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37我去上班了

2020-03-20 11:5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6

2937-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星期日多云32℃~23℃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55

好像有心灵反应,妈妈不起来,庆小兔也会继续睡觉。

八点钟我们买菜回来,听到喜马拉雅说话的声音。

庆小兔喊:“外公。”

庆兔兔躺在床上,庆小兔的衣服已经穿好。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讲课的声音。”

喜马拉雅正在播放英语讲座。

妈妈把庆小兔当做一个正在上学的学生,这是一个给小学生上英语课,一个人说一句英语,一个人用中文给予解释,然后是讲解这个英语词汇的用法。

庆小兔才两岁,庆小兔只是在单纯的接受,庆小兔可以听纯英语的节目,庆小兔可以看纯英语的电视,庆小兔还不需要那么多大道理给予解释,庆小兔也不需要给他解释为什么外国人不说再见,外国人离开要说拜拜,听多了,看多了,庆小兔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庆小兔听到了,庆小兔看到了,庆小兔会自己去接受,庆小兔自己可以去理解,用不着一个老师喋喋不休地在给庆小兔解释中文和英文的不同。

庆小兔应该是在玩耍当中有意无意地学习,庆小兔是受环境的潜移默化,庆小兔不需要中学老师的上课,庆小兔也不需要大学教授的深造。

庆小兔在床上找东西。

外婆问:“小九,你在找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外婆说:“你也打电话呀,你的电话呢?”

庆小兔在把枕头翻起来说:“昨天电话在这里的。”

我说:“昨天晚上庆小兔就在床上打电话的。”

妈妈说:“我把手机放在这里了。”

妈妈把手机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手机让外婆看。

庆小兔说:“这是妈妈找到的。”

外婆问:“你想给谁打电话呀?”

庆小兔说:“给爸爸打电话。”

庆小兔拿着手机放在耳朵旁边喊:“喂,喂,怎么没有人说话呀?”

外婆说:“爸爸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爸爸在肯尼亚上班。”

庆小兔两个手在手机上按着,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喂,喂,爸爸,爸爸。”

庆小兔把手机拿下来看。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说话呀?爸爸不见了。”

庆小兔把手机放在玩具盒里。

庆小兔把电动钓鱼机搬了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没有电了,换电池。”

很快钓鱼机开始唱歌,钓鱼机在旋转,小鱼的嘴一张一合。

庆小兔把鱼钩垂到鱼嘴里,鱼嘴还没有合拢,庆小兔就把钓鱼竿提起来。

庆小兔说:“外婆,鱼钓不起来。”

外婆说:“你要等鱼的嘴巴合上再提起来,鱼嘴巴一合上马上就要提起来。”

鱼的嘴合上了,庆小兔把钓鱼竿马上提了起来,鱼是提了起来一点,鱼的身体还卡在钓鱼机的孔洞里,庆小兔还是没有钓起来。

外婆说:“你不要提的太快了。”

庆小兔说:“鱼钩上没有虫子,鱼不上来。”

外婆说:“这个又不是真鱼,用不着用鱼饵钓鱼。”

庆小兔说:“钓鱼要挂虫子的。”

庆小兔在挠痒。

庆小兔说:“疼死了。”

外婆看了一下庆小兔的身上,庆小兔身上背叮咬了五个大包。

外婆说:“现在的蚊子也太厉害了。”

我说:“我们那时候用灭蚊灯,每天至少捉住十几个蚊子,基本上屋里就看不见蚊子,现在一天到晚都是电蚊香,蚊子反而越来越猖狂了。”

外婆说:“小九也太遭蚊子了,我们都很少被蚊子叮过。”

庆小兔说:“垃圾车。”

外婆问:“哪里有垃圾车呀?”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车斗,这是一辆小卡车上边的翻斗。

庆小兔说:“装垃圾。”

庆小兔在垃圾盘里找了一些碎纸塞进垃圾车里。

庆小兔说:“我工作去了。”

庆小兔走到门口去开门。

外婆说:“外公还没有把车子搬下去,你等一会下楼。”

妈妈说:“一会妈妈带你去接哥哥去。”

庆小兔马上转身回来说:“和妈妈一起走。”

庆小兔还没有走到妈妈跟前,庆小兔看了一下手里的垃圾车。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呢?”

妈妈问:“你不跟着妈妈一起走了。”

庆小兔说:“我要去工作了。”

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用手摸了一下头。

庆小兔说:“我的安全帽呢?”

外婆说:“回来我们再找安全帽。”

我问:“是不是爸爸上班都戴安全帽呀?”

庆小兔说:“妈妈走。”

妈妈说:“妈妈等一会再走,你要不要跟妈妈一起走呀?”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

楼下的奶奶问:“小九,你这么早就走呀?”

庆小兔说:“小九去工作。”

奶奶问:“去工作,你在做什么工作呀?”

