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63我来给你讲书

2020-07-28 22:5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67

3063-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星期日晴天转多云24℃~12℃客厅早晨温度20℃ PM2.5-58

今天庆小兔七点半就起来了。

进屋看,庆小兔已经站在床上。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的尿不湿里没有尿。

阳光从卫生间的窗户里直射进来。

庆小兔说:“太阳公公起来了。”

当庆小兔来到客厅里,庆小兔眼睛望着窗外的大山。

庆小兔问:“太阳去哪里了?”

我指着窗外的长江说:“这是南边,早上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的。”

洗屁股庆小兔还高高兴兴,当在沙发上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无缘无故地大哭起来。

脸是洗了,庆小兔哭声不止,我和外婆都没有理睬庆小兔。

我在写日记,我的电脑放在客厅的最深处,也就是餐厅餐桌上,可以看到整个客厅,我可以看到庆小兔一言一行,我也可以看到姨妈家进进出出的阶梯。

我的前边就是一面玻璃墙壁,就像一个硕大的电视屏幕。

长江对岸的大山尽收眼底,可以看到长江里来回穿梭的轮船,江边晨练的人们历历在目,马路上的汽车就像走马灯一样轮换着。

很快庆小兔的哭声渐渐地小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

庆小兔的鸡蛋还含在嘴里。

姨妈说:“小九,我们去医院去吧。”

姨妈姨爹带庆小兔走了。

外婆去买菜了。

我陪庆兔兔做作业,我给庆兔兔报听写。

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胳膊上的石膏没有剥去。

我问:“怎么石膏没有弄掉?”

姨妈说:“只是给小九的胳膊拍了片子,等医生看过了再决定拆不拆。”

庆小兔的胳膊出事已经一个月了,庆小兔的骨骼基本上应该愈合了,虽然庆小兔的胳膊还不能承力,庆小兔胳膊上的石膏用不着再挂着了。

姨妈的话让我多多少少有一点不放心。

姨妈去园子里种花。

庆小兔说:“我也要工作。”

姨妈说:“小九,你要工作,你就帮着姨妈把铲子拿过来。”

庆小兔给姨妈拿了一把铲子,庆小兔自己也拿了一把铲子。

姨妈在花盆里挖一个洞,庆小兔也在花盆里挖土。

姨妈往花盆里放上一棵花苗,庆小兔也拿一棵花苗放在自己的花盆里。

姨妈给花苗培土,庆小兔也给花苗陪土。

姨妈拿着勺子给花盆浇水,庆小兔也拿起勺子在浇水。

姨妈已经在种第二盆花,庆小兔还在给第一盆花在浇水。

姨妈说:“给花浇一点水就可以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

庆小兔继续往花盆里浇水。

姨妈拿了一个没有种东西的花盆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大勺子一勺子一勺子的往花盆里浇水。

等姨妈过来舀水,塑料桶里的水已经舀不起来了。

姨妈说:“你不是在帮着姨妈浇水,你是给姨妈浪费水。”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呢。”

姨妈重新打了一桶水过来。

庆小兔拿着铲子在花盆里挖土,花盆里积满了水,庆小兔的铲子挖起一坨泥巴,庆小兔把泥巴倒进另外一个花盆,庆小兔的铲子里已经粘了许多泥巴。

庆小兔用劲地在甩泥巴,泥巴黏糊糊地一动不动地赖在铲子上。

庆小兔对我说:“铲子上边有泥巴。”

我把铲子在花盆上磕一下,我把铲子在花盆的边沿上刮了一下。

庆小兔说:“我会了。”

庆小兔把铲子插进泥巴里,庆小兔把铲子提起来,庆小兔把铲子在花盆边沿上用劲磕着。

呱唧呱唧的声音传到姨妈的耳朵里。

姨妈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

姨妈问:“你在做什么工作呀?你不要把姨妈的花盆砸碎了。”

庆小兔说:“铲子上边有泥巴。”

庆小兔举着铲子给姨妈看。

庆小兔说:“没有了吧。”

铲子背后还有一些泥巴,庆小兔把铲子在花盆的边沿上刮了几下。

庆小兔说:“姨妈你看,没有泥巴了吧?”

姨妈说:“这不是泥巴吗?”

庆小兔把铲子放进水桶里。

庆小兔说:“洗一下。”

姨妈说:“你的铲子洗干净了,我的水桶又要洗半天。”

庆小兔拿起茶几上的牦牛肉包装袋,庆小兔把手伸进去在掏。

庆小兔说:“牛肉干怎么没有了?”

