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母亲的“腰带”

2020-05-07 19:0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631

文/清水一碗

父亲去逝后,母亲一个人坚持住在老家。前段时间,母亲老念叨眼睛看不清,连儿女走到面前都要问一句:“你是谁呀?”

趁着五一假期,我带着母亲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不光眼睛要查,心电图和脑电图也要查。眼睛看不清是因为血糖过高引起的并发症;查心电图时,我扶着年迈的母亲上了检查台,等母亲躺平后,医生让我掀起母亲的衣襟,就在那刻,我突然看到母亲的腰上系着的是一根“三色”腰带,特别醒目、刺眼。那条三色腰带由三段破布条拧成,左侧是蓝色,右侧是红色,而中间则是白色,有如一条用久的绳子,似一条僵硬的蛇缠绕在母亲腰间,短短的一条腰带竟然打了两个死结。而母亲的腰可能由于长期系着布条的缘故,腰的四周已经留下深深的勒痕,那条勒痕已经深入肉中,没有几十年是形不成的。勒痕里多是疤痕,勒痕的周边还有些新勒的红肿,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三名医生似乎不约而同地盯着母亲的“三色”腰带,然后又不约而同地转向我的脸。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医生随口说了一句:“抽空买条腰带送你母亲”。那个医生声音不大,可在我听来有如被人抽了筋一样,整个人都是虚空的。就在那一刻,我跟过了火一样,浑身锥刺般疼痛,我恨不得地上列出条缝钻进去。

好在母亲检查无大碍,连检查带买药,只花了不到2000元。出了医院的门,母亲不知我突然生气的缘由,大概以为我是心疼钱,讨好似地凑过来说:“妈老了,又花你不少钱,妈带钱来着”。母亲说着就摸摸索索往最里层的衣服里掏钱,因为衣服穿的多,一只脚由于用力几乎离开地面。“妈,我是因为你的腰带生气,你怎么会系那样的腰带?我与弟哪次回家不给你钱,外人会误以为儿女连根腰带都舍不得买给你。”母亲听了方有些释然说:“这腰带是你爸生前勒过的,没舍得扔,留个念想。”母亲这么一说,我的心结竟然消失了。

无意间与小妹电话,说起母亲“三色”腰带的事,小妹说是母亲瞎编的,节省惯了。说了也没用,一辈子习惯,改不了的。小妹还说,母亲有一个月生活费只花了五元钱,还不让跟你说。突然想起母亲有条“古董”级棉裤来,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穿着,里里外外补了一百多块补丁,原先的粗蓝布已经浣洗得发白,辨不出原有的色泽。也许补丁太多的缘故,也许里面的棉花早已板结,比一般棉裤重的很,摸上去硬硬的感觉,根本谈不上暖和,可母亲一直穿着,舍不得丢弃。对于我们来说,那是艰苦岁月留下的印痕,而对于母亲则是勤俭持家的见证。

不久前母亲想买副老花眼镜,带她先去了 “大光明”眼镜店,母亲一听说一副老花镜要几百,忙拉着我急走,说是农村才三元一副。找来找去没有三元的,小摊上最便宜的也要十元,母亲总是以看不清为由,到底没有买成。当时没有太注意,现在想来,哪里是看不清,分明是母亲嫌贵了。对于习惯节俭的母亲,省下七元钱足以过上一个月的。现在的年轻人多不理解那个特殊的时代、那段艰辛的岁月,只有母亲那代人铭记于心。

一想起母亲的那根“三色”腰带,就有如一根绳索勒得我喘不出气来,还有那道深深的勒痕,有如一根无形的小刺深深杵进我的灵魂,让我不断反思自己的过往,本以为自己也在孝顺之列。其实,我连孝的边也沾不上。我经常指责那些不孝子孙,可自己又为母亲做过什么?母亲系了一辈子布条,若不是去医院检查,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知晓,这可是我至亲至爱的人!趁着母亲健在,我想自己应该为母亲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好呢?噢,母亲节到了,还是先送一条腰带吧!

(作者:清水一碗,联系13955778052。 文章版权所有,严禁篡改和剽窃,网站转载请标明作者,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