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73小九发烧四十度

2020-08-06 09:2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55

3073-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三多云转晴天16℃~7℃客厅早晨温度19℃ PM2.5-59

天阴沉沉的,地湿漉漉的,雨淅沥沥的。

妈妈起来就听见庆小兔说:“摸一下。”

我以为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又睡着了。

妈妈说:“夜里小九发烧到三十八度六,一点钟给小九喝了护彤。”

七点半听见屋里有声音,外婆进屋拿着耳温计出来。

外婆说:“小九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

我进屋,庆小兔就是肚子上盖着毛巾被。

我说:“你把被子盖上。”

我把被子给庆小兔拉到身上。

庆小兔把被子蹬下来说:“不要。”

我说:“你感冒发烧就是不盖被在引起的。”

我拿了一个布毯过去给庆小兔盖,庆小兔把布毯也从身上拉了下来。

我说:“你是不是还想发烧更厉害呀?你是不是要去医院打针呀?”

庆小兔蹬着两条腿,庆小兔的两个脚在床上踢打着。

我说:“你闹吧,你发烧,你就去医院去打针去。”

我从房间里出来。

很快庆小兔在喊外婆,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庆小兔一切恢复正常了。

外婆在庆小兔肛门里塞进退烧药。

庆小兔说:“喝奶。”

我说:“好呀。”

庆小兔说:“不能用奶瓶喝奶,用杯子喝奶。”

我说:“奶瓶可以喝奶的。”

庆小兔说:“妈妈说,喝奶不能用奶瓶喝奶。”

我说:“妈妈不在家,我们还是用奶瓶喝奶吧。奶瓶手好拿一些,奶瓶喝奶也不会洒出来,奶瓶喝奶也快一些。”

庆小兔说:“一二零。”

我说:“一二零。”

茶几上放在我以前写的:一二零救护车、一一零警车、一一九消防车三张纸条。

原来庆小兔知道一一九消防车。

庆小兔说:“一二零救护车,有人生病了。”

我说:“这是一一九消防车。”

庆小兔说:“一一九。”

我把三张枝条上边的字都给庆小兔讲一遍。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毛巾被。”

我把毛巾被给庆小兔拿来。

庆小兔说:“不盖毛巾被会受凉的。”

我说:“对,你感冒发烧就和不盖被子有关,吃一堑长一智,你以后就要注意了。”

外婆从外边进来。

庆小兔说:“外婆,不盖毛巾被会受凉的。”

外婆没有听清楚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外婆问:“什么受凉了?”

庆小兔说:“不盖毛巾被会受凉的。”

外婆说:“所以以后睡觉就要盖被子。”

庆小兔指着茶几上的纸条说:“外婆,这是一一九,这是消防队,是救火的。”

外婆说:“这不是一一九,这是一二零,这是救护车。”

庆小兔说:“是有人生病了,医生去抢救的。”

我问:“庆小兔,你要不要吃馒头呀?”

外婆说:“今天没有热馒头。”

庆小兔说:“没有馒头,明天买。”

外婆说:“我去给你热馒头。”

庆小兔说:“奶喝完了。”

庆小兔说:“我可以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呀?”

庆小兔说:“我是乖宝宝。”

我说:“你已经长大了,你已经是一个大哥哥了,你是要变成一个乖宝宝了。”

动画片完了。

庆小兔问:“外婆呢?”

外婆嗯了一声。

庆小兔说:“我看到了。”

外婆坐在窗户跟前在给衣服缝扣子。

庆小兔问:“外婆,你今天不买菜吗?”

我说:“你今天感冒发烧了,外边还在下雨。”

庆小兔说:“是不是哗啦啦的大雨呀?”

我说:“不是大雨,是很小的雨。”

庆小兔问:“外婆,你在干什么呀?”

外婆说:“外婆在缝衣服呀?”

庆小兔说:“外婆,你过来,我看看。”

外婆说:“外婆过不来。”

庆小兔说:“我也过不来。”

外婆问:“你怎么过不来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穿鞋呀。”

外婆说:“你可以要外公帮你穿鞋。”

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的爬行毯上。

庆小兔看着窗户外边说:“很多人在走。”

外婆说:“很多人早上在河边锻炼身体。”

庆小兔说:“是江边,不是河边。”

外婆也连忙说:“对,不是河边是江边。”

庆小兔把三张有声挂图铺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这是外公。”

庆小兔用手指着有声挂图上边的外公。

我问:“外婆呢?”

