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08六一儿童节在爷爷家

2020-02-23 22:1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94

2908-二零一九年六月一日星期六多云转晴天29℃~18℃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50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前年的今天庆兔兔幼儿园还没有毕业,前年的今天庆小兔还不到半岁,庆小兔还稀里糊涂每天就是喝奶睡觉,庆小兔就是抱着满世界地跑。

去年的今天庆兔兔已经是一年级的学生,去年的今天庆小兔已经满地乱跑的小男孩,庆小兔对什么是过年过节没有感觉,庆小兔对六一儿童节就和平时一样。

同样是今天,同样是六一儿童节,庆兔兔已经明白了许多,庆小兔只要告诉他,庆小兔就会牢牢地刻在脑海里。

八点钟妈妈把房间门打开,外婆走进房间里,庆小兔庆兔兔两个人并排躺在大床上。

妈妈说:“要起来了,我们今天要去爷爷家。”

庆小兔说:“不起来,还要睡。”

庆小兔把被子往上拉一下,庆小兔把被子裹起来,庆小兔和庆兔兔的头靠在一起。

妈妈说:“你们谁起来晚了,谁就是小懒虫。”

庆小兔说:“小九是小懒虫。”

外婆问:“那哥哥呢?”

庆小兔说:“哥哥是大大的小懒虫。”

庆小兔说:“起来了,尿尿了。”

外婆说:“过来,外婆抱。”

庆小兔说:“妈妈抱。”

我说:“外公抱。”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我说:“怎么今天外公也不要了。”

我重新回到电脑跟前。

外婆说:“妈妈在刷牙洗脸,外婆抱。”

庆小兔马上喊:“外公抱。”

外婆说:“外公在上电脑。”

庆小兔说:“不要外婆,我要外公抱。”

外婆喊:“外公,小九要你抱。”

把庆小兔的裤子纸尿裤脱下来。

外婆说:“小九一夜都没有尿。”

庆小兔的一泡尿源远流长。

我说:“庆小兔,你今天的尿怎么那么多呀?”

外婆说:“小九的纸尿裤还是干的。”

庆小兔在洗屁股,听到楼下有人喊,妈妈答应着就下楼了,庆兔兔也跟着到了楼下。

庆小兔说:“小九看看。”

外婆说:“妈妈有事。”

庆小兔说:“小九有事,小九去看看。”

庆小兔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庆小兔没有看见妈妈。

庆小兔洗完屁股,庆兔兔和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问:“人呢?”

我说:“你不是不喜欢人吗?”

庆小兔问:“小朋友呢?”

庆兔兔说:“是奇兔兔的弟弟。”

庆小兔说:“是小朋友。”

外婆问:“这么早谁来了呀?”

妈妈说:“奇兔兔的妈妈送衣服来了。”

庆兔兔说:“还有奇兔兔的弟弟。”

外婆问:“奇兔兔弟弟这么早来干什么?”

庆兔兔说:“奇兔兔的弟弟去打篮球。”

妈妈拿着几件衣服说:“小九,我们今天一家人都穿亲子装哟。”

外婆问:“这是奇兔兔妈妈拿来的吗?”

妈妈说:“现在奇兔兔妈妈在朋友圈卖衣服。”

外婆问:“衣服贵吗?”

妈妈说:“衣服不贵。”

奇兔兔的爸爸和庆小兔的爸爸都是搞工程建设的,奇兔兔爸爸是在国内搞工程,庆小兔爸爸是在国外搞建设。

奇兔兔爸爸是总会计师,庆小兔爸爸是搞技术搞管理的。

庆小兔妈妈一直上班拿工资,奇兔兔妈妈在家是一个专职妈妈。

妈妈把衣服的包装打开,妈妈把衣服抖开,是一件白色的体恤。

妈妈说:“小九看,这是你的衣服。”

庆小兔高兴地用手指着说:“大象。”

妈妈说:“小飞象。”

一个蓝色的小象,小象的鼻子高高地耸起,小象的两个大耳朵就像一对大翅膀,两个大耳朵在头的两边煽动,小象的耳朵里面露出淡淡的粉红色。

庆小兔说:“小九穿。”

三个人一人一件,人靠衣装马靠鞍,三个人一模一样的衣服,又是新崭崭的衣服,让人看着眼前一亮。

妈妈说:“庆兔兔,我们三个人照一个全家福。”

