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99爸爸怎么还没有回来

2020-05-22 23: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4

2999-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星期六多云26℃~21℃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47

嘀嗒,嘀嗒,慢悠悠的嘀嗒声传入耳中,这是夏天的终结号声。

清凉清凉的小风缓缓地飘进屋里,空调的工作进入尾声,风扇也渐渐地准备刀枪入库。

立秋已经过了二十二天了,秋老虎应该休息放假了,一个难熬夏天终于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一个漫长又酷热的夏天被秋天所代替。

七点半主卧的门打开了,庆兔兔跟着妈妈走出来,庆小兔躺在床上看着窗外。

庆小兔问:“外边下雨了吗?”

我说:“下雨了,现在下的很小了。”

喜马拉雅在播放健康歌,庆小兔躺在床上,庆小兔断断续续地学着健康歌。

外婆问:“庆兔兔,你们要吃什么呀?外婆给你们下面条好不好?”

庆兔兔说:“我要吃热干面。”

外婆说:“昨天你的热干面就没有吃多少,今天怎么还要热干面呀。”

妈妈说:“你要买什么,买回来你就要吃,你不想吃,就不要买。”

今天庆兔兔要到学校去报名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妈妈抱起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把头枕在妈妈的腿上。

妈妈说:“你在妈妈腿上躺一下。”

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说:“躺两下。”

妈妈说:“你躺两下就自己下楼。”

庆小兔站在地上。

妈妈说:“妈妈今天要带哥哥去学校报名,一会我们在姨妈家会合。”

庆兔兔背着书包下楼了,庆小兔走到门口停下来。

庆兔兔说:“小九,你下来呀。”

庆小兔说:“有手套。”

楼梯转弯处的地上放着两只不一样的手套,这是楼上一个捡破烂的奶奶用的,手套脏兮兮黑乎乎的。

庆兔兔说:“手套又不会动。”

庆小兔说:“我不要手套。”

庆小兔喊妈妈。

妈妈问:“怎么了?你怎么没有下楼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手套说:“有手套。”

妈妈说:“有手套怎么了,天冷的时候,我们都要戴手套。”

庆小兔说:“手套脏。”

妈妈说:“手套脏,你不要拿它就可以呀。”

庆兔兔和妈妈从侧门出去到学校去了。

庆小兔坐在童车上,外婆要去买菜买水果。

走到大门口庆小兔才想起庆兔兔来。

庆小兔往后看。

庆小兔问:“哥哥呢?”

外婆说:“哥哥去上学报名了。”

庆小兔问:“妈妈呢?”

外婆说:“妈妈送哥哥上学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说:“我们一会就去找哥哥。”

外婆进菜店买菜,童车停在马路旁边。

庆小兔说:“外公,倒车。”

我问:“倒车干什么?”

庆小兔说:“这里有下水道。”

童车停在一个雨水进口的附近,我把童车推到人行道上。

我刚刚把童车停下来。

庆小兔一个手捂住鼻子说:“臭,走开。”

一个垃圾箱在里我们两米的地方,我把童车推到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

庆小兔又想起了妈妈了。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找妈妈。”

外婆去小超市买东西,小超市的对面就是金东方中学的大门口。

今天第一天报名,马路上塞满了汽车,几个警察在维持次序。

我说:“要不要进去看外婆买东西呀?”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买了一大堆东西出来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对面的冰柜。

庆小兔说:“我要这个。”

外婆说:“你又不吃雪糕。”

庆小兔说:“我要吃。”

外婆说:“姨妈家的冰箱里还有雪糕,我们回家去吃。”

庆小兔说:“我要这里的雪糕。”

外婆说:“家里的雪糕不是一样的。”

庆小兔说:“不一样的。”

童车启动了,庆小兔大喊大叫,庆小兔整个身体在童车里碾转,庆小兔手脚并用。

外婆说:“我们回家就吃雪糕。”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外婆的说教,我跟庆小兔说一样毫无用处。

