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再次感怀这个黑色六月

2020-08-01 21:3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晶天灵 阅读:51

总是无法用语言诠释心灵最真切的感触,总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心底永远抹不掉的记忆。总是在这个六月的季节被温暖的风吹醒,然后倚在陌生的窗前,让思绪翩飞。

六月,从2003年开始,变成了让多少人开心多少人失落的日子。那是的我还是一个初三的学生娃娃。会宁的高考总是有太多的传奇,有太多的寄托,也有太多的神秘和期望。在儿时幼小的记忆力,每每遇上大旱天气,父辈们总会念叨,快高考了,高考天就下雨。那是总认为高考是圣神的,圣洁的雨水也许是为了洗去大山里高考学子身上的穷土,也或许大山里的教育是艰苦的,大山里的高考时感人的,也同时感到了上天。反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2003年的6月7日晚,我们初三级三班的住校男生宿舍内,有一个姓牛的舍友(十年了名字也想不起了)提议,今天高考,高考生开始估分了,我们给帮忙估分去吧,当时只是为了开心。记得那个夜,早早的熄灯了,查夜的老师来了我们就悄悄的装睡了,走了我们继续聊,聊了很多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也许从那时起对高考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神往,这也是每个山里的孩子共同的梦想。那一年我是一个初三补习两年的复读生,心里的压力也许只有自己知道,自己能够体会。

那一年,全国非典,那一年举国严查人员流动,为减少人员过于集中,那一年的中考考点从县城改为乡镇,我顺利的考入会宁县第四中学。那一年的六月,天格外蓝,漫长的暑假伴着太对农家孩子的是忙不完的农活。尽管很累,但心中的那种喜悦和开心,以及对高中生活的向往无法掩饰,总是洋溢在脸上,暴露在六月的阳光下!

那一年不知道会宁县有多少高考学子蟾宫折桂,不知道又有多少名落孙山。高考的话题伴着非典逐渐也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在秋高气爽的初秋,背着行李,拿着珍贵的会宁四中高考录取通知书,走进了自己薪资的大城市,在桃峰下开始了我一生最难忘的一段求学时光。

当时的会宁四中建校只有五年,从众人的声望中远远不及会宁一中和会宁二中这些老牌院校。但作为一个一直基础差,复读多年的我来说也很知足了。在那个坐拥桃峰,涉足祖历的地方,没想到我度过了我最难忘的高中时代。在桃峰下,我完成了高中四年的学习,在桃峰下我成长了自己无知的年华,在桃峰结实了我莫生难忘的朋友,在桃峰下我体会了成长的快乐和烦恼,还有那些纷乱迷离的青春故事。

现在屈指一算已经整整十年。常常感怀那些已逝的岁月,常常念却那些同窗,常常在孤独的时候一遍遍的梳理那些已经远去的往事,常常在最无助的时候想起那一帮最铁的哥们。高中的四年时光,注入了一生最真也最美好的年华,凝聚了人一生最真挚的同学友谊。总会经常想起强子、色常、阿毛、不悔、阿龙、小李、老何、敏子、老苟、新伟......四年时光在一生中匆匆一瞥而过,但每每当翻开那些过往的日记,过去的人、事、物总是清晰的仿佛就在昨天,那些沉淀在记忆深处的真挚情谊,无论春秋如何轮回迭代,也永远抹不掉。也许这就是无形的财富,所谓的精神财富。不论这一生你富有还是平庸,也不管你才高八斗还是目不识丁,那些毫不参合名利的情谊亘古不变。

从高一到高三,学习成绩平平淡淡,但在目标基本一致的群体氛围中,不管怎样也都没有一个言弃的理由,在体会青春年华的岁月,在只有考学才有出路的环境,在充满真挚情谊的群体,就这样苦乐参半的生活、学习、成长。在以应试教育模式而享誉胜名的会宁,分数能说明一切,也只有分数才能决定你人生的去向。秦陇锁钥的关隘没人再提起,而在更多人口碑下流传的莫过于教育名县。从78年恢复高考以来,会宁一个全国的贫困县,580万目不识丁的农民且供出了11万的大学生,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但社会发展的脚步使对人才多样的需求变得格外苛刻。土生土长的山药蛋与基因变种培养的马铃薯产生了质的差异,也无不说明了只有改革才能求得生存,也只有突变才能有新的出路!

