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98我是一个小孩子

2020-05-22 23:3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9

2998-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星期五多云32℃~21℃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52

一层薄薄的云铺满整个天空,云的稀薄处可以看得见蓝色,稍微有一点厚的云被阳光照的金光灿灿。

妈妈还没有上班,庆小兔就起来了。

外婆把庆小兔抱出来。

外婆说:“我们再睡一会。”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

庆小兔要看电视,庆小兔要看汪汪队,网络出了毛病,庆小兔看了一会,电视就失去了信号。

庆小兔打开罐子,罐子里都是庆兔兔玩过的乐高积木组件,没有拼装起来,这些积木就是一堆垃圾。

庆小兔拿起一个小的寒冰射手。

庆小兔说:“我要炮弹。”

我说:“我不知道这上边的炮弹在哪里。”

庆小兔说:“外公知道。”

我实在不知道上边有什么炮弹,我拿了一个以前玩的大的寒冰射手。

我说:“你玩这个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让庆小兔去找炮弹,庆小兔没有找到炮弹,庆小兔用手指着一盒积木说:“搭积木。”

庆小兔在搭积木,庆小兔在搭实木积木,庆小兔把积木一个个摞起来。

庆小兔把积木全部倒在爬行毯上,庆小兔把一盒小一点的玩具也倒在爬行毯上,爬行毯上星星点点,爬行毯上已经没有落脚之处。

八点钟把庆兔兔叫起来。

庆兔兔和庆小兔一起搭积木,

外婆早上起来就在收拾,外婆已经为搬家做准备,几个大纸箱装的满满当当。外婆还是舍不得,柜子里几年没有动过的衣服外婆又装了起来,装在纸箱已经四五年没有翻过的旧衣服,外婆一样也准备搬到新家去。

外婆把一个篮子从屋里拿了出来,篮子里也是一些玩具,篮子最上边是一部座机。

庆小兔拿起听筒,庆小兔用手在键盘上按着。

庆小兔说:“喂,你是谁?我是庆小兔,怎么不说话呀?”

庆小兔看见篮子里放着的板球拍,庆小兔拿起一个板球拍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两个人打球吧。”

庆小兔在篮子里找球。

庆小兔说:“羽毛球怎么不见了?”

我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羽毛球。

我说:“姨妈家有羽毛球。”

庆小兔说:“妈妈家有羽毛球。”

我说:“不是我们刚刚找了吗,妈妈家没有找到。”

我突然发现妈妈最近买的点读笔。

我说:“庆小兔,点读笔。”

庆小兔说:“我来弄。”

这个点读笔没有冠军宝宝点读笔那么可爱,不知道应该属于什么形状,上边还有五六个按钮。

庆小兔在启动按钮上按了几下,指示灯也随着按动在闪亮。

庆小兔说:“它怎么不工作呢?”

我看了一下庆小兔按的是启动按钮,我按着按钮时间长一点,点读笔才开始说话。

庆小兔拿着点读笔在书上点。

点读笔说:“请选择教材。”

我不知道这种点读笔有多少教材,我把点读笔在书的封面上点了一下,点读笔这才开始点读课文里的汉字。

庆兔兔说:“外婆,我要买热干面。”

外婆说:“你怎么不早说呢,马上就要走了。”

庆兔兔说:“我刚刚还不饿。”

外婆问:“热干面多少钱一碗?”

庆兔兔说:“五块钱。”

外婆说:“我给你十块钱去找。”

庆兔兔在吃热干面,庆小兔也凑到跟前去,庆小兔只是吃一点点,因为庆小兔不习惯热干面重口味。

下楼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墙,庆小兔侧着身子一步一步往下走。

庆小兔说:“哥哥看。”

庆兔兔问:“怎么了?”