庆小兔的喊声有增无减,庆小兔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路上的行人都停下来看着庆小兔的表演。

进到姨妈家庆小兔一样没有停歇,庆小兔坐在童车里不愿意下来。

外婆把雪糕拿出来递给庆小兔,庆小兔继续大哭大叫,庆小兔根本就不伸手接雪糕。其实庆小兔不喜欢吃冰冻食品,雪糕庆小兔最多用舌头舔一下,庆小兔在外边是想体验一下买东西的乐趣。

庆小兔说:“我要出去。”

我说:“你不哭了我们就出去。”

庆小兔的哭声震天,我离开庆小兔到一边去了。

马上庆小兔的哭声低了下来。

庆小兔抽泣着说:“我要外公。”

我过来问:“你还哭不哭了。”

庆小兔低声地说:“不哭了。”

于是我推着童车出去,我们沿着庆兔兔上学的路线在走。

一路上人来人往,有背着书包去学校报名的,也有拿着书本高高兴兴回来的。

很快听见姨妈的声音,姨妈牵着庆兔兔走了过来,奇怪的是妈妈没有跟着。

姨妈说:“小九,姨妈带你们出去玩。”

庆兔兔回家放下书包,庆小兔坐在童车上,庆兔兔推着庆小兔跟姨妈走了。

庆兔兔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把这个搭成斜坡。”

客厅里庆小兔把瑜伽垫铺在地板上。

我问:“你搭成斜坡干什么?”

庆小兔说:“滑滑梯。”

我说:“瑜伽垫那么软,不能做滑滑梯的。”

庆小兔忽然说:“爸爸怎么还没有回来?”

我说:“爸爸去上班了。”

庆小兔说:“爸爸下班呢?”

我说:“爸爸已经坐飞机去上班里,爸爸去肯尼亚上班,爸爸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回来。”

庆小兔说:“我也坐飞机了。”

我问:“你坐飞机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坐飞机去宁波。”

我说:“你最近坐飞机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去宁波了。”

姨妈说:“你去北戴河了。”

庆小兔说:“不对,是去宁波了。”

我说:“你就不能换一个地方吗?”

庆小兔说:“换一个宁波,坐飞机去宁波。”

我说:“宁波就宁波吧,我看你一会半会转不过这个弯了。”

庆小兔去厨房翻弄大米口袋。

庆小兔说:“我的大米呢?”

我把庆小兔的大米拿出来。

庆小兔说:“我的脸盆呢?”

我把脸盆拿出来。

庆小兔说:“我的搅拌机。”

庆小兔拿着打蛋器在脸盆里搅拌。

庆小兔旋转着打蛋器。

庆小兔说:“搅拌,搅拌。”

我说:“你轻一点,不要把米撒到外边了。”

大米还是撒出来一些。

庆小兔端起脸盆说:“装起来。”

庆小兔把脸盆里面的大米往小杯子里倒,我连忙过来阻止,大米已经仙女散花了。

姨妈说:“庆兔兔,你今天看了多长时间的电视了。”

庆兔兔没有啃气。

姨妈说:“庆兔兔,你的书皮包了没有?”

庆兔兔说:“我过一会再包。”

姨妈说:“书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现在不包,等开学了,我看你怎么办?”

庆兔兔这才去书房找妈妈包书。

姨妈要庆小兔坐在凳子上吃饭。

庆小兔说:“要姨妈抱。”

姨妈抱着庆小兔吃饭。

我把庆小兔的凳子放在姨妈的旁边。

我对庆小兔说:“你坐在姨妈的腿上不好吃饭,你坐在姨妈旁边好不好?”

庆小兔还要坐在姨妈腿上吃饭。

外婆端上一大碗排骨藕汤。

姨妈问外婆:“妈,你这是在哪里买的排骨呀?”