庆小兔举着垃圾车说:“倒垃圾。”

还没有走多远,庆小兔就在不断地挠痒,给庆小兔喷过了防蚊液,防蚊液对蚊子没有一点作用。

我要庆小兔坐在童车上,庆小兔还是不断地扭动身体,庆小兔两个手在腿上挠着。

庆小兔说:“痒死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庆小兔这才安静下来。

庆小兔用手在拉车棚。

庆小兔说:“躲猫猫。”

庆小兔在找拖拉机,庆小兔在翻玩具箱。

庆小兔在喊:“好痒。”

外婆拿着绿油膏过来,一个蚊子还在庆小兔的额头上叮着,外婆伸出手就把蚊子拍了下来。外婆再看庆小兔的身上,庆小兔身上五六个大包。

我说:“他们都说,没有蚊子,电蚊香一天到晚点着,现在就庆小兔一个人遭殃。”

庆小兔两个手在身上抓挠着,庆小兔全身上下扭动着。

庆小兔说:“好痒,好疼。”

看见姨妈坐在窗户外边。

庆小兔说:“姨妈,好多蚊子咬了,我好痒。”

今天姨妈要包包子,今天是用冻肉包包子,冻肉需要自己加工肉馅,我在安装手摇绞肉机。

我在拧紧固定支架,庆小兔也两个手帮着我扶着。

我把摇把套在转轴上,庆小兔马上就过来帮着摇,

我说:“当心,摇把掉下来砸着脚了。”

紧接着就是咣铛一声,摇把掉在地上的声音。

我把准备搅的肉端过来,庆小兔马上把手放在摇把上,我把肉放进投料口里,我和庆小兔一起摇动摇把。

姨妈问:“小九,你在帮忙呀?”

庆小兔说:“小九工作。”

姨妈问:“你在做什么工作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头说:“我还没有戴安全帽呢。”

看着绞肉机前边不断地涌出肉泥。

庆小兔说:“出来了,大。”

庆小兔用手指着投料口说:“小九看。”

庆小兔看着投料口里最后一点肉被卷进绞龙里。

庆小兔说:“没有了,加。”

庆小兔把放原料肉的锅端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装。”

庆小兔把两个做面包的塑料刀拿出来。

庆小兔说:“小九工作了。”

姨妈说:“你做什么工作呀,你还要拿着刀子干什么?”

庆小兔把塑料刀往地上一放,庆小兔又过来帮着绞肉了。

姨妈说:“小九,这个刀是放在地上的吗,我们是不是让刀回自己的家呀?”

庆小兔继续在看我在绞肉。

庆小兔说:“出来了,大。”

我说:“不是大,应该说是多。”

姨妈说:“小九,你把刀到放在地上,一会把小九的脚划破怎么办,脚划破了是会流血的哟。”

庆小兔把一个脚抬起来说:“我穿着鞋呢。”

庆小兔把头凑过来说:“我看看。”

我把放在投料口的手拿开来。

庆小兔说:“没有了。”

我说:“这个是不能把手指头伸里去的,你妈妈小时候就把手指头放到这里了的。”

庆小兔端起放原料肉的锅端起来,庆小兔想把锅里的肉倒进投料口孔里。

我说:“这个不能倒,一次倒多了就会撒到外边来的。”

庆小兔把锅放在地上,庆小兔想用手去抓肉,。

我说:“你看这个肉多油呀?”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缩了了回去。

庆小兔过来摇摇把。

我说:“庆小兔好大的力气,庆小兔真的很棒,庆小兔绞了那么多肉出来。”

外婆把酸奶拿了出来,这是一包三杯红枣酸奶。

庆小兔说:“我要喝酸奶。”

庆小兔拿着一杯酸奶说:“外公喝。”

说着,庆小兔拿起另外一杯酸奶说:“给妈妈去。”

外婆说:“我就在跟前,你没有给我,却把酸奶给妈妈了。”

庆小兔在跟姨妈在疯,庆小兔一会跟着姨妈躲猫猫,庆小兔一会骑在姨妈的身上,一会庆小兔趴在姨妈的背上。

姨妈说:“姨妈有一点累了。”

庆小兔说:“姨妈玩。”

姨妈说:“你去跟妈妈去玩。”

庆小兔说:“我要跟姨妈玩。”

庆小兔突然大哭起来。

妈妈说:“眼镜不能随便戴,只有眼睛坏了的时候才能够戴。”

庆小兔一个劲地哭着。

妈妈说:“眼镜是绝对不能戴的,妈妈抱你好不好。”

外婆说:“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妈妈说:“今天外婆烧花甲了哟。”

庆兔兔马上跑到餐厅说:“哥哥,去吃花甲了。”

庆小兔说:“小九也要吃花甲。”

吃花甲庆小兔已经越发熟练,庆小兔不用勺子,庆小兔也不要手指头去抠,庆小兔把有肉的一面放进嘴里,庆小兔用牙齿就把花甲肉弄到嘴里。

花甲的两半贝壳竟然还有张力,庆小兔两个指头捏着,花甲壳一张一合的。

庆小兔又吃了一个花甲,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个花甲壳,就像大龙虾的两个大钳子一张一合。庆兔兔也拿着两个花甲壳与庆小兔的花甲壳咬在一起,庆兔兔的花甲壳把庆小兔手里的花甲壳夹了过来。

吃晚饭的时候庆小兔的腿上又被蚊子叮咬。

吃完饭妈妈拿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体温。

我说:“庆小兔一天到晚都被蚊子叮。”

姨妈说:“不就是被蚊子叮一下嘛?”

