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77向北戴河进发

2020-05-01 15:5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78

2977-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星期五阵雨35℃~25℃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40

屋里的温度悄悄地在下降,前天二十九度,昨天二十八度,今天的温度已经接近了二十七。

像碎片一样的云彩铺满了整个天空,蓝天还是隐藏在云彩的后边,但是今天的云已经不能阻挡蓝天的露面,云只是像一层面纱盖着蓝天的脸庞。

妈妈刚刚离开家里,就听到庆小兔在喊,庆小兔趴在床沿,庆小兔把头伸出蚊帐外边。

我打开喜马拉雅播放健康歌。

庆小兔说:“听超级飞侠。”

庆小兔在贴昨天还没有贴完的粘贴画。

庆小兔贴了一个蝴蝶,庆小兔贴了一个松果。

一个粉红小猪站在松鼠的盘子里。

我问:“这只小猪怎么成了松鼠的早饭了。”

庆小兔笑着说:“贴错了。”

我说:“是不是妈妈贴的。”

庆小兔说:“是小九贴的。”

我问:“小猪应该在哪里呀?”

庆小兔把粉红小猪从盘子里撕下来。

庆小兔在翻画册。

庆小兔说:“在这里。”

这是三只粉红小猪,中间的小猪是一个空白。

庆小兔马上把粉红小猪往上贴。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庆小兔已经把小猪贴上去。

庆小兔贴画,庆小兔知道应该贴哪里,庆小兔也知道人物的正反,但是庆小兔不会严丝合缝地往上贴,庆小兔只是贴一个大概。

我说:“小猪怎么站歪了,我们重新贴一下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拉着我的手说:“不要。”

庆小兔又把画页翻了一页。

庆小兔在贴画,庆小兔的耳朵并没有闲着。

超级飞侠在说:“好大的雪呀。”

庆小兔对外婆说:“下雪了。”

外婆说:“这个天怎么会下雪呀?”

我说:“下雪是天冷的时候,在南北极,在高山上,才会下雪的。”

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探出头往外看。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下雪呀?”

我说:“现在不是冬天,怎么会下雪呢?”

庆小兔说:“下雪了。”

我说:“你听到的是超级飞侠去了下雪的地方。”

庆小兔提着磁力棒玩具的盒子,庆小兔打开盒子的盖子。

庆小兔说:“把这个都倒出来。”

我问:“你要倒出来干什么?”

庆小兔说:“好玩。”

我找来大铝盆,我把磁力棒玩具都倒进大铝盆里。

我在洗澡。

庆小兔喊:“外公,你在哪里?”

外婆说:“外公在洗澡。”

庆小兔来到卫生间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你在洗澡吗?外公洗完澡看电视。”

我把这几天认的六个字让庆小兔念,庆小兔都说对了。

庆小兔看着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外婆,喝奶。”

外婆说:“你怎么又要喝奶了,现在每天就是喝奶了。”

庆小兔说:“我们玩车吧。”

庆小兔把磁力汽车一个个组装起来,庆小兔把磁力汽车排成一排行驶。

庆小兔看见放着的快餐面。

庆小兔说:“这是在火车上吃的,妈妈回来了,我们就去坐火车。”

庆小兔拿起准备带出去的玩沙工具。

庆小兔说:“洗澡,我去玩水。”

我说:“这是带到大海旁边去挖沙的,你拿着,我们走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庆小兔把小桶铲子都放下来。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怎么没有看见?”

我说:“水泥罐车在里面。”

庆小兔做出一副惊讶的神态说:“水泥罐车在里面吗?我怎么没有看见。”

庆小兔用脚把玩具推了一下。

庆小兔说:“看见了,水泥罐车在这里。”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

玩具一样样放进水里。

庆小兔站在喷头下边,庆小兔用手在洗头,庆小兔用毛巾在洗脸,庆小兔用毛巾在擦身子。

浴缸里的水渐渐地高涨起来,海洋生物都漂浮起来。

我说:“我把水关了吧?”

庆小兔点头答应,我把水龙头关了。

庆小兔在玩水,庆小兔在洗玩具。

庆小兔喊:“外公,洗完了。”

庆小兔的胸前贴着一个白色的毛巾。

庆小兔说:“我在洗澡。”

庆小兔把毛巾递给我说:“外公擦。”

姨妈在整理旅行箱,旅行箱里放着四罐快餐面,庆小兔抱着一罐快餐面说:“我要吃快餐面。”

我说:“这是晚上坐火车时候吃的,现在把快餐面吃完了,我们在火车上饿了怎么办?”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外婆给你煮面条。”

庆小兔说:“外婆煮很多面条。”

外婆说:“你要吃面条,你要先把地上的玩具收拾干净。”

庆小兔很快把玩具收拾干净。

庆小兔来到厨房。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我第一名。”

外婆说:“不错,小九第一名。”