自从宜昌出现非洲猪瘟,人们是谈猪色变,买猪肉的人越来越少,鸡鸭鱼,还有牛肉成了现在饭桌上的新宠。

外婆说:“这是以前存的冻肉。”

姨妈说:“要是现在还有猪肉卖,你这冻肉就不知道要保存多长时间了。”

姨妈对庆小兔说:“你外婆是属土拨鼠的,藏的东西是很深很深的。”

姨妈给庆小兔夹了肉,姨妈给庆小兔夹了藕。

庆小兔舀起一块藕。

庆小兔说:“姨妈,上边有线,拿剪刀来剪。”

姨妈说:“这是藕丝,藕丝是能够吃的,这叫藕断丝连。”

我正在睡觉,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连忙起来穿衣服。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剪刀。”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用手指着玻璃隔板上边的剪刀。

我把剪刀拿给庆小兔,庆小兔右手举着剪刀,庆小兔左手摆向后方,庆小兔摆出一个上山打虎的造型。

庆小兔说:“拿到了。”

庆小兔拿着剪刀来到书房。

庆小兔说:“妈妈,剪刀拿来了。”

妈妈正在跟庆兔兔一起包书。

听到门口咚咚咚地脚步声,我知道庆小兔又来了。

庆小兔喊道:“外公,…。”

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很快门把手停了下来。

听到妈妈说:“外公在睡觉。”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和妈妈在书房睡觉,庆兔兔一个人在客厅里玩。

我问庆兔兔:“你又没有睡觉?”

庆兔兔说:“我已经睡过了。”

我说:“我睡觉的时候你还在包书,我午睡了半个小时,你到哪里睡觉了。”

庆兔兔打电话问王柳虎。

庆兔兔说:“王柳虎,你来不来我们家玩呀?”

王柳虎说:“我还有事情,到时候再看。”

我说:“你有时间为什么不读一会书呀?”

庆兔兔说:“我不想读。”

我说:“你已经三年级了,你不能再玩了,你再不把学习赶上来,以后你就会越拖越远了。”

姨妈从园子里回来。

姨妈说:“庆兔兔,你今天读了多少书呀?”

庆兔兔在嗯嗯着。

姨妈说:“你今天是不是还没有读书呀?跟你说了,每天要读一会书,每天最少读两个小时的书。”

庆兔兔说:“妈妈说的,每天读一个小时的书。”

姨妈说:“你妈妈明明说的一天读两个小时。”

庆兔兔说:“是一个小时。”

姨妈说:“你先给我读一个小时,等妈妈起来你再问妈妈,是不是读两个小时。上学的时候可能妈妈要你每天读一个小时,现在是放假,你有的是时间。”

庆兔兔说:“我过一会读。”

姨妈说:“过一会,为什么现在不能读,你一天了,你还不想读,一会王柳虎来了,你更用不着读书了,现在你就开始读。”

庆兔兔又打电话在问王柳虎:“王柳虎,你到底来不来我们家玩呀?”

王柳虎说:“今天我不来了,我还要做作业。”

外婆说:“你看,王柳虎就知道在家里做作业,你就知道玩。”

我说:“你不看王柳虎调皮捣蛋,王柳虎的学习成绩那么好,你是不想学习,你就是一个心思惦记着怎么玩。”

姨妈说:“今天小九去豆豆家,小九在电梯里一直低着头,到了豆豆家,过一会小九才活了过来。”

外婆说:“我们以后还是带小九出去玩玩。”

我说:“庆小兔一个夏天没有出去,庆小兔现在已经不愿意玩了。以前妈妈下班还带庆兔兔到小广场玩一会,现在妈妈晚上带过庆小兔几次呀,庆小兔星期天都看不到妈妈的影子,爸爸在家里一样没有带庆小兔出去玩过。”

