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243蒲公英小分队

2020-11-13 14:3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52

庆小兔三岁一百十七天

3243-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星期五多云20℃~10℃客厅早晨温度22℃ PM2.5-

人民日报: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

1.禽流感病毒改造去年突然重启,之后无声无息,为什么?

2.美军生物实验室一度关闭停产,真相是什么?

3.去年传染病演习情景今年真实上演,真的只是巧合?

4.提前预测疫情大流行又无视警告情报,为什么?

5.有多少流感患者感染的其实是新冠肺炎,能不能说清楚?

6.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社区传播是否早已开始?

7.全球首个启动新冠疫苗人体试验,这么快是怎么拿到毒株的?

8.政府说疫情不严重,官员却在狂抛股票,为什么?

9.不许美国专家学者随意公开谈论新冠病毒,是想干什么?

10.海外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做什么研究,为什么从不向外界透露?

美国的政客们有一点时间让美国的死亡率降下来,不要天天忙着抹黑中国了。

六点半庆兔兔就过来了,庆兔兔掀开脸盆上边的蒙布。

庆兔兔问:“怎么做馒头呀?”

这是昨天晚上姨妈给庆兔兔布置的任务,和面准备第二天做馒头,庆兔兔围着围兜,庆兔兔像模像样地在和面揉面。

姨妈说:“让你知道做什么都不那么容易,那些做小生意的人多么辛苦,晚上就要把面揉出来,凌晨二三点就要起来做馒头蒸馒头,天亮了还要去卖馒头,一直到下午把馒头卖完了,才能够休息一会。你不好好学习,你不能上一个好的大学,你毕业了找不到一个好的工作,你就可能要去下苦力,要去做最累最苦挣钱最少的工作。”

姨爹过来一起帮忙做馒头,姨爹也不知道馒头怎么做。

我说:“你等外婆起来。”

这时候外婆已经起来,外婆走进厨房,外婆在告诉庆兔兔怎么做馒头。

庆兔兔的手一会功夫沾满了黏糊糊的发面,庆兔兔急躁地拍打着手上的面。

姨妈说:“你做了事情,你才知道做任何事情都不容易。”

外婆说:“做事情不能急,不会慢慢地学。”

外婆帮着把面糅匀,面就不那么黏糊糊粘手了。

姨妈说:“你不要帮着他们弄,让他们锻炼锻炼。”

厨房里只剩下姨爹和庆兔兔。

七点十五分姨妈走进庆小兔房间。

姨妈说:“小九,去爬山了。”

庆小兔在哼哼着。

妈妈说:“你昨天晚上怎么说的,你是不是要扯皮呀。”

庆小兔说:“不。”

姨妈说:“你要不要去搭帐篷呀?”

庆小兔说:“我起来了。”

庆小兔起来了,洗完脸庆小兔坐在沙发上。

妈妈问:“你出去能不能扯皮呀?”

庆小兔说:“不扯皮。”

妈妈问:“你要吃什么?”

庆小兔说:“喝牛奶。”

外婆把牛奶拿来过来,外婆把牛奶杯放在玩具桌上,碗里还放着一个包子。

庆小兔举起手做了一个打人的动作。

外婆说:“你要干什么,你就说,你是想在哪里喝奶呀?”

庆小兔还是将手用力地摆动着。

外婆说:“你想干什么,你就说出来。”

庆小兔继续摆动着手。

妈妈说:“你是不是扯皮呀,你要扯皮,你今天就不要出去了。”

庆小兔放下了手。

妈妈问:“你要吃什么?”

庆小兔说:“喝奶。”

妈妈说:“喝奶你就自己过去拿。”

庆小兔过去端起牛奶杯回到沙发上。

庆小兔说:“我不要包子。”

妈妈说:“你不要就说不要,你不能扯皮。”

庆兔兔姨爹从厨房战场上退了下来,外婆接下来完成没有完成的任务。

庆小兔说:“我吐了。”

妈妈说:“你怎么吐了?”

妈妈把庆小兔的衣服换了,妈妈给庆小兔测量了体温。

庆小兔问:“姨妈,出发吗?”