庆小兔用手指着有声挂图上边的外婆。

外婆问:“爷爷呢?”

庆小兔用脚指着有声挂图上边的爷爷。

外婆问:“还有奶奶呢?”

庆小兔有指出图上的奶奶。

我说:“这三张挂图有一点简单了,这些图已经不适应庆小兔的现在的水平了。”

庆小兔把有声挂图的音乐打开,有声挂图开始播放音乐。

庆小兔把三张有声挂图的音乐都打开了,马上不是音乐而是扰民的噪音。

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这个怎么能够听到什么呀?”

庆小兔把一盒玩具倒在爬行毯上,庆小兔把轨道车打开,庆小兔把汽车放在轨道上,当汽车行驶到栏杆跟前。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婆,缴费。”

外婆为庆小兔的汽车买了三次单。

庆小兔自己一个人在玩汽车,庆小兔把汽车一辆辆放在轨道车架停车场上。

庆小兔问:“我的彩色笔呢?”

我说:“你的彩色笔在姨妈家。”

我去姨妈家拿彩色笔,庆小兔也跟着过来,我拿着彩色笔给庆小兔。

庆小兔挥手说:“不要外公拿,外公放回去,我自己拿。”

我把彩色笔放回姨妈家的茶几上,庆小兔过来把彩色笔拿起来。

庆小兔抱着彩色笔盒子从姨妈家出来,外婆从外边往姨妈家走。

庆小兔说:“我要做作业,我要画画。”

庆小兔在纸上在画画。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在姨妈家烧饭。”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我说:“你要吃面条,你就跟外婆说呀?”

庆小兔站起来说:“我去告诉外婆,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我出去玩吗?”

我说:“我们出去散一下心。”

来到外边,天已经不是那么阴沉了。

外边的地面已经看不出下过雨的痕迹。

庆小兔说:“没有下雨了。”

来到篮球场,篮球场上还星星点点反光,篮球场到处都是一滩滩水塘。

庆小兔说:“外公,这里下雨了。”

我说:“不是这里下雨了,是这里的雨水还没有干。”

健身器材跟前有好几个小朋友。

庆小兔说:“小朋友。”

我说:“你还在发烧,你不要靠近小朋友。”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庆小兔围着每一个小朋友转一圈,庆小兔没有跟小朋友说话,庆小兔只是看着每一个小朋友。

庆小兔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钟了,庆小兔的到来,正是这些小朋友回家的时候,庆小兔没有和他们再见,庆小兔只是默默地望着他们离开。

庆小兔把扭扭车骑进篮球场,庆小兔把扭扭车骑进水塘中央。

还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抬起腿说:“我的裤子湿了。”

我说:“湿了,你就不要在水里了。”

庆小兔把扭扭车骑出来。

庆小兔说:“我的鞋也湿了。”

我说:“湿了,我们就回家换衣服换鞋。”

我还没有拿出门卡开门,里面一个人开门出来,这个人拉着门让我们进去。

庆小兔说:“谢谢。”

那个人说:“不用谢。”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出去一会就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的裤子湿了。”

给庆小兔换了裤子。

庆小兔说:“我的鞋呢?”

外婆说:“这里有一双沙滩鞋。”

庆小兔穿上沙滩鞋。

庆小兔说:“沙滩鞋是在海滩上穿的。”

外婆说:“在家里一样可以穿。”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姨妈家卫生间跑。

昨天姨妈给庆小兔买了一个儿童坐便器马桶梯椅来了。

庆小兔不愿意坐痰盂,妈妈前后买了两个痰盂,庆小兔可能最多坐了两次,庆小兔每天就是坐卫生间的马桶。

马桶是大人用的,庆小兔坐在上边总是不怎么放心,庆小兔还不让我们站在他的旁边。

庆小兔说:“屙巴巴臭,外公出去,外公把门关上。”

