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08我的学校在哪里

2020-05-31 23:2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4

3008-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星期一晴天转多云33℃~23℃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66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我说:“我们用杯子喝奶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已经长大了。”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长大。”

我打开喜马拉雅,我去给庆小兔冲奶。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唱歌呢?”

我这才想起来,网络还没有打开。

播放完健康歌,播放世界名曲。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儿歌,我要听超级飞侠。”

天空中铺满薄薄的一层云彩,太阳光显得那样无精打采,可是这么多天和雨绝缘,最低温度又悄然上升了一些。

外婆买菜回来了。

庆小兔说:“大嘴猴书包呢?”

因为庆小兔突然喜欢背书包的感觉,我们不知道庆小兔会什么时候要背书包,大嘴猴书包一直挂在童车上。

楼下的奶奶问:“小九,你这几天怎么哭了。”

庆小兔只是喊了一声奶奶,庆小兔朝着奶奶笑了。

奶奶说:“我们家的小家伙听到小九在哭,小家伙说,大哥哥家的弟弟在哭。”

庆小兔继续在喊奶奶。

庆小兔背着书包往小区大门走去。

外婆说:“我们从这边走。”

庆小兔说:“往这边走。”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

庆小兔说:“去学校。”

外婆问:“去学校,你去哪一个学校呀?”

庆小兔指着小区大门说:“那里。”

外婆说:“哥哥姐姐是在幼儿园上学的,你还没有报名,你到哪里上学呀?”

庆小兔问:“我的学校在哪里呀?”

外婆说:“你还没有学校呢?”

庆小兔说:“我要找学校。”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那边看看有没有学校。”

出了小区侧门,我突然发现外婆抱着庆小兔。

我问:“庆小兔,你怎么要外婆抱呀?”

外婆说:“小九从门里出来就要到马路上,这一会路上那么多车。”

过了四期的大门,以后的路就没有汽车了,外婆要放庆小兔下来,庆小兔不下来了,要庆小兔坐车,庆小兔也不坐车,我要抱庆小兔,庆小兔也不要我抱。

外婆抱着庆小兔一直走到两条马路的接口斜坡。

外婆说:“外婆抱不动了,这个下坡那么陡,外婆会摔下去的。”

庆小兔这时候才同意下来坐车。

金东方中学的大喇叭在响着。

庆小兔说:“学校在那里,我要去学校。”

我说:“我们车子上有太多的东西,我们把东西放在家里再出去。”

从车子上卸下来很多玩具。

庆小兔拿起光头强的油锯,庆小兔戴上光头强的安全帽。

庆小兔说:“怎么不动呀?”

庆小兔在油锯上按着,庆小兔在找可能的开关。

我把油锯的电池仓打开,发现里面的电池竟然没有烂,我把电池一节节拿出来。

我说:“电池没有电了。”

庆小兔把装电池的盒子拿了出来,庆小兔从盒子里拿出七号电池。

我说:“这是五号电池,这个电池小了。”

庆小兔说:“找五号电池。”

我说:“这里没有五号电池,妈妈家有五号电池。”

庆小兔说:“姨妈家有五号电池。”

我说:“外公已经找了,外公没有找到五号电池。”

庆小兔说:“外公找得到。”

我说:“外公找不到。”

庆小兔说:“外公找得到的。”

我说:“我们晚上回妈妈家,我们把五号电池拿来。”

庆小兔把会跳舞唱歌的机器人拿来,庆小兔打开开关。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动呀?”

我也把机器人的电池仓打开,同样好几年了,机器人里面的电池没有腐烂,同样电池已经失去能量。

庆小兔拿起吉普车,我突然想起了吉普车的充电口和一个小风扇的充电口有一点相像。我把吉普车充电接口和小风扇的充电口比较了一下,没想到两个的充电口真的一模一样。

庆小兔把吉普车拿起来,庆小兔把充电线拔了下来。

我问:“你怎么不让它充电呀?”