妈妈把手机伸到前边,庆小兔坐在妈妈前边。庆兔兔蹲在妈妈后边。

妈妈说:“我们一起说茄子,不,我们说起司,一,二,三,起司。”

我也过去给他们拍照,我的照片有一点光照不足。

我帮着妈妈拍照却很好,妈妈庆兔兔庆小兔三个人不同的姿势在自拍。

妈妈说:“小九,你和妈妈两个人照几张。”

妈妈让庆小兔站起来,妈妈把手机伸出来,庆小兔一屁股坐下来。

妈妈说:“你坐这里有一点低了。”

妈妈把庆小兔扶起来,妈妈刚刚准备拍照,庆小兔又坐了下来。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没有笑呀,妈妈喊一二三,你就笑。”

妈妈喊:“一,二,三。”

妈妈按下快门,妈妈说:“小九,你笑的有一点太夸张了吧。”

庆小兔指着书桌上庆兔兔的图画本,图画本封面上庆兔兔画了两个大大的绿色坦克。

庆小兔说:“坦克。”

我问:“你会不会画坦克呀?”

庆小兔说:“这是哥哥画的。”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买菜吧?”

庆小兔说:“不要买菜。”

外婆说:“小九不去买菜,外婆去买菜。”

庆小兔说:“外婆不买菜,去妈妈家。”

妈妈说:“你现在就在妈妈家。”

庆兔兔说:“我们今天去爷爷家。”

庆小兔说:“我不去爷爷家,我去妈妈家。”

庆兔兔说:“妈妈,奇兔兔妈妈怎么说你是富人。”

妈妈说:“我们之间都会说夫人。”

庆兔兔说:“奇兔兔说你很有钱。”

妈妈说:“这是一般人互相寒暄的开头语,你马上开始做作业。”

妈妈说:“妈妈还要给爷爷买一些礼物带去。”

外婆说:“外婆跟着一起去买菜。”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买了东西怎么抱你呀。”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给你抱下楼。到外边你就坐车好不好?”

庆小兔已经出去一会了。

楼下传来庆小兔的喊声:“外公,拿汽车。”

外婆说:“小九在超市门口要玩汽车。”

我说:“你的包里不是有汽车吗?”

外婆说:“我出去忘了带包了。”

于是外婆带了包又一次出发。

最近外婆去了好几次超市买菜,庆小兔好像忘了超市门口的轨道车。

外婆每次出去就会背包,偏偏外婆今天没有带包。

庆小兔站在门口,庆小兔嘴里一直在叨叨着:“要汽车。”

我说:“一会二姑妈就要来了。”

庆小兔说:“要汽车,玩汽车。”

妈妈回家了,我们带着庆小兔重新去超市门口。

庆小兔把发射器弹簧收紧,庆小兔把小汽车放在发射器上,庆小兔按动按钮,小汽车嗖地一声发射出去。

小汽车沿着轨道往前急驶,小汽车沿着旋转轨道往上,小汽车又从上边冲了下来,小汽车顺着盘旋飞驰过去,小汽车渐渐地停下来。

小汽车不是每一次的顺风顺水,大部分时间小汽车刚刚发射出去就冲出了轨道,于是庆小兔改为用手推着小汽车走。

轨道向上,庆小兔的手跟着向上,轨道向前庆小兔也往前走,轨道沿着桌面盘旋,庆小兔也跟着轨道在转圈。

庆小兔放下汽车,庆小兔来到游戏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拉着拉杆,庆小兔看着我。

一个钢镚投了进去,马上叮叮当当五个玻璃球滚落下来,庆小兔高兴地拍着胸脯,庆小兔晃动着身体。

庆小兔说:“下来了,又下来了。”

今天庆小兔的运气很好,不断有玻璃球掉入斗中,看着越来越多的玻璃球,庆小兔把玻璃球一个个放在我的手里。

接下来庆小兔的运气就不怎么好了。

不是庆小兔没有中奖,庆小兔每次中奖的玻璃球变成了两颗。

接下来好像游戏机出来毛病,游戏机提供获奖的通道越来越少,每次就出现一个通道,而是这个通道是在最靠边的地方。

结果不要说,庆小兔的玻璃球越来越少,剩下最后一颗玻璃球,庆小兔把玻璃球放在孔上,庆小兔又把玻璃球拿起来,最后庆小兔还是把玻璃球塞了进去。当庆小兔把按钮按下,可以获奖的通道就出现一个,而且这个通道悄悄地躲在角落里。

外婆说:“怎么今天运气那么不好,怎么会有那么多一个亮灯的。”