庆小兔把包装袋翻转过来,庆小兔在抖动包装袋,包装袋里的牛肉沫沫洒落下来,庆小兔用手在茶几上粘着在吃。

我说:“茶几上那么脏,你不能这样吃。”

庆小兔说:“我要吃牛肉干。”

我说:“你可以问问姨妈。”

庆小兔问:“姨妈,我要吃牛肉干。”

姨妈说:“牛肉干吃完了,姨妈再给你买牛肉干。”

姨妈拿起茶几上的坚果。

姨妈说:“你可以吃这些东西呀?”

庆小兔说:“吃松子。”

外婆买了小橘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这个。”

我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橘子呀。”

我给庆小兔剥橘子,庆小兔拿起一个橘子。

庆小兔说:“我自己剥橘子。”

庆小兔拿着剥橙子的工具,庆小兔把剥铲子工具的尖头插进橘子里。

庆小兔说:“我扎进橘子里了。”

我说:“这个是剥橙子的工具,橙子皮不好剥,所以剥橙子需要借助工具来帮忙。橘子皮非常松脆,用手很容易剥下来。”

庆小兔放下小工具,庆小兔用手挤压着橘子,橘子从孔里挤出橘黄色的橘子水。

庆小兔说:“冒水了。”

庆小兔把橘子放在嘴的跟前,庆小兔在吸着橘子里涌出的汁液。

庆小兔开始用手在剥橘子。

庆兔兔过来把我剥好的橘子塞进嘴里。

庆小兔把橘子举到庆兔兔的面前。

庆小兔说:“哥哥,我在剥橘子。”

庆兔兔也拿起一个橘子在剥。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比一下谁先剥好。”

庆兔兔的橘子很快剥好,庆兔兔把橘子让庆小兔看。

庆兔兔说:“小九,你看哥哥剥好了一个。”

庆兔兔很快把橘子塞进嘴里。

庆小兔没有想和庆兔兔比赛的意思,庆小兔还是慢条斯理地在慢慢地剥橘子。

庆小兔的橘子终于剥好了,庆小兔橘子剥的干干净净。

庆小兔说:“哥哥,我也剥好了。”

庆小兔问庆兔兔:“我们看电视吗?”

我说:“庆兔兔,你去书房读书去,弟弟要看电视了。”

庆兔兔是进书房看书了。

很快庆兔兔又出来了。

庆兔兔说:“外婆,我已经读了半个小时了,我休息一会好不好。”

外婆说:“妈妈要求你读两个小时的书,你什么时候才能读完呀?”

姨妈说:“一个在读书,一个在看电视,他能够安心吗?”

庆兔兔回书房读书了。

庆小兔说:“国旗。”

我连忙进屋拿了一面国旗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国旗。”

我说:“是不是这个国旗大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装国旗卡片的盒子,没想到庆小兔竟然主动要学习国旗,这几天搬家屋子里乱糟糟的,我们也忘了让庆小兔卡片学习。

我一张卡片一张卡片的给庆小兔读,庆小兔也一张张跟着我在念,这一次庆小兔是读的最认真的一次。

庆小兔说:“去江边玩。”

我说:“现在已经十二点钟了,我们下午再去江边玩。”

庆小兔说:“我要去江边玩。”

没想到今天这时候外边已经阳光灿烂。

我说:“那我们就去江边玩一会。”

外婆说:“去什么去,现在什么时候了,就你这样惯着他。”

我说:“我们睡了觉再去江边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外婆说:“这时候小朋友都回家吃饭了,外边已经找不到小朋友了。”

庆小兔说:“找得到小朋友的。”

大家都不理睬庆小兔,庆小兔一个人在哼哼着。

就过了两分钟的光景。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说:“外婆给你弄鸡蛋饭”

外婆没有给庆小兔炒鸡蛋饭,外婆把西红柿鸡蛋汤里的鸡蛋舀进饭里。

庆小兔要一个人坐在茶几跟前吃饭,庆兔兔也搬了一个木椅子坐在庆小兔的旁边。

庆小兔把鸡蛋饭拨进餐盒的每一个格子里。

外婆说:“庆兔兔有菜哟。”

庆兔兔说:“我不要菜。”

庆小兔说:“我也不要菜。”

姨妈说:“今天有黑木耳,还有胡萝卜哟。”

庆小兔说:“我要吃黑木耳。”

庆兔兔说:“我要吃胡萝卜,胡萝卜是小白兔喜欢吃的哟。”

我把黑木耳胡萝卜片炒肉片端到茶几上,庆小兔庆兔兔两个人争先恐后地在吃。

我还在睡觉,庆小兔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我要睡觉了。”

我让庆小兔尿尿,我给庆小兔穿纸尿裤,我在庆小兔旁边躺了下来。

庆小兔用手拉着我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你已经睡过了。”