庆小兔说:“我自己弄。”

庆小兔把充电线重新插在吉普车上。

庆小兔说:“外公,风车。”

庆小兔拿着一个风车。

庆小兔说:“这是滑板车的风车。”

滑板车的风车装好了,庆小兔就没有让挂在滑板车上,我把风车插在滑板车上,庆小兔就会把风车拿下来。

庆小兔打开落地扇的开关,落地扇转了起来,庆小兔把风车对着落地扇,风车哗哗地转了起来。

庆小兔说:“风车转了。”

风车转的越来越快

庆小兔把落地扇的开关打到最高一挡。

庆小兔说:“我把它开大。”

风车呼呼呼地快速的旋转起来。

庆小兔拿起一个奥特曼。

庆小兔说:“奥特曼。”

庆小兔把奥特曼站在那里。

庆小兔说:“怎么站不住呀?”

我说:“这个是奥特曼蛋,可以变成一个奥特曼的蛋。”

庆小兔在掰奥特曼的脚,奥特曼的脚掉了下来。

庆小兔说:“脚掉下来了。”

我把奥特曼的脚按上去。

庆小兔说:“外公,奥特曼变蛋。”

我把奥特曼的头塞进去,我把奥特曼的脚翻进腿里,奥特曼的腿再折进去,奥特曼变成一个圆圆的蛋的形状。

我每做一步,我就会跟庆小兔说一下怎么做的。

我说:“奥特曼已经变成蛋了。”

庆小兔扳动奥特曼的两个胳膊。

庆小兔问:“胳膊怎么没有装进去呀。”

我说:“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试一下把奥特曼变回来。”

庆小兔把奥特曼的腿拉出来,庆小兔去拉奥特曼的脚,奥特曼的一个脚又掉了下来。

庆小兔说:“脚掉了,外公弄。”

庆小兔拿起忍者神龟,这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一个忍者神龟,它名字叫米开朗基罗,

庆小兔说:“乌龟。”

我说:“这个乌龟叫忍者神龟,他的名字叫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手里拿着双节棍,米开朗基罗眼睛的眼罩是橙色的。”

庆小兔说:“坦克车呢?”

我说:“以后你玩了玩具要放回原处,要玩的时候,你就可以把它们找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找。”

我很快把坦克车找了出来。

庆小兔拿起坦克车。

我说:“为什么你自己不找呀?”

庆小兔把坦克车放到盒子里,庆小兔又把坦克车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这不是坦克车找到了吗?”

庆小兔嘴里嚼着提子,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边的梨。

庆小兔说:“我想吃梨。”

外婆说:“你要吃,你自己不会自己拿呀。”

庆小兔隔着外婆伸出手说:“我够不着。”

外婆说:“你不会下地去拿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穿鞋。”

外婆说:“你可以穿鞋呀?”

庆小兔说:“鞋找不到了。”

外婆给庆小兔拿了一片梨。

庆小兔说:“好热,我要洗澡。”

庆小兔从浴室里探出头喊:“把乌龟拿来。”

我说:“乌龟。”

庆小兔说:“不是乌龟,是忍者神龟。”

庆小兔拿着毛巾在擦玻璃。

庆小兔说:“我在擦玻璃。”

我说:“好,你是一个爱劳动的小朋友。”

庆小兔不仅仅把浴室玻璃里面擦干净,庆小兔还用毛巾把玻璃门外边也擦了一遍。

庆小兔打扫完公共卫生,庆小兔这才给自己洗澡,接着庆小兔在玩水枪。

庆小兔在书房拿了一支铅笔。

庆小兔说:“我要纸,我要画画。”

庆小兔在纸上画了几笔。

庆小兔说:“我要画画的笔。”

外婆把一盒彩色笔拿给庆小兔。

庆小兔在纸上画了许多连着的闭合线条。庆小兔在画直线,庆小兔拿着笔,庆小兔的直线一直往前走去,庆小兔的直线和纸的一条边平行,庆小兔的直线虽然不是最直,这对于庆小兔这么大的孩子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直线有二十厘米长,直线基本上和纸的边沿平行,庆小兔又画了一条平行线,这一条直线几乎和工程画的直线平行,直线的不直度不会超过一厘米。