现在的人们想象力太丰富了,竟然制作了一个像梯子一样的辅助工具,可以让庆小兔轻轻松松自己坐马桶。

庆小兔登上梯子,庆小兔转身坐了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巴巴臭。”

很快庆小兔说:“我的裤子打湿了。”

原来庆小兔坐的有一点靠前,庆小兔的尿尿到坐圈上了。

外婆有一点不明白,庆小兔怎么会把裤子尿湿了。

我说:“开始我们还有一点不适应,不知道庆小兔裤子要褪到哪里,也不知道庆小兔应该怎样坐上去。”

我回屋里去午睡,庆小兔很快跟着过来了。

我问:“你是不是要睡觉呀?”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我要找外公。”

我说:“外公要睡觉呀?”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看电视。”

庆小兔说:“我要在外婆家看电视。”

外婆说:“这里的电视机还没有开,姨妈家的电视机已经在播放。”

庆小兔说:“我要看海底小纵队。”

我睡觉起来,庆小兔已经在客厅里玩。

庆小兔手里拿着弹簧枪,庆小兔把子弹压进枪膛,庆小兔两个手把弹簧枪放在胸部。

庆小兔说:“我是将军。”

庆小兔举手敬礼。

外婆说:“你像一个将军。”

庆小兔迈起正步在走。

庆小兔说:“我要消灭敌人。”

庆小兔走到大门跟前,庆小兔端起枪,庆小兔两条腿微微弯曲,庆小兔瞄准向前开枪。

庆小兔把子弹射击出去,庆小兔把子弹捡起来。

庆小兔走回去,庆小兔把子弹重新上膛。

庆小兔说:“我还要战斗。”

我拿着手机给庆小兔录像。

庆小兔马上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姿态。

我说:“将军先生,你不走步呀。”

庆小兔端着枪往前走去,庆小兔换了一个目标,庆小兔把子弹射向敌人。

庆小兔把子弹捡起来,庆小兔把子弹塞进枪膛,庆小兔来到茶几跟前,庆小兔把子弹压在茶几上,庆小兔往下用力,子弹装进枪膛里。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一会。”

外婆说:“我去睡觉了。”

庆小兔说:“你去睡吧。”

庆小兔拿着带橡皮头的吸管说:“这是喝药的,我不能喝药。”

我说:“为什么不能喝药,生病了就要吃药。”

庆小兔说:“我还要打枪。”

我问:“你什么时候睡觉呀?”

庆小兔说:“我再玩一下就睡觉。”

庆小兔的子弹打了出去,庆小兔把子弹重新上膛,庆小兔放下枪。

庆小兔说:“我睡觉了。”

我说:“你睡觉要盖被子哟。”

庆小兔说:“我要毛巾被。”

我把毛巾被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我把牛奶拿过去的时候,庆小兔已经钻进外婆的被窝。

庆小兔喝完奶很快屋里就安静下来。

就安静了五分钟。

庆小兔喊:“我头上有一个包。”

我拿着绿油膏进去。

庆小兔说:“我被蚊子咬了。”

我给庆小兔抹绿油膏,庆小兔脸上的包是一个以往蚊子叮咬的遗留。

我说:“这哪里是今天咬的,这是前几天咬的包。”

庆小兔在呼噜噜地发出声音。

我说:“睡觉了,不要玩了。”

庆小兔说:“我在打呼噜,我轻轻地打。”

庆小兔发出单调的呼呼声。

庆小兔说:“我轻轻地呼噜。”

这一次庆小兔真正地睡着了。

跟昨天一样,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就在喊尿尿。

尿完尿庆小兔就不要睡觉了。

抱着庆小兔就发现身上有一点烫手,测量耳温是四十度二,庆小兔第一次出现高于四十度的体温,我有一点心慌起来。

外婆给庆小兔肛门里塞退烧药。

我让外婆给姨妈打电话,我怕庆小兔会不会有其他传染病,因为庆小兔每天都被蚊子叮咬。

姨妈说:“退烧药还是继续用,多喝一点水,来医院检查化验血,小九还不知道愿意不愿意。”