姨妈说:“等一会,她们的车还没有来。”

庆小兔说:“姨妈,你走的时候不要忘了叫我。”

姨妈说:“不会忘了的。”

姨妈在外边浇水,庆小兔在外边抓蝴蝶。

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问:“妈妈,还不出发吗?”

妈妈说:“一会姨妈会叫的。”

妈妈说:“你出去要穿皮鞋哟?”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出去呢?”

妈妈说:“你出去的时候记得换鞋。”

庆小兔说:“现在不是出发时间。”

妈妈说:“妈妈说的是出去的时候。”

庆小兔说:“姨妈叫我就出发。”

庆兔兔在早读。

庆小兔对庆兔兔说:“你又在玩。”

庆兔兔捧着书在往外看。

庆兔兔瞪了庆小兔一眼,庆小兔重新开始看书。

庆小兔举起手。

庆小兔说:“你不听话,我要打你的哟。”

庆小兔还是不能正确表达意思,尤其是表达不高兴或者很生气,庆小兔往往用打你哟开枪哟来述说,但是庆小兔在词尾要加一个感叹词哟,表示他很生气心情。

外婆说:“你有话好好的说,不要把手举起来。”

我说:“你可以跟哥哥建议,你要哥哥认真学习,你不能用打人的词语表达你的意思。”

庆小兔往门口走去。

我问:“你要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要去彤彤姐姐家。”

我说:“是不是还有玲玲姐姐,还有一个德福哥哥,你忘了没有呀?”

庆小兔说:“不是去玲玲姐姐家,是去彤彤姐姐家。”

结果今天几家人都没有自己开车,她们准备搭出租车出去。

昨天的雨悄悄地离开了,昨天的云渐渐地扯薄了,云后透露出蓝天,太阳也把阳光撒向四面八方。

八点四十分姨妈说:“要走了。”

庆小兔说:“出发了。”

我对庆小兔说:“你不要再见呀?”

庆小兔说:“拜拜。”

妈妈说:“你出去要换鞋哟。”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去吗?”

我说:“不去呀?”

庆小兔说:“你为什么不去呀?”

我说:“外公是老人呀?”

庆小兔说:“没有大人吗?”

我说:“有呀?都是孩子妈妈,还有姨妈。”

今天没有人开车,大家搭出租车去磨基山,坐公共交通我还是有一点心有余悸,终归疫情还没有结束,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出现病毒,但是我们又不能说。

庆兔兔没有跟着去,庆兔兔继续在学习。

妈妈说:“你什么也不要跟我说,你不想学习,你可以一天到晚的玩,你什么也不想要,你要自己去挣钱,你要自己找吃的找用的,你自己找地方去睡觉,你也不要想在我这里获得任何东西。你要是好好学习,你天天能够把功课学好,老师布置的作业能够按时安质的完成,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想看电视就可以看电视,今天一样可以跟着弟弟一起出去玩。”

外婆从庆兔兔跟前走过,庆兔兔的手连忙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屏幕上的画面没有了。

外婆说:“怎么跟你说的,你还是看和学习无关的东西。”

庆兔兔说:“没有呀?”

外婆说:“你要是在看和学习有关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躲躲藏藏呀?”

我说:“庆兔兔,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并不想说你。你不是笨,你是太懒了,你是总想着玩,还是没有目的的瞎玩。你如果是一个低能儿,我们也就罢了,你是自己把自己给耽误了。”

庆兔兔在写作文。

庆兔兔说:“妈妈,老师要我们写一篇想象中的故事。”

《一个奇怪的回家》

今天。我从床上下来,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条蛇,我一出门又发现,西瓜长在树上,辣椒长在pú táo架上,linming长在地上,我出门去了动物园,可是上边写着人类园,我在想:这里是人类园,那就是人在笼子里吗?

我爬了进去,一看,熊在喂笼子里的人!

