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听雨声

2012-08-09 08:0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去采天边的那束阳光 阅读:2469

  最近预报上说各地雨水颇多,竟连北京城也因雨水的侵袭而大放橙色预警,虽没亲临其境,但也足以感受那等猖狂而又奔放的景象。
  
  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虽不太熟悉,但读完文章却能听到不少美丽的诗句走入到那般意境中。
  
  以下为节选:
  
  每到雨天总会想起贺铸《青玉案》中的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还有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如此看来,多雨季节的闷与湿难免带来身体的不适和心理的不畅,出口无非两个:一个是被濡湿的愁,一个就是湿润的闲。
  
  以上一词一诗都是宋人的作品。若论唐人写雨,第一个高手就是王维。”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山居秋暝》)“下笔何等洁净无尘;”桃红富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田园乐》)“设色何等明艳鲜润;”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榴泄。(《栾家濑》)“刻画何等生动活波;”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秋夜独坐》)“扑捉何等敏锐细致;”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送梓州李使君》)“画面何等气势不凡;”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送元二使安西》)“气氛何等清朗润洁·······敏感的诗人,就是没有雨的时候,他也会感到另一种雨意:”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山中》)“——山路上原本没有雨,但是那空明的山色是那么浓翠欲滴,还是像细雨一样湿润了行人的衣裳。对湿润度和色彩饱和度及其敏感的诗人,带我们走进绝美的意境。
  
  第二高手,大概便是李商隐了。因为林黛玉说喜欢他的那句”留的残荷听雨声“,提醒我注意到他和雨的缘分。他写雨最著名的当然是《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过去大多说是写给他妻子的,最近看到考证,说那时他妻子已经去世,这是写给朋友的。
  
  李商隐的世界常常是下着雨的,他的诗题就有《微雨》《细雨》《春雨》《风雨》《夜雨寄北》·······雨伴随着他的诗意、离别、阅读、悼念、疾病、思念,这样的雨,只能是冷冷的秋雨——“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休问梁园旧宾客,茂陵秋雨病相如。”“皇陵别后春涛隔,湓浦书来秋雨翻。”“高楼风雨感斯文”“楚天长短黄昏雨”“愁霖腹疾俱难遣,万里西风也正常。”“阶下青苔与红树,雨中寥落月中愁。”雨声带来的惆怅和凄苦是那样刻骨铭心,以至于他将流水的声音都听作了凄凉悲切、添人羁愁的雨声——“新摊莫误游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李商隐的雨是飘忽迷离的。“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重过圣女寺》)”那迷蒙的气氛,幽怨的情调,似乎在暗示圣女对爱情难以言说的期望,叹息这种期望像梦一样终归破灭。“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无题四首·其二》)”,朦胧之中,透漏一种压抑不住的生机,但更笼罩着某种迷乱与愁苦。这一切,应该与情爱有关吧。
  
  李商隐写到雨的诗中,我最爱一首《春雨》: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霄犹得梦依稀。
  
  玉铛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春雨潇潇之中,一个穿着白布夹衫的人怅然而卧。伊人已去,只剩一片冷落沉寂,怎不让人悲愁失落。人去楼空,隔眼望去竟然让人感到心生寒意,只能在雨中独自往回走,灯光将飘忽的雨照的好像珠帘,却更添与世隔绝般的孤苦和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在远方的伊人应该也为春天的远去而悲伤,如今两人只有在残霄依稀的梦中片刻相见了。写下诉说相思的书信,附上作为信物的玉珰,可又怎么能送到伊人的手中呢?即使有鸿雁传书,连满天的云都像横铺万里的罗网一般,这思念和问候能冲破着重重阻碍吗?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以暖色调写冷寂空落,以透明感谢恍惚迷失,“小李”手段真非常人可比。雨有时尽,而相思无尽,遂令后世读者,突觉满心雨意,一同黯然销魂。
  
  (潘向黎)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