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哈尔滨姑娘 3

2020-09-27 19:1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飞卢中文网 阅读:53

第三章 有惊无险

三姨太喇叭花扭摆着丰腴身子先跑到厨房吩咐大师傅老石头抓紧时间烹饪一桌好菜肴,然后大声招呼丫鬟苏小曼收辍客厅。

中午时分,总管黄显能领着两个警官行色匆匆驾到,丫鬟苏小曼在换了一套时尚装束的刘兰花指挥下,走上走下,东奔西忙,酒宴得以及时举行。

在八仙桌旁,陈老板紧紧握着两个警官的手,情真意切告诉他们:“这次能够通过我的总管把你们两位请到,我陈某感激不尽。这次对付‘就是我’组织就全仰仗二位了,如果大功告成,我绝不会亏待二位!”

两个趾高气昂的警官看看陈老板,再看看黄总管,耸耸肩,不说话。

“哦哦,我先给我们老板介绍一下。这位是精干警官叫侯根贵,这位魁梧警官叫朱大刚。”黄显能向他介绍完毕,特意补充道:“这两位警官是亲密好友,在警察局名气响当当,俩人各有千秋,在十多年破案岁月配合默契,无与伦比!”

听到这种恭维话,俩警官喜上眉梢。

两个警官中的侯根贵长着一副尖嘴猴腮模样,说话声音象娘们;另一个警官朱大刚那是肥头大耳,说话声音象闷雷。有意思的是,他们各自根本不当回事地公布,一个绰号叫“瘦猴”,一个绰号叫“肥猪”。哎,仔细瞧瞧还真有点挺形象化。

瘦猴警官尖声说道:“看在黄总管面子,看在你陈老板豪爽性格份上,我们理当效劳。”肥猪警官闷声说:“就是呀,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们两个不会在你这里白吃白喝,嗯,我们也不会无功受禄。”

“是的是的,是这样的。”陈老板尽赔笑脸,“我相信你们二位能力强,我更不会亏待有功之臣!”他陈老板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也无疑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他表面上唯唯诺诺,内心里的小算盘怎么打?谁也弄不清楚。

“好了,闲话少叙,各就各位入席吧?”黄显能一摆手,“时间不等人,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谈。”

两位警官在正席入座,陈老板和黄总管分坐两旁作陪。为了场面增加色彩,在总管悄声提议下,陈老板让三姨太喇叭花坐在他旁边陪伴。

在觥光交措过程中,他们四个人经过周密协商,终于达成一致,便制定出如此这般破敌方案——

三天后上午9点,两名警官带领十五名警察前来,十名全副武装警戒外围,五名便衣短枪把守垃圾箱附近。装有十万元银票的塑料盒放置在垃圾箱中间作为诱饵,以便擒拿敢于前来的取货人。

侯朱两个警官唾沫借着酒性四溅地吹嘘,不管什么样的厉害匪徒他们都见识过,结果无非就是两种,要么就地打死,要么生擒活捉,肯定不会有第三种意外情景出现。听了俩人面不改色放言,陈老板点头微信,黄总管不住地向他们翘大拇指,闲不住的喇叭花怎么着?她是禁不住手舞足蹈,离开座位,为两个警官对添酒加菜,对他们竭尽恭维之能事。

第三天上午9点之前,陈德旅馆正门街道按预定计划布置完毕,瘦猴警官侯根贵及肥猪警官朱大刚和陈老板、黄总管登上旅馆三楼临街客房,打开窗户,对面正好是垃圾箱,可以清楚的观察事态演变。陈老板当场塞给两个警官各自一百大洋,一本正经关照账房先生马长发,下面十五个警察,每人支付十元大洋。

时间刷刷刷无情流逝,街道上行人穿梭而过,很快就到了9点50分。就这当口,只见一个捡破烂的蓬头垢面小男孩拖着破框,夹着铁耙,一步一步慢慢走近垃圾箱。在这之前,过往行人没有一个靠近过垃圾箱。此时此刻,在三楼窗户严密注视着垃圾箱的几个人见状,不约而同都提起一颗心。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便衣警察啪地扔掉烟头,大踏步迈过去,朝着乞丐小男孩屁股飞起一脚,随即恶声恶气大声吼叫:“妈了个巴子,你臭小子敢靠近垃圾箱?你是在找死。滚,马上给我滚远点!”