我去了,海洋馆,看见了,很多的人,在水gāng里看见了中华 xún,我觉得肚子,很饿,就到了…。

今天的作文就写的有一点凌乱,故事没有一个条理。

漫天都是扯薄的云彩,太阳笑盈盈地注视在一切,庆小兔和姨妈今天蒸烤了一天。

妈妈又在无休止的说教庆兔兔,庆兔兔也火冒三丈,庆兔兔想和妈妈对峙,妈妈是寸步不让,妈妈和庆兔兔僵持了一上午,妈妈还是有一点怕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最后外婆叫庆兔兔回来。

妈妈气呼呼地回到屋里。

庆兔兔说:“妈妈是一个坏妈妈。”

外婆说:“你不能说这个话,妈妈一心为你好,妈妈为你操碎了心,是你自己没有把学习搞好。”

我说:“你不能威胁家里人,你不是宋跳兔杨小跳,你也不是王柳虎,你没有什么独立生活的能力,目前你离不开妈妈和这个家。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以后能够用知识去踏入这个社会。你不是一无是处,你是太不愿意动脑筋了,以后不能再玩了,你要把有限的时间把学校的功课学好,我们不要求你争前几名,我们也不希望你成为最后。”

要吃饭了。

外婆说:“庆兔兔,你去跟妈妈说,要妈妈出来吃饭。”

庆兔兔站在门口喊:“妈妈,吃饭了。”

要午睡了,妈妈进屋睡觉。

外婆说:“庆兔兔,你跟妈妈说,妈妈我要睡觉了。”

庆兔兔还是来到房间门口说:“妈妈,我去睡觉了。”

妈妈没有着声。

十四点半我把庆兔兔叫了起来,庆兔兔起来就开始复习功课。

妈妈从屋里出来,妈妈没有说一句话。

外婆在看庆兔兔的作文。

我说:“那天庆兔兔写的作文还可以,就是结尾还要努力。”

庆兔兔说:“我是一个虫子。”

我说:“你今天写的就不是很好,你没有事先心里打一个草稿,准备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你是在写自己变成一条蛇,你就要用蛇的眼光去看世界,你一会写海洋馆,一会又写肚子饿了要去吃饭。你们小学生的作文不能写过多的场景,事情也不能面面俱到。前天的作文,你是一条虫子,肚子饿了,遇见苹果,你想到苹果的滋味,又掉下一个苹果,苹果砸在树叶上,树叶把你弹了起来。场景就是一棵苹果树,苹果树下边有苹果,苹果树下边有落叶,有静有动,让人们马上想到一幅秋天的苹果园,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十六点十分外婆说:“他们回来了。”

外婆妈妈跟着出去。

外婆说:“你们热坏了吧。”

妈妈问:“小九,你热不热?”

妈妈把庆小兔的上衣脱了下来。

庆小兔两个手抱着说:“光溜溜,不能让别人看。”

外婆说:“小九,你摔倒了吧,你的裤子那么多泥巴。”

外婆把庆小兔的裤子撸下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你脱下来看,你的裤子上那么多泥巴。”

庆小兔把裤子又拉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脱。”

庆兔兔起来一直在学习。

外婆说:“你休息一会,把眼睛休息一会。”

庆兔兔在打乒乓球。

妈妈从庆兔兔跟前走过。

庆兔兔说:“妈妈,我在打乒乓球。”

妈妈一声不吭地走进屋里。

庆兔兔悄悄地走到门口,庆兔兔背靠在墙壁,庆兔兔慢慢地探出头看着屋里的妈妈。

外婆说:“妈妈这就不对了,庆兔兔已经主动说了好几次了,你应该趁这个台阶下来,再适当地说两句。”

我说:“早上庆兔兔反应有一点过火,庆兔兔学习的表现是有一点不尽人意,但是妈妈说的也是没头没了,什么事情过头了就可能走向它们的反面,你是妈妈,你就要适当地大度一点。”

庆兔兔改打羽毛球,我发球,庆兔兔接球。

妈妈每一次从庆兔兔旁边走过,庆兔兔就会转头看妈妈一眼。

庆小兔洗澡过来,庆小兔拿着乒乓球拍,庆小兔跟庆兔兔打球。

吃晚饭大家围坐在餐桌跟前。

妈妈问:“小九,你今天出去乖不乖呀?”

