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亲爱的,孩子的爱从来不曾亚于你

2020-06-04 00:3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云微若雨 阅读:236

文|李胭

下班回到家,已累得不想动。可想到女儿小乖乖晚餐还没着落,赶紧围上围裙煮饭做菜去。

饭菜弄好,准备拿碗盛饭,却发现碗柜里女儿中午吃饭用过的碗碟脏兮兮的躺在里面。碗碟上不但沾有未曾清洗干净的饭粒,还沾有未曾清洗干净的洗洁精。

如此恶作剧,让我一下无由来地就被身体带来的困倦与眼前景象气得失却理性怒火中烧。

成年人的脾气与崩溃,往往若非蓄势待发,便是突如其来。抄起衣架,我向女儿的方向走去。

好家伙,午睡正酣。可兴许是听到我脚步声,又或是感应到我气息,她猛一睁眼醒来,就对我露出个甜甜的灿笑。然后开心跳下床赤脚向我奔来,一面走一面奶声奶气喊:“妈妈,您下班啦,我好想您。”话语未完,已扑过将软糯的身体和脑袋瓜儿顺势埋进我双腿间撒娇着蹭我,带着一股小幼童特有的淡清奶香味儿。

我忍住怒气,心想,“你那么捣蛋是嫌我不够辛苦不够累吗?我看你怎么卖乖。小小年纪就学会装了,长大那还得了。”

爱人上班时间较固定,没什么弹性,基本与孩子应该相处的时间内错开。我一个人忙里忙外,不曾有怨,但累到无言时,实不相瞒,心火难免中烧。此刻我已忘了我和爱人为了三餐将一四岁左右假期不用上课的小幼童反锁在家可能要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的愧疚与失职。以至于炼就不管是白天,抑或是黑夜,女儿但凡一个人在家睡觉,都会在睡觉前,搬上她的洋娃娃,益智拼装玩具,带上电话手表等等上床,让这些东西陪她一起入眠。我曾问过女儿,你为什么每每睡觉前,都带上电话手表和玩具?电话手表多少有幅射,不要带。而玩具那些你和它们盖着被子一起睡,洋娃娃还好,可拼装玩具硬邦邦的,睡着时翻身会有扎到身体的可能,这样不好,爸爸妈妈某个迫不得已陪伴不了你的时段,都会在监控里关注着你的(家里装有监控),你不用害怕。说这话时,谁能体会,我内心究竟有多滴血?多疼痛?女儿答:“不,妈妈,我要带着电话手表才能睡得着,不然爸爸妈妈打电话来,我睡着了没接到电话怎么办?会让爸爸妈妈担心的,我不要让爸爸妈妈担心。而洋娃娃和拼装玩具它们是我好朋友,我睡觉撇下它们,没人跟它们说话聊天,它们会孤单难过的……”到底是个缺乏安全感但又不失有爱的孩子,只是那怕缺乏安全感,也要用她的爱将不安化为自给自足,且温暖身边的人与物,还思维周全到顾及大人。这让我在欣慰的同时,也倍感悲酸到心绞如刺。才三岁零的小幼童啊,准确说,问这番话时,囡囡才是个未到三岁半未上幼儿园的小幼童。这般贴心贴肺的言辞,着实结结实实给我上了一堂热泪逆流的一课。而这也是我和爱人永生永世都无法对孩子弥补得了的大错与特错。背井离乡在外,许多时候放其一人在屋,包括有夜晚,让她一人开灯,一人关灯,一人睡觉,一人吃饭。这是真的,没有虚言,也非取宠。我和爱人,都惭为人父,愧为人母。虽未曾酿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但终究千万不该(大家别学)。而话说回头,又该怎么说,世人才可理解那走在社会底层人员的个中心酸和无奈呢?爱人工资菲薄,我日夜不分一边工作一边带娃兼顾,才勉强让生活稍稍得以安稳。或许,只有历经过三餐不得温饱,放下砖头就只能老幼等饿死的人,才可明白个中血泪与疼痛吧。

凉里掩面思来路,几多烟云成隐忍。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城事里孤独过冬。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有的从来只是冷暖自知。

强压心口蓄势待发的火,我沉着声音问:“你今天干嘛来了?”可话是这么问,但心里却是如是想,看老娘我一会怎样收拾你。

“妈妈,我很听话呢,乖乖在家玩玩具和看家让您和爸爸安心去上班赚钱。我吃完饭没多久就听您叮嘱上床盖好被子睡觉了,我还会帮妈妈分担做家务了哦!”

好家伙,一丁点人儿,言语组织能力竟强到运转自如了,也如此会忽悠人了。我上班前,给她盛好饭菜让她吃了一大半,后因时间紧迫,思忖她也已不饿了才出的门。现那小半碗饭和菜倒是没见留有在碗碟里,可这污迹遍布的碗与碟又是咋回事?料她该是偷偷倒了,然后抹上洗洁精在洗碗池里打着洗碗的旗号玩水,之后再将碗碟放回原处……我在心里越想越火:想糊弄哀家,老娘我可不吃这一套。我内心早已被那股莫名的怒气冲晕了头,失却了耐心与判断能力。

没察觉到我满身暴风雨就要压城,女儿紧接着说:“来,妈妈,H美妮告诉您一个秘密。”说罢,她兴高采烈拉起我手向厨房走去。途中,还不忘用另一边爪顺手抄起个小胶凳。H美妮是她本名,她打自会说话起,就管自己叫H美妮。连名带姓。

走到碗柜旁,她停下,放下小胶凳,扶正,然后眨巴着大眼睛有点腼腆又带点掩盖不住的小狂悦对我说:“妈妈,您猜猜H美妮想告诉您个什么秘密?”

我望着眼前的小不点,天使一样纯真的小脸孔,不但写有喜悦,还写有一脸的期待。期待我对其的赞许和夸奖,顿时突发语塞,醍醐灌顶明白过来。

心疼的蹲下搂紧她,跟她咬耳朵:妈妈不知道,美妮给妈妈开迷好不好?

“好哒妈妈,您先闭上眼睛。”

“好哒宝贝,妈妈闭上眼睛。”

“一、二、三,可以睁开眼睛了。”她站上凳子从碗柜里拿出中午用过的碗碟,双手紧紧捧着呈现我眼前:“妈妈,您看,H美妮已经长大了,会帮妈妈洗碗做家务了。妈妈,您以后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我,瞬间泪奔……

【微信公众号:李胭】

【注:小公举名字是她小名的谐音】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