爸爸在家里最后一天带庆兔兔到江边玩,爸爸就没有叫庆小兔一起出去。

其实外婆也一样,外婆出来就是买菜,买了菜就要回家做饭,我一个人推着庆小兔,庆小兔下地玩,我就没有办法顾及童车。

天一天天凉快了,我还是要带庆小兔在外边玩玩。

姨妈说:“小九现在好懒了,你们老是不让他走。”

我说:“是庆小兔不想走。”

姨妈说:“我哪一次看见小九都是坐在车子里。”

现在庆兔兔庆小兔任何不好都是我带的不好,庆兔兔庆小兔任何优点都是她们教育有方。

十六点半王柳虎豆苗来了。

姨妈说:“王柳虎个子很高了一点。”

外婆说:“王柳虎比庆兔兔可能高了十厘米。”

姨妈说:“这是锻炼身体的缘故,庆兔兔,你要多锻炼身体了。”

王柳虎比庆兔兔大一岁,这时候的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再过一年,弄不好王柳虎就会跟大人差不多了。

庆兔兔把所有的枪都拿出来,王柳虎拿起一把步枪,王柳虎在衣服领子里插了一把手枪。

庆兔兔也拿起一把步枪,庆兔兔一样把枪插在背后。

庆兔兔跟着王柳虎出去玩了。

十五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坐在妈妈的跟前,庆小兔看着豆苗在骑挖掘机。

姨妈说:“小九,你跟豆豆玩,”

庆小兔一声不吭地看着豆苗。

姨妈说:“豆豆,看看你能不能把九九哥哥喊起来。”

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看着豆苗。

豆苗过来拉庆小兔的胳膊,庆小兔把豆苗的手甩开,庆小兔站了起来。

豆苗说:“小九哥哥起来。”

姨妈说:“豆豆真行,你把小九哥哥叫起来了。”

我说:“豆豆,看看你能不能把小九哥哥拉起来。”

豆苗说:“小九起来”

豆苗过来拉庆小兔。

豆苗说:“小九哥哥起来了。”

庆小兔走了起来。

庆小兔向着豆苗招招手说:“豆豆妹妹,来。”

庆小兔拿起车库递给豆苗。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车库。”

豆苗拿着车库看了一眼说:“车库。”

豆苗把车库放下来。

庆小兔说:“车库可以装汽车。”

豆苗不知道车库干什么用。

豆苗趴在我的椅子背上。

庆小兔说:“你不要动我外公的电脑。”

我说:“豆豆妹妹只是扶着外公的椅子,豆豆妹妹没有动外公的电脑。”

庆小兔拿起挖掘机。

庆小兔问豆苗:“你玩不玩挖掘机。”

豆苗拿着挖掘机在看。

庆小兔说:“挖掘机不是这样的,挖掘机是挖土的。”

苕金果受潮了,今天在把苕金果加热去除水分。

豆苗拿起一根苕金果在看。

庆小兔说:“这是苕金果。”

豆苗这才把苕金果放进嘴里。

庆小兔说:“这个可以吃的。”

我说:“这个咬不动。”

庆小兔说:“咬得动的。”

豆苗把苕金果让我看。

豆苗说:“我咬动了。”

豆苗又骑上挖掘机,庆小兔看见挖掘机前边的弹簧露出来了。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挖掘机需要修理。”

豆苗不知道什么是修理,豆苗愣愣的望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挖掘机坏了,挖掘机要抢修了。”

豆苗还是不知道庆小兔要修理什么。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挖掘机要修理。”

豆苗还是愣愣的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妈妈,豆苗不修理挖掘机。”

妈妈说:“你跟豆豆妹妹说,挖掘机不修理,会出交通事故的。”

妈妈打开一袋牛肉干。

豆苗说:“我要吃。”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

庆小兔豆苗两个人吃着牛肉干,两个人来到我的电脑旁边。

庆小兔说:“我们坐下来。”

两个人坐在大床的边沿上,庆小兔把头猛地往后仰去,庆小兔的头倒在棉絮上。

豆苗说:“小九哥哥头碰在床上了。”