庆小兔说:“像螃蟹,我在这样走。”

云都溶解在天空中,天上只剩下蓝盈盈的一片,地上涂满了金黄的颜色。

外婆进小超市买酸奶买豆奶。

庆兔兔托着热干面的纸盒说:“外婆,我不要吃了。”

外婆说:“你不吃,就放下来吧。”

庆兔兔热干面只吃了三分之一。

外婆在买酸奶,庆兔兔拿了一袋牛奶,庆小兔也过去拿了一袋牛奶。

回到家庆兔兔说:“我能不能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可以,庆小兔在家里,你只能看庆小兔的动画片。”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

我说:“我们脱裤子尿尿。”

庆小兔说:“我自己脱。”

我把庆小兔放在马桶上,庆小兔推开我的手。

庆小兔说:“我自己尿。”

马桶的圈很大,庆小兔还是不能坐稳,庆小兔还是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庆小兔说:“哥哥来,哥哥来洗澡。”

庆兔兔过来看了一眼,庆兔兔又回到客厅里,庆小兔又在喊哥哥来。

我说:“弟弟要你去玩,你就去跟弟弟玩一会。”

庆兔兔抬起脚说:“我的脚还没有好,我的脚你不能沾水呀?”

我说:“你的脚已经那么多天了,我给你用塑料袋套一下。”

我拿了一个塑料袋给庆兔兔的脚套上。

庆兔兔把脚踩进水里问:“这个真的能够防水吗?”

一会功夫庆兔兔也忘记了自己的脚,庆兔兔坐在了浴缸里。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把湿漉漉的庆小兔抱起来,我抱着庆小兔尿尿。

庆小兔说:“我自己尿。”

我说:“你身上都是水,等不洗澡了,你再自己尿尿。”

在浴缸里整整四十分钟。

庆小兔说:“外公我洗完了。”

庆小兔擦干身上的水,庆小兔穿好衣服。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我问:“你听话不听话。”

庆小兔说:“我不听话。”

我说:“你不听话,你是一个不听话的大青蛙。”

庆小兔说:“我不是大青蛙,我是一个小孩子。”

庆小兔从沙发上蹦下来。

庆小兔说:“呱呱呱,大青蛙,我是大青蛙。”

我说:“庆小兔我们认字吧。”

庆小兔嘴里塞满了桃子。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念书了。”

庆兔兔说:“我想下午念书。”

外婆说:“你念书又不是为我们,你读书是为了自己。”

庆兔兔这才把中国民俗故事拿了出来。

庆兔兔在看书,庆兔兔没有念书。

我说:“庆兔兔,念书就要念出声音来,要不念书就可能没有读进去。”

我说:“庆小兔,我们认字吧?”

庆小兔说:“我不认字。”

外婆说:“哥哥就在学习,你为什么不学习呀?”

我说:“以后哥哥认了很多字,哥哥就可以看书读报,庆小兔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

庆小兔说:“我不要认识。”

庆小兔在找玩具玩,庆小兔拿起那一辆破损的警车。

庆小兔说:“我要买一个警车。”

我说:“爸爸在家里,你不要爸爸买。”

庆小兔说:“我不要爸爸买。”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了。”

当我来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已经把裤子褪下来,庆小兔已经站在卫生间的门口了。

庆兔兔说:“我的书念完了。”

外婆说:“我怎么没有听见你念书呢?”

庆兔兔说:“我念了,你没有听见。”

庆兔兔用手指着书上的故事说:“我念的是这一篇故事。”

外婆说:“七月十五请麻姑。”

外婆念了几句说:“我怎么就没有听见你念这些呢?你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一听好不好?”

庆兔兔说:“我不想讲。”

庆小兔趴在地上在玩警车,庆小兔把警车拿到客厅里。

外婆说:“你看了麻姑,你讲讲,麻姑是怎么回事?”

庆兔兔说:“麻姑是一个女的,民工听铁公鸡叫吃饭休息,铁公鸡老是不叫,许多人都累死了,也有许多人饿死了,麻姑钻进铁公鸡的肚子里学鸡叫,后来麻姑被大火烧死了,铁公鸡也死了,麻姑死的那一天,也就叫麻姑节,”

外婆说:“麻姑的传说,麻姑是秦始皇的女儿,你看的什么书呀?”

