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245时间长了,它就坏了

2020-11-17 14: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53

庆小兔三岁一百十九天

3245-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星期日晴天转多云35℃~21℃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93

江边行走的人就是一个晴雨表,原来人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疫情期间只能偶尔看见一两个清洁工人走过,疫情在慢慢地被控制,江边的人日益多了起来。公路上的汽车又恢复了原样,车流如注穿梭在我们面前。

连续多天的晴好天气,也把气温渐渐地抬高起来,昨天屋里的温度已经上到二十五度。

太阳按时露出笑脸,蓝盈盈的天没有一片云朵。

妈妈说:“起来了。”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你再不起来,妈妈就生气了。”

庆小兔说:“再睡一会。”

妈妈说:“你今天是不是要打哭脸呀?”

八点十分庆小兔走出房间。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庆兔兔说:“这是蛋挞。”

妈妈说:“我们刷牙。”

庆小兔说:“妈妈刷。”

妈妈说:“刷牙要学会自己刷,妈妈教你刷一下,你再自己刷。”

妈妈拿着牙刷在庆小兔嘴里刷着。

妈妈说:“把牙齿合拢,牙刷从上往下来回轻轻地刷,这样可以把牙齿缝隙里的脏东西刷干净,再张开嘴把牙齿表面也轻轻地刷一下,不要刷很长时间,刷几下就可以了。”

牙刷在庆小兔的嘴里上下移动着。

妈妈说:“你会了吧,你再自己来刷。”

其实妈妈不在家,庆小兔都是自己刷牙。

庆小兔端起杯子,庆小兔嘴里含了一点水,水在庆小兔的嘴里咕噜着,庆小兔把水吐进便池里。牙刷在杯子里转了两圈,杯子歪倒,水都流进便池里。庆小兔抽了一张抽纸在嘴上擦了一下,抽纸晃晃悠悠地飘落着便池里,接着就是冲水的声音。

庆小兔从脸盆架上拿起自己的洗脸盆。

庆小兔说:“洗脸。”

庆小兔把脸盆递给妈妈。

妈妈接过脸盆放进洗脸池里。

妈妈说:“我们先放进一点冷水。”

庆小兔说:“我来开。”

庆小兔站在梯凳上打开水龙头。

妈妈说:“我们再往脸盆里加一点热水,你还小,你还不能到热水。”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倒开水。”

妈妈把手伸进水里晃了一下。

妈妈说:“看看水的温度是不是合适,不合适可以再加热水或者冷水。”

妈妈把脸盆端了下来。

妈妈把毛巾浸入水里。

妈妈说:“把毛巾叠一下,再叠一下。就这样,你试一试。”

庆小兔比葫芦画瓢把毛巾叠成一根棍子。

妈妈说:“一个手握住毛巾的一边,另一个手握住毛巾的另一边,两个手往相反的方向揪。”

庆小兔两个手在挤毛巾,妈妈的两个手也一起过来帮忙。

妈妈说:“我们把毛巾展开,两个手托着毛巾。”

庆小兔把毛巾托在两个手上。

妈妈说:“先把脸擦干净,还有鼻子眼角。”

妈妈帮着庆小兔在擦眼角。

妈妈说:“一夜了,眼睛旁边已经有了眼巴巴了。”

妈妈说:“还有耳根。”

妈妈用手指着庆小兔的耳朵后边。

妈妈说:“把脖子擦一下。”

庆小兔把毛巾重新放进水里,妈妈帮着庆小兔一起把毛巾挤干。

庆小兔说:“把脸盆里的水倒掉。”

庆小兔端起脸盆,只听见哗地一声,一盆水都冲进便池里。

妈妈说:“擦香香了。”

庆小兔说:“我会。”

庆小兔在玩沙发上的汽车。

妈妈说:“早上起来应该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哥哥搞的。”

沙发扶手上放着一排小汽车。

妈妈说:“早上起来要干什么?先要吃饭,不吃饭你今天就没有充沛的精力去学习。”

庆小兔说:“我在让汽车排队。”

妈妈说:“妈妈去给你冲奶,你先把玩具收拾一下。”

