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81我长大了孝顺你们

2020-08-11 19:0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9

庆小兔两岁三百二十天

3081-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16℃~8℃客厅早晨温度17℃ PM2.5-71

我们现在出去的次数时间明显地在减少,外边温度的波动几乎对我们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

外边下雨了,外边刮风了,外边降温了,最多是少出去几次,出去的时间短一点而已。

屋里的温度却实实在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我们这里不是北方,北方冬天家家户户都有暖气。妈妈家装有暖气,现在已经享受不到这个福利。这些天屋里的温度一度一度地在往下降,不知不觉温度已经跌到了十七度。

当世界名曲的声音在播放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在屋里说话。

我问:“小九老师,小七同学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小七在被窝里。”

我说:“小七和你一起睡觉呀?”

庆小兔说:“小七还在睡觉。”

我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看今天的阳光多好呀?”

庆小兔坐起来问:“太阳光在哪里?”

今天灿烂的阳光从窗户外边投射进来。

外婆说:“妈妈不是说要你听话吗?”

庆小兔说:“我不起来。”

我说:“小七起来穿衣服,我们不要管小九老师了。”

庆小兔说:“小七是毛巾被。”

庆小兔用手在把被子拱起来摸了一下。

庆小兔问:“小七呢?”

我说:“小七已经背着小书包上学去了。”

庆小兔说:“小七还没有起来。”

庆小兔把被子掀起来,庆小兔把毛巾被拖了出来。

庆小兔说:“小七在这里,小七在躲猫猫。”

外婆说:“我们起来吃鹌鹑蛋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鹌鹑蛋。”

外婆说:“你不吃,外婆就把鹌鹑蛋吃了。”

庆小兔没有做声。

我说:“外公也去吃鹌鹑蛋了。”

庆小兔只是对着我在笑。

庆小兔起来了。

我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洗屁股。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尿尿。”

外婆给庆小兔洗完屁股。

庆小兔说:“谢谢了。”

外婆说:“谢谢呀,等你长大了再谢谢我们。也不知道你长大了,我们还在不在。”

我说:“要有信心,现在八十岁的老年人不是一个两个了,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七十六岁还要高一点,其中女的比男的要多活好几岁。我们湖北省是八十一点六,就比北京市稍微低一点。”

庆小兔说:“我长大了孝顺你们。”

外婆以为自己听错了。

外婆问:“你在说什么?”

我说:“庆小兔说长大了孝顺我们。”

外婆说:“他知道什么孝顺不孝顺。”

我说:“我听的清清楚楚。”

外婆问:“小九,你刚才说的什么呀?”

庆小兔又不说话了。

外婆想去妈妈家找冬天的衣服。

马路上留下一条水滴的痕迹。

庆小兔问:“这是谁的脚印?”

外婆说:“这是拖把滴下来的水。”

庆小兔说:“这是拖把的脚印。”

我们刚刚走到小区门口,豆苗坐在童车里迎面过来。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

豆苗外婆说“豆豆,喊小九哥哥呀?”

豆苗躺倒下来,豆苗挺直身体,豆苗没有喊庆小兔。

豆苗外婆说:“你不喊小九哥哥,我们就回家。”

豆苗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我们也不去妈妈家了。

庆小兔回头跟豆苗说:“豆豆妹妹,去我家玩。”

庆小兔引着豆苗来到爬行毯上,庆小兔给豆苗介绍自己的玩具。

豆苗把挖掘机拖了出来,豆苗骑上挖掘机。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怎么不穿鞋走呀?你这样就不对了。”

庆小兔对豆苗说:“你这样就不对了。”

豆苗外婆说:“我们比一下谁高一点。”

外婆说:“还是豆豆高一点。”

外婆说:“她姐姐都一米七了,她不会低到哪里。”

豆苗外婆说:“她姐姐都快一米八了,她以后也不会低到哪里。”

我说:“小孩子的身体高矮决定遗传,关键是以后她们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庭。”

庆小兔说:“我有鼻涕了。”

外婆说:“过来外婆给你擦鼻涕。”

庆小兔说:“我自己擤鼻涕。”

庆小兔拿了一张抽纸,庆小兔把抽纸叠了一下,庆小兔把抽纸放在鼻子跟前,庆小兔用劲在擤鼻涕,只听见噗呲一声,庆小兔把鼻涕擤了下来。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看小九哥哥自己在擤鼻涕。”

