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诗有千万种色彩

2020-07-07 11:5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独上西楼 阅读:132

—— 我的诗路历程

文/独上西楼

喜欢读诗,是那个恰同学少年的青葱年代,整个学生时代,从课本上到课本外的,从格律诗词到现代诗歌,我都喜欢,我常常想它们两者的美有什么区别,一直想不明白。有一天,偶然间再次读到: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眼前豁然开朗,如果格律诗是左岸风景,那么现代诗就是右岸风光,诗如中间的河水在我们的指掌间流淌,诗意如一片孤帆从日边而来。

尝试写诗,是1990年毕业后来到深圳,当时背井离乡来到深圳这片热土,这是一个遍地讲白话(粤语)的城市,语言的差异让我如同身在异国他乡,倍感孤独,工作之余,为了排遣孤独,我喜欢上了读书,更爱上了在《知音》《读者》《佛山文艺》《大鹏湾》等杂志中所刊登的诗歌,读着读着,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我也可以这样写,真正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下笔,有一天,一个好朋友和相恋九年的女友分手了,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聚散两依依,最终他们感情的结局被现实的刀狠狠切割,我拿起笔写下了属于我关于诗的处女作:

玫瑰花儿不开

文/独上西楼

我说

花开的日子

我会来

我还说

玫瑰花开的日子

我会把那一朵

开得最美的

插在你芳香的发端

日升

月落

秋去

春来

可是

一直等到现在

玫瑰花儿不开

这首诗后来发表在《大鹏湾》杂志,领到了第一笔稿费,当时开心的比领一个月工资还要开心,我用稿费买了一本精致的笔记本,慢慢写一些青涩的文字,写了大约半个笔记本,在一次搬家的过程中,这个笔记本永远离开了我,就如同一段恋情,再也找不回来。 我想,也许与诗歌无缘吧,从那一天起,不再写诗。

直到我的儿子宇峻同学读小学三年级,他写作业,我就在旁边看书看手机陪伴他,我在智能手机上随手记录一下儿子的学习,自己的心情,写几句感悟什么的。有一天,学校的作业是写一首诗,峻同学写了一首《雨》,文字简单却不失童趣,老师要求家长要在诗后写一段评语,写完评语后,在空白处顺手写下一首《宠儿》

宠儿

文/独上西楼

你从我面前走过

从百花众目睽睽中走过

花看着盛开

阳光看着温暖

弯路看着开阔

小屋看着幸福

一朵花开要多长的呵护

一束阳光要多远的跋涉

一条曲径要经历多少的承诺

一间小屋要多久的等待

在阳光下

闻一朵花香

在路边

轻叩小屋柴扉

停下来,

满眼宠物

往前走,

一个宠儿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看到花写花,踩到草写草,觉得自己是能写诗的,可是,真的拿过来仔细看 ,我写的眼睛不是眼晴,鼻子不是鼻子,开始不停的否定与怀疑自己,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写的不是诗,我写的都是野路子,在无数次怀疑与否定中,我写下了这首《我想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我想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我踩到草写草

我看到花写花

我写的鼻子

不是鼻子

我写的眼睛

不是眼睛

我摸到的雪是热的

我遇到的火是冷的

我听到的传说是真的

我看到的真相是假的

我写出来的不是诗

我写不出的才是诗

他在心里跳跃

他要爬在墙头

等那枝红杏

我手里抓住一滴风

它说里面有你的音讯

我却无法以文字回复

我想以梦为马

却找不到诗去扬鞭

文字灵感的缰绳

握在你远方的手里

我想

对牛弹琴

我想

指鹿为马

我想

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就这样,在无数次的否定与肯定,肯定与否定之间,写出了超过一千首诗,在写诗的过程中,我一直在问自己也一直在问诗,诗是什么?诗到底是什么,想到这里,我拿起笔写下一首诗是什么,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诗是什么

少年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漫不经心的成长

朋友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无处不在的期待

诗友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从不在意的呼吸

诗也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眼睛里一目了然的光

小狗摇头摆尾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此刻忠心不二的信赖

小草拉着裤角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秋天里遍洒山野的种子

我问自己

诗是什么

诗是心跳时永不停止的血液

我请问诗

诗是什么

诗是光阴里微风拂面的温暖

始于青苹之末

兴于草绿花香

是三月里的一丝小雨

是远方春天里

左手天堂

右手海洋

我看到了诗有千万种色彩,我感觉到了诗有无限的可能,诗歌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一扇门,那里有最美的世外桃源,而我一直虔诚的走在世外桃源的路上,最美的风景也一直在路上,我在想对于诗,一个诗者应该是有立场有态度的,于是写下我的诗观:詩是语言的寺庙,歌是心灵的道场。

诗歌。在不经意间,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如同我的呼吸和血液。在体内与体外循环交换。直到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诗歌常常会跑到我面前,与我的身体与灵魂对话,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我有一个多年养成与坚持的习惯,随心、随性、随笔写下一首首小诗,身边的人和物会在不经意间入到诗里,成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读诗和读你,在读山与读海之间,记得,诗歌包容与深爱着所有的美好与残缺,记得我们都像诗一样。

三年前,我逐步认识了很多圈子里的诗人,老师,认识了赵婧秘书长,朱铁军总篇,李敏老师,夜哥,虞姐,天河老师,焦主席,吴笛主席,邬耀仿老师,戴逢春老师等等许多位前辈与老师们,在你们一路上的关心与帮助下,激励我充满信心去学习与创作,我逐步加入超过十个文学组织,在市级,省级与国家级的纯文学刊物上发表了一批诗歌作品,成为了三级作家,并出版了个人诗集《幸福再深一度》。这些成绩和各位老师们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密不可分。今天,作为深读诗会第十八期的主题诗人,我深感荣幸!作为一个诗者,在深读诗会这个文学殿堂里举办一场读诗会,是无比幸运与幸福的,请允许我向赵婧秘书长,朱铁军总编与

各位在座的前辈,老师与嘉宾们深深俯首,感谢!感激!感恩您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与帮助,诗和远方,今天和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流连与倘徉。

忧愁时就读一首我写的诗,但愿你不读,也就是你没有忧愁,永远……

幸福时请读一首我写的诗,但愿你常读,也就是你常常幸福,永远……

最后,感恩与祝福所有在座的老师们,嘉宾们幸福再深一度!幸福永远!再深一度!

注:深读诗会第18期主题诗人李国坚讲话稿(2020.07.03于深圳特区文学杂志文学厅)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