庆小兔在玩具桌跟前坐了下来。

妈妈说:“玩具要收好,不收好玩具是不能看电视的。”

庆小兔说:“汽车要准备工作了。”

妈妈说:“你晚上都回屋里睡觉,玩具不回屋里多可怜,所以白天玩过的玩具,晚上一定要放回玩具的家,你上床睡觉,玩具一样需要回家睡觉的,第二天玩具才要精力陪你玩呀。”

姨妈早早地起来做了蛋挞。

庆小兔拿了一个蛋挞,庆小兔用手指着蛋挞一块紫色的圆点。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说:“外公也不知道,是不是番茄酱呀。”

庆小兔拿着一个蛋挞准备吃。

外婆说:“蛋挞不是这样吃的,蛋挞下边一个壳,要把蛋挞从壳里拿出来吃。”

外婆把蛋挞放在小碗里。

庆小兔举着小碗说:“外婆,我不吃了。”

外婆惊异地问:“你不吃了。”

庆小兔说:“不吃了。”

外婆说:“你只吃了一口哟。”

庆小兔说:“我不要了。”

外婆说:“你要不要吃蛋糕。”

庆小兔说:“我不要蛋糕。”

外婆说:“早上光喝牛奶不行哟,你还要吃一点什么?”

庆小兔说:“我只要牛奶。”

可能屋里飘出来的香味吸引了大毛,大毛一直蹲在门口朝着屋里望着。

姨妈从对面过来。

姨妈说:“大毛,你真的是一个看门狗呀?”

庆小兔说:“外公,大毛给姨妈看门了。”

妈妈问:“小九,你要吃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吃蛋挞。”

妈妈说:“要喝牛奶哟,不喝牛奶长不高的。”

妈妈准备出去了。

庆小兔说:“妈妈,你出去要换鞋哟。”

妈妈说:“妈妈知道。”

庆小兔说:“我也要跟妈妈出去。”

妈妈说:“妈妈是出去有事的,你一个人乖乖的在家里。”

庆小兔说:“妈妈出去要戴口罩哟。”

妈妈说:“妈妈马上戴口罩。”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拿起喷壶。

庆小兔拿着喷壶在往地上喷。

外婆说:“你不要在地上喷水。”

庆小兔说:“这里有虫子。”

外婆说:“你可以用脚去踩呀?”

庆小兔说:“我要把它们淹没。”

外婆说:“你还知道淹没呀?”

庆小兔说:“是呀!虫子淹没了,虫子就死了。”

外婆说:“他这是活学活用。”

我说:“好像他没有学过淹没这个词。”

外婆说:“是不是在哪个动画片里看到的。”

庆小兔拿着喷水壶来找我。

庆小兔说:“外公,打开它。”

我说:“我来给你灌水。”

庆小兔说:“我自己来。”

庆小兔打开水龙头把喷壶灌满。

庆小兔拿着喷壶出去了,一会庆小兔空着手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这里好痒。”

我说:“外边好多蚊子吧,你看你身上咬了那么多包。”

妈妈说:“妈妈走了。”

庆小兔说:“妈妈小心哟。”

妈妈说:“妈妈小心。”

庆小兔说:“妈妈,路上注意安全。”

妈妈说:“谢谢了。”

大门咣铛一声关闭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去姨妈家,妈妈不在家,可以看电视。”

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红汽车,白汽车。”

庆小兔看《小汽车欧力》。

庆小兔说:“我已经看了两集了。”

我说:“我们看一会新闻。”

CCTV13正在播放大学复课。

庆小兔说:“她是谁。”

我说:“大姐姐复课了。”

我把电视调到CCTV10。

我说:“青铜器。”

外婆要我切肉皮,我就回来到这边来做事。

姨妈说:“小九,你还在看电视呀?”

庆小兔说:“是呀。”

妈妈说:“你看的有一点长了吧,妈妈回来会批评你的,你去帮着姨妈揉面吧。”

庆小兔匆匆地跑了过来。

庆小兔说:“姨妈,我来揉面了。”

姨妈问:“小九,你的电视关了没有?”

庆小兔说:“没有呀?”