庆小兔跟外婆睡觉。

庆兔兔在外婆家睡觉

下午姨妈有事,我送庆兔兔学跆拳道。

外婆说:“庆兔兔十五点半下课。”

我想就两个小时的事情,结果庆兔兔十七点才从教室里出来。

回到家庆小兔在看电视。

外婆说:“庆小兔醒了就一直在找外公。”

看完电视庆小兔举着小红伞说:“去江边。”

外婆说:“马上就要天黑了。”

打开门出去。

庆小兔抬起左手说:“外公,我的手好了。”

我这才发现庆小兔的左手的石膏没有了。

庆小兔的胳膊一直是我的心病,我唯恐庆小兔会留下残疾,看看庆小兔就像没有事情一样。

庆小兔说:“天不是没有黑吗?”

庆小兔抬头看看天空。

庆小兔说:“外公,月亮出来了,弯弯的月牙像一个小船。”

庆小兔来到侧门跟前。

庆小兔说:“小朋友在外边要大人牵着走,外边会有坏人的。”

庆小兔来到斑马线跟前。

庆小兔说:“红灯不能过马路,绿灯才能过马路。”

江边可以看到有人在走路,这时候已经看不到小朋友了。

天说黑就暗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哪里也没有玩。

庆小兔拿着一本书说:“外公我们讲书吧!”

我伸手想把书接过来。

庆小兔伸出手挡住说:“我给你讲。”

这是一本《人体》立体书。

庆小兔用手指着封面上的人体两个字。

庆小兔指着人字说:“人的。”

庆小兔又指着体字说:“身体。”

我说:“这是人体。”

我放慢语速说:“人,体。”

庆小兔用手指着人体两个字慢慢地说:“人,体。”

书的封面就是一个突出来的骷髅头。

庆小兔指着骷髅头说:“我不害怕骷髅头。”

第一页是《人体基本结构》。

庆小兔用手指着人体肌肉图说:“这是人肉。”

我说:“这是人体肌肉,透明的是人体神经。”

庆小兔指着后边的人体骨架。

庆小兔说:“这是人的骨头,我不害怕骨头。”

最旁边是一个人的手。

庆小兔移动活动的卡片。

庆小兔说:“指甲长了出来了。”

庆小兔把卡片又推了回去。

庆小兔说:“指甲又回去了。”

第二页是一个立体的人体骨架。

庆小兔用手拨弄人体骨架说:“我不怕人的骨头。”

右手边是一个人体脊椎骨,这个脊椎骨是可以活动的。

庆小兔用手拨弄脊椎骨。

庆小兔说:“它在跳舞。”

庆小兔问:“它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脊椎骨。”

庆小兔说:“脊椎骨在跳舞。”

我说:“人的脊椎骨是健康的,人就可以工作,人就可以跳舞。如果平时不注意把脊椎骨弄伤了,人不要说是跳舞,人就会什么事情也不能做了。”

庆小兔掀开一页,这一页是一个人的肺。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肺,肺长在人的胸脯里,肺是人呼吸器官,人要吸进新鲜空气,人要排出二氧化碳废气。”

庆小兔转动旁边模拟气体交换的圆盘。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就是人的肺里进行气体交换的过程。”

下边一页是一个人的大脑。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这是大脑。”

庆小兔用手拍拍自己的头。

庆小兔说:“这就是大脑。”

后边一页是眼睛,旁边是一个嘴巴。

庆小兔移动活动卡片,从嘴里伸出一个长长的舌头。

庆小兔说:“不好看。”

庆小兔让舌头缩了回去。

眼睛过于夸张,我告诉庆小兔这是眼睛,庆小兔连看有没有看一下,庆小兔却看下边的一个像折叠书一样的东西。

庆小兔把折叠书打开。

第一页是一个找盲点,上边有一个加号。

庆小兔说:“这是医院的。”

接着有一个看色盲的图片,上边有一个29。

我问:“这是多少?”

庆小兔说:“这个是二,这个是六。”

我说:“你把九看反了,这个是九。”

庆小兔把折叠书折叠起来,庆小兔还不知道按照原来的折线折。我告诉庆小兔应该怎样折,我还没有演示完,庆小兔就说他会了,但是庆小兔自己弄,庆小兔又弄错了。

我再告诉庆小兔一次,庆小兔这次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庆小兔把折叠书插进一个三角形的袋子里。

消化系统庆小兔只是对食管幽门感兴趣,庆小兔推动纸片。

庆小兔把幽门在打开。

庆小兔说:“开门了。”

庆小兔把幽门关闭。

庆小兔说:“又关上了。”

庆小兔的书讲完了,庆小兔合上书。

庆小兔说:“我再讲一遍。”

