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有啥不如有个好嫂子

2021-01-08 16:5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九满 阅读:245

我的三嫂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性格倔强,但为人正直善良,过日子也很有心计。这种情怀,伴随着她的一生,成为她人生中最为珍贵的人格品质,也照亮温暖着他人的心灵。

三嫂个子不高,面容从来都是温暖而和善的,眼睛不大,但总是闪着亲切的光亮。她的父亲在公社供销社工作,让她时常接触到“城里人”,因此,我从小就觉得她和村子里其她女人不一样,有一种超脱的气息。

三嫂和我三哥是勤劳善良的一对,成天风风火火做事。她学我父亲正直爽快,也学我母亲宽厚忍让,不忘乐善好施。村里的人夸:“年爹、年娭命好,有个贤惠的三媳妇!”是的,有这样的嫂子,是我们全家的幸福。

初中毕业后,我考入省重点中学-----南县一中。上学前,母亲因我的行李箱还没有着落而一筹莫展,三嫂知道后,便把她的嫁妆——从娘家带来的一口木箱送给了我。后来,这口木箱陪伴我走过中学时代,再后来,它又陪伴着我走过四年大学生活,我参加工作后,又把它从长沙带到广州。

上了高中,吃住都在学校,光生活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本来捉襟见肘的日子更加艰难了,每月筹措那十元、八元的生活费让母亲很为难。实在没有办法,母亲便提出由兄长们一起来承担我上学的费用。当母亲把她的想法说出来时,老实巴交的三哥坐在床沿上一言不发,不停地抽烟,而三嫂却十分爽快地答应母亲的安排,从此,三嫂三哥义无反顾地支持我上学。

那年夏天,我圆了我的大学梦。

随后,我告别了亲人和朋友,也告别了三嫂,走过村头,跨过那条伴我成长的藕池河,在长沙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我的前程似乎要逐渐变得明媚起来了,但生活依旧艰难。

那年冬天,三嫂看到我穿得十分单薄,将他父亲的遗物一件棉衣给了我。穿上这件棉衣,暖温的感觉,瞬间把我包裹得严严实实。我很喜欢那件棉衣,经常穿着它,并对旁人说,是我三嫂给的。

一九八八年,我终于告别了我的大学,南下广州。母亲也结束农村对城市的支援,但这时的她,因为年龄的缘故,已经老态龙钟,走路也要借助拐杖了。

那时候,时常有亲戚朋友来探望母亲。客人进屋,三嫂给客人倒上茶之后,便一头扎进了菜园、厨房,择菜、洗菜、装盘……谁都不用帮忙,就她一个人忙乎,母亲想帮着干点活,三嫂不让,还说:“你和客人去说说话,饭好了,我叫你们。”母亲听了,心里既温暖又甜蜜。在客人与母亲的谈笑声中,炒好的菜端上了餐桌,浓浓的香气在房屋里弥漫开来。

去年十一月,母亲突然发病,我知道母亲的病情后,匆匆往老家赶,匆匆往母亲的方向赶……

回到家,看到皱纹深陷、青筋爆起的母亲,我一阵心酸,脆倒在母亲的床前,大声地说:“妈,九满回来了!”憔悴不堪的母亲听到我的声音,便挣扎着坐起来,微微发烧的手掌,朝我伸来。我赶紧握住,母亲握着我的手梗意着说:“崽啊,你总算回来了!”母子俩哭成了泪人。

在我很温存地跟母亲说话时,三嫂手脚麻利地为母亲洗好了尿壶,放在母亲垂手可拿的地方。我迅速扫了一眼母亲的卧室,蚊帐顶上绷着的白色塑料薄膜显然不久前刚刚洗过;陈旧斑驳的墙壁,也被三嫂用拆开的旧挂历重新裱过;就是母亲床头柜上摆放着的各式各样的药瓶子,同样被三嫂收拾得整整齐齐;由于时常打扫,房间里没有一点中西药与病人身上混杂的异常气味。我再看看三嫂,头发完全花白,背也驼了,在这个不缺穿、不少吃的年代,还穿着带有补丁的衣服,我仿佛是第一次真正懂得了三嫂。她知道我站在她的身后看她,但不知道我的眼睛在那一刻忽然蓄满了泪水,不知道九弟内心里对她道的那声谢谢。

在那难熬的三十多个日日夜夜里,一日三餐,从母亲身上的衣服到卧室床铺,三嫂每天都为母亲整理好,什么都替母亲想周到,给母亲翻身,用毛巾给母亲擦身,端屎倒尿,对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有三嫂体贴入微的护理,母亲精神渐渐地好了,心情开朗了,病情也逐渐好转,慢慢地能够走路了。每每谈及此事,母亲总会激动地说:“多亏了三媳妇,没有她,我这病咋好得这么快!”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分明透着骄傲,神色里流露出万分的满意。

小时候,我总以为三嫂没有文化,但是,经过岁月的洗礼,我终于明白:三嫂只是没有文凭。因为,她一生的为人处世就是她的文化,宽厚善良也是她的文化。一个以自己的慈爱与善良,能感动激励着她九弟半个多世纪的人,必定是一位品行高洁、充满大爱之人!我想,又有几个有文凭的人能做得到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