庆小兔松开栏杆,庆小兔看着游戏机里滚动的黑色球,黑色球没有往亮灯的地方走,黑色球走到希望的反面。

庆小兔走到童车跟前。

庆小兔扶着童车说:“坐车。”

当童车就要到家门口的时候,庆小兔突然大叫起来。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汽车。”

外婆说:“汽车你不是玩过了吗?是你自己同意要回来的。”

庆小兔说:“我要玩汽车。”

庆小兔剧烈地摇晃着童车。

庆小兔说:“回去,我要玩汽车。”

外婆说:“马上二姑妈的汽车就要来了,你今天不去爷爷家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去爷爷家,我要玩汽车。”

妈妈下来了。

妈妈问:“小九你怎么了?”

外婆说:“小九打完玻璃球,小九自己要回来的,到了家门口,小九又要回去玩汽车。”

妈妈把庆小兔抱起来说:“我们以后再玩。”

庆小兔犟着说:“小九现在玩。”

庆小兔哭着闹着回到家,进了门,庆小兔也就不哭了。

庆兔兔拿着智能点读笔问:“妈妈这个怎么用的?”

妈妈说:“妈妈还没有弄明白。”

庆兔兔把点读笔关了,点读笔发出:“再见。”

庆小兔问:“谁再见呀?”

我说:“不知道。”

庆小兔说:“再见在哪里呀?”

庆兔兔跟妈妈说:“小九只喜欢外公一个人?”

妈妈问:“小九,你喜欢谁呀?”

庆小兔说:“我喜欢哥哥。”

听到有不一样的声音。

庆小兔说:“哥哥的电话。”

庆兔兔说:“不是我的电话。”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庆兔兔说:“是不是外公的手机。”

庆兔兔一直在复习英语

妈妈说:“你一定要把第三课第四课背熟搞清楚,你要是没有背熟,你今天也不要去爷爷家了。”

我不懂英语,我感觉庆小兔英语好像比其他功课要好一些。

庆兔兔一直在念英语,妈妈不时地给庆兔兔解释单词,这个就是家里有老师的好处,时时刻刻都会有人在实时指导,孩子不会稀里糊涂地死记硬背。

二姑妈的电话来了。

妈妈说:“二姑爹的汽车来了,我们准备出发了。”

妈妈要给庆小兔兜纸尿裤。

庆小兔说:“不要兜尿不湿。”

妈妈说:“你不想去爷爷家看猪喂鸡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兜尿不湿。”

妈妈说:“你要是在二姑爹汽车上尿尿怎么办呀?”

庆小兔说:“端尿,尿尿了。”

妈妈给庆小兔端完尿。

妈妈给庆小兔兜尿不湿,庆小兔也就没有啃气。

外婆说:“要不要带一点水或者带一下饮料路上喝。”

我说:“路上就两个小时,本来他们不想尿尿,喝了水反而让他们路上要尿尿了。”

一辆黑色的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庆兔兔庆小兔开始了六一儿童节的旅行,庆小兔可以进入自己的童话世界,庆小兔可以陪伴大肥猪玩耍,庆小兔可以给鸡妈妈喂食,庆小兔可以跟在鸭子后边奔跑。

柜子上放着两包成套的小积木,这是妈妈又给庆兔兔买的玩具。

积木是每一个孩子的童年,积木是一个家庭最普通的玩具,只不过升级改造后的积木有了新花样,插接积木可以完成普通积木不能完成的任务。

成套积木庆兔兔买了不止五套,庆兔兔还没有这个能力把积木拼装完成,家里到处散落着庆兔兔没有完成的作品。

这些积木个头太小,零零散散这些积木,几乎不可能重新利用,就像一堆垃圾,扔了可惜,不扔又觉得无处收藏。

庆小兔还没有自己的玩具,庆小兔的玩具就是庆兔兔的过去,同样庆兔兔也不可能再利用这些小插接积木,也许庆小兔长大一点能够完成不一样的任务。

玩具可以买,但是玩具不能比,不是别人有的,我就一定要有,我们要看能够达到什么目的。

孩子是一个天才少年,孩子能够动脑动手,我就满足孩子的需求,就是孩子能够组装一辆汽车,孩子拼装一台电脑,我们也要不惜工本。

如果孩子只能拼装城堡房子,我们就买最简单的积木,我们要的是让孩子去学习,我们是让孩子去想象。

庆小兔那么喜欢轨道车,庆小兔没有一天没有不玩轨道车,轨道车本身的汽车不见了,庆小兔用其他车一样玩的津津有味。

可惜新的汽车并不能在轨道上自由滑行,庆小兔用推着也要把汽车一步步推到汽车该去的地方。

我想给庆小兔买玩具,可惜我还没有这个能力,不是我没有钱,而是我还没有融入当今的世界,我还用不好网上购物那一套程序。

昨天姨妈知道庆小兔要去当阳。

姨妈说:“小九,你明天去爷爷家,你带着姨妈一起去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姨妈去。”

姨妈说:“姨妈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带姨妈去?”

