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哈尔滨姑娘 1

2020-09-27 18:2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飞卢中文网 阅读:51

第一章 一封信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贫困人家难辞其咎,富庶人家概莫能外。

姑且不说平淡无奇人家,不妨说一说声名显赫的陈老板。这不,顺风顺水的他就很不幸碰到了难念的经,甚至于是令他非常头昏脑涨的经!

关东名城哈尔滨西南方香坊区域,颇具规模的“陈德旅馆”老板陈德盛,鸿运高照,仗着几十年保持生意兴旺发达,连续多年都赚个钵满盆溢,称得上富的流油好不为过。

不夸张地说,凭借旅馆老板陈德盛继承的先辈资产,即使开设工厂也不在话下,可他偏偏在人来人往的集散地兴办这么个不同凡响旅馆。为人仗义、行事豁达的他,出手大方,深得方圆几十里人们好评。因此,人们普遍都热衷于和他交朋友。

留着一字须的陈老板年届50岁,红光满面、大腹便便,给人印象总是乐呵呵。样样称心如意的他,然而就是一样事情心烦意乱,那就是明事理的夫人未给他生个一男半女。为了传种接代、光宗耀祖,有钱有势的他娶了两房姨太太。也不知是他的原因还是女方的原因?在这生儿育女方面就是一无所获!不甘心无子嗣的他,只得从一个亲戚那里过继了一个儿子。五年前,这个才貌双全的儿子刚满20岁就远赴英国留学去了。

在生意场上善于经营的陈老板小日子过得滋润,可惜他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平日里无非就是喜欢召集几个朋友来搓麻将赌博,输了赢了他不是很在乎,反正图个乐趣。

这天一大早,陈老板他一时兴起吩咐心腹总管黄显能出去叫来三个老朋友,在客厅里摆开桌子,四个人乐呵呵搓开了麻将。无关紧要的人知趣地避而远之,因为老板他打牌的时候不允许旁人打扰。

哟嗬,这回陈老板手气相当好,几圈牌下来,他一个人独赢,三个人皆输。他这个人有个特点,忘乎所以起来就要喝酒助兴,于是关照添加茶水的丫鬟苏小曼给他拿酒来,他边喝酒边打牌。

接近中午时分,陈老板的胜势还是不可阻挡,欣喜若狂的他见到他最宠爱的三姨太路过客厅,马上挥手招呼:“喂,兰花,兰花,你辛苦一趟,去关照一下厨房大师傅老石头,待会儿让他多弄几个菜,我要好好庆祝庆祝我的好运气。啊,马上进去关照!”

人称“喇叭花”的三姨太太刘兰花风姿绰约,她一步三摇,靠近他,挨上他,当着众人面,大胸脯在他肩头搡了又搡,还点他一下鼻子,娇滴滴说道:“知道啦,就听你的,我的好老公!”

三个牌友纷纷夸奖:“啊啊,陈老板有这么个体贴入微的姨太太,可真是艳福不浅呐!”

三姨太挥摆着手娇声娇气说道:“你们知道什么呀?我之所以对我老公好,那是因为我老公他对我相当好嘛。嗯,我就是佩服我老公,佩服他在做生意方面相当有一套!”

“嗯嗯,我陈某人在生意上一帆风顺,也有三姨太这么个上台面的太太、这说明了什么呢?”陈老板手托着下巴,眼珠子一转,“这说明了我陈某人前世修来的福!”他不说自己没有亲生子女,旁人也不好意思点他这一点。

“对对,老公说得对!”三姨太双手抚弄着他衣领,“老公前世修来了福,我们跟着老公享今生福。”陈老板正想喝退她,又怕她受不了,不禁左右为难。

就在此时,总管黄显能脸色阴沉快步走进来,摆摆手支开喇叭花,凑近陈老板压低声音说道:“老板,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你必须马上知道。”

陈老板抬起眼皮:“在这里不好说吗?”

“不好说,我们到密室里去。”黄显能口气坚决。

“现在就要说吗?”

“事不宜迟。”

这个黄总管跟随他几十年,算得上知根知底,他知道没有大事,沉得住气的总管是不可能呈现出这个样子。于是,他一推桌上麻将,对着三位牌友挥挥手说道:“好了,我们今天玩乐就到此为止,桌上的钱你们分了,请你们打道回府!”

辞退客人,他挥手对三姨太说:“你用不着去厨房关照老石头什么了,你去忙你的去吧!”然后一挥手,“显能,我们走,到密室!”对方张口结舌,怏怏离开。

两个人急匆匆来到密室,黄显能关上门,撩起长衫,从裤兜里摸出一封信,双手递给老板:“呶,老板,你自己看看吧。”

陈老板抽出信从头至尾扫了一遍,眼睛由小到大,随后往墙角太师椅上一坐,粗叹一口气,已经是大汗淋漓,尽管还是处于冬去春来的季节。

究竟是一封什么来头的信?会使得堂堂陈老板如此失态!

