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景散文

2012-01-02 23:46来源:原创投稿作者:殷小若阅读:5030

  晶莹洁白,飘飘洒洒,沿着自己的方向飞扬,飞扬…
  
  没有璞玉的晶莹,也没有寒梅的暗香,只有孤洁高傲的一身纯白。冬来,它就来,冬去,它亦去。不留不恋春花的烂漫,来就孤然的来,去,就飘然的去。
 
  她就这样,一直一直坚守者自己的使命,虽然并不知道这使命究竟是什么……
  
  冬去春来,一季又一季,也不知道是在哪一个冬季,冬日的天空里飘过来这样一句话,“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它听到“这句话”,应该也是会难过的吧,可惜这句话也只在它的眉心短暂的停留了一下。
  
  后来,诗人们活跃了,对着漫天飘扬的雪花,冲口而出“梅须逊雪三分白,学却输梅一段香。”她淡然的笑着,不悲不喜,无声无息,淡然的无滋无味。一如继往。飘飘洒洒淡漠的来,轻轻悄悄静静的走,只带走雪地里留下的一串孩子的笑声…
  
  她就是这样,习惯着被遗忘,习惯着淡漠。
  
  如果有人受的了严寒,伸手摘一片雪花,放在嘴里,顷刻间就觉的自己亦如梅一样高洁。如果伸手摘一片雪花,她会在你触手的刹那,选择融化,无声无息。
  
  她用最纯净的一生诠释着‘与其抱残守缺,不如果断放弃。’施舍的一点点关爱她不屑。她就这样,淡漠的抗拒着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只深深眷恋,落下的瞬间看到的孩子纯真的笑脸。
  
  雪落无声,雪化亦无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