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68外公不要说哥哥

2020-01-12 12:5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05

2868-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一小雨转多云22℃~15℃客厅早晨温度21℃ PM2.5-72

一夜的雨把地面浇的湿漉漉的,早上起来雨刚刚停下脚步,路上行走的人们已经没有再打伞了。

庆小兔起来并没有哭,庆小兔睁着眼睛看着外边。

一夜了,起来尿尿是第一的,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尿尿,庆小兔哼哼着不愿意起来。

外婆在床边坐了一会,外婆说:“你不能总是这样睡着,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起来,我过去把庆小兔抱了起来,我让庆小兔到卫生间尿尿。

庆小兔哭着闹着,庆小兔犟着身体不愿意尿尿,但是庆小兔还是尿了,庆小兔还尿了很多。

外婆拿着庆小兔的纸尿裤说:“小九一夜都没有尿,你看尿不湿还是好好的,这块尿不湿留着中午用吧。”

尿完了,庆小兔还是歪歪唧唧的,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大哭大闹,庆小兔不让穿衣服。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哭着爬起来。庆小兔要外婆抱起来,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肩膀上,庆小兔要外婆站着抱,庆小兔还要外婆在走。

庆小兔继续在哭。

外婆说:“你这几天怎么了,你这样哭,我们会很烦的。”

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

我说:“你就生病了几天,你怎么变得这样了,变得娇气,变得爱哭了,每天要抱着不下地。生病是不舒服,我们就让着你一点,但是你也不能因风吹火顺水推舟了。”

庆小兔继续嚎啕大哭,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

外婆说:“让你哭,等你不哭了,我们再来抱你。”

庆小兔坐在床上哭,外婆和我从房间里走出来,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哭声慢慢地减弱。

庆小兔在喊:“外公来。”

我来到庆小兔跟前。

我问:“你还哭不哭了,你为什么要哭呢,你一个男子汉,怎么现在变成一个小姑娘了。你不舒服外公外婆知道,我们就多抱抱你,你也不能给根杆子你顺势往上爬呀,你还哭不哭了?”

庆小兔哽咽着没有哭了,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顺势把毛巾被拿着手里。

外婆说:“你要不要看电视呀?”

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茶几上说:“遥控器在这里。”

有了电视,庆小兔头上的阴云马上散去,庆小兔一声不吭地穿衣服洗脸。

庆小兔的感冒还没有好,药庆小兔还要继续喝,庆小兔还是不愿意喝药,庆小兔用手把药推开。于是我和外婆跟庆小兔说好话,药庆小兔还是乖乖地喝完了。

英文版《火车宝贝》两集结束了。

庆小兔伸出手指头说:“看一集。”

我说:“已经看了两集了,不能再看了。”

庆小兔马上哭腔再现。

外婆说:“我们已经看了二十分钟了,我们去姨妈家再去看。”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外婆抱。

已经好几天了,庆小兔早上去姨妈家,晚上庆小兔回自己家,庆小兔都没有下地走过了。

路上看见汽车,庆小兔依然在学习,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指着汽车在告诉外婆。

“这是三菱。”

“一圈一圈是奥迪。”

“斯巴鲁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有大众,这里也有大众。”

“外婆,奔驰,这个也是奔驰。”

“狮子,这是标致。”

…。

庆小兔来到客厅,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小蛋糕盒子。

庆小兔拿起蛋糕盒子说:“哥哥吃蛋糕。”

外婆说:“这是昨天妈妈买的蛋糕,庆兔兔和小九吃完了,庆兔兔小九就没有怎么吃饭。”

我说:“妈妈认为给他们买蛋糕,是对他们的一种爱,别人能吃蛋糕,庆兔兔庆小兔在一样吃得起。”

庆小兔用手指头在蛋糕盒里摸着,庆小兔把一点点剩下的沫沫塞进嘴里。

我来到姨妈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我要将一篇日记上传网上。

庆小兔过来要我抱着坐在电脑跟前。

庆小兔说:“宝宝巴士。”

我说:“我们看宝宝巴士。”

我打开一个个网站,我在上传一篇日记,我把昨天在妈妈家写的日记拷贝到姨妈家的电脑上。

庆小兔问:“宝宝巴士怎么没有出来呢?”

我说:“可能奇奇妙妙还没有起来。”

我很快把要做的事情做完,我这才把宝宝巴士打开。

庆小兔用手指着屏幕说:“宝宝巴士。”

开始是几分钟的广告,庆小兔说:“广告,广告还没有完。”

今天庆小兔看的是奇妙汉字的第三第四集。

第三集《糊涂的保镖》一共出现:滑板、沙袋、木桶,三个单词。第四集单词是:棉花糖、铲子、热气球,今天一共出现十四个汉字。

庆小兔始终要我抱着,看完《宝宝巴士之神奇汉字》,我把节目关了,庆小兔来到客厅,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你不是刚刚看了电视吗?”