庆兔兔说:“脸上长得满是麻子,大家都叫她麻姑。”

庆兔兔在玩变形汽车。

庆小兔说:“哥哥,我的恐龙汽车。”

庆兔兔说:“也是我的恐龙汽车。”

庆小兔说:“我要玩这个。”

庆兔兔说:“我刚刚玩。”

庆小兔说:“我要玩,这个是我的。”

外婆说:“你是哥哥呀,你让弟弟玩一会。”

庆兔兔说:“弟弟已经有一个了。”

外婆是:“弟弟还小,你让他玩一会,他一会就不玩了。”

庆兔兔拿着变形恐龙进到屋里,庆小兔在后边哼哼唧唧地要。

外婆说:“你是哥哥,就要学会和弟弟和平共处。”

庆兔兔拿着变形恐龙说:“这个给你玩一会,你玩过了就还给哥哥好不好?”

庆小兔说:“这个是我的。”

庆兔兔说:“我们两个人换好不好?”

庆小兔把自己的变形汽车给了庆兔兔,庆兔兔把变形恐龙给了庆小兔。

外婆对我说:“两个人都互不相容,小九也喜欢争强好胜,哥哥玩什么他也要玩什么。”

庆兔兔拿着变形汽车没有出来,庆小兔拿着变形恐龙回到客厅在玩。

庆小兔放下变形恐龙,庆小兔拿起海苔的罐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海苔。”

我说:“你吃完海苔就认字好不好?”

庆小兔点点头。

庆小兔在认字,姐字庆小兔学过。

我说:“这个字你学过,这是什么字?”

庆小兔愣了一下说:“月。”

我说:“这是姐,姐姐的姐。”

庆小兔说:“姐。”

我说:“姐,姐姐的姐,彤彤姐姐。”

庆小兔说:“姐,姐姐的姐,彤彤姐姐。”

我拿出妹字,我拿出男女两个字。

我拿着男子说:“男。”

庆小兔说:“男。”

我说:“庆小兔是男生,男。哥哥是男生,外公也是男生。”

我拿出女字。

我说:“女。”

庆小兔说:“女。”

我说:“妈妈是女生,姨妈也是女生,彤彤姐姐也是女生。”

庆小兔说:“哥哥生气了。”

我说:“你为什么要和哥哥争玩具呀?”

庆小兔说:“我要玩呀。”

我说:“玩具是大家的,玩具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要学会分享,我们要和哥哥一起玩。”

庆小兔拿着变形恐龙去找庆兔兔,庆兔兔躺在床上听手机里的故事,庆小兔把变形恐龙放在庆兔兔的手里。

庆小兔说:“哥哥,这个给你。”

于是两个人拿着几辆车在床上开始决斗,庆小兔不断地发出恐龙的喊声。

云就像冬天海冰,一会白色覆盖大海,一会海冰变得支离破碎,有时候白色变得模模糊糊,有时候蓝色占据所有的空间。

太阳已经失去往日的辉煌,太阳豪放地洒遍大地,屋里的温度升高明显慢起来。

我在午睡,门打开了,庆小兔进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警车坏了。”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警车,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两块碎片。

庆小兔说:“警车又坏了。”

原来警车已经破烂不堪,现在就连最后的一点遮眼布也掰了下来,原来还有一块透明的顶棚边框,现在警车变成了一个敞篷汽车。

庆小兔说:“买一个警车,买一个大警车。”

庆小兔出去了,一会庆小兔又进来了。

庆小兔说:“钢珠滚到沙发下边了。”

我说:“你要哥哥拿呀。”

庆小兔说:“哥哥不会弄。”

我起来帮着把钢珠拿出来,我又回去睡觉。

庆兔兔进来了。

庆兔兔说:“外公,我要上大号了。”

庆兔兔进卫生间就把电灯打开了,庆兔兔把卫生间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我的头离卫生间很近,卫生间的玻璃门只能挡住外边人看,却挡不住光线的流出,我只好起来不睡了。

外婆说:“小九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庆兔兔说:“哥哥去睡觉了。”

还没有五分钟庆兔兔从屋里走出来。

我问:“你怎么出来了。”

庆兔兔说:“我睡不着。”

我说:“你该睡觉的时候不睡觉,你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你的身体怎么办呀?”

庆兔兔说:“我怎么不吃饭了。”

我说:“你有几天正常吃饭的呀?”