豆苗说:“我也擤鼻涕。”

豆苗拿了一张抽纸,豆苗把抽纸在鼻子上按了一下,豆苗就把抽纸扔了。

我把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马上坐到沙发上。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你过来坐。”

豆苗还在玩玩具。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看电视了。”

豆苗这才坐到沙发上。

电视节目继续在播放嘟嘟小巴士之汉字城堡。

豆苗说:“我不看这个,我要看小猪佩奇。”

豆苗外婆说:“这是汉字,你跟着哥哥一起学。”

豆苗一直嚷嚷着要看小猪佩奇。

庆小兔说:“我在学习汉字。”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也跟着小九哥哥学习汉字。”

豆苗在沙发上斜躺下来。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坐好了看。”

豆苗说:“我要看小猪佩奇。”

豆苗外婆说:“你也不能一天到晚看小猪佩奇呀?”

豆苗干脆躺下了,豆苗不看汉字城堡。

豆苗去玩玩具了,庆小兔看着豆苗走开,庆小兔想走,庆小兔又舍不得看电视。

豆苗在骑滑板车,这时候刚刚演了两个汉字,庆小兔也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去骑扭扭车。

外婆说:“小九,你再学一会吧?”

我说:“难得豆豆今天来,就让庆小兔跟豆豆玩一会。”

豆苗也要骑扭扭车。

庆小兔用手拍拍自己的身后。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你坐在这里。”

外婆说:“小九,你带不动。”

庆小兔说:“我带得动。”

豆苗坐在庆小兔后边,豆苗从后边搂住庆小兔,庆小兔的扭扭车开动了。

庆小兔自豪地说:“不是带动了吗?”

豆苗外婆说:“到底小九大几个月。”

扭扭车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庆小兔来到电视机跟前。

庆小兔歪着头看着电视机,庆小兔从扭扭车上站起来,庆小兔刚刚从扭扭车上下来,扭扭车的头一下子翘起来,豆苗一下子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庆小兔拿起光头强的油锯,油锯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豆苗伸出手要光头强的油锯。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玩呢。”

外婆说:“豆豆是妹妹呀,你应该先让豆豆妹妹玩一会。”

庆小兔把油锯给了豆苗。

庆小兔说:“你先玩一会,我再来玩。”

豆苗拿着油锯到处锯,豆苗把油锯放在电视机屏幕上。

我说:“豆豆,不能在电视机上锯,会把电视机弄坏的。”

豆苗疑惑地看着我。

庆小兔伸出手说:“你会把电视机弄坏的。”

庆小兔的手还没有握住油锯,豆苗拿着油锯就离开了。

庆小兔跟在豆苗的后边。

庆小兔说:“你已经玩过了,现在该我玩了。”

豆苗不把油锯给庆小兔。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已经玩了一会了,你把锯子给小九哥哥玩一会。”

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我就玩一会会。”

豆苗把油锯给了庆小兔,庆小兔打开油锯,庆小兔就在茶几上锯了一下,庆小兔把油锯就给了豆苗。

庆小兔说:“我已经玩过了。”

快递包装里的防震塑料袋泡泡。

庆小兔用脚猛地一踩,泡泡嘭地一声就爆裂了。

豆苗也过来踩泡泡。

庆小兔速度快,豆苗速度并不慢,但是豆苗的准确度差一点,很快庆小兔把十几个泡泡都踩爆了。

豆苗说:“我还没有踩到呢?”

外婆说:“就这几个,以后有了,我们再来踩。”

庆小兔打开点读笔,庆小兔点读冠军宝宝。

豆苗伸出手要点读笔。

庆小兔说:“我在学习。”

豆苗说:“我也要学习。”

庆小兔把点读笔递给豆苗。

豆苗拿着点读笔并没有在书上点,豆苗是用劲往书上敲。

豆苗外婆说:“豆豆,轻一点。”

豆苗还是用劲往下砸,点读笔过分的震动关机了。

豆苗不知道怎么了。

庆小兔把点读笔拿过来,庆小兔把点读笔重新打开。

庆小兔还没有把点读笔点到书上,豆苗就把点读笔抢到手里。

豆苗还是往下用劲地砸,豆苗还把点读笔倒过来往下砸,结果点读笔指示灯又熄灭了。

庆小兔要点读笔,豆苗不给庆小兔。

我去把麦芽童书和点读笔拿出来。

我说:“庆小兔你用这个学习吧。”