高考的日子从远处走来,我们摩拳擦掌,夜以继日的学习,因为都是山里的娃,因此更多的都是在在租住的小屋内或学校集体的做饭屋内自己动手做饭和面,随便糊弄填填肚子后,依然扎在高高堆起的书山中。每天夜色朦胧的时候就早早起床开始晨读,然后就是一天七节课的满堂灌输授课和两头漫长的自习,陪伴自己的是永远背不玩的古诗词和绕口的哲学政治,永远做不完的作业,永远考不完的模拟考试......

总是难以忘却6月初的毕业典礼大会,听着那些煽情的话语,鼻子总会感觉到酸酸涩涩的,有一种潸然泪下的感觉;总是忘不掉一本本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留言册;总是忘不掉兄弟同窗们一起吃的那顿散伙饭和一起在桃峰下的那些留念....

期盼而又胆怯的6月7日,依然这样如期而至,我们祈福自己金榜题名,我们祝福对方蟾宫折桂,但在内心深处我们都知道自己在这个应试教育背景下属于自己的那个三维坐标。

经过两年到三年的高考、复读再高考再复读再高考,每一个人也许从自己心底找到了一个属于的归属,是多年前的理想也好,是眼前无赖的选择也罢,毕竟这仅仅是一个人生的驿站,不能做永远的逗留。

在那个偏僻的小城镇,经过四年的成长,我们都分道扬镳,有的考上了省内本科院校,有的在省内大专院校继续学习,有的去了高寒的西藏,有些去了遥远的东北,有些去了繁华的京津唐地区,有些下了烟雨迷茫的江南.....就这样各奔西东。

也许那四年是我们一生不可夺得的财富,也许这是我们一生必须经过的旅途,但我们谁曾想过,这一程我们是否是一个时代的牺牲品,一种制度的牺牲品,甚至我们都没有怀疑过!因为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大山里,这是唯一的出路,我们比谁都明白!在大山里的眼光只能看到山间的那片蓝天,殊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精彩的让人感到无奈!

从走进高中的大门,到今天又一个高考日的来临,光阴已经过去整整十年!十年的时光,中国的教育事业在探索中改革,在改革中进步。2007年教育改革工作会议在深圳召开,我们当时的会宁一中补习班语文老师参加了,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了教育改革的方向,但我们都清醒的知道,这些对我们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这个童话没想到一直持续了十年,至今还是一个童话般的梦。山里的孩子唯一的出路依然是夜以继日的学习,成为应试化教育的佼佼者,而永远是中国现代社会发展最臃肿的拖累。在大山里的人直到今天依然把会宁教育事业看成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视乎和红色会宁相等。这也是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慢性病。意识不到自己目前的处境,而把太对的抱怨统统抛给这个社会。

十年后的又一个六月七号,再看看当年的我们今天有都在这个庞大的社会中做些什么,成家的有,单身的也有,刚刚走完求学路的有······但不管是谁,依然打拼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兢兢业业,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家庭压力,这些其实都是这个快速发展的社会赐予的。也许将来十年或更短的时间以后,会有人走向社会的中高层,得到这个社会更高的回报,但这些都是自己在这个社会继续成长的结果。

今天的会宁一定依然人头攒太、摩肩接踵,会宁一中、二中、四中、五中还有初级中学的校门口依然和十年前一样,不知有多少眺望的目光,不知有多少颗焦急的心被悬起......祝愿我的父老乡亲们和学弟学妹们能了却自己的夙愿,也祝愿新的教育体制建设不要遗忘了大山里的孩子!

当年的哥们兄弟,你们今天还好吗,又一个黑色六月,你们是否还能回想起我们一起并肩走过的那些时光。

愿我们每一个人都安好。 二〇一四年六月七日于漠北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