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以我为朋,友此一生

2020-01-12 12: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醉梦飞絮 阅读:379

我们常说:“亲戚反目,其痛有如十指连心。”而爱你至深,则是切肤之痛。

纵观中国通史,能为花柳们追念善终的,不过是柳永、袁克文二人而已。从我小时候,就持续文字,其中过客无数,但这个群体络绎不绝。九零后掀起网络的丧文化后,又带来如今的热词跟风。感叹于丢失风物时,又发现了那些专程看我文字的她们。啧啧,时不时还打赏我一分钱,牛掰!

你们只关注我浮于表面的说说,却没人耐心看完我千字左右的自传。多的是吐槽我整日鸡汤文的人,却从未想过缺席的我的前十八年人生究竟活的有多阴暗。所谓点头之交,不过是拿着不足为道的称呼,卖弄给别人说:“这个人为什么活的这么丧啊!”曾经想忘却忘不了的东西,时间却让你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

后发可制人,捷足可先登,既敢于直面自己的小九九,亦不躲避旧爱与新欢。也曾在早恋的边缘左右横跳,然后扑街了。人生的蜕变,是不被束缚的大学,再碰到曾经的同学,对我的评价变成话唠和多才多艺。阴暗的人生豁然开朗,却仍旧逃脱不了原生家庭的顽疾。

这世界不全然是纠纷与交换,周转了星空,却仍被软玉温香矢口否认我的存在。原设想能红尘陌陌共你前行,却发现即使有这样的实证,也是经过兜兜转转。顽固到底的说明自己的觉醒意识,却往往被当成笑话对待。多少难以启齿的话题,最终散了场。每个时期都有它赋予的意义,昭然这一世的寂寞如雪。

后来的后来,毕了业,结了婚的,挤满了空间的每个角落。我不再如大学那般容易接触别人。却也不像过往被孤立的那般境遇。我只有我的城,牢笼着我的骄傲,放肆着最后的倔强尊严于幕前。记忆中那边高高低低的平房无限延展,然后又断壁残垣,传来高低不匀的古兰经吟诵。

从何年开始,我们沦落至这般的自私而不信,即便给予,也要在千般确认能够不被辜负之后。爱着他人,只是为了使别人能够更爱自己。别盲目相信勤奋的力量,熬夜加班和你躺在床上睡大觉,很多时候没有多大区别。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过去。如果还在意,就努力争取,求而不得就挥手告别,不爱了就大步走开。

总在傍晚时候,小伙伴还在进行着占山为王的游戏,而那年周围的萌妹,早已转做他人的心腹。散落在天涯的不止是风一般的念想,流浪在满地疮痍掩饰悲伤的尽头,是不可推脱的决绝。再放眼,又是柳絮萦枝头,却是新芽吐旧芽,追逐着的倩影,已是为他人做嫁的后辈。

我凝望着那片天空,就像我早已知道这座城,本应该荒无人烟,就像我,一如既往的前行。无人深究,于是放手一搏,那比重较大的是甘肃移民的穆斯林,又掺杂了其他省市州县的,于是大家共聚一堂。失去了闲情逸致,再也无从听到古兰经的吟诵,只是对她们,依旧抱有深刻的怀想。

可我毕竟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和你一起分享最好的,一起承担最坏的,只希望你不要一次次把我往外推,让我理解你的痛你的悲。你真的很好。少不更事往往意气方遒,不知天高地厚,故多抱憾。人生焉得精神爽,一日长安一日囚。不过是此生风流,多败在花柳脚下,为风尘湮没。

对于死亡,从未有过概念,直到我的奶奶离世。小时候,记事却不懂事。姥爷先去,婶婶又走。功名是虚的,是遥不可及的,只有你是真实的,是我一伸手,就能抱到的,我当然选择要你。但你却伸出自以为是的援手,下达最后的通牒,要我重振雄风,再度袖手天下,傲视神州。

终于,我也开始需要现实的依恋,如果对我抱有好感,就请不要只是空中楼阁,正如我不厌其烦的追问你一样。望眼欲穿的人生,仿佛就看到了我的陨殁。多想和你再次深拥,又怕你拒我于千里之外,或者,我们早已相忘于江湖。你不必我的问候,也不须我的谏言。

这一路,饮过烈酒,红过眼眶,心如死灰,孤独成性,直到遇见你,风住,雨停,雾散尽。不要被那些不看好你的人,挡住了你的野心。向上的生活,总需要一些让路,才可以给其余羽翼以翱翔的缝隙。心还未死,仍有触动。如今只生怕“心穷”,困在那时那地,久摇不醒。

文/姜绝之 827565739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