庆小兔吃完面条,庆小兔继续在看姨妈收拾东西。

庆小兔嘴里嘟嘟囔囔在说什么。

我忽然觉得庆小兔好像在说汉语拼音的声调符号,汉语拼音并不是很好学,很多近似的发音经常让我们搞错,特别是鼻音更容易读错,庆小兔竟然说的很像。

庆小兔说:“ā,á,ǎ,à。”

庆小兔猛地说出a的四声我还有一点莫名其妙,很快我就知道庆小兔在说汉语拼音。

我也跟着庆小兔说了a的四声,我又说了o的汉语拼音四声。

庆小兔也跟着我说了一遍

我说:“ō,ó,ǒ,ò。”

庆小兔说:“ō,ó,ǒ,ò。”

电视上正在播放经济数据。

“在文化教育方面…。”

庆小兔问:“教育是什么?”

我说:“教育就是学习,教育就是上学。”

我刚刚躺下来。庆小兔的声音进来了,门被打开了,一束亮光把屋里照亮。

外婆紧跟着进来了。

外婆说:“外公在睡觉,我们在外边玩。”

庆小兔说:“蛋糕。”

外婆说:“哪里有蛋糕呀,家里没有买蛋糕。”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蛋糕。”

我抬起头假假地吃了一口。

我说:“蛋糕真好吃,谢谢。”

外婆这才知道庆小兔是给我送蛋糕的。

外婆说:“外公已经把蛋糕吃了,我们出来,我们让外公睡觉。”

门又被打开了。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又进屋了。”

庆小兔说:“我找坦克车。”

外婆说:“你拿了坦克车就快一点出来。”

庆小兔说:“我找到了。”

外婆说:“找到了,我们出来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找飞机。”

外婆说:“你快一点找。”

庆小兔走过来推着外婆说:“外婆,出去。”

外婆说:“外婆和你一起出去。”

庆小兔说:“外婆去玩玩具。”

庆小兔把外婆关在门外。

庆小兔拿着坦克车和飞机出去了。

听到外边咚咚咚的脚步声。

听到外婆说:“你怎么又要进去了?”

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回头把外婆推了出来。

庆小兔说:“我在找越野车。”

庆小兔把越野车抱了出去。

一会庆小兔又跑了回来,庆小兔来到大床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越野车没有电了。”

越野攀爬车的电池已经充满电了。

我说:“电池已经充满电了,外公给你把电池装起来。”

装好电池,我又躺在床上了,门又打开了。

庆小兔说:“电池没有电。”

我来到客厅,庆小兔手里拿着遥控器,我和庆小兔一起按扳机,哗啦一声越野攀爬车轮子迅速旋转起来。

庆小兔说:“有电了。”

客厅里传来急促的跑步声,一会声音来到房间门口,很快声音又渐渐地远去。

我起来了,我睡不着了,外婆进屋睡觉。

外婆说:“我去睡觉,让他等一会去睡。”

庆小兔跟着外婆进到屋里。

庆小兔说:“睡觉了,喝奶。”

外婆说:“喝完奶就好好睡觉,晚上我们和妈妈一起坐火车。”

喝完奶庆小兔躺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我肚子疼。”

庆小兔的话着实让我吓一跳,今天晚上就要出发旅行了,如果庆小兔有一个三长两短,我们的整个行程都要泡汤。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外婆说:“他刚刚吃了那么多西瓜,你又让他喝牛奶。”

我说:“我又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西瓜,睡觉喝奶是习惯,而且是他自己要喝奶的。”

外婆说:“他不要睡,你就不要让他睡。”

我说:“是他自己要睡觉的。”

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来回走动,我想轻微的抖动会促使庆小兔的排尿的,看看庆小兔已经趴到我的肩膀上,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马上抬起头。

庆小兔说:“要抱着睡。”

我说:“躺着睡舒服一点,中午好好的睡觉,晚上我们好去坐火车呀。”

我的话刚刚说完,庆小兔已经一动不动地睡着了。

十七点钟庆小兔醒了。

庆小兔说:“肚子疼。”

庆小兔尿了一大泡尿。

庆小兔在客厅玩一会说:“肚子不痛了。”

庆小兔要洗澡,我要去妈妈家去换一根充电器的引线。

我说:“外公要先去拿一个电线。”

庆小兔说:“外婆,外公去拿电线,一会我再洗澡。”

庆小兔说:“姨妈,我的小八怎么办?”