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在床上蹦着。

庆小兔说:“呱呱呱,我是大青蛙。”

豆苗也跟着上床在蹦。

豆苗拿起多多。

豆苗说:“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这是多多。”

豆苗说:“多多。”

豆苗又拿了一个小爱。

豆苗说:“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小爱。”

豆苗说:“小爱。”

豆苗拿起包警长。

庆小兔说:“包警长。”

豆苗说:“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它是包警长。”

豆苗想让小爱变形,小爱的手抠不出来,豆苗要我帮着弄。

庆小兔说:“我会弄,变身。”

庆小兔拿起变形金刚汽车的遥控器,庆小兔按动遥控器的按钮。

庆小兔说:“变形。”

很快汽车变成了变形金刚。

庆小兔对豆苗说:“我很厉害吧。”

庆小兔按动按钮让变形金刚重新变成一辆汽车。

庆小兔在让汽车在转圈。

庆小兔说:“哥哥很厉害吧。”

豆苗要遥控器,豆苗在让汽车往前开,汽车撞在墙上,豆苗继续按着按钮。

庆小兔说:“不对,往后开。”

豆苗还是按着让汽车往墙上撞。

庆小兔伸出手说:“哥哥玩一会。”

豆苗握着遥控器不给庆小兔,庆小兔用劲拽着遥控器。

我说:“你们两个人轮流玩,现在让哥哥玩一会。”

两个人来到客厅,豆苗拿起那个伤痕累累的警车。

庆小兔说:“警车坏了。”

豆苗外婆说:“豆豆修一下。”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不会修,我会修。”

我说:“让妹妹玩一会。”

我在收衣服,今天庆小兔的毛巾被也洗了。

庆小兔问:“晒干了没有?”

我说:“晒干了。”

我把毛巾被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的小八洗干净了。”

豆苗外婆说:“什么小八呀?”

妈妈说笑着说:“他把姨妈家的毛巾被叫小八,我们家的毛巾被叫小七。”

豆苗外婆说:“怎么这样起名字呀?”

妈妈说:“因为庆小兔叫小九呀。”

庆小兔骑上挖掘机,豆苗也要骑挖掘机。

妈妈说:“豆豆是妹妹,你先让豆豆妹妹骑,你们两个人轮换着骑。”

庆小兔把挖掘机让给豆苗。

庆小兔在一旁说:“我们轮换着骑。”

我说:“你可以骑扭扭车呀?”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往前,转弯。”

豆苗从挖掘机上下来。

豆苗跟拉着扭扭车方向盘说:“我要骑这个。”

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说:“给你骑。”

妈妈说:“小九今天坐痰盂了。”

外婆问:“小九尿尿了。”

妈妈说:“小九就是往上坐了一下,小九没有尿尿。”

外婆说:“你买的痰盂也太低了,小九坐着不舒服。”

妈妈先后买了两个痰盂,两个痰盂还没有超过二十厘米高,第一个痰盂庆小兔没有坐过,后来的痰盂庆小兔也只坐过两次。

吃饭了,豆苗用庆小兔的不锈钢小碗。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你先用一下。”

妈妈带着庆小兔和王柳虎豆苗一起离开。

月亮没有出来上班,今天一天云都统治天空,虽然偶尔露出一点蓝天,马上就有云过来补充这个空缺。

路上已经没有往日的烘烤,阵阵凉风让人感到格外的惬意。

妈妈把童车送到家。

妈妈问:“小九,你要不要去小广场玩一会。”

庆兔兔说:“我去。”

庆小兔说:“我也去。”

在小广场没有玩多长时间。

庆小兔拿着组装的一架大飞机在飞,庆小兔把飞机停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请上飞机。”

庆小兔推着飞机往前走。

庆小兔说:“飞机起飞了。”

庆小兔的飞机围着客厅转了一圈,飞机缓缓落下。

庆小兔说:“飞机降落了。”

飞机停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请下飞机,宁波到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