众所周知,在这哈尔滨地区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号称“就是我”,不要说是一般性平民百姓,即使警察当局也要明让着这个组织三分。有人发誓打赌,会煞有介事的嗷嗷叫:“哼哼,告诉你们,如果我撒谎,那就让我走路碰上‘就是我’!”据说,夜里小孩啼哭难以制止,大人只要吓唬一句:“不许哭,再敢哭,‘就是我’就来了!”小孩立马不哭。

这个“就是我”组织的显著特点是,打家劫舍的事情不干,也从不主动挑衅政府当局,一旦它相中哪个商家老板,就以书面形式通知,开列好条件,到时候派人取货。倘若你不按它的要求行事,那必将会遭到它沉重的打击。

眼下陈老板收到的信便是“就是我”组织派人送达的,上面明确指出:陈德旅馆准备一张十万元大洋的现兑银票,装在一只塑料盒里,三天后上午放在旅馆对面垃圾箱中间,10点钟他们准时派人取走。信尾专门告诫——如果不照办或者报警,一切后果自负!

以往,横行霸道的“就是我”组织从来没有找过陈老板麻烦,和他熟悉的老板羡慕嫉妒他,陈老板他为此经常烧香磕头庆幸呢。这回可好,对方一找上门来就狮子大开口——十万大洋!这笔巨款对于财大气粗的他陈老板来说,自然谈不上倾家荡产,但不管怎么说也使得他伤筋动骨。

开口敲诈十万大洋,这个数目真的不小哎,知道赚钱并不容易的陈德盛老板实实在在感到心痛不已,也打心眼里很不服气。他心里主要是这么想,这个“就是我”组织这回拿去十万,尝到了甜头,过一段时间再找上门来要个十万、八万,那怎么得了!我这陈德旅馆岂不遭秧?不也就彻底完蛋啦!

总管黄显能一直在察言观色,见他垂头丧气后又瞪起眼睛,于是小心翼翼上前,推了推鼻梁上眼镜,低声下气询问他:“老板,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比较好?”

陈老板手指着他说:“显能,你说他们‘就是我’开口要十万大洋,这不是明摆着把我陈德盛当作大肥肉放在刀砧板上宰嘛?他们当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就是我’组织从来就不是讲道理的组织。”黄总管慢条斯理,“吃过它亏的商人都深有体会。”

“是呀,我也听被敲诈勒索的老板诉过苦。”陈老板垂头丧气,“这帮人真是欺人太甚呀!”

“他们胡作非为,连警察都拿他们没招。”黄显能毕恭毕敬站着,“他们这个组织也算聪明,从不找警察麻烦。呃,我听说,只要牵涉到警察,他们一概礼让三分,给足警察面子。因此呢,警察懒的跟他们打交道。双方就这么保持互不干涉态势,彼此相安无事。”

“可警察跟他们保持这种关系,可我们……”陈老板用力一挥手,“这个组织欺负老百姓,警察一不能袖手旁观呀?!”

“话是这么说。”黄显能甩了甩长袖,“问题是警察跟他们都不想撕破脸皮,老百姓的苦衷他们并不当回事。”

“是这样呀,的确就是这样呀!”陈老板重重叹口气,“摊上‘就是我’组织,算是自认倒霉呗!”

抖了一下长马褂,黄显能苦笑着询问:“老板,依你看怎么面对他们气势汹汹的‘就是我’组织比较妥当?”

“怎么面对他们?我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呀!”陈老板摸索着裤兜,“哎呀,我一着急,忘了拿手帕进来。”他已经是满头大汗,是需要擦一擦呀。

“请你稍待片刻。”黄显能转身来到密室门口,打开门,扯着尖细嗓子叫唤,“三姨太,三姨太,请你马上拿一条毛巾过来!”

约莫五分钟光景,三姨太刘兰花手拿毛巾扭摆着丰腴身子过来了,来到门口对着总管询问:“是我家老头子需要毛巾吗?”

黄显能嘿嘿一笑:“当然是老板需要毛巾,要不然我怎么敢劳你大驾呢?”他向她一伸手,“你把毛巾交给我就行了。”

“是我老公需要毛巾擦,那我就应该亲自给他擦!”喇叭花不客气地推开他,侧身就直往密室里面走去。

里面的陈德盛一见她闯进来,急的只是跺脚。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