庆兔兔又回屋睡觉。

我躺在沙发上,庆小兔过来坐在我的胸脯上,庆小兔还得意地上下踮着屁股。

我说:“小九,你这样外公好疼哟。”

庆小兔这才停下来。

庆小兔问:“我的警车呢?”

我指着那一辆坏了的警车说:“这不是警车吗?”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警车,我要那个大的警车。”

庆小兔转身就往屋里跑。

我说:“外婆哥哥在睡觉。”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

庆小兔把门关上了。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把裤子褪下来,我把庆小兔抱到马桶上。

庆小兔推开我的手说:“我自己屙。”

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浴缸的边沿,庆小兔十分艰难地坐在马桶上,庆小兔上身晃动一下,庆小兔一个手不由自主地拉着我的裤子。

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说:“我没有力气了。”

庆小兔来到茶几跟前。

庆小兔弯着胳膊说:“我吃了海苔就有力气了。”

庆小兔说:“海苔呢?”

庆小兔看见盘子里的苹果。

庆小兔说:“我吃苹果也能长力气。”

苹果吃完,庆小兔拿起我的手机。

庆小兔说:“我要拍照。”

庆小兔把拍照菜单打开,庆小兔拿着手机在啪啪啪地拍照。

庆小兔说:“怎么回事呢?”

我说:“你的指头碰着屏幕了。”

我把庆小兔的手指头从屏幕上拨开,庆小兔的手指头又移过来。

庆小兔在玩定时器,庆小兔一样手指头挨着屏幕,庆小兔的另外一个手进行操作就没有反应。

我说:“我们喝奶睡觉。”

庆小兔躺在那里,庆小兔的奶是喝完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我说:“你看外婆哥哥都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我说:“你以后想不想上幼儿园呀?上幼儿园中午就要睡觉。”

庆小兔爬下床,庆小兔推着我出来。

听见庆小兔在屋里说话,我进去看,庆小兔在床上走。

我说:“你不睡觉,外婆也睡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我说:“你是不是坏孩子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说:“外公是坏孩子。”

庆小兔穿起外婆的拖鞋走出来。

我说:“你现在不听话,以后幼儿园不要你上幼儿园。”

庆小兔举起手拍了一下桌子。

庆小兔说:“外公不听话,幼儿园不要外公。”

庆小兔又开门进来房间。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进进出出,外婆怎么睡觉呀?”

庆小兔跑进跑出,庆小兔把推的飞机叮铃叮铃推出来,庆小兔又叮铃叮铃推进去。

庆小兔打开门,庆小兔把最大的皮球扔进屋里,庆小兔又把大皮球踢了出来。

十五点钟外婆睡觉起来。

外婆在叠衣服,庆小兔拿起一件衣服在上下摆动。

庆小兔说:“我也叠衣服。”

庆小兔拿起海苔罐子。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海苔。”

外婆说:“你不睡觉,就不要吃海苔。”

庆小兔真的把海苔罐子放回原处。

庆小兔拿了彩色笔的盒子。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画画。”

外婆说:“画画好呀。”

庆小兔说:“我要把它打开。”

外婆说:“你要外公帮你打开。”

庆小兔说:“外公生气了。”

听见咔啦一声,接着听到有东西掉下地的声音。

庆小兔说:“我打开了。”

外婆说:“你就去画画吧。”

外婆对我说:“小九在画画,你看他画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庆小兔是在茶几上画画,我的电脑正好挡住我的视线。

庆小兔画了一个像鲸鱼的物体,前边是一个胖胖的的身体,后边是翘起来的大尾巴。整个鲸鱼占据两张纸的长度,鲸鱼有四十厘米长,庆小兔的画不再是乱七八糟的折线,也不是一圈又一圈的圆圈,庆小兔的画已经具备形象了。

庆小兔不断地在鲸鱼身上添加各种各样的圆圈线条。

我先给庆小兔的画拍照,我又给庆小兔拍了视频。

庆小兔在一个圈圈里填色,庆小兔填的规规矩矩,庆小兔填的满满当当。

庆小兔把纸往前翻去,以前的画和现在相比有不少差别。

庆小兔说:“这是谁画的,画的乱七八糟的。”

外婆说:“你说是谁画的,这就是你以前自己画的。”

庆小兔从厨房飘窗上拿了一个辣椒放在外婆跟前。

外婆问:“小九,你从哪里拿的辣椒呀?”