庆小兔说:“是电脑。”

我说:“你是在电脑上看电视的。”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一个劲地说:“看电视,我要看电视。”

我说:“我们出去玩。”

庆小兔马上说:“去江边。”

我说:“你去骑扭扭车。”

庆小兔说:“不要扭扭车,外公抱。”

我说:“外公已经抱了你那么长时间了,到江边又那么远,外公抱不动。”

庆小兔说:“外公抱得动。”

我说:“我们坐车去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也不坐车,我们就不出去了。”

庆小兔这才同意坐车出去。

浓浓的云铺满天空,江边的小风还有一点冷飕飕的感觉。

庆小兔坐在车子上,庆小兔用手指着一路走向胭脂園,路上也有一个两个的小朋友,庆小兔只是注视着他们,庆小兔没有要求下来玩。

胭脂園倒也有几个小朋友在玩,庆小兔一样没有兴趣,庆小兔把手指向远处。

从金东方小学路口过马路,庆小兔要从小学门口过去,庆小兔要走的更远。

我说:“我们从这边走好不好?”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学门口的方向说:“去那边。”

我说:“那里什么也没有,今天金东方中学在开大会,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庆小兔这才同意往回走。

庆小兔指着院墙里面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现在正在上课。”

金东方中学操场上黑压压一片,操场上坐满了大哥哥大姐姐,还有一些家长参加其中。

舞台背后的幕布上《阅读经典》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大喇叭里说着:“向经典致敬。”

舞台上同学们三三两两在朗读诗词,还有毛主席的诗词,其实今天就是一个诗词大会。

更多的是一个班,一个年级,全体同学站起来一起朗诵诗词。

舞台有一点太远,舞台上的演员影影绰绰。

舞台下集体表演,看到的就是一片紫红色的校服。

听同学们朗诵诗词,我们大人都上过学,还能够分辨出同学们朗诵的是什么,庆小兔刚刚懂得看节目,庆小兔可能还不知道诗词的韵味,还不如让庆小兔看看电视上的诗词大会。

我推着车子准备进小区,庆小兔说:“不去姨妈家。”

我问:“这么长时间了,外边又没有几个人,你又不下来玩。”

于是就去了对面的小区。

这个小区庆小兔还没有来过,看见滑滑梯庆小兔马上就要下来。

这个小区的滑滑梯很大,是一个有三层高度的滑滑梯,不过这一个滑滑梯已经鸟枪换炮,原来的旧滑滑梯已经不在了,小区的大型公共设施物业愿意出钱维修,这个我看到的第一例。

今天庆小兔在滑滑梯上谨小慎微,庆小兔每走一步都哆哆嗦嗦,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拉着旁边的栏杆,就好像一松开手就会掉下去一样。

这个滑滑梯很大,上边的地面也很宽敞,给人一种很结实的感觉,庆小兔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的缘故。

从小区出来庆小兔还是不回姨妈家。

庆小兔把手指向远处,庆小兔说:“去江边。”

我说:“我们刚刚不是从江边回来吗?”

庆小兔说:“去江边。”

刚刚江边风催促着人们加快步伐,这一会太阳从云的后边露出脸庞,虽然太阳还蒙着面纱,太阳的热情让人们身体马上热乎起来。

车子继续向着胭脂園,来到阶梯旁边,庆小兔说:“下去,外公抱。”

我说:“外公抱着你下去,我们的车子怎么办,你的车子上那么多玩具,还有外公的包也在车子上。”

庆小兔举着手还是要下去。

我说:“你要是骑着扭扭车,外公还能够抱着你提着扭扭车,现在车子这么大,外公怎么拿呀?”

庆小兔还是要抱着,我一个手抱着庆小兔,我一个手推着童车。

走两步还可以,稍微走远一点,我马上感到身上热燥起来。

我说:“外公抱不动了,我们还是坐车子里走。”

庆小兔就是不下来,我只好停下来站在树荫下,我说:“你不下来,外公没有办法推车子,我们就在这里呆着吧。”

可能就三四分钟,庆小兔耐不住了,庆小兔扶着童车抬起腿,庆小兔要坐进车子里。

吃了饭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庆小兔今天睡的很好,庆小兔睡了三个小时,庆小兔醒了看着我在笑。

外婆说:“我们起来尿尿穿衣服吧。”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怎么你又要闹了,庆小兔马上就坐了起来,庆小兔高高兴兴的尿尿穿衣服。”

