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庸人自扰不脸红

2020-01-27 00:1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371

平生胆子小害怕体检。每次体检对我来说,就跟过关一样,真是历经生死考验,以至于在心理上留下了阴影。

记得第一次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医生看着体检表,用怀疑的白眼珠子瞥了我半眼懒懒地说:“你这种情况还能上班?命都快没了?”听了医生的话,本来不在乎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完了,是不是离大去之日不远了?还说像我这样的血压已经属于三级,即便犯了罪都不适合送监,它是身体里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起爆的可能。此时,我感到头重脚轻,四肢无力,甚至眼睛看东西都有些模糊,走路直想栽跟头,还不敢迈太大的步子,防止血管在用力不均的情况下瞬间爆裂。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以后的岁月只能靠药物延年,不由生起无限的伤感,感觉世界如此美好,可自己却对这世界依依不舍,心灰意冷回到家一句话也不想说,爱人不能理解,说是喜笑颜开出的门,难不成撞见了鬼,跟掉了魂一样。心里想,我可不能死,儿子还未成年,自己还要伴他走一程,怎么可能就轻易撒手人寰?我有气无力地对爱人说:“以后也不能为你分担家务了,我目前的身体不适合做家务,医生说上厕所都不能用劲。”爱人说:“少来这一套,少喝点酒少吃点肥肉就好了”。然后我又叮嘱儿子:“以后学习上你只能自己努力,爸不能陪你熬夜了,你更不能气爸,爸现在是个病人”。与同事聊起孩子的事,又不免引起了我的悲感:“要是老天再给我十年时间该有多好!”同事不屑地白我一眼:“你是不是患上了体检后遗症?”

日子过的真快,单位又组织体检了,在去和不去之间犹豫着,纠结着,一直磨蹭到最后一个期限日。在此期间,我曾无数次问爱人,到底要不要去体检,不会查出什么问题吧?还是不查了吧,怪可怕的!爱人可没好腔:“一到体检就犯病,有什么好怕的。”为了壮胆,专门约了一个同事一道去,当查到彩超这一项,同事进去的时间极为反常,长得人心神不宁。待同事一出彩超室,就大声告诉我说:“自己可能有问题,医生建议去南京查查”。我的心随之一沉,自己不会也有事吧?

当医生叫着我的名字,有种进屠宰场的感觉,第六感官告诉我,这个门槛进去容易怕是出来难,觉得两条腿抬起来十分吃力。这是个年轻的医生,她拿着仪器在我的肚子上随处游走,嘴里叫着:“深呼吸、深呼吸,你连深呼吸也不会……”医生的表情慢慢有些凝重,本来是坐着不动的,突然伸长了脖子,脸几乎贴到了电脑屏幕上,有点外突的眼睛死死盯住似乎有些浮动的画面,我无意瞥了一眼电脑屏幕,突然紧张起来,我分明看到那个年轻的医生在我的五脏六腑上画了好几个不规则的圆圈,难道发现了肿瘤?是肺?是肝?是肾还是肠?癌细胞难道已经扩散了?平时怎么没有感觉?自己不由在心里叫了声妈,这一次怕是恶运难逃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医生叫着:“侧过来,再侧过去。”继而又叫:“脸朝下趴着,再翻过来。”医生检查的很认真,认真的令我心颤,可能担心错查,还将我的衣服又往上掀了掀,她的手有意无意在肝的位置还好像轻轻按了一下,天那,难道是肝癌晚期?翻来覆去好几遍,不明液体整整糊了我一身。此时,我已经有些麻木,时间已经远远超过同事进来的时间,况且同事还要去南京检查,我不是更有问题?只有医生的叫声在耳边回想:“翻身,再翻身……”翻转了一千零八十度后,我终于回到了原点。不知为什么,那个年轻的医生突然停顿下来,时间竟然长达三秒,眼睛还是死死盯着电脑屏幕,两只纤细的手托起瘦削的下额似在沉思,她不由自主地摇摇头,再摇摇头,微微还伴着一声低低的悠长的叹息,可能是可怜我还这么年轻就得了“绝症”。我闭着眼睛绝望地想着,那个医生竟然起身出了房间,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

那个医生叫来了一位年长的主任医师,等待确诊。老医生照本宣科拿起仪器在我的身体上游走,当再次叫着深呼吸的时候,我连出气都已经有些困难了。完了之后,老医生在体检册上写着什么,很认真,用时很长,写的过程还沉思了一会,看的出来是绝症无疑,两位医生表情一样凝重,似乎还相互对视了一眼,那个年轻的医生趁我走神的当儿,偷偷地回头瞅了我一眼,这一眼更加确定自己已身患重疾。我强忍泪水爬起来,定了定神,稳了稳起伏不定的心态,故作平静地问医生(声音还是有些颤):“医生,查出什么了?可以告诉我么?我扛的住。”那个主任医生说:“有什么——?!”腔调怪怪的,明显不想让我知道,对于一个来日无多的人竟是这样的态度,不由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体检册我可以带走吧?”我又一次怯怯地问。“让你领导来取!”老医生声如洪钟。完了,完了,还是担心我受不了,扛不住,竟然让我的领导来取,不是癌症怎么可能惊动单位的领导?肯定还会叫上我的家人一起来取吧,那是怎样一个悲伤的场面,这进一步验证了我的主观判断。

出了彩超室,我的神情有些恍惚,五脏六腑都似乎隐隐作痛,感觉走路都需要别人的搀扶,从未有过的虚弱和无助。看天空是一抹灰色,看大地是一片死寂,看身边行色匆匆的人群,似乎都在有意回避着自己,我的魂怕是已经被小鬼捉走了,走起路来怎么像踩在棉花上,会不会生死簿上已经被判官描了红,现在虽说活着可能只是一具躯壳吧。正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同事却拉着自己去吃平生最爱的羊肉刀削面,却想这是不是最后一顿早餐,怎么味同嚼蜡、难以下咽?同事反而喜笑如常,味口那么好,都查出问题了还吃的没心没肺、口齿留香,心咋那么大!

当我把体检的结果告诉爱人时,怕她吓着尽量往轻处说,不想看到她悲痛过度的样子,只希望从她那里得到安慰并换来同情,起码一起商量去南京还是蚌埠肿瘤医院进行最后的确诊,万一错查了呢?

“一体检你就犯病,每次都是这个死样子,自己吓自己,没病都能吓出病来,有癌症你会感觉不到,体个检我都被你折磨的神经衰弱了。”爱人说完竟然自顾自忙她的家务去了。我在想,心真很,我都快不行了,还这般对我,丝毫不念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世间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鸡毛蒜皮。这样想着不由悲从心生,胡乱地想着前世今生以及身后事。儿子放学回家,我莫名其妙地叫他到床前,用从未有过的温婉的语言教导起儿子来:“爸爸以后可能不在身边,你自己好好的,听你妈的话……”“神经病——”厨房传来爱人的责怪声,还没等我继续说下去,儿子突然抽出小手迅速跑到他妈妈身边说:“爸爸今天好反常,说话怪怪的。”“别理他,你爸爸中邪了,过几天就好了。”

真是度日如年!体检表终于下来了,原来虚惊一场,只是我的臆想。我不由感慨:亲爱的医生们,体检时可不可以不要做出过多的肢体语言和表情,这样会吓死人的。突然感觉一身轻松,想起那一碗被自己浪费的羊肉刀削面,不由遗憾连连,唉,活着真是好哎……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