庆小兔过来拿点读笔。

豆苗把手里的点读笔放下来。

豆苗说:“我要这个。”

豆苗外婆说:“你不要拿了,到时候两个这个笔都弄坏了。”

我把点读笔都放了起来。

我说:“等以后再学习吧。”

豆苗外婆对豆苗说:“小九哥哥每天都在学习,我们以后每天也学习吧。”

我说:“他们还小,他们用不着跟学生一样上课,就是随时随地地提示一下。学会学不会都不要紧,时间长了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关键是你们要教他们,你们首先要自己先适当学习一下,我们错误的引导会让他们走更多的弯路。”

十点钟庆小兔看看江边。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我们去江边玩吧。”

庆小兔提着一个小桶。

豆苗也拿起来一个小桶。

庆小兔的小桶里放着一把铲子。

豆苗小桶里放在一把耙子一把铲子。

出门庆小兔说:“外公牵着。”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牵着走吧?”

豆苗说:“我不要。”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要注意安全,我要牵着走。”

豆苗还是一个人在走。

过了斑马线。

庆小兔说:“楼梯在那里。”

庆小兔一个劲地往前走。

豆苗外婆问:“小九,你要往哪里去呀?”

庆小兔说:“往那里去,很远的。”

几个人来到胭脂園下边放流中华鲟平台上,平台旁边没有沙子,平台旁边只有巨大的石块,在石块的空隙间有一些蚕豆大小的碎石子。

庆小兔和豆苗把碎石子铲到小桶里。

庆小兔捡到一个一次性杯子,庆小兔把碎石子铲到杯子里,庆小兔把碎石子倒进一个个小洞里。

豆苗也用铲子把碎石子舀进小洞里。

豆苗趁庆小兔没有注意,豆苗把庆小兔的杯子拿走了。

庆小兔说:“我的杯子呢?”

我说:“你的杯子在豆豆手里。”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杯子。”

我说:“你就让妹妹玩一会、”

来了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蹲下来看豆苗在玩碎石子,豆苗把铲子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妈妈说:“赶快谢谢姐姐。”

小姑娘没有谢谢。

豆苗很快把铲子要了回来。

外婆把耙子给了小姑娘。

外婆问了小姑娘大小,小姑娘已经三岁了。

豆苗说:“妹妹在跟我们玩。”

小姑娘想拿庆小兔的小桶。

我说:“这个不是妹妹,她是姐姐。”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小桶。”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了?今天怎么不跟小朋友玩呀?”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回家了。”

豆苗说:“我不要回家。”

外婆说:“小九,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回家。”

豆苗外婆说:“我们还要去接哥哥呢?”

豆苗这才答应回家。

庆小兔也跟着往回走。

豆苗沿着阶梯往上走,庆小兔要沿着水泥板斜坡往上爬。

庆小兔说:“我从这里爬上去。”

庆小兔两个手撑着地,庆小兔像一个小狗一样爬了上去。

回到家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走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妈妈说,小朋友要蹲着尿。”

回到客厅。

庆小兔说:“我看小电视吧。”

小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米奇妙妙屋。”

庆小兔看见我在吃饭。

庆小兔说:“我要吃鸡蛋饭。”

庆小兔坐在茶几跟前,庆小兔看着自己面前的饭,庆小兔的饭上边有一点鸡蛋饭,庆小兔用勺子把上边的鸡蛋饭舀起来。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鸡蛋饭。”

外婆说:“这下边不是鸡蛋饭。”

庆小兔说:“我要鸡蛋饭。”

外婆说:“就这一点鸡蛋饭。”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说:“就这些鸡蛋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鸡蛋饭。”

外婆离开了。

庆小兔说:“我要喝绿豆汤。”

绿豆汤盛来,庆小兔也忘了要鸡蛋饭的事情。

我午睡起来。

我过去喊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和外婆正在看电影。

外婆要去睡觉了,庆小兔不要睡觉。

过了十分钟,庆小兔还是不愿意去睡觉。

庆小兔不愿意直来直去,庆小兔需要拐弯抹角,如果我答应庆小兔看一集动画片,庆小兔一定会爽快地答应,但是庆小兔已经看了几十分钟的电视了,我不能让庆小兔继续看下去。

我把电视机关了,我点燃了庆小兔的炸药桶。

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庆小兔哭起来没头没了,我回到外婆家写日记,听到的就是庆小兔的大哭大叫。