庆小兔说:“我要和姨妈躲猫猫,我要和姨妈打仗。”

中午我和外婆午睡的时候。

我说:“小九记性真好,就这么几天,小九就已经记住那么多的汽车了。”

外婆说:“小九是学的很快。”

我说:“庆小兔很多东西都不是我们教的,但是庆小兔也没有看过其他节目,不知道庆小兔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

外婆说:“可能是我们说话间,小九无意中听到的。”

我说:“我们很少在庆小兔面前说这些东西,也可能庆小兔是听妈妈和姨妈说过的。”

外婆说:“小九现在知道爸爸在哪里工作,我问他,爸爸在哪里上班,小九说,爸爸在肯尼亚。”

我说:“可惜妈妈把有声挂图的地图给扔了,如果庆小兔喜欢,我们可以看书让庆小兔学习各个国家的国旗。”

外婆说:“不是以前你买的中国地图,还要一张世界地图。”

我说:“这个我倒忘记了,我们可以把地图挂在书房里。”

外婆说:“你到处挂东西,他们会不会说呀?”

我说:“不要紧,这个又不是垃圾,庆小兔也就这两年会学习这样的东西。要不我们把地图上下用竹竿撑起来,就像古代的卷轴画,等他们上班了,我们就挂出来,他们下班,我们再把地图卷起来。”

外婆说:“这个是一个好办法。”

我说:“地图不像汽车标识,认识国旗有一点枯燥无味,不知道想一个什么办法让庆小兔提高对国旗的兴趣。”

我在要扫地机器人在扫地,我在扫地机器人来到书房的时候,我发现庆兔兔坐的椅子跟前就放着一个电蚊香。

蚊香是杀灭蚊虫的,蚊香也在悄悄地在杀人,只不过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也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把一个人杀死。但是杀虫剂在一天天的浸入我们的肌体,杀虫剂在一天天蚕食我们正常的细胞。

也许哪一天,我们会感到不舒服,但是在医院也一下子查不出什么原因,这也许就是蚊香给我们带来的不幸。

书房容积那么小,书房的窗户很少打开,书房又密不透风,杀虫剂不可能把蚊虫都消灭干净,杀虫剂可能都进入庆兔兔的心肺中,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只能默默地在祈祷,但愿不幸不会降临我们家里。

妈妈电话来了,一行人马上就要到家。

我和外婆连忙往回赶,远远地看着屋里还没有开灯,等我们走到楼下,灯光从窗户里投射出来。

庆兔兔在看书,庆小兔想翻庆兔兔的书包,庆兔兔把书包夺了过来,庆小兔伸出手去抢书包,庆兔兔把书包高高的举起来,庆小兔的哭声马上比书包还有高。

妈妈要庆兔兔把书包放起来。

妈妈说:“哥哥的书包不能玩,哥哥还要上学呢?”

庆小兔哭着说:“我要书包,我要看看。”

妈妈说:“哥哥的书包有什么看的,我们念书吧。”

妈妈拿了一本书过来,庆小兔把书扔到一旁,庆小兔继续在大哭。

接下来庆小兔就一直哭。

妈妈问:“你想要什么,你是不是要看动画片?”

庆小兔嘴里支支吾吾,根本听不清楚庆小兔在说什么,妈妈再问,庆小兔一样说不清楚要什么,庆小兔继续大哭。

妈妈都有一点不耐烦了。

妈妈说:“让你哭,你要什么,你说呀?”

外婆说:“小九,你吃不吃西瓜?”

庆小兔说:“不要。”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两个看动画片吧?”

庆小兔说:“不看。”

可能庆小兔哭了有十几分钟,庆小兔这才同意看动画片。

庆小兔的哭声让人听的不舒服。

我还问了外婆:“小九是不是发烧不舒服。”

外婆只是摇摇头。

外婆把庆小兔叫过来吃西瓜。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