我又让外婆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要外婆给庆小兔喝阿莫西林。

妈妈上午打一次电话问庆小兔的病情,外婆的手机还有两次电话没有接。

抱了庆小兔半个小时,庆小兔的耳温降到了三十九度一,庆小兔马上就恢复了生气。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要出去玩。

我说:“你现在在发烧,等你发烧好一点了,我们再出去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发烧不能出去。”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在屋里走起来。

庆小兔要看动画片,我去接庆兔兔放学。

回来外婆说:“小九现在尿尿也要坐在新买的坐便器马桶梯椅。”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向着卫生间跑去。

庆小兔说:“我要在这个上边尿尿。”

庆小兔登上梯子,庆小兔把裤子脱下来,庆小兔坐在马桶上。

庆小兔来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问:“我的黑板呢?”

我说:“你的黑板已经拿到外婆家了。”

庆小兔说:“我要在黑板上画画。”

庆小兔在黑板上还没有画几笔,姨妈下班回来了。

姨妈拿着桶出去了。

庆小兔问:“姨妈,你在干什么?”

姨妈说:“姨妈给花浇水呀。”

庆小兔说:“我要给花浇水。”

姨妈给花舀了一勺子水。

庆小兔说:“姨妈,我来浇水。”

姨妈把勺子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勺子在浇水。

跟前的花都浇了水,庆小兔想提着水桶往前移,庆小兔提起水桶提把,水桶巍然不动。

姨妈说:“这个你提不动,还是姨妈帮你提。”

于是姨妈提桶,庆小兔浇水。

外婆说:“小九,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

姨妈问:“你为什么不吃饭?”

庆小兔说:“我咳嗽了。”

外婆说:“你哪里咳嗽了,还没有听见你咳嗽一声。”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挣钱。”

妈妈说:“妈妈挣钱干什么?”

庆小兔说:“妈妈挣钱给我买大卡车。”

妈妈说:“你挣钱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长大了,就可以挣钱了。”

妈妈问:“你挣到钱,你准备给妈妈买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给妈妈买喜欢的蛋糕。”

妈妈说:“妈妈喜欢吃蛋糕吗?”

庆小兔说:“是呀,超市里有蛋糕。”

妈妈说:“蛋糕店里专门卖蛋糕,蛋糕店的蛋糕才好吃。”

庆小兔说:“我去蛋糕店给妈妈买蛋糕。”

庆兔兔去做作业了。

姨妈说:“小九,我们开始学习吧?”

庆小兔说:“我要看地球,我要看火山爆发。”

姨妈说:“火山爆发什么样子的。”

庆小兔把手伸出了,庆小兔迅速把手又缩了回来,庆小兔装着很烫的样子。

庆小兔说:“火山好烫好烫。”

姨妈说:“小九,你去把平板拿来。”

庆小兔把平板电脑拿来。

庆小兔说:“苹果。”

姨妈说:“这个苹果被人咬了一口。”

庆小兔张开嘴朝着苹果咬了一下。

二十一点钟庆小兔又烧了起来,庆小兔耳温已经到了四十度四。

外婆还要拿布毯给庆小兔盖。

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背心,庆小兔身上滚烫。

我说:“别人发烧是想办法降温,你却要加被子给盖住。”

外婆说:“发烧不是感到冷吗?你可以用毛巾给他擦降温呀?”

我说:“这边用水降温,那边还加被子保温。”

外婆说:“他不是在睡觉吗?睡觉就要多盖一点。”

我说:“我们不能再用几十年前的老思想看问题了。”

外婆给庆小兔喝阿莫西林。

我问:“喝了阿莫西林,还要给庆小兔喝护彤呀?”

外婆说:“这两种药作用不一样。”

妈妈给庆小兔肛门塞了退烧药。

姨妈过来了。

姨妈说:“穿太多了。”

姨妈把庆小兔身上的背心脱了。

妈妈问姨妈:“是不是把退烧贴贴一张。”

姨妈说:“一些药不能重复用。”

妈妈给庆小兔用毛巾浑身在擦水降温。

妈妈把庆小兔的外套脱了,妈妈给庆小兔把背心套上。

姨妈用水银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体温,庆小兔的体温是三十九度六。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