庆小兔要妈妈,庆小兔要妈妈回来。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我没有站在庆小兔跟前,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只要不出现异常的声音,只要庆小兔没有喊外公,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还是隔一会站在窗户跟前看一眼。

我发现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庆小兔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

姨爹回来了。

姨爹问:“小家伙一个人在那里在哭。”

我说:“不要管他,没有人理睬他,一会就会好的。”

很快庆小兔的哭声大了起来,原来姨爹把庆小兔抱了过来,庆小兔并没有停下哭声,庆小兔反而越哭越厉害,庆小兔的哭声又提高了几度。

我说:“你把他抱过来干什么,他外婆正在睡觉。”

姨爹把庆小兔抱了回去。

一会我听到敲击玻璃窗的声音,原来姨爹把庆小兔关在屋里,姨爹在外边把玻璃窗关上了。

庆小兔一直用手想把玻璃窗打开,我过去开窗户,我发现姨爹把玻璃窗给锁上了。

我说:“你不要管他,你就让他自己哭,你把玻璃窗锁上干什么?庆小兔会感到害怕的。”

外婆已经被吵醒,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外婆说:“你怎么让他一直在哭,你看他的衣服里里外外都汗湿了。”

我说:“怎么他哭也要怨我呀,他要哭,我能够哄得住吗?”

给庆小兔擦洗身子,给庆小兔换了秋衣,庆小兔要外婆陪着睡。

喝完奶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小兔的衣服里里外外都洗了。

外婆发现哨子挂在架子上。

外婆说:“我昨天刚刚把哨子洗干净放起来,你怎么又挂在这里了?”

我说:“哨子望远镜是特殊的玩具,家里的玩具没有替代品,一旦庆小兔要找,我不可能找到,庆小兔又是马上就要,我要把所有的玩具箱都要翻一遍。”

外婆说:“这里多脏呀?”

我说:“哪里有绝对干净的地方?”

外婆说:“你可以放在哪一个抽屉里。”

我说:“妈妈不让把玩具放在抽屉里,你放在抽屉里,妈妈还会把它送回玩具箱里。”

庆小兔就睡了一个小时,庆小兔在喊妈妈,我过去哄庆小兔,庆小兔还是要妈妈,我把外婆叫了过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说:“你不是知道妈妈上班了吗?”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说:“你不要再闹了,你再闹,我就把你放下来。”

庆小兔说:“我要毛巾被。”

外婆说:“毛巾被你不是抱着的吗?”

十六点半庆小兔又在喊妈妈。

我去哄庆小兔,庆小兔还是在哭。

我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一样在哭。

我把外婆叫来,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就在外婆身上睡着了。

庆兔兔今天打扫卫生,庆兔兔十八点钟才回到家。

进门庆小兔就在喊外公。

庆小兔拿着蛋糕说:“外公蛋糕。”

姨妈说:“小九,我们出去接妈妈吧?”

庆小兔说:“我要吃蛋糕。”

姨妈带回来一块很小很精致的蛋糕。

姨妈说:“等我们把妈妈接回来,我们再吃蛋糕。”

庆小兔说:“我要吃蛋糕。”

姨妈说:“你吃蛋糕,你妈妈也不要了。”

庆小兔说:“姨妈,你自己去吧。”

姨妈说:“你不去,我去干什么。”

一盒蛋糕庆小兔吃了一半。

庆小兔说:“我吃完蛋糕再去接妈妈去。”

姨妈说:“等你吃完蛋糕,妈妈都已经回来了。”

妈妈真的回来了。

庆小兔问:“妈妈,你去拿快递了吗?”

妈妈说:“是呀,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吃蛋糕。”

庆小兔一边吃着蛋糕,庆小兔一边说:“我不接妈妈,我在吃蛋糕。”

姨妈笑了。

姨妈说:“你知道你儿子说什么了?”

