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慢生活,慢光阴

2020-09-07 08: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九满 阅读:516

不知是哪一天,也不知是在哪一年,生物钟不像以前那样准了,节奏也慢了许多,姿态也是收的,像暮色轻笼之下的睡莲,一瓣一瓣地收回盛开的花瓣;无谓的期盼渐渐少了,更在意过好每一个今天,哪怕素色,哪怕无惊无险;生活的内容里,新意渐少,慢慢将柴米油盐奉为正道;生活越来越慢,不喜欢赶了,人群之中,更习惯去做一个配角。

生活,简之又简。是过滤,过滤,只做几件简单的事情。一年的时间,只耗在几件简单的事上,码字与骑行,爱人与爱己。豪气一日一日短下去,激情的焰也日渐低矮,安身低眉在烟火红尘里,做一个很寻常的老人,寻常又寻常,敛了光芒和尖锐的刺,掌声来得也艰难了。

从前,我是不喜欢雨的,总觉得任何时候都会影响我的心情,码字,逛街或骑行。如今,没了这种感觉,反而更喜欢在雨天安静地呆在家,关掉手机,放下工作,去读一本自己喜爱的书,慢慢地去会意字里行间的曼妙和温婉,把作者的心思和自己恰当的融合,去做一回书中的主角,跟着剧情的演变或悲或喜;或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在舒缓的音符里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心灵旅程,让自己在慢的思维中返璞归真;或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就是呆呆地望着门外,把一些所谓的思念,一些较劲,一些负面情绪都束之高阁,或者掷之千里,让自己的心从生活中慢下来。这样倒显得慢光阴在雨中的妙处了。

烧饭慢,吃饭更慢。常常是一家人围坐一起,边吃边聊天,甚至拿俩饼子、拿块咸菜或端碗稀粥,打开电视,与明星们“聚餐”,细嚼慢咽,久久不散。空闲的时候,熬一锅鸡汤来喂养自己,用陶罐小火慢炖,一点点把鸡肉炖烂,让鸡的精华与味道一点点融入汤里。喝一口,感觉一天的心情都是爽爽的。

天气晴朗的时候,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夕阳在西边一寸一寸沉下去,记录每天落日沉下的分秒和它落下时与高楼碰触的点的移动。身边的一切好像也很慢,思绪是慢的,光阴是慢的。小花猫斜躺在脚下,陪着我一起慢;那梅开起来也真是慢,慢得可以听见时光流逝的声音;停在楼下木棉树上的八哥,身体的重量慢慢压低了缀满木棉花的枝桠;这样的日子有唐诗的禅意,自然而古朴的禅意,小花猫无谓地伸了伸懒腰。就这样,一看一个时辰过去,一沉淀一个下午过去,光阴无涯一般接纳着慢慢老去的自己。

光阴慢,生活也慢,跟文友的交流更是慢。在网络平台上发条短信,再等回音,一般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可有了等待和期冀的幸福感,仿佛心与心靠得更近了,仿佛要说的话全都懂了,似乎又多了那龟速的温馨。平时,各自在网络上忙着自己的事情,从不担心来自对方的恶意。谁的空间更新了,谁的文章被管理员推荐了,给他一小段祝福,一起分享幸福的滋味。遇到好文章,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不跳过,不扫视,认真与喜悦都在表情上,不慌张,不掩饰……

偶有朋友造访,也不会再打情骂俏,嘻嘻哈哈闹个没完。一张茶几,几个细碗,一壶黑茶,喝喝停停,腻腻歪歪地闲谈、发呆、云里雾里地聊天,去掉繁文缛节,随意做驴饮,上午第一轮,下午蓄水煮第二轮,晚上再喝第三轮,涓涓溪流地消磨时光;若是兴致来时,取来土酿的米酒,说风雨之大,说天气之凉,说故园空旷人烟稀,说日暮途穷的不甘心……

公交车行驶也是慢。从海印公园到友谊商店,一站一站地停,第一站是黄金海岸,第二站是广州大桥南,第三站是五羊新邨……十多里地,要走一个多小时,但慢得踏实、自在,更主要的是,我不急,乘客们也都不着急。遇到塞车,没有人埋怨,我连动都不动一下,带着从此在此一生一世的心情,根本不去想何时抵达,连念头都没有,因为预期就是这样。悠然地把周围的环境从左至右扫一遍,再从右至左慢慢的看,眼前的树木一棵一颗地数……反正就是这样,时间怎么流都可以。任何一个时刻,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安身立命的好时刻,好地方。

等太阳落下去的时候,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心里没有了记挂,就出门走路。一个人,穿着平底的棉布鞋,穿着宽大飘逸的运动衣,静静地,数着路灯慢慢的往前走;去商店,去邮局,去菜市场,都是走路,一走就是半天。或溜到珠江边的绿道,在海印公园的某个角落悄悄坐下,欣赏天水一色、芳草萋萋的美景,聆听由各种鸟叫虫鸣构成的交响曲,光阴就这样千回百转地深情起来。

特别湿润的日子,我将阳台落地玻璃门大大敞开,站在客厅中央,守着远处楼顶上的一朵云,看着这朵云,从对面那栋楼的屋顶慢慢飘过来,越过阳台,全面进入我的客厅,把我包裹在内,而后流向每个房间,最终分成小朵,从不同的窗口飘出,慢慢地回到混凝土森林。

即使,我有清哀,有黯然,有未语泪先流的刹那心酸和动情;即使,我在这慢生活的光阴里,偶尔,还心有不甘。但,我愿意慢下去,漫漫不问期。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