姨妈说:“你不看电视了,就要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外婆还要看电视呢。”

姨妈说:“小九,姨妈怎么认识你的。”

庆小兔说:“我喊你,你就答应了。”

姨妈说:“原来这样的呀,你喊姨妈,姨妈答应了,就是说姨妈认识你了。”

庆小兔看见餐桌上的蛋糕。

庆小兔说:“我要吃蛋糕。”

姨妈说:“小九,妈妈不是说了,妈妈不在家,要外公给你上课吗?”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姨妈说:“你不学习,妈妈回来怎么办?”

庆小兔说:“我在吃蛋糕。”

我说:“你吃完蛋糕学习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吃完。”

庆小兔在翻书看。

我说:“你已经学了那么多汉字了,你要是都认识了,你不是就自己看书了。”

庆小兔拿着书过来了。

我问:“我们学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读书。”

我拿着《读古诗学汉字》和《胆小的蝙蝠》。

我说:“你要先读哪一本?”

庆小兔举起手里的书。

庆小兔说:“我要读这本书。”

我说:“皮皮鲁。”

我翻开书看,书上的字有一点小。

我说:“这上边的字有一点小,外公的放大镜又没有了,我们读十万个为什么吧?”

我给庆小兔读了两篇《十万个为什么》。

我说:“我们复习汉字。”

庆小兔说:“我要学习国旗。”

当我在给庆小兔看日本国旗。

庆小兔说:“这个是圆的。”

庆小兔把日本国旗放在面前。

庆小兔说:“还有一个圆的呢?”

我说:“那是孟加拉国,刚才你不是念过吗?”

庆小兔说:“我要孟加拉国。”

我把孟加拉国找了出来,庆小兔用手指着日本国旗。

庆小兔说:“这个是红的。”

庆小兔又指着孟加拉国的国旗。

庆小兔说:“这个也是红色的。”

庆小兔两个指头在比划日本国旗中间的太阳,庆小兔又去比孟加拉国上边的太阳。

庆小兔说:“它比它小,它比它大。”

庆小兔指着日本国旗。

庆小兔说:“这是白色的。”

庆小兔又指着孟加拉国国旗。

庆小兔说:“它是绿色的。”

我说:“我们把汉字复习一下吧?”

我拿出米字,庆小兔一声不吭。

我说:“米。”

庆小兔说:“大米,小米。”

我拿出田字,庆小兔照样没有开口。

我说:“田。”

庆小兔说:“种田。”

雨、雷、雪字我没有要庆小兔读,我怕庆小兔还会念错,我就直接念给庆小兔听,庆小兔跟着我在念。

后边从风字开始,庆小兔一个个都认识了,只要把字拿出来,庆小兔马上脱口而出。风云月日天鸟虫几十个字庆小兔一气呵成。

我说:“我们还要学习什么?”

庆小兔说:“好了吧?”

我说:“我们就休息一会再学习。”

庆小兔拿着一个塑料盒子往门口走。

外婆对我说:“小九拿着东西出去了。”

庆小兔并没有出去,庆小兔手里拿的盒子是插接积木。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盒子,庆小兔一个手在拖瑜伽垫。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搬过去。”

庆小兔把瑜伽垫拖出来一点。

庆小兔说:“弹弹球。”

弹弹球就在瑜伽垫的下边。

庆小兔说:“终于找到它了,外公把它捡起来。”

我把瑜伽垫帮着庆小兔铺好,庆小兔坐在瑜伽垫上在玩积木。

我说:“你玩一会,我们就学习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就玩一会。”

姨妈问:“庆兔兔,你的作业写好了没有?”

庆兔兔说:“我还没有写完。”

庆兔兔已经在屋里呆了三个小时了。

庆小兔把所有的小人都组装起来,小人不到四厘米,小人的手就更小,与小人配套的大刀手枪把柄只有一毫米直径。庆小兔可以麻利地给小人更换武器。

庆小兔急躁地说:“这个怎么搞的?”

我问:“怎么了?”

庆小兔说:“这个枪放不进去。”

我说:“不要急,慢慢地来。”

庆小兔又在说:“这个小人怎么了?”