庆小兔很快讲了一遍,接着庆小兔又讲一遍,庆小兔好像不知道疲倦,庆小兔一遍遍地重复刚才的表演,庆小兔可能讲了有七八遍。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念书有瘾,他可以不间断地讲无数遍。”

外婆说:“那天小九给我讲太空,小九还不是一遍遍的讲。”

姨妈说:“小九,你怎么在茶几上画画哟,这不是姨妈的房子,这是外婆的房子哟。”

庆小兔伸出手挡住茶几上的画。

姨妈说:“姨妈都看见了,小九你的手上都是颜料。”

庆小兔把两个手压在衣服上。

姨妈拉开庆小兔的手。

姨妈说:“小九,你的衣服上都是颜料。”

庆小兔用手挡住自己的上衣。

姨妈用手指着庆小兔的裤子。

姨妈说:“看看你的裤子,裤子上也是颜料。”

庆小兔伸出手挡在姨妈的眼睛跟前。

姨妈说:“你挡住姨妈眼睛,姨妈还是看见了。”

庆小兔背过身,庆小兔把屁股对着姨妈,庆小兔扭着屁股,庆小兔看着姨妈。

姨妈说:“你的屁股有什么看的,你的裤子后边又没有颜料。”

庆兔兔拿着衣服过来洗澡。

姨妈说:“你在姨妈那里洗完澡多好,用不着来回跑。”

庆兔兔说:“我要在外婆家洗。”

姨妈说:“你就是不想自己洗袜子洗裤衩。”

庆兔兔说:“对呀。”

姨妈对外婆说:“就是你们愿意给他们洗衣服。”

外婆说:“他们把衣服放在这里,我不给他们洗呀?”

其实两家人的衣服都是外婆一个人洗的,只不过姨妈想让庆兔兔学习洗衣服,让庆兔兔能够学会一点生活技能。

姨妈说:“他不洗衣服,你就把他的衣服留下来,第二天还是让他自己洗。”

今天姨爹更换了燃气表的密封垫,庆兔兔洗澡燃气没有打开,妈妈站在凳子上去开启燃气热水器。

庆小兔也挤过来说:“我来看看。”

姨妈说:“你挤过来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要修理。”

庆小兔回到家里,庆小兔搬了一个小板凳,庆小兔把小板凳放在墙跟前,庆小兔站在小板凳上,庆小兔两个手在不断地翻动着。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

外婆说:“你的胳膊刚刚好,你不要爬这么高。”

庆小兔下来了。

外婆刚刚离开,庆小兔又站在凳子上,庆小兔又开始修理工作。

妈妈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工作。”

妈妈说:“你想还要去医院呀?”

庆小兔很快从板凳上下来。

妈妈在给庆小兔洗澡。

妈妈说:“温度有一点低。”

我把温度从四十二度调到四十四度。

庆小兔洗完澡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温度你调了没有?”

我说:“调了呀。”

庆小兔问:“多少度呀?”

我说:“四十四度。”

庆小兔问:“四十四度可以吗?”

外婆说:“你不是刚刚洗完澡吗,你洗澡冷不冷呀?”

庆小兔说:“不冷。”

庆小兔光着脚下到地上。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不穿鞋呀?”

庆小兔几步跨上爬行毯。

庆小兔说:“我没有站在地上呀。”

庆小兔跪在爬行毯上,庆小兔把十六格的拼图倒在爬行毯,庆小兔的脚转到爬行毯外边。

外婆说:“小九,你的脚在哪里呀?”

庆小兔迅速把脚转到爬行毯上,外婆还没有离开,庆小兔的脚又转了回去,外婆还没有来得及说庆小兔,庆小兔的脚又转回爬行毯上。

庆小兔放了几块拼图,

庆小兔说:“太难了。”

庆小兔把拼图放了下来。

妈妈过来拼图。

妈妈说:“今天不把拼图拼好,明天就可能乱的搞不清楚了。”

妈妈说:“小九,你的拼图呢?”

庆小兔把拼图一块块拿过来。

庆小兔说:“不是吗?”

妈妈说:“还差几块。”

庆小兔找了一会没有找到。

妈妈说:“明天你要把拼图找出来,以后每次只能拼一个拼图。”

庆小兔说:“你出来呀,你出来呀,你们怎么不出来呀?”

妈妈说:“小九,你把你的书放回去,你把你的玩具送回原来的地方。”

庆小兔连忙把书一本本放到一起。

妈妈说:“你的汽车都要开回车库里。”

庆小兔推着汽车,庆小兔哼唧哼唧地开往车库里。

妈妈说:“还有你的蜡笔呢,把你的蜡笔放回去。”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