中午我在电视节目上找到很多《宝宝巴士》的学习节目,而且这些节目都是不收费的。

外婆把她的《芝麻胡同》停下来,我把《宝宝巴士之神奇汉字》打开。

外婆给庆小兔喂药,开始两种药庆小兔顺利地喝完了,等外婆端来第三杯药,庆小兔就不喝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药说:“外公喂。”

外婆喊:“小九要外公喂药。”

我拿着药说:“庆小兔要外公喂药呀,外公感到好荣幸哟。”

我把药杯子拿到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一仰头就把药喝了进去。

我竖起大拇指说:“我们庆小兔真棒。”

外婆看了一会节目说:“这样学习生字可能不行吧,等于让小九看了一集动画片。”

我说:“学校里学习汉字最初几天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过不来几天也开始用单词的方式教了,因为单词容易让孩子联想,使孩子很容易记住学过的单词。”

要接庆兔兔放学了。

外婆说:“外边雾气那么重,今天就不带小九去了。”

阳光又萎缩进云层里,整个大地都笼罩在一片雾气里。

教室里庆兔兔还在收拾书包,一个女同学在帮着庆小兔收拾书包,女同学和不住地和庆兔兔在说话。

经常放学看见有女同学跟着庆兔兔在说话,有女同学帮着庆兔兔收拾书包,有时候借书给庆兔兔看。

庆兔兔问:“抢来抢去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跟我抢,我跟你抢。”

庆兔兔问:“抢来抢去是不是成语呀?”

我说:“好像不是成语,五抢六夺是成语,就是竞相抢夺。”

庆兔兔问:“哈哈大笑是指什么?”

我说:“形容非常开心,但是哈哈大笑不属于成语。”

我说:“今天的天气应该怎么描写呀?”

庆兔兔说:“雾蒙蒙。”

路上庆兔兔一直玩着排球。

庆小兔看见排球说:“哥哥,踢球。”

庆兔兔说:“这是排球,是用手打的,哥哥还要给排球打气。”

庆兔兔给排球打气,庆小兔也伸出手说:“小九打气。”

庆小兔打不好气,打气筒庆小兔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打气筒庆小兔很容易拉开,当庆小兔把打气筒往里推的时候庆小兔就寸步难行,庆小兔两个手转动打气筒,庆小兔不断地旋转打气筒,打气筒才缓慢地压缩进去。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问外婆:“刚刚庆小兔看多长时间电视了?”

外婆说:“刚刚关了电视,可能看了六集电视。”

我说:“你刚刚看了电视,我们还有把眼睛休息一下,我们念书吧。”

我给庆小兔念《汤姆挨罚》。

庆小兔看看我的脸,庆小兔说“有一点脏。”

庆小兔拿着一张抽纸,庆小兔在我的脸上在擦,庆小兔擦脸几下,庆小兔往后仰着身子看看我的脸,庆小兔说:“擦不掉。”

庆小兔用纸又在我的脸上擦了几下,庆小兔往后看看我的脸,庆小兔说:“还是擦不掉。”

庆小兔用指头捏着我脸上的汗毛说:“用剪刀,剪呀剪。”

庆小兔发现我脸上有几根很粗的汗毛。

我说:“用剪刀会流血的。

庆小兔用手捏着我的汗毛,庆小兔一个手扳着我的脸,庆小兔说“你看看。”

我笑着说:“外公能看到自己的脸吗?”

庆小兔也笑了。

庆兔兔从书房出来问:“外公,这一道题怎么做?”

题目是:螃蟹八分钟能够不能够爬回家。

螃蟹一分钟爬四十分米,螃蟹站的位置离螃蟹的家四十米。

我说:“先要把单位进行换算,四十分米等于多少米。”

庆兔兔说:“等于四米。”

我问:“螃蟹八分钟能够爬几米?”

庆兔兔说:“十二米。”

我说:“怎么是十二米呢,你想好了再回答,一分钟爬四米,两分钟爬八米,三分钟爬十二米,那八分钟能够爬几米呢?”

庆兔兔在想。

我问:“一分钟爬四米,八分钟能够爬几米,是用加法减法还是乘法,还是用除法呢?”

庆小兔还是看着天花板在想。

“每分钟爬四米,四十米要爬多少分钟?”

庆兔兔愣住了,我说:“你想不出来就用笔在纸上算一下。”

庆兔兔念念叨叨地说:“二四得八,三四一十二,四四一十六,…。”

庆兔兔对乘法口诀还没有那个融会贯通,庆兔兔这样从小往上背没有错。

我说:“你用四十除四,你看看是多少?”