庆小兔在画斑点,庆小兔的斑点不是圆圈,庆小兔的斑点是无数的折线。

斑点只要黄豆大小,斑点像一个苍耳,庆小兔的脸几乎挨着纸在画。

庆小兔说:“我要看小朋友画画的电视。”

我把动画片打开了,这是《Blame It On The Rain(归咎于雨)》

外婆说:“这是神笔马良。”

我说:“这是外国的神笔马良,这个外国的神笔马良,天马行空,都是写孩子们天真的思维。”

我一觉醒来已经十三点二十分,今天我睡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午觉。

我刚刚下床,门被打开了,庆小兔抱着毛巾被进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一切按部就班,庆小兔喝完奶把奶瓶给我,我还感到有一点奇怪,今天庆小兔还没有说屙巴巴。

我的奶瓶还没有来得及洗,庆小兔已经开门出来。

我说:“你怎么没有睡觉呀?”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睡觉,外公也不喜欢你了。”

我进屋在床上躺下来。

庆小兔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屙巴巴。”

也就一分多钟,庆小兔要冲了两次马桶,庆小兔就要擦屁股出来了。

庆小兔没有上床,庆小兔直接开门出来。

我问:“你到底睡觉不睡觉?”

庆小兔说:“不睡觉。”

我说:“不睡觉的小朋友我不喜欢。”

庆小兔问:“豆豆妹妹呢?”

我说:“豆豆妹妹就在睡觉,豆豆妹妹也不喜欢不睡觉的小朋友。”

我在餐厅里写日记,我发现屋里静悄悄的。

我到客厅看庆小兔,庆小兔趴在茶几上画画,一张纸上画满了线条。

螺丝刀在餐桌下边,庆小兔在餐桌下边拧螺丝。

我把客厅的餐厅厨房的窗帘都拉了来,客厅里顿时暗了许多。

庆小兔一把螺丝刀竟然玩了半个小时。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去储藏室。

听到一声轰响,庆小兔手里拿着木榔头,庆小兔另外一个手里拿着一把八寸活板子。

庆小兔刚刚用木榔头打了一下餐厅的玻璃门,我真的怕庆小兔用扳手砸到玻璃门上。

我说:“你不得了了,用锤子砸玻璃了,你把玻璃门砸坏了,玻璃门倒下来,把你的头砸破,你把姨妈家的东西弄坏了,姨妈也不会喜欢你了。”

庆小兔拿着木榔头往储藏室走。

庆小兔回头举着木榔头说:“我把这个放起来。”

庆小兔又举起活板子说:“我把这个也放起来。”

我说:“不错,你听话,外公喜欢你,你睡觉吧。”

庆小兔摇摇头说:“不。”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我躺在沙发上,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拉着我的胳膊,我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用手在我的身上拍。

我说:“你不听话,外公不喜欢你。”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走进书房。

我说:“你不睡觉,我去睡觉了。”

我进屋里,庆小兔跟着进来。

我躺下来,庆小兔也爬到床上,庆小兔一下子扑到外婆的身上。

外婆没有动,庆小兔把脚放在我的身上,庆小兔用脚在蹬我的腿,我一样没有理睬庆小兔,也就五分钟,庆小兔已经趴在那里睡着了。

这时候已经是十四点半了。

天上的云越来越浓,风的力度在慢慢地加大。

中午吃饭的时候客厅的温度已经超过三十度。

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还在睡,姨妈下班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只是动了一下,我让音箱播放世界名曲,庆小兔也没有任何反响。

妈妈下班了。

我说:“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只是哼了一声。

我把音箱的声音放大。

姨妈说:“声音太大了。”

我只好喊庆小兔。

我说:“哥哥回来了。”

庆小兔说:“哥哥。”

庆小兔又睡了。

我说:“姨妈下班了。”

庆小兔说:“姨妈。”

庆小兔还是没有起来。

我说:“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没有动。

我说:“妈妈和哥哥走了,”

庆小兔这才爬起来。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要去找妈妈。”

庆小兔说:“妈妈不让看电视。”

我说:“妈妈不在客厅里,你去找姨妈。”

庆小兔从门里探出头。

庆小兔轻轻地说:“姨妈,…。”

庆小兔的话还没有说完。

姨妈说:“小九,你吃不吃青橘子。”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说:“青橘子也很好吃哟。”

庆小兔说:“青橘子不好吃。”

姨妈往庆小兔嘴里塞进一片橘子。

姨妈说:“你尝尝这个东西好不好吃?”

