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日记 > 情感日志

2012-08-15 19:09来源:原创投稿作者:哭泣的骆驼阅读:1554

  每当眼看这张纯洁的白纸,左手轻轻的按着它那洁白的胸部,右手握着折寿的水笔时,告诉你,这是我拉文字大便的前奏。我本不想亵渎它的体貌,但只能让它的牺牲来弥补我这自私的欲望,可这还不够,在它们牺牲的同时还想获得它们的谅解,蜡炬成灰泪始干的为我献出它们短暂的一生。可以说,它们一生是悲哀的,有眼有珠的却投错了主,一个比杜鹃还自私的我。年轻时肯定也设想过它们精彩的一生,可惜。不要紧,虽然我拉的是文字大便,可我坚信这只是一个积累发酵的过程,这些有机肥会育出美丽花儿的,这才是妙笔生花,可恨。自私的要了它们的命,居然还拿些无谓的的安慰来祭奠,更可恶。
  
  大学两年来,我和她交流不多,她算不上是我的朋友,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在大学的生活圈中,我没有什么朋友,就只有了了无几的几个兄弟,可今天晚上的主角不是他们,而被这个普通的她所取替。今天晚上来教室自习,一进门,空荡的教室里坐着只有一个她,不由得使我走到她的前方坐下,向她问了声好就开始了我们今晚的谈话,等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时,我的心已在下雨,我问她我能写下来吗,她只微笑的吐出了两个字-可以。
  
  在我眼中,她是一个寂寞的女孩,没跟她进行今晚谈话之前,我一直认为她现在这样是被一个性饥渴的男人所赐。刚认识她时,她是蛮爱与人交流的,之后,她谈了一场恋爱,这男的我认识,是个下流痞子,曾经还在宿舍炫耀过他与女人之间的丰功伟绩,要知道他的处男之身献给了妓女你就应该了解他有多恶心了。不过,他有女人喜欢他的优点,就是花言巧语,舍得花钱。他与她怎么好上的当时谁去在乎,他经常在宿舍讲他的预谋。某天晚上他成功了,之后两人就分手了。他也不顾她的面子,跟我们吹他两之间的那些事,我们背地里都在为她惋惜。大学谈恋爱是在正常不过的,可她是个单单纯纯的受害者。之后经常看她一人背着书包低着头走在上学的路上,一个人在教室看书的样子,不由得让人心痛,幸运的是她已经明白过来了。不过,我错了,她说她并不寂寞。这个瘦小的女子现在承受多大的压力我是无法了解的,因为我怕我承受不起。
  
  她说,***妈未婚之前是学画画的,之后去了她干妈公司工作,由她干妈介绍认识了她爸。她爸妈都是能干的人,儿时,一年才见他两一面,她没有兄弟姐妹,不过她的童年是快乐的,一家团聚都是有说有笑的,爸妈关系密切,对她疼爱有加。因为工作关系,她爸经常出差,在外有了别的女人。在一次见她时,她爸对她说已经和***离婚了,收拾了他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就抛弃了她母女两。之后她爸在广东另成了家,她母亲则在上海打工,拼命地挣钱,尽量满足她的物质需求。她母亲早已得了肝癌,每个月挣三千多其中有一千多是用来买药的。她告诉我,她母亲经常不吃饭,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的疼痛,不过老天还是有些眼,在她母亲最痛苦最无助时,出现了个好男人,这男人也是婚姻失败的受害者,他前妻因抵不住物质的诱惑丢下了其父子两跟老外出国了。可老天对他又是无眼的,他好不容易再次找到自己的真爱,却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个噩耗。他们相处不到八个月她就进医院化疗。他多么享受之前和她一起逛街,一起和儿子吃饭,她送他儿子上学的那些日子,现在他只有擦干眼泪到处筹钱给她治病。他爱她,她也爱他,他们没有放弃,在她母亲临走的前一个月,他们已登记结婚了。而她,自从前几年她母亲把她的户口转到她姑妈家时她就没叫过她声妈了,当时,他是无知的,她狠她母亲,但这是出于爱才狠的。就在她母亲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她打了个电话给***,这几年来今晚才完完整整的叫了她母亲声“妈妈”,母女两抱着电话抽噎不停;第二天她母亲走了,永永远远的离开她了。可她并没有及时赶回上海,过两天的证书考试她坚信一定要过。我不敢想象她那几天是怎样熬过来的,在人家面前还是笑嘻嘻的,晚上盖着被子不知哭睡过去多少回,考完试的那天她连夜就赶往上海了。她说她后母之前还不信这事,说是她母亲想她爸爸重新回到她母亲身边来才装死的,她见到她后母时也没说什么,只是含着泪斜了她后母一眼。办完后事之后,过了一个月她从老家来上海看她后父,见面时她已对他后父陌生得像来来往往的路人,一个月居然头发白了三分之二,她不忍心再凝视下去,低着头亲切的喊了声“叔叔”,她后父只是对她微微一笑:“傻孩子,喊错了都不知道,应该是爸爸”。她听了这句话只是不抬头,默默地吞泪,怕她后父看着。之后她后父的儿子对她讲,说他爸每天晚上在他回房后一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拿着她母亲生前的照片整晚整晚的哭泣。这学期回来,她打了个电话给她爸,没说两句就听见她后母在电话那头凶他爸:是你前妻女儿要钱来了什么的。之后她就把电话挂了,她只向她爸要了半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她说她已经有自己打算了。自从她母亲走后,她经常进她母亲的空间,看看她母亲生前写的文章,设计的图纸,画的画,和那些和蔼可亲的照片。在整个谈话中,她心平气和,反而我的心早已细雨绵绵。我直视着她,想去读懂什么,可厚厚的凹透镜后只有着一双干涩的眼睛在不停地眨着。
  
  此时,我停了笔;抬头向窗外望去,黑暗已笼罩了整个校园,音乐房的钢琴已睡了,街舞房的音响也合上了它那可爱的嘴,只有那微微的路灯在陪着那条回宿舍的路;我默默收回了我的眼睛,而那熟悉的背影却又将我的双眼拉了回去,我睁大了双眼细心地望去,路上走的正是她,一个单薄的身影被微微的灯光拉得长长地。
  
  2010年9月13日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