庆兔兔看着上边在想。

我说:“你一下子想不明白,你就在纸头上算一下。”

庆兔兔还是没有在纸上写。

我说:“四米和四十米有一个特殊特征,就是两个数都有一个四,四十后边多了一个零,多一个零,就是多了十倍。”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过去,庆小兔回头说:“外公,不要说哥哥了。”

庆兔兔从书包里拿出纸,庆兔兔狠狠地把纸摔在桌子上,庆兔兔还是没有在纸上写算式。

妈妈回来了,庆兔兔告诉了妈妈。

妈妈说:“你们以后不要管庆兔兔的学习。”

外婆说:“又不是外公要给庆兔兔辅导,是庆兔兔找外公问的。”

外婆对我说:“以后你不要管庆兔兔的学习,你说话的口气有一点重。”

我说:“我说话嗓门有一点大,关键是我要庆兔兔用笔算一下,庆兔兔仰着头就是不写,我要他想不出来就用笔在纸上写一下,庆兔兔还是仰着头在想。”

我确实不适应当老师,我只能给能够听明白的人讲解道理,给他们讲不同的解题方式。

这道题我只是给别人讲不同的角度去解析题目。

在这方面我和妈妈姨妈比自比不如,妈妈和姨妈更适宜给庆兔兔这样的学生补习功课。

姨妈问外婆:“庆兔兔的一件灰校服没有找到,问庆兔兔,庆兔兔说,衣服给外公拿回来了。”

我说:“我每次拿衣服回来,庆兔兔的衣服都会放在沙发上,有一天我带着庆兔兔去琴行,庆兔兔的衣服没有脱下来。”

外婆说:“庆兔兔脑子不长事,东西放在那里,走了就忘了。”

我说:“那天在小广场,庆小兔说,哥哥衣服,在太空漫步机上搭着一件紫红色的校服,我过去拿起了看了一眼,上边是别的同学的名字,我说,这不是哥哥的衣服,庆小兔说,哥哥有这样的衣服。”

回来的路上,庆小兔说:“外婆买什么东西呀?”

我说:“晚上外婆不买东西。”

庆小兔说:“外婆买糖,糖可甜了。”

回到家庆小兔就说:“看电视。”

外婆说:“你回家就要看电视呀?”

庆小兔站在电视机跟前,庆小兔手摸着电视机的开关,庆小兔对我说:“看电视。”

我说:“可以。”

庆小兔看的还是《宝宝巴士美食城》

电视看完了,庆小兔又不知所措。

庆小兔趴在地上玩,庆小兔朝沙发下边看,庆小兔说:“有球。”

庆小兔连忙找棍子,放棍子的花瓶已经换了地方,庆小兔说:“棍子呢?”

我说:“棍子在屋里。”

庆小兔跟着一起来到屋里,我给庆小兔拿了一根棍子,庆小兔说:“要夹子。”

这是一只长柄夹子,长柄有一米二长,利用手柄的夹子合拢带动前边的夹子合拢张开。

庆小兔没有那个把球掏出来,庆小兔站起来说:“夹不到。”

庆小兔手不能把夹子合拢,庆小兔拿着夹子夹松子,庆小兔是一个手拿着松子,庆小兔一个手握住夹子头,庆小兔还是把松子夹在夹子头上。

不玩长柄夹子,庆小兔又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外婆说:“我们还是把爬行毯铺到地上,把玩具拿出来一些,好让庆小兔玩。”

外婆把爬行毯铺在地板上,庆小兔马上钻到爬行毯下边,庆小兔说:“房子。”

外婆说:“你出来,我们在爬行毯上玩。”

外婆拿来会生蛋的鸭子。

庆小兔问:“鸭蛋呢?”

外婆说:“我的蛋在哪里,你去把鸡蛋找过来。”

我说:“鸭子也会生鸡蛋吗?”

外婆说:“鸭蛋鸡蛋都是蛋,你去把鸭蛋找来。”

我把积木拿到爬行毯上,外婆看着庆小兔搭积木。

庆小兔跑到我这里来,庆小兔用手指着爬行毯说:“外公看,那么高。”

庆小兔拉着我来到爬行毯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高楼大厦说:“外公看。”

庆小兔竟然插接了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高塔。

庆小兔转动自己的两个手,庆小兔的手从高塔旁边掠过,外婆连忙用手扶着高塔,外婆说:“你差一点就把高塔弄倒了。”

庆小兔回头开了一眼,庆小兔干脆用手把高塔给打倒了。

听见门铃响声,庆小兔说:“妈妈。”

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朝楼下喊:“妈妈。”

妈妈说:“小九,你在等妈妈呀?”

庆小兔摆动两个手,庆小兔两个脚蹦着说:“妈妈你看。”

妈妈问:“看什么呀?”

庆小兔说:“好高。”

外婆说:“好高,已经被你打倒了,赶快再搭一个高楼让妈妈看一下。”

于是今天客厅里不断地看到庆小兔欢快奔跑身影。

外婆对妈妈说:“小九今天又活了。”

我说:“小孩子不会装病,是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不舒服撒一点娇很正常。”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