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春风十里不如你

2020-02-18 23:0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386

得知丽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阿尹,如热锅上的蚂蚁火急火燎,不知如何是好,如今的丽丽正在疫区中心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生命危在旦夕。每天网上铺天盖地发布的疫情消息,加之每天死了那么多人,让阿尹茶不思饭不想,跟掉了魂一样,他决定冒着感染的风险去千里之外看丽丽,不为别的,就为这十多年挥之不去的挂念……

阿尹决定外出,可阿尹所住的小区已被当地政府死死封堵,原因是阿尹所住小区出现了一例确诊患者,小区内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一切生活用度全部由专人代供。阿尹找不出任何走出小区的理由,国难当头,他理解政府的难处,可他阿尹必须要出这趟远门,他要去见丽丽,即便被感染,他也死而无憾。阿尹心里明白,也许这是他和丽丽最后一面,十多年里,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丽丽曾经留给他的美好影像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这些记忆已经深深刻入他的骨髓,一生都难以忘怀。阿尹和丽丽原是同班同学,丽丽天生丽质,活泼开朗,在班里是绝对的文艺骨干;而阿尹其貌不扬,甚至长的有点猥琐,小鼻小眼的那种,除成绩优秀以外,在班里基本处于被无视的状态。加之阿尹家境不好,父母都是大字不识,个子又瘦又小,没多大本事,培养阿尹读高中已经辛苦到吐血的地步。那时的丽丽家境优越,独生子女,穿的好吃的好人又漂亮,追求者自然不少,而阿尹连食堂的菜都吃不起,每周都是从家里带一瓶萝卜或者酱豆什么的,作为一个星期的菜品。那时的丽丽在生活上十分照顾阿尹。初始,丽丽见阿尹从不买菜吃,最多只买点廉价的菜汤,时间久了,由于营养不良,难免面呈菜色。丽丽人又善良,又是班长,出于同情或者其它原因开始想法设法照顾阿尹。而阿尹是极为自卑的人,心又敏感,担心同学看不起,对于丽丽的关心敬而远之。丽丽自然想到明着照顾阿尹肯定不会接受,就编了个理由说是自己喜欢吃咸菜,如果阿尹不介意,自己想以菜换菜。阿尹当然不同意,他知道这是丽丽不让自己难堪的另一种照顾方式。丽丽见阿尹还是不能接受,每次吃饭时就故意跟阿尹一起排队打饭,阿尹坐哪儿丽丽就坐哪儿,阿尹没有办法只好随她去了。丽丽每次都多打一份炒菜放到阿尹的面前,然后抢着吃阿尹带来的咸菜。时间久了,阿尹也不好再拒绝。此外,班里只要有文体活动,丽丽也会鼓励阿尹积极参加,阿尹喜欢文学,学校成立“金牧场”文学社时,丽丽主动帮阿尹报名竞争主编一职,当丽丽把这一消息告诉阿尹时,阿尹差点急疯了,自己形象这般猥琐,根本上不了台面,要求取消报名,并自卑地说:自己喜欢独处,不喜欢被人关注,也没有那份奢望。其不知,阿尹的文章当时已经小有名气,还在市政机关报上发表过散文,只是他不愿意对人言说罢了,但是丽丽知道这事,还有每次作文课时,老师读的范文均出自阿尹之手。经过一番竞争,阿尹凭着自己的写作实力真的竞争上文学社主编一职。丽丽确实没有看错阿尹,后来文学社开展的红红火火,曾被全国《中学生文学》杂志刊登,成为全国小有名气的文学社,文学社里的成员每年在全国全省获奖的人都不少。阿尹在丽丽的帮助下,渐渐走出了自卑的阴影,开始活跃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想至此处,他不能无动于衷,新型病毒传染速度这么厉害,死亡人数天天增加,也许这次是他与丽丽见的最后一面,现在就去,一刻也等不了。

趁着月黑风高,阿尹翻越了小区的围墙,独自一人向疫区进发,城里各交通要道被强行管制,既打不了出租车也坐不上公共汽车,只能绕着道路走,随身只带了干粮、水和一张地图,他要实现一项壮举,就是步行前往疫区看望丽丽,他计划好了,要在一周之内到达丽丽那儿,吃多少苦都不怕。阿尹边走边为丽丽祈祷。那时的丽丽多有青春活力,谁知天不随人愿,在她高考那年,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双双离世,家庭突遭变故,对丽丽打击太大了,自然名落孙山。相反阿尹却考入重点大学,还是本硕连读。在进入大学之前,阿尹专门去看望丽丽,喜欢却不敢明说,担心丽丽不能接受自己,只是给予丽丽无数的安慰,希望她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读大学期间,阿尹不断给丽丽写信,每封信都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可丽丽从不回信。阿尹利用放假去了丽丽的家,而这时的丽丽已经外出打工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阿尹曾向多少同学打听过丽丽的动向,却没人知道,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一晃就是十多年。

阿尹脚下磨出了血,衣服湿了一遍又一遍,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早点见到丽丽,迟了也许此生就会天人永隔。要不是一个同学将丽丽发病的截图转发他,他还不知道丽丽的下落,原来丽丽一直在这个新型病毒爆发的疫区工作。阿尹大学毕业后,找了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多少人曾给阿尹介绍过对象,不知什么原因处着处着就散了。其实只有阿尹心里明白,自己想的是丽丽,丽丽留给他的印象太完美了,此生非丽丽不娶,没有丽丽的帮助自己不可能走出自卑的阴影,他相信丽丽就在他视线够不到的地方注视着自己。阿尹边想边走,恨不得腋下生出双翅飞到丽丽的身边,各个城市、村庄的路口所设的卡点不可能放他过去,阿尹只有绕着田地、山川及河流行走,别无他法,当他竭尽所能突破一道道“封锁线”,抵达丽丽所在的医院时,他累的晕了过去。阿尹醒来时理所当然地被当地社区隔离起来,当他们得知阿尹是徒手完成了上千里路,仅仅为了见被病毒感染的已经奄奄一息丽丽时,不由被阿尹的真情所打动,及时将阿尹的情况上报当地防疫指挥部,指挥部的领导得知丽丽的病情很不乐观时,特意安排阿尹与丽丽见了一面,当然是隔着防护玻璃门窗,双方均全副武装。当阿尹看见丽丽的那一刻,不由泪如雨下。“丽丽,我是阿尹,我陪你来了——”,阿尹看不清丽丽曾经娇美的容颜,只觉得她比以前更瘦了,有点弱不禁风。“丽丽,我一直爱你,你让我找的好苦,你一定要挺住,我愿意今生陪你到白头……”。丽丽似乎眼含热泪,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两个人默默地四目相对,并同时张开双臂,做出相亲相爱的拥抱姿势时,身后却响起医护人员雷鸣般的掌声,相信丽丽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一定会与阿尹牵手花前月下,白首一生。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