庆小兔说:“这是飘窗上的,先放在你这里好不好?”

外婆说:“辣椒不随便拿哟,拿了辣椒的手会辣眼睛的。”

庆小兔往飘窗上爬。

外婆问:“小九,你往飘窗上爬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大米。”

外婆说:“这些大米是烧饭的。”

庆小兔说:“我要工作。”

我说:“你不是还有大米吗?”

庆小兔问:“大米呢?”

外婆说:“你要大米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工作呀?”

庆兔兔起来了。

庆兔兔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工作场地。”

庆小兔问:“我的搅拌机呢?”

我把打蛋器拿给庆小兔。

庆小兔端着红豆的碗说:“我要装在脸盆里。”

我说:“你这不是有一个脸盆了吗?”

庆小兔说:“这个是装玩具的脸盆。”

我又给庆小兔拿了一个脸盆。

庆小兔问:“勺子呢?”

我又给庆小兔一个塑料勺子。

庆小兔把脸盆扣在地上,庆小兔把一个脚放在脸盆底上,庆小兔想站在脸盆上。

外婆说:“小九,不能站,你站上去,脸盆就会踩坏的。”

庆小兔不踩脸盆了,庆小兔拿起脸盆举着。

外婆说:“小九,你把玩具收起来。”

庆小兔举着脸盆走到外婆跟前,庆小兔摆出一副想打人的样子。

外婆说:“你还想打人呀?”

庆小兔往外婆跟前靠近一步。

我说:“打人是坏孩子哟。”

庆小兔把脸盆往前晃动一下。

我说:“你是不是想挨打呀?”

庆小兔把脸盆往外婆的身上打下来,不过庆小兔是想吓唬外婆的。

我走过去在庆小兔的屁股上来了一下。

我在骑健身自行车。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说:“外公,可以不可以看电视?”

我说:“可以看电视,你要把玩具收拾起来。”

庆小兔说:“哥哥在收拾。”

我说:“是你倒的玩具,就要你来收。”

庆小兔这才从沙发上下来。

姨妈买了袋装酸奶,庆兔兔撕开就喝了起来,庆小兔也要这样喝。

姨妈说:“你喝不好。”

庆小兔说:“我喝的好。”

庆小兔两个手捏着酸奶袋,酸奶从上边的口子里流出来。

姨妈说:“你的手不能握住袋子。”

庆小兔捏着酸奶袋反而往后退去,酸奶也在庆小兔手挤压下迅速流出来。姨妈过来拿酸奶袋,庆小兔把酸奶袋往后移去,酸奶沿着庆小兔的身体往沙发上流了下去。

庆小兔浑身上下都是酸奶,姨妈的沙发也变成白雪皑皑。

吃完饭姨妈说:“早上突然听到起床号,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庆兔兔,你已经三年级了,一二年级你学习没有跟上也就算了,三年级你再这样,你就可能连中学也上不了了。”

妈妈说:“你就要像在姨妈那里一样,回到家就写作业,不要等妈妈回来再写作业。”

姨妈说:“上课你要注意听讲,哪怕你能够听到百分之八十也行。”

庆兔兔说:“要是百分之百呢?”

姨妈说:“百分之百,你能够听到百分之八十已经谢天谢地了。”

姨妈问:“你今天读了多少书呀?”

外婆说:“今天一天也没有读半个小时。”

姨妈说:“你就一直在玩呀?”

庆小兔有一点精神不振。

妈妈说:“可能他要睡觉了,我们吃完饭就回家。”

我说:“庆兔兔在家里两天,庆小兔两天就没有睡觉。”

姨妈说:“庆兔兔,你是不是也没有睡觉呀?”

庆兔兔说:“今天我睡觉了。”

晚上回到妈妈家,庆小兔没有一点瞌睡的样子,已经晚上八点钟了,庆小兔还在床上叽叽咕咕地说话。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