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酒酿的故事

2020-12-14 19:2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 阅读:412

盛夏已过,新稻刚收,该酿谷酒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酿谷酒的老师傅就开始忙碌了,备谷泡谷、走街串巷为各家打点好酿酒该准备的东西。

酿酒,对于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们来说,可算是一番盛事了。父母会先在家的后院开辟出一块空地来,升起火炉蒸谷。说是火炉,其实也就是一圈空心的铁皮,内里放入柴火,炉里随意放置的木柴,簇拥在一起,东一根西一根的,但又自然天成,像精心摆弄的插花艺术一般。酿酒的老师傅坐在火炉旁一边加减柴火,控制火候;一边与主人家闲谈着家长里短、地里的光景收成。孩子们此时却是最兴奋的,直勾勾惦念着炉里跳动的火光,虽说已不是盛夏了,这一炉热焰,待久了也总有些灼人。但对于孩子们来说,这可是一年里不可多得的可以正大光明玩火的机会,烧红了小脸也要凑近去摆弄摆弄。抽出一根焦黑的木炭,在水泥地里留下一幅幅水墨画。

谷子蒸好后,就该拌曲了。一般会选择前院宽敞的平地里,先将蒸好的稻谷摊凉,庭院里都是一垒垒蒸熟的谷子,熟稻的香气夹杂着丰收的喜悦张牙舞爪地向你扑来,明明应该是一层沉甸甸的热气,在空气中却散落得肆意而又张扬。待凉风吹散热气,再在谷堆上撒上酒曲粉,搅拌均匀,满院的香气也渐渐沉淀收敛,我知道,他们是在为之后的酝酿做准备。拌曲之后便要落缸发酵了,那时乡下每家每户都有一口专门用来酿酒的瓦黄色大缸,将醅料倒入后,蒙上一层又一层塑料薄膜,确保密封的发酵环境。接着,就是等待了。

这段等待的日子,在我看来,其实远比果实成熟的那一天更要激动人心,前院院角伫立的瓦黄色大缸,人们的脚从它脚边掠过,人们的手从它头顶拂过,人们早晨出门的最后一眼是看向它,晚间归家的第一眼也是看向它。一坛初酿的酒,让每个人的心里都悬着一团悠悠的期待。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时间的艺术,一场美妙的酝酿正在形成,它时刻变化着、升腾着,每一秒都与上一秒不同,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成熟、更加醇厚。我爱那段等待的日子,就像是滞留在希望的国度里,每一天都有新的期待,每一天都有新的芳醇。我看着他水分慢慢蒸发,在薄膜上凝结一层水珠又落下;我看着他芳香渐渐浓郁;我看着他一点一滴升华成佳酿。我看着他,视线穿过瓦黄色的酒缸,一场自然的盛事在我眼前展开。我想,不止是看他,更应该看看自己,正值青春的我们,又何尝不是一坛初酿的酒,人生每一刻都是不同的,酒在酝酿,我也在酝酿。用这样一副血肉躯壳,用一生的时间、一辈子的历练来酝酿自己的浓度,待时机成熟,芳华凝尽,潋滟乍启,美酒佳酿于一刹那倾注。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