被踢翻在地的乞丐小男孩吓的屁滚尿流,大气不敢出,惊慌失措地一溜烟跑远,连丢弃的破框铁耙都顾不上。

此情此景,引起三楼的陈老板和黄总管相视一笑,与此同时,侯朱两个警官得意洋洋咧开嘴发出笑声。

时间自然接近上午10点,一辆乳白色小卧车缓缓驶来,稳稳当当停靠在陈德旅馆大门前,随即车门轻轻打开,车上先后下来一男一女年轻人。

走在前面的年轻男子四方形脸,三角眼,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气度不凡。紧跟着的年轻女子鹅蛋脸形,杏仁眼,一袭米色旗袍,瞅上去风光异彩。俩人各自拎着橘黄色皮包,环顾一下四周,目光一对,立马直径推门进入旅馆。

账房先生马长发忙不迭上前迎接来客,点头哈腰询问:“嗯,请问两位,是不是住旅馆?”

四方脸男子扬头说道:“我们是住旅馆,我们就住这里三楼303客房。”

马长发扬了一下手:“呃,我查一查,303客房是不是空着……”

“如果有人住,也让他们离开。”鹅蛋脸女子微微一笑,“告诉你,这里其他客房我们一概不考虑。”

马先生自然不敢轻易怠慢来客,跌跌冲冲跑到柜台急匆匆翻看记录本,很快一挥手说:“噢,好,这个客房没人住,正好空着!”

男子手朝他一指:“那你马上给我们办理入住手续!”马先生连声哎哎,动作迅速地为客人办妥住馆手续。男女二人一前一后大步流星登上三楼。

约莫过了20分钟,这一男一女腾腾腾从楼上下来,俩人均已更换一套休闲便装,各自拎的橘黄色皮包也换成了蔚蓝色皮包。女子特地走到柜台前,用傲慢的口气对账房马先生关照道:“喂,这位先生,我们两个出去转一转,主要是买点生活用品,时间不长就返回来。跟你说呀,这个303客房给我们好好看着,不允许让别人随便进去!”

马长发先生连连点头称是:“啊,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尽管放心去吧。”

一旁男子瞪着三角眼手指头点着他警告:“如果这个房间有人随便进去过,等我们回来一经发现,拿你试问!”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绝对不会。”马先生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旁边两个杂务人员也跟着点头连声附和。

男子还想说什么,女子对他一挥手说:“好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快去快回吧,我还要在客房里好好歇歇脚呢。”

这对男女紧接着就一前一后,稳稳当当走出旅馆大门,登上小卧车,呼的一下驶开离去。

时光匆匆而过,时针已经指向11点,一切平常如初。这就意味着“就是我”组织的人不可能来了,因为这班人做事历来讲究时间概念。

警报终于得以解除,楼上陈德盛老板和总管以及警官顿时眉开眼笑。

风险期10点钟安然过去,陈德旅馆上下一片欢腾,喜不自禁的陈老板立即大声吩咐,十五个警察每人再奖励十元大洋。这批人兴高采烈的打道回府。

陈老板拉住紧挨着他的三姨太太刘兰花,对她下达命令:“哎,兰花,你这就去通知厨房大师傅老石头,让他抓紧时间搞出一桌丰盛宴席,我们要痛痛快快地喝一场庆功酒!”

“知道了,老公,我马上就去办这件事!”丰乳肥臀的喇叭花喜气洋洋的扭摆着身子去传达指令。

向来小心谨慎的总管黄显能招来一个机灵小伙计,对他严肃吩咐:“嗯,小五子,你现在就到对面垃圾箱,把里面的塑料盒拿回来,马上就去!”“好嘞,我马上就去!”小五子飞快跑出去。

塑料盒被伙计小五子手捧着拿回来放在客厅八仙桌上,众人纷纷围拢上去,定睛观看——哇,塑料盒原封不动,完好无损!陈老板亲自动手将塑料盒锁进密室保险箱,关上房门出来大声催促道:“兰花,兰花,上菜,通知老石头,通知苏小曼,让他们快上菜!”

在客厅中间,苏小曼配合厨房大师傅老石头,动作迅速将酒筵备齐,陈老板和黄显能,加上喇叭花,恭恭敬敬请两个得意洋洋的警官入座。

黄显能与喇叭花对视一下,微笑着向老板提议,是不是请陈夫人出面入席作陪?陈老板眉头一皱,思考片刻即对着三姨太问道:“兰花,你说有这个必要吗?”

“喂喂。”三姨太手指着总管,“是你提出这个建议的吗?”

黄显能点头承认:“是我。因为我觉得,现在我们喝庆功酒,有必要请大夫人到场,让她与我们分享喜悦。”

“嗯,你这个当总管的考虑事情就是周全。”三姨太手指头捏着腮帮子,“难怪你在陈德旅馆能够从容不迫,呵呵。”

陈老板有点不耐烦挥挥手问她:“哎哎,兰花,你倒是说说有没有必要?”

刘兰花一只手托着双层下巴眨巴几下眼睛,用力一点头:“我看呀,有这个必要,完全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