我说:“不要急,我来看看。”

我一样也没有把手枪装上去,不是装不上去,而是一松手武器就滑落下来。我把手枪装着小人的另外一个手上,马上稳稳当当地握在小人的手上。

我说:“小人的左手受伤了,你把枪放在小人的右手上。”

庆小兔把这套成套拼装玩具打包入库,庆小兔把一个大抽屉拖了过来,庆小兔在一块底板上插接乐高积木。

庆小兔说:“外公,我搭了一个船。”

庆小兔在底板上插接了一长排积木,这是一个狭长的船体,庆小兔在船身的上边又搭建了驾驶室和货物。

庆小兔说:“这是驾驶室,轮船要出发了。”

庆小兔的轮船不能开,庆小兔的轮船固定在底板上,庆小兔推着轮船在走,整个底板都跟着往前移动。

轮船退出了历史舞台,轮船的位置在搭建房子。

一个带窗户墙壁立了起来。

一个带门的墙壁也并排竖着。

三个立柱和墙壁一样高,三个立柱紧挨着墙壁等分开来,一块十五厘米见方的蓝色房顶扣在立柱上,接着另一块房顶连接成一片。

庆小兔在拿一块积木的时候,庆小兔的胳膊碰到房顶的一角,房顶一下子垮塌下来。

庆小兔拿起房顶自言自语地说:“怎么回事?”

我说:“你的房顶虽然盖好了,但是你的房顶并不稳固,你的房顶一边是悬空的,你可以把三个立柱往外移,你把立柱移到最外边,这样你的房顶四个角都有了支撑。”

庆小兔按照我的方法把房子重新盖好,我用手在房顶上按了一下。

我说:“你看,房子不会动了吧。”

我用一块积木把两个房顶连接在一起。

我说:“这样两个房子都连成一个整体就更加结实了。”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房子,这个是车库。”

我说:“做什么都不要急,要学会失败,只有经过风雨,才可能见到彩虹。”

庆小兔说:“我的玩具警察呢?”

我说:“你自己找呀?”

庆小兔说:“我知道在哪里?”

庆小兔很快把玩具警察请了过来。

姨妈说:“小九,你要不要奶糕。”

庆小兔说:“什么奶糕呀?”

这是姨妈做的奶糕,奶糕被切成一块块。

庆小兔塞进嘴里一块。

姨妈问:“奶糕好不好吃?”

庆小兔说:“好吃。”

姨妈说:“姨妈再给你盛一块。”

庆小兔说:“我不要了。”

姨妈说:“你不是说好吃吗?”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嘴。

庆小兔说:“我在吃呀。”

外婆说:“小九这一点好,点到为止,他不会瞎吃多吃。”

姨妈做了樱桃酸奶,雪白的酸奶上边点缀在红红的樱桃,姨妈也把奶糕排放在小碗里。

妈妈说:“好看吗?”

庆小兔说:“姨妈,这个是吃的吗?”

庆小兔伸出手去拿樱桃。

姨妈说:“姨妈拍一下照片你再吃。”

庆小兔问:“可以拿了吗?”

姨妈说:“可以了。”

庆小兔把一颗樱桃塞进嘴里。

庆小兔拿了一颗樱桃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给你,樱桃好好吃。”

姨妈说:“你把这个上边的樱桃都吃了,姨妈给你拿樱桃来吃。”

一盘子红红的大樱桃放在庆小兔的面前。

盘子里的樱桃并没有撼动庆小兔的心,庆小兔继续把酸奶上边的樱桃一块块一颗颗送进嘴里,碗里的慢慢地只剩下了一片斑驳的白色。

庆小兔坐在凳子上准备吃饭。

庆小兔说:“妈妈,我要喝橘子醋。”

妈妈说:“等你吃完饭妈妈给你拿。”

我说:“橘子醋不适合孕妇和小孩子喝的,小孩子胃的容量太小也太娇嫩,喝醋会把胃弄伤的。”

妈妈说:“哦,橘子醋小孩子不能喝。”

庆小兔说:“我要喝。”

妈妈说:“橘子醋不适合小朋友喝,小朋友喝了会肚子疼的,妈妈以后给你买小朋友喝的饮料。”

我说:“前些时候我们告诉他,橘子醋没有了。”