姨妈说:“小八在家里需要休息一下,小八这一次不跟我们一起走。”

我几乎没有出来旅游过,我对游山逛水毫无兴趣,我喜欢正常的作息时间,没有规律的生活我感到一种负担。

天闷热闷热,只要稍微走动一下就会汗流浃背,我们一家人推着两个旅行箱出来,我本以为会坐出租车,没有想到是坐快速公交。

快速公交站并不是很远,奇怪的是那么热的天,快速公交竟然没有开风扇,几个硕大的风扇只能静悄悄的注视着满脸是汗的你我他。

公交车上人并不多,庆小兔一直在说,怎么去还没有到站。

火车我坐过无数次,小时候我随父亲支援内地从上海来到郑州,学校毕业我被分配到宜昌,以后再坐火车就是为了探望年迈的父母。

那时候没有高铁,那时候也没有内燃机车,一个黑色的大烟囱突突地帽子黑烟,如果坐在靠近火车头的位置,就像遇见沙尘暴,不断地有黑色的小颗粒击打着我们的脸庞,那时候坐的火车车厢就是绿皮车。

现代化的高铁出现了很多年了,对于我还是大姑娘坐轿子第一次。

姨妈来到车站就去去取石家庄到秦皇岛的车票,还有从秦皇岛到到北戴河的车票。原来买票要在售票处排队购票,现在用手机在网上订票,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在取票机上自动取票,对于我还没有进入现代社会,我也不想进入,主要我不想操这个心。

进站也是用身份证进站,把身份证放在检测面上,人站在摄像头的对面,只要在屏幕上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像就可以进站了。外婆也站在摄像头的对面,外婆的脸没有对着摄像头,闸机门没有打开,外婆还感到莫名其妙。

现代化日益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还停留在四十年前,我的思想已经跟上现代人的节奏,但是我的时间都给了庆兔兔庆小兔,剩下的时间也变成给庆兔兔庆小兔日记的字字句句间。

走进火车候车大厅,多远就看见有人和姨妈打招呼,这是跟我们一同前往的四家人,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度过美好的旅程。

老人一个个喜笑颜开,小朋友一个个高高兴兴,大人们谈笑风生,像这样其乐融融的家庭旅游真的应该多多提倡。

当年在姨妈负责筹建ICU的时候,这三个都是原来ICU的护士,现在三个人在不同科室都了成为护士长,现在每年的旅游她们都会走到一起来,

彤彤比庆兔兔小,彤彤我们认识,彤彤一直在妈妈的课堂上课,彤彤的外婆外公也就认识了。

玲玲比彤彤小一点,玲玲妈妈外婆认识,玲玲的外公外婆也来了。

德福今年四岁半,德福只有外婆跟着来了。

其实外婆记性超级好,外婆是过目不忘,只要从眼前掠过,外婆就会牢牢地记住每一个人。

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的道具,就是一个用弹簧绳套着的防止丢失的绳索,猛然一看,我还一样的不习惯,有一点不伦不类的感觉,这样怎么还孩子一个自由。

庆兔兔很快融入其中,庆小兔要妈妈抱着不下来。

火车站灯火辉煌,人也比以前的火车站多了许多,没有以前火车站那样死气沉沉,那时候候车室空空荡荡,只有要发车的时候才会看见几个人。

以前宜昌火车站建在高高的山岗上,山下就是宜昌市的主城区,站在火车站门口的边沿往山下看,真有一点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所有的高楼大厦都被我们踩在脚底下,公交车是不会爬山高高的山岗的,站在火车站的广场边缘上,可以纵览宜昌市主要市貌。上山的阶梯颇为壮观,上下一次火车站就是一次艰巨的旅程。

现在的火车站已经换了地方,现在的火车站已经别有洞天。

德福骑着一个像木马一样的旅行箱,这种旅行箱对庆小兔很实用,这种旅行箱就是一个大玩具。

外婆说:“这种旅行箱不实用,装不什么东西。”

我说:“旅游就要玩的舒服,就当给他们带了一个玩具。”

德福让妈妈把绳子从腰带上解脱了下来,德福来到彤彤和玲玲跟前。

德福用手指着彤彤和玲玲说:“有两个小狗。”

玲玲妈妈说:“德福,你的狗绳呢,你不是一会还会戴狗绳吗?”

德福说:“我不是小狗。”

玲玲妈妈说:“你是不是吹牛大王。”

德福说:“我是吹羊大王。”

现在火车一辆接着一辆,京广线上火车就跟公交车一样,可是火车上还是人头攒动,几乎看不到有空位置。

原来有人预言说,中国高铁可能不会有人坐,可能会赔本赚吆喝,没想到就几年的功夫,火车票又紧张起来了。

姨妈负责买票,所有人都是卧铺票,唯独就姨妈一个人没有买到卧铺。上车姨妈去补卧铺票,最终就姨妈一个人去了硬座车厢。

我是上铺,外婆是下铺,妈妈是中铺,我们三个铺位在三个地方。

我要庆兔兔跟我睡,庆兔兔爬到妈妈的床位上,列车上的卧铺一个人勉强可以歇息,三个人根本就坐不下来。

已经很晚了,我过去叫庆兔兔过来,这时候庆兔兔才答应过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