我说:“不是叮一下,庆小兔是太遭蚊子叮了。早上起来就是几个包,路上庆小兔又咬了三个包,来到这里庆小兔又咬了四个包,这一会庆小兔又被蚊子叮了。”

吃饭的时候还说了大姑妈家的几头猪都死了,说真的,我真的怕庆小兔被感染什么传染病,我也不知道他们对买灭蚊灯那么不上心。

姨妈说:“要是农村的孩子怎么办,农村蚊子还要多。”

我说:“我们不是农村人,现在的所有人要学一点科学知识,庆小兔不是叮一个包两个包,我担心的会不会有传染病。”

姨妈说:“人家哪一个孩子没有被蚊子叮呀?”

我说:“我们一天到晚没有被蚊子叮一下,庆小兔一天却被叮十几个包。”

妈妈说:“到上幼儿园,还不是都要被蚊子咬。”

我说:“以后再说以后,现在庆小兔在我们跟前,为什么要看着庆小兔被蚊子叮呢?”

我过去看看庆小兔是不是发烧了,庆小兔还是真的发烧了,外婆在给庆小兔喝退烧药。

我说:“我担心的是会不会得传染病,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对庆小兔那么不在意。”

妈妈说:“可以贴防蚊贴呀?”

外婆说:“防蚊贴没有用。”

妈妈说:“别人贴的就很好用,贴一个有什么用,要多贴几个,别人小孩子上幼儿园,身上贴五六个,手腕上脚腕上桃子防蚊圈,身上还喷了防蚊水。”

庆小兔拿着钓鱼的渔具说:“姨妈,钓鱼。”

姨妈说:“姨妈有一点事情,等一会姨妈就跟小九钓。”

妈妈说:“妈妈跟你钓鱼。”

庆小兔说:“我要姨妈钓鱼。”

妈妈说:“小九,你跟爸爸说,你有一个什么呀?”

庆小兔是在录语音。

庆小兔说:“爸爸,我有一个宠物了。”

姨妈说:“你让爸爸猜一猜你的宠物是什么?”

庆小兔说:“爸爸,你猜一猜我的宠物叫什么?”

姨妈小声地说:“你告诉爸爸,你的宠物名字呀?”

庆小兔说:“爸爸,我的宠物叫小七。”

庆小兔的宠物就是毛巾被。

庆小兔发烧三十八度五。

我要妈妈买灭蚊灯。

妈妈说:“灭蚊灯没有用。”

妈妈每天在屋里点着电蚊香而且还不是一个电蚊香,电蚊香并没有阻止蚊子叮咬庆小兔。

我要姨妈买灭蚊灯。

姨妈说:“这里那有蚊子呀?”

姨妈家点着一模一样的电蚊香,庆小兔照样每天被叮咬的伤痕累累。

现在不是姨妈家没有蚊子,而是蚊子专门找庆小兔咬,庆小兔被叮咬的遍体鳞伤,大家却视而不见。

我跟外婆说,外婆也变了腔调。

外婆说:“白天用灭蚊灯没有用处,人进进出出,蚊子也不断地进来。”

我说:“我不管蚊子进来多少,我能够消灭一个蚊子,蚊子的密度就会减小一个,蚊子叮咬人的几率也相对减少。”

妈妈在嘱咐庆兔兔明天的学习,明天开始庆兔兔将跟在姨妈一起上班,晚上跟着姨妈一起回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我当做没有看见。

外婆问:“小九,你要干什么?”

庆小兔悄悄地说:“电视。”

外婆说:“你不是知道,妈妈在家里不能看电视吗?”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电视机说:“电视。”

庆小兔说:“外公,电视。”

我说:“等妈妈洗完澡,你问妈妈去。”

庆小兔说:“问外公。”

我说:“你问外婆,外婆是妈妈的妈妈。”

庆小兔问外婆:“外婆电视。”

外婆说:“那我们就看一集。”

妈妈洗完澡问:“小九,你怎么又在看电视,你看多长时间了。”

外婆说:“小九刚刚看。”

动画片一集刚刚结束,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喝奶。”

庆小兔拿了积木在玩,庆小兔拿起一个咖啡色的正方体。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不是积木吗?”

庆小兔说:“这不是积木,这个是不是箱子呀?”

我过去看了一眼,这个确实不是积木,这个好像是一种玩具上边的箱子。

庆小兔说:“箱子打不开。”

庆小兔拿着一架直升飞机说:“他们需要帮忙。”

外婆说:“小九很会用词。”

外婆说:“金宝怎么说的,金宝要谁去帮忙的?”

庆小兔说:“金宝要小爱帮忙。”

外婆说:“是不是要小九帮忙。”

庆小兔说:“小爱帮忙,然后金宝也要多多帮忙。”

外婆说:“然后,你还会知道然后呀。”

妈妈说:“小九,刷牙念书了。”

庆小兔说:“妈妈,念英语书。”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