庆小兔两个手抱着胳膊,庆小兔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妈妈说:“你这样就不好了,不是不让你喝,是橘子醋不适合小朋友喝。”

姨妈夹着一块蹄髈,姨妈的筷子在庆小兔面前晃动着,肥胖的蹄髈肉皮在筷子前端抖动着。

姨妈说:“小九,你看,这个蹄髈怎么会飞哟。”

庆小兔只是注视着上下晃动的蹄髈,蹄髈皮就像一个翅膀在飞舞。

姨妈说:“小九,你要不要呀?你不要,蹄髈就飞到哥哥的嘴里了。”

庆小兔一声不吭。

蹄髈往庆兔兔的跟前飞起,庆兔兔张大嘴迎了上去。

庆兔兔说:“我吃。”

蹄髈并没有放进庆兔兔的嘴里,蹄髈回到庆小兔面前。

庆小兔只是眼睛随着蹄髈在移动,庆小兔没有一点表情。

姨妈笑着说:“小九,这块蹄髈没有翅膀,蹄髈怎么会飞呀?”

庆小兔微微笑了一下,庆小兔脸上笑容刚刚出现就消失了。

姨妈说:“小九的嘴怎么没有张开呀?”

蹄髈又飞向庆兔兔的跟前。

庆兔兔说:“小九不吃,我来吃。”

蹄髈又飞了回去,庆兔兔的嘴跟着蹄髈过来了。

庆小兔微微看着笑了一下,庆小兔的两个胳膊继续紧紧地抱着一起。

姨妈说:“小九,可好吃了,你真的不吃吗?甜甜的,酥酥的,入口即化。”

庆小兔嘴还是没有张开,蹄髈离开了庆小兔,庆小兔的眼睛跟着蹄髈在走。

蹄髈再一次来到庆兔兔的跟前,庆兔兔的嘴随着蹄髈在移动。

庆兔兔张大嘴迎上去,这一次蹄髈终于进到庆兔兔的嘴里。

庆兔兔说:“好好吃。”

妈妈说:“妈妈以后给你买小朋友吃的东西,妈妈给你倒一点饮料吧?”

妈妈去厨房端来一个杯子。

妈妈说:“你喝这个吧!”

庆小兔说:“橙汁,我要好多好多。”

妈妈说:“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多吃,你吃饭吧。”

…。

吃完饭姨妈给庆兔兔检查英语单词。

姨妈的英语没有妈妈的好,姨妈是根据汉语在手机上查英语,庆兔兔把单词的每一个字母说一遍。

庆兔兔午睡起来,姨妈给庆兔兔讲数学。

庆小兔起来了。

妈妈要庆小兔做魔轮板。

妈妈给庆小兔读汉语拼音。

庆小兔说:“姨妈,那里有一只猫。”

姨妈问:“猫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猫在树下边趴着,猫不理睬我。”

姨妈问:“猫为什么不理睬你呀?”

庆小兔说:“猫在等妈妈,它妈妈去捉虫子了。”

姨妈说:“猫捉虫子。”

庆小兔说:“猫也抓老鼠呀?”

姨妈说:“这个猫也太不像话了,怎么没有理我们小九。”

庆小兔说:“猫在等它的爸爸妈妈,猫在等他的外公外婆。”

庆小兔又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说:“姨妈,有一个人跟我打招呼了。”

姨妈问:“你要去哪里呀?”

庆小兔说:“我要出去看看,外公,你来呀。”

来到外边庆小兔往旁边院子里看。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那个人呢?”

我用手指着远处小树后边。

我说:“你看那边有一个人。”

庆小兔说:“就是他。”

庆小兔朝着那个人挥挥手,那个人并没有想到庆小兔会出来和他打招呼。

庆小兔说:“他没有看见我。”

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拿着一块红色的塑料。

庆小兔说:“哥哥,这个坏了。”

庆兔兔问:“是不是你弄坏的?”

庆小兔说:“这是时间长了,时间长了,它就坏了。”

外婆说:“他会找理由了。”

我说:“他说的没有错,这些玩具时间长了肯定会坏的。”

妈妈说:“明天去爷爷家。”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