庆小兔轻轻地咬了一下,庆小兔觉得不是那么难吃,庆小兔又用劲嚼了起来。

庆小兔说:“好吃。”

姨妈说:“这就是青橘子。”

庆小兔愣了一下。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

姨妈拿着一片橘子给庆小兔说:“你把这个给哥哥拿去。”

庆小兔拿着橘子递给庆兔兔。

庆小兔说:“哥哥给。”

庆兔兔张开嘴,庆小兔把橘子塞进庆兔兔的嘴里。

姨妈拿着两片橘子给庆小兔说:“这个是奖励你的。”

姨妈说:“小九,姨妈没有钱了,你借给姨妈姨爹钱好不好?”

庆小兔走过来,庆小兔在姨妈的手上拍了一下说:“给钱。”

姨妈说:“姨妈要的是真钱。”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钱不在了。”

姨妈问:“钱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钱去躲猫猫了。”

姨妈说:“钱怎么会躲猫猫了。”

庆小兔说:“钱掉进水里了。”

姨妈说:“钱怎么会掉进水里了?”

庆小兔说:“别人扔到水里的。”

庆小兔把中指无名指卷起来,庆小兔伸出手让姨妈看。

姨妈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二。”

姨妈说:“你这是三个指头,应该是三。”

庆小兔想把一个指头收起来,庆小兔怎么也收不拢。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跟前,我正在看搜狐的网页。

电脑屏幕上显示一个机器人的手在操作键盘,这是说科技股掀涨停潮。

庆小兔说:“机器人在干什么?”

我说:“机器人在上电脑。”

一会画面变成猪肉保卫战。

庆小兔说:“怎么变了,真奇怪。”

我说:“这是一种显示技术,可以让人看到更多的画面。”

庆小兔说:“这里冒火了,叫消防车来,赶快灭火。”

在电脑屏幕左下角有一个搜索栏,搜索栏的最边上有一个类似于火焰活动图像。

庆小兔用手指着屏幕说:“这是一,二,三。”

在屏幕的右下角有三幅图,每一幅图是有一个阿拉伯数字1、2、3。

庆小兔说:“我要去江边。”

我说:“外公有事,你要姨妈带你去江边。”

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姨妈,我们去江边吧。”

姨妈说:“好,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我要带压路机。”

姨妈说:“你带呀。”

庆小兔说:“压路机找不到了,外公,找压路机。”

找了好一会也没有看见压路机。

我说:“你拿拖拉机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压路机。”

我说:“你带坦克车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我要压路机。”

姨妈说:“这一会到哪里找呀,要不你拿着枪好不好?”

庆小兔拿着枪要我拉枪栓。

姨妈说:“拉枪栓怎么玩呀?”

庆小兔说:“好玩。”

庆小兔出去好没有二十分钟,庆小兔就回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洗澡。”

姨妈说:“他玩着玩着就说,我热了,我要回家洗澡了。”

我给庆小兔脱衣服,庆小兔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

吃完晚饭。

外婆说:“我们先走吧。”

我说:“我把我的电脑关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保存文件,听到咔嚓一声,我的电脑就一片黑暗。

庆小兔把我的电脑的多联插座开关关了。

庆小兔说:“我已经把电脑关了。”

我真的有一点哭笑不得。

我说:“关电脑不能这样关,外公要先保存文件,然后再把电脑关了。”

庆小兔马上把多联插座重新合上。

等我打开今天的日记,刚刚写的五百字日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