了。玉儿退学后一边打工一边复读,次年考入上海一所名校,她不想让人知道,包括阿杰,因为她发过誓在母亲活着时她不会嫁给阿杰,也知道阿杰不可能等自己许多年,希望阿杰忘记曾经的岁月。可阿杰依然守着自己的山盟海誓,他不相信玉儿会躲他一辈子。一年又一年,有许多热心人给阿杰介绍对象,阿杰都一一回绝,时间久了,身边人都说阿杰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日子过的真快,离大学毕业已经十多年了,阿杰还是孑然一身。突然有一天,阿杰收到一封快递信函,看着那熟悉的字体,心差点跳了出来,这是玉儿写的。信中大意是母亲不幸于不久前病逝,想知道阿杰现在的生活。特别是信的结尾写道:“人生若缘分未尽,天涯海角可相聚。”天涯两个字的下面还打着粗黑的着重号。阿杰细细品评着“天涯”二字,突然开了悟似的,来不急收拾行囊,急匆匆向“天涯”奔去,他相信这是玉儿在暗示自己。两天两夜的行程,天涯景区终于到了,却不见玉儿的身影,阿杰不免有些失望。他无奈地挨着天涯旁边的连心锁链坐下来,心情起起落落,而连心锁长长的铁链上系满了成千上万缕红布条,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祈愿。阿杰无心看什么风景,只想心中的玉儿,不由伤心起来。就在此时,好端端的一碧晴空,阿杰的脚下突然平地旋起一股阴风,劲道很足,连心锁的铁链上一根长长的红布条被吹的飞扬起来,正绕在阿杰的脖子上,那根红布条原是两根系成一根,阿杰懊恼地扯下红布条,不由得眼睛一亮,这么熟悉的字体,娟秀有力,清爽洒脱,韵味绵绵,这正是出自玉儿之手,上面写着:“你我若缘分未尽,天涯海角可相聚。”后面还留着地址。阿杰一把扯下红布条,泪流满面,不由激动地对天嘶吼:“玉儿,你的阿杰来了,你的阿杰来了——”阿杰的声音响彻寰宇,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