妈妈说:“我没有听清楚。”

庆小兔说:“我不接妈妈,我在吃蛋糕。”

姨妈说:“你儿子是不是又发烧了,今天下午又哭又闹,要外婆抱了一下午。”

妈妈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没有发烧。

庆小兔不吃饭了。

姨妈还给庆兔兔和妈妈买了蛋糕。

庆小兔拿着漂移车的轨道说:“车子没有了。”

我把磁力棒玩具的盒子打开。

我说:“漂移车在这个盒子里。”

我把漂移车拿出来,我把盒子盖上。

庆小兔说:“我自己盖。”

盒子盖上了,但是卡子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合拢。

我演示给庆小兔看。

我说:“你先把上边挂上,然后力把下边按上去。”

庆小兔把卡子上边挂上去,庆小兔在下边按,卡子上边的挂钩脱开了。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挂上。”

我说:“你看上边脱开了。”

庆小兔重新把卡子挂上,庆小兔一个手在上边压着,庆小兔一个手把下边按下去,卡子被合上了。

庆小兔把盒子打开重新合上。

我帮着庆小兔把盒子打开。

庆小兔说:“我自己打开。”

真的合上了,庆小兔又不知道怎样打开了。

我把手指头放在卡子最下边。

我说:“用力一抠就打开了。”

我把卡子打开了,庆小兔又把卡子合上,庆小兔把手指头伸进卡子下边的缝隙里,庆小兔用劲没有拉开。

庆小兔问:“怎么了,没有打开。”

我说:“你还要再用劲。”

我把盒子打开了。

庆小兔把盒子合上。

庆小兔说:“我自己来。”

这一次庆小兔终于自己把盒子打开了。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在姨妈家。”

庆小兔拿了两把手枪。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去打怪兽吧。”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外婆,我来了。”

庆小兔一个手拉着自己背后的领子,庆小兔一个手把手枪举到背后。

庆小兔说:“我把枪放在这里。”

我帮着庆小兔把枪插在衣领里。

庆小兔说:“外公,你的枪也要这样。”

我把手枪也插进领子后边。

庆小兔摆出跑步的架势说:“外公,打怪兽去。”

姨妈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方说:“那里有怪兽。”

庆小兔说:“外公,跑。”

姨妈轻轻地握住枪把,姨妈乘势把庆小兔背后的手枪拔了出来。

庆小兔突然发现背后的枪不见了。

庆小兔往地上看,庆小兔又在地上原地转圈找。

外婆笑着说:“小九还在找呢?”

庆小兔抬起头发现手枪在姨妈的手里。

庆小兔说:“姨妈,你拿了我的枪。”

庆小兔拿着手枪,庆小兔一个手握住枪把,庆小兔一个手托住枪管。

庆小兔说:“外公,你这样拿枪。”

我和庆小兔一样拿着枪。

庆小兔说:“出发。”

庆小兔迈开正步往屋里走去。

庆小兔说:“怪兽在这里。”

庆小兔迅速地跑进房间里,房间里黑黢黢一片,庆小兔朝着屋里在开枪。

我把屋里的电灯打开了。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能把灯打开,怪兽会跑掉的。”

我把电灯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开枪,打怪兽,砰砰砰,砰砰砰。”

庆小兔说:“怪兽打死了,外公开灯吧。”

姨妈在院子里给月季花修剪枝条。

庆小兔说:“姨妈,月季有刺哟,姨妈要小心。”

姨妈说:“姨妈知道了,姨妈会小心的。”

庆小兔说:“姨妈,你剪好了没有,我也要剪枝。”

姨妈说:“月季有刺哟。”

庆小兔说:“我站的远远的,姨妈你也要站的远远地。”

姨妈说:“你的手不是没有远远地。”

庆小兔说:“我已经是大哥哥了。”

姨妈说:“大哥哥还是小孩子呀?”

庆小兔说:“姨妈,你什么时候把剪刀还给我呀?”

姨妈说:“姨妈又没有跟你借剪刀,为什么姨妈要还给你呀?”

姨妈不剪了,姨妈把修枝剪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问:“姨妈,我剪什么呀?”

姨妈用手指着地上剪下来的枝条。

姨妈说:“你可以剪这个呀?”

庆小兔一个手小心翼翼地捏起一根枝条,庆小兔一个手握住剪子把枝条剪断了。

庆小兔说:“我剪断了。”

庆小兔连续剪三根枝条。

庆小兔又拿起一根稍微粗一点的枝条,庆小兔一个手的力量就有一点力不从心了。

庆小兔说:“怎么剪不断了?”

姨妈说:“你两个手去剪呀?”

庆小兔一个手握住剪刀一边把手,庆小兔一用力,枝条咔嚓一声就剪断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