庆小兔说:“乖呀。”

姨妈说:“小九出去确实很听话。”

妈妈问:“小九,你今天玩什么了?”

庆小兔说:“我滑草了。”

妈妈问姨妈:“谁带的滑草板呀?”

姨妈说:“是两个小姐姐带的滑草板。”

妈妈说:“两个滑草板怎么玩呀?”

姨妈说:“所以今天他和德福两个人打架了。”

妈妈问:“为什么打架呀?”

庆小兔说:“德福和我抢滑草板。”

姨妈说:“他们要不不玩,要不都玩。”

妈妈说:“是的,小孩子都这样。”

妈妈问:“你们打架谁赢了。”

姨妈说:“谁也没有赢。”

妈妈问:“小九,你哭了没有?”

庆小兔说:“没有呀?”

妈妈说:“德福哥哥比你大那么多,你们两个人打架,你还没有哭呀?”

姨妈说:“小九确实很勇敢,两个人你拽我夺都没有哭,不过德福也不是很暴力。”

庆小兔说:“德福哥哥很坏。”

妈妈说:“为什么坏呀?”

庆小兔说:“德福抓了我的手。”

庆小兔用左手比划着握住自己的右手手腕。

庆小兔说:“德福他抓住我的手。”

妈妈说:“德福夺过去没有?”

庆小兔说:“我没有给他。”

妈妈说:“你应该和德福哥哥说,我们两个人轮流玩。”

庆小兔说:“我们是蒲公英小分队。”

妈妈说:“哦,你们还是蒲公英小分队呀?”

姨妈说:“一会两个人就好了起来。”

妈妈问:“两个姐姐是什么小分队呀?”

庆小兔说:“两个姐姐是红花小分队。”

姨妈说:“今天我们旁边有一个帐篷,帐篷里有人在吃蛋糕。小九站在旁边看,一个大姐姐出来问,你是不是要吃蛋糕呀?小九就是看着大姐姐,大姐姐问,你的大人在哪里?小九转脸望着我。大姐姐说,我们买的蛋糕多了,要不卖给你们一些,反正是要吃的,我就给他们买了。”

妈妈问:“用了多少钱?”

姨妈说:“就五块钱。”

…。

妈妈说:“小九,要洗澡了。”

庆小兔说:“哥哥,你陪我洗澡吧?”

庆兔兔说:“哥哥要在姨妈家洗澡。”

妈妈说:“我们学习了。”

庆小兔说:“哥哥,我要学习了。”

妈妈说:“我们学习古诗。”

庆小兔说:“我要读那个。”

妈妈说:“你就跟妈妈说,我要先读英语。”

…。

妈妈说:“我们学习古诗。”

妈妈把《读古诗学汉字》打开。

妈妈问:“你古诗学到哪里了?”

庆小兔没有啃气,我也没有说学到哪里,妈妈在一页页往后翻。

妈妈说:“送朱大入秦你学习过没有?”

庆小兔还是没有啃气。

妈妈说:“送朱大入秦。”

…。

妈妈说:“鹿柴。”

…。

妈妈说:“我们来读一篇故事。”

妈妈拿着《胆小的蝙蝠》。

妈妈说:“胆小的蝙蝠。”

…。

妈妈说:“蝙蝠虽然有翅膀,蝙蝠不是鸟类。”

庆兔兔说:“蝙蝠是哺乳动物。”

妈妈说:“对,蝙蝠是哺乳动物。”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看电视了。”

庆兔兔问:“小九,你要看什么电视呀?”

庆小兔说:“我要看动物兄弟。”

妈妈说:“庆兔兔,你不能看电视。”

庆兔兔说:“知道。”

妈妈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庆兔兔说:“为了那个。”

庆兔兔拿着一本皮皮鲁进屋去看了。

电视是一种媒介,如果这是给我们增加知识就应该看,不能用其他莫名其妙的理由加以拒绝,至于会影响